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40 姑侄二人齐出手

41姑侄二人齐出手

雍正最近很是烦心。

自打弘历那小子成婚以后,那乾西二所表面上虽然被打理得好,可实际上却一直是是非不断,没个安生,近几个月更是幺蛾子一出接着一出,险些就要成了这宫里的戏台子,让上上下下的看够了热闹去……雍正心里不痛快,可碍着大局,却也只能按捺下来,好在冷眼瞧着,这乾西二所里头到底还有一两个醒事的,在景娴的打理之下,终于是太平了下来,可还没等他松上一口气,老天爷却不干了。

朕到底是作了什么孽?!

雍正可以不在意富察明玉这一胎生的是男是女,且不说富察明玉如今已经招了他的不待见,就凭着嫡长儿子皆已出世,而弘历又年纪尚轻,压根不愁以后没得人承嗣香火,再加上本着对弘历爱屋及乌,且嫡女又有一定的政治作用,雍正倒也不介意给和敬几分疼宠……即便她刚一出生就克死了长姐,但左右富察格格也是个内里藏奸的,出身上又起不了什么大作用,再者其光是有了永璜就已不安分到如斯地步,若还有了其他子嗣,岂不是更加蹦跶得厉害?

只是他虽然能够不在意二格格是不是早夭,却不能够无视龙死凤生的大凶之兆——

这下可好了!

原本在圣祖朝的时候,反清复明那杆子人就没少作乱,趁着九龙夺嫡的闹腾劲,和自己登基时兄弟们泼的脏水,更是没少添油加醋的想要搅乱这一池子水,弄得南边儿的汉人也跟着不安分起来……自己下了多大的功夫才镇住了如狼似虎的兄弟,压下了那大逆不道的谣言?他为什么那般看重祥瑞之相,还不就是为了昭告天下自己是天命所归?小心谨慎,事事不错规矩了这么些年,眼瞧着民间的风向一日好过一日,为什么临到了了却折腾出这样一出?

凤夺龙运,不祥至极!

雍正气得脸都绿了,在养心殿里接连摔了好几个茶盏,也没匀回这一口气,再加上自己的皇后也因此病倒了,脸色更是一日难看过一日——

“皇上……”

苏培盛是个极有眼色的,知道自家主子这些日心情极差,就是往常能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儿,也万分较真了起来,为此,前朝的大小官员都没少跟着吃挂落,伺候起来就更是谨慎,能够不出声便不出声,恐怕一个不小心被拿去顶了怒火……可是眼下里,想着外头候着的人,却是不得不硬着头皮凑了上去。

“皇上,五阿哥那儿来人了……”

老五?

雍正听到弘昼二字,下意识便觉得糟心,这小子不会这般没有眼色,在眼下这当口儿上还敢闹出什么荒唐事儿吧?怎么什么倒霉事儿都摊在自己身上了?皇阿玛的儿子们,自己个儿的兄弟们虽然是一个比一个能耐,但在老爷子面前,不说不敢惹半点是非,沾上半点腥臭,还无一不费尽心思讨老爷子欢心……可到了自己这儿,怎么就一个比一个不着调?

无奈的叹了口气,“让他进来。”

李顺儿虽然在弘昼面前很是油嘴滑舌,生生一副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的模样,可到了雍正这儿,却是所有嬉皮笑脸的神色一收,一举手一抬足都活脱脱像是规矩里刻出来的一样,拍了拍马蹄袖,面色很是恭敬——

“奴才恭请主子爷圣安!”

安你个头,你家主子要是能安分点,朕就最是安了!

雍正是个严父不错,对于儿子们从来都要求严格也不错,可是其中却也有区别对待,比如对于以后要继承大统,接手这大清江山的弘历,雍正是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留着神,不光是品性教养,前朝政务,人脉势力,就是原本用不着他上心的内院之事,也因着弘历那小子在女色上拎不清的劣根性,而时时刻刻留神着……可对于弘昼却不一样。

弘昼不像弘历被他寄予厚望,说白了,就是打一开始就被剥夺了继承权,如此,雍正怀着补偿的心思,自然对他自然就不像弘历那般严厉,大多时候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却没想到这小子也是个不省心的,小时候玩世不恭也就罢了,大了更是顺着绳子往上爬,越发的荒唐起来……骂也骂过,罚也罚过,可弘昼却依旧如此,如此,只剩下满心无奈的雍正,便干脆随他去了。

揉了揉额头,雍正做好了帮儿子擦屁股的准备,“说吧,那小子又折腾什么花样了?”

