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41 这就是一条贼船

42这就是一条贼船

那头的启祥宫里,帝后二人正在叙着话,而李顺儿脚程不慢,转头儿这边的乾西二所便也紧跟着得到了信——

“嗯?老五得了个儿子?”

雍正的儿子本就不多,且不说前头的弘晖和弘昀,横竖在他出生以前就已然幼殇,除却偶尔被提及到一两回外,弘历压根就没跟着二位有过什么交集,就是后来活到了成年的弘时,也到底大了他七岁,在这般年纪差距之下,也自然的亲近不起来,而后来虽然后来同朝理事了,却又因着大位相争闹得争锋相对,明为兄弟实为死敌……如此,所剩之下,弘历也就跟自己同年出生,且又被各自额娘交换抱养,大小就一起长大的弘昼,走得尚算亲近。

可俗话说得好,天家无亲情。

正如景娴等人所想,弘历在夺嫡最为关键的康熙六十年被圣祖爷接进了宫中,兄弟之间什么恶毒下作的把戏自然没少看在眼里,不说其它,就是在他眼中一向事事不错规矩的皇阿玛,也没少在那当口儿上跟着趁乱捅刀子……如此,前有圣祖朝的例子,后有弘时的教训,就算弘昼一向没有什么政治野心,让他还算放心,可话又说回来,他怎么可能会全然不留一点心眼儿?

而除此之外,人都有些自己落了难便见不得别人得意的隐晦心思。

弘历在富察明玉连消带打的示弱卖好之下,可以不在意三格格的命格,而想到弘昼与他年岁一般,自己膝下已经有了二子一女,对方却连颗蛋都没有,如此,也能够不在意弘昼福晋生的到底是男是女,可是却不愿意看见自个儿这里一片愁云惨淡,对方那里却是一幅春风得意——

早不生晚不生,偏偏这个时候生,这是存心想要气死爷?!

想到自家三格格这儿除了应得的分例之外,上头压根没有再多给半点赏赐,明晃晃的让他得了个没脸不说,还因着皇额娘前后脚的发病,而没少跟着受老爷子的脸色,若是众人皆是如此倒也就罢了,可偏偏弘昼在这个当口儿上得了个小子,不光是得了老爷子大手笔的赏赐,还让皇额娘也跟着好了起来,彻底让上头开了脸……如此之下,弘历的心思不由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

景娴将弘历的表情尽收眼底。

掌家攘内不光光是管好内院,让女人们该安分的安分,该收敛的收敛,再让爷们儿舒心,上头儿跟着放心便罢,即便如今他们身在宫中,院子里上上下下的分例采买皆有内务府一手包办,并不用再多加费心,可这宗室亲贵以及兄弟妯娌间的人情来往,却少不得当家的费心……如今富察明玉还没出月,景娴担着理事的担子,对于这在她职责以内的事儿,自然就得跟着上心,更不用说这一环扣一环的局儿本就是由她一手促成,眼下里更是少不得要添上一把劲儿。

“这可是件大喜事儿呢!”

看着因为弘历语气微妙的反问,从而脸色变得有些讪讪的李顺儿,景娴笑得很是和气,“你家福晋可还好?小阿哥身子骨可康健?”

“回侧福晋的话……”李顺儿在弘昼的调教下,虽然尚未修炼成人精,却也十分的机警,自然能够感觉到周遭气氛的变化,心里便跟着有了计较,可面上却半分不带,“福晋虽然是头一胎,可一向保养得好,再加上爷事事紧盯着……倒很是顺利,太医瞧了之后也是说好,小阿哥瓜熟蒂落,身子骨更是十分强壮。”

“如此便好……”景娴笑意不减反盛,“我虽然入宫不久,却也有所听闻,知道五爷跟咱们爷一样,一向是个懂得疼人的,这会儿怕是要高兴坏了罢?”

“侧福晋所言不错,爷确实很是开怀。”

比起情绪一向有些外露的弘历,李顺儿只觉得眼前这位侧福晋的心思更为让人摸不准,心里不由得打起鼓来,嘴上便也有一句应一句,再不敢多露出半点——

弘昼身边的人果然机灵。

景娴将李顺儿的反应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可紧接着却并不像对方心里所想的那般,再闹什么机锋,探什么虚实,反而是将目光转到了弘历身上,“爷,您和五爷一向亲近,眼下里五爷得了第一个儿子,您必然也跟着很是欣喜,只是我想着,五福晋如今刚进月子,且五爷又是从没经过这一遭儿的,这会儿怕是正乱着,咱们也不好在这个当口儿上跟着添乱不是?”

“……呃?”