“回主子爷的话,这回可不是什么糟心事儿!”李顺儿虽然在雍正面前收敛起了本性,可该讨巧的地方却一个都不会放过,“福晋的产期本就在差不离在这几日,今早刚听着喜鹊在叫唤,转头福晋就发作了起来,折腾了一上午,刚刚生下了个小阿哥……爷都喜疯了,连忙让奴才给主子爷来报信儿,就盼着您也高兴高兴呢!”

嗯?居然不是荒唐事儿?

“好,很好!”雍正先是松了一口气,转而又想到这是弘昼的第一个儿子,而凭着这份喜气,也算是冲淡了点前些时候的晦气,转移了下前朝官员和民间百姓们的视线,便终于开了脸,“苏培盛,去传赏,在往日的例子上头多加三成!”

“是,奴才醒得。”

苏培盛提了半天的心也吞进了肚子里,笑得很是真心,可刚带着李顺儿退出门外,却又眼尖的看到了一旁站着的人,一口气猛地又提了上来,心里更是淌着血的再度硬着头皮走进殿中——

“皇上,启,启祥宫来人了……”

启祥宫?皇后?!

雍正方才还扬着的笑意,闻言陡然间沉了下来,想到陪伴自己四十余载的皇后,心里更是不由得一咯噔,再加上心知皇后也是有了春秋的人,这回又病得实在不轻,就连太医院来来回回倒腾了好几次,也全然没个准信儿,心底里的那点子喜意便顿时抛去了九霄云外,只剩下了着急上火——

“快传!”

“奴才给主子爷请……”

“都这会儿了还折腾个什么劲儿?!”雍正看到来人是皇后身边最为得力的方嬷嬷,心里更是少有的慌了神,难得的免掉了规矩之后,抢在方嬷嬷还没来得及回话之前,就拧着眉头连声问了起来,“皇后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好?宣了御医没有?御医怎么说的?”

“回主子爷的话……”

饶是方嬷嬷跟着皇后见过了不少大风大浪,看到从来都风雨不惊的雍正,眼下里一副从未有过的着急神色,却难免的愣了一愣,可转而却又想到这正是说明了自家主子在其心中的分量,心头又松了下来,连带着一向沉稳得鲜少有什么多余表情的面上也添了一二分喜色——

“主子前些时候确实是有些不豫,可不说太医院上上下下都十分的上心,就四阿哥和五阿哥二位也都是每日晨昏定省的请安问候,四福晋在月中,五福晋又即将生产,四侧福晋便干脆揽过了侍疾的事儿,每天天不亮就来陪主子说话解闷,宽慰主子,直到下匙才走,一来二去的,主子便眼见着好上了几分……再加上直到今个儿五福晋生产,得了个小阿哥,主子便更是来了精神,方才都能下地走上一圈了呢!”

“好好好,如此甚好……老四老五都是有心的,那拉氏也是个至孝的,都赏!”

若说弘昼得了个小阿哥的事儿让雍正去了一两分烦心,那么皇后身子好起来的消息,就彻底让他放心了,接连的喜讯之下,雍正脸上也不由自主的添上了点笑模样——

“走,去启祥宫瞧瞧皇后!”——

“主子,主子爷往咱们这儿来了。”

若论这天底下了解雍正性子的人,皇后要是排其二,就没人敢排其一,而她之所以会搭把手促成此事,其中确实不乏对景娴的认同和信任,可更少不了的却是对于雍正的了解,以及她被戳中了的隐晦心思——

“姑爸爸,您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敦肃皇贵妃会那般受宠?虽然这其中少不了年家和年羹尧的缘故,可难道主子爷就对她真的半点不上心?”

“按理来说,娴儿不应该在背地里编排爷们儿什么话,可是归根结底的说起来,当儿子总是最为肖像当阿玛的,主子爷为什么会宠爱齐妃娘娘,为什么会乐得分给敦肃皇贵妃几分疼爱,娴儿清楚得不如您,可是娴儿却明白四阿哥为什么独独疼宠高氏那个奴才秧子……说到底还是咱们学不来她们一套。”

“可说句大不敬的,齐妃娘娘能为出身于汉军旗的三阿哥,谋得个一争之地,即便最终失败了,到底也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而敦肃皇贵妃能为福惠阿哥谋得个亲王之礼下葬,即便幼殇并未成势,可到底也风风光光一世……您就甘心明明身为嫡长子的大阿哥,连这二位都不如吗?虽然谋不成生尊,但难道还谋不到死荣吗?”

“解铃还须系铃人,心病还须心药医……姑爸爸,您可不能再把什么都憋在心里,与其苦了自己,便宜了他人,咱们不如……”

景娴虽然上一世单蠢得到了家,可好在最后幡然醒悟了过来,总算没有白活一场,如今重来,许多事自然就看得通透,哪里会不知道眼下里的皇后看似是被自己说服了,宽解了心中的怨愤,可到底是个治标不治本的法子,保不齐以后哪天就会再度不平衡的发作起来……此外,皇后虽然不蠢,登上中宫宝座之后,就将这宫闱之中上上下下的事儿都握在了手里,可论起对前朝的影响,却终究有些薄弱,如此,不如趁此机会撒开手来好好谋划一番。

这话儿说进了皇后的心里。

景娴是生生蹉跎了一世才琢磨出这些个道理,而皇后却不然,无论是如今还是在景娴印象中的上一世,她都是雍正后宫之中最为尊贵的女人,即便无子无宠,也仍然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越得过她去,做女人,做皇后,能做到这个份上,她又怎么会不明白景娴这话的意思?

不光是明白,想得还更深。

雍正还未登基的时候,她是雍亲王嫡福晋,刚入门的时候要压下齐妃的气焰,抓稳掌家理事的权力,再加上那时候年岁尚小,根本不知道什么对付爷们儿的招数,便是生生错过了最好的黄金时期,等到后来自己位子坐稳了,前朝却又闹腾了起来,别说她不敢在这个时候去闹什么幺蛾子,就是后院里一向蹦跶个没完的女人都极有眼色的一个比一个安分了下来。

而后来雍正荣登大宝,她跟着正位中宫,却到底有了年纪,且不说比不比得上那些一个比一个娇艳的花骨朵儿,也不说自己拉不拉得下这张脸,就是到了这个位子上头,也实在没什么必要再去争个你来我往的了……皇后一直认为这辈子应该就是这样了,可是直到景娴直言不讳的正中了她的命脉,点出了她从未深思过的关键,她才陡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这当皇后跟当太后可不一样!

雍正看起来虽然无情,实则却是个念旧情的人,基本上只要是没有触到他的逆鳞,且又安安分分的人,即便不是很合他心意的,却也大多能够得个好下场,如此之下,要坐稳这个皇后的位子,虽然少不了该有的心思成算,可到底犯不上去多加插手那让他最为忌讳的前朝之事……可太后却不然。

有孝道压在前头,弘历总要让上自己一让是不错,虽然不是弘历生母,可占着嫡母的名分,比起熹妃更为说得上话也不错,可是一朝天子一朝臣,要是真的让皇帝不待见自个儿了,暗地里有的是法子让人不痛快,比如先是折腾折腾你娘家人,再连坐几个你平日里照拂的妃嫔,紧接着拔光你在这宫里的钉子……一来二去之下,就算是坐在了母后皇太后的位子之上,却也会变得如同虚设。

“皇上驾到!”

听着外头已经传来的尖利的‘皇上驾到’的传禀声,皇后身随心动,与此同时,脑中更是将和景娴的对话,以及先前的反复思量,飞快的过了几遍,隐隐打定了主意——

她绝不允许那样的情形发生在自己身上!

作者有话要说:(:我知道我不该断在这里吊你们胃口,可是我实在太困了,真心撑不住了=皿=求评论来给我充鸡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