弘历心里正上上下下的翻腾着,压根没在意景娴和李顺儿说了什么,直到话头转到了自己身上,才猛然的回过神来——他是因着自己倒霉弘昼风光而心里不舒坦不错,皇家兄弟之间本就不可能打心眼里的掏心掏肺也不错,只是他跟弘昼一向表面上亲近得很,且自家皇阿玛又是个乐见他们兄友弟恭的,再加上前头那些个事儿的波澜尚未全然过去,眼下里好不容易让上头开了脸,自己又怎么在这当口儿上显得小气,从而再招惹来一身腥?

只是理是这理,弘历此人却最是个不喜欢被逼上梁山的性子,就是明摆着知道眼下里自己理当大方才能讨得了好,可这种‘不得不’的情形,却到底让他心里越发觉得膈应起来——

“嗯,你说的很是,爷光记得高兴,竟是忘了这一茬儿,到底是你们女人家的心思细……”

弘历的表面功夫一向做得好,心里虽然很是不舒坦,却到底扯了扯嘴角,将话说得很是好听,“老五一向是个喜欢玩闹的,眼下里有了儿子,怕也是终于能收收性子,让皇阿玛省省心了……咱们兄弟俩不愁没得热闹的机会,眼下里先将礼单再添上几分,让那小子可劲的乐呵乐呵吧。”

“是,到底是爷想得周到。”

毕竟是当了好几十年的夫妻,虽然上一世没少在这人身上栽跟头,可对于如今的弘历,景娴却怕是比他自个儿还要更为了解他,眼珠子一转,就知道这厮心里不痛快了,可面上的笑意却不减半分,应声完便手脚麻利的往早已备好的礼单上再添了好些个贵重之物……看着底下的人一样接着一样儿的从内库里点着东西,以及李顺儿难言的惊讶之色,景娴眼中的精光稍纵即逝。

“哎,五爷到底是个有福气的呢……”

外头忙活完半晌,终于闹腾完了,李顺儿也奉着礼单得了赏钱,领着一串儿帮手抬东西的人告退之后,景娴也不落座,反而抬手先给弘历倒了盏茶,可还没等弘历心里熨帖的暗道一句贴心,景娴又轻飘飘的抛下这么句语带深意的话——

“……嗯?”

弘历倒是没怀疑景娴有什么不良的用心,毕竟景娴好歹是活了两辈子的人,以往把什么都摆在脸上尽不讨好爷就罢了,重来一回又怎么会再重蹈覆辙?如此,在刻意为之引导之下,景娴那扮猪吃老虎,虽然不傻却到底不聪明的印象,便已经慢慢的在弘历心里扎下了根……于是一听这话头,弘历不由得下意识就反应到,自家这个办事虽然爽利,为人也很是善解人意,可私下里却总是带着股憨傻劲儿的侧福晋,怕是又要说什么不合时宜,让人哭笑不得的话了。

“说到底也是我没本事,先头咱们院子里一茬连着一茬儿,跟上赶着唱大戏一样,热闹得没个完……”景娴喟叹一声,面上带着点惆怅,“咱们惹得主子爷和主子娘娘不快倒没什么,最让我心里过不去的到底是牵连了您……”

咦?这是在宽慰爷?

弘历诧异的一抬眼,看到景娴那如花容颜上的黯然神色,心头不由自主的一荡,再加上他心知这些个糟心事与眼前人实在没有半分干系不说,反倒跟自己一般,尽是被连累的主儿,在对富察明玉的怜惜不自觉的减了一二分的同时,先前对景娴的愧疚也被勾了起来,没来得及过一过脑子,安抚的话便脱口而出,“这哪里干你什么事了?”

景娴心知弘历最是个先入为主的人,眼下里富察明玉是自己的烂摊子还没收拾完,才腾不出手来对付自己,可等这阵儿风头过去了……就如同弘历倒了霉见不得弘昼风光一样,富察明玉又哪里能容得下踩着她得了权的自己?与其到时候被不明不白的栽一把,陷入被动,倒不如趁着眼下的时机先在弘历这儿备上底,切断她的后路!

“怎么不干我的事了?”景娴被弘历那满带感情的目光,盯得忍不住哆嗦了一下,面上神色却越发的委屈了起来,“以前这乾西二所里头是什么样子,我无从探知,可是自打我进了门以来,却是从未消停过片刻……或许,或许就是我将这些个倒霉事带来的吧……”

“这是什么话?!”

“爷……”景娴强忍着鸡皮疙瘩说完了这些话,倒是头一回体会到了高氏那些个人的不容易,胃里头忍不住翻腾了一阵,原先准备要说的话再也说不出半句,加上看到弘昼眉头一皱,自个儿的小心思也算是达成,便干脆话锋一转,再度将话头转到了弘昼身上,“不过眼下里有着五爷那儿的喜事,我倒是安心了些……”

景娴的情绪转换得太快,弘历刚被那一句轻声给挠痒了心,还没来得及开口劝慰一番,还没来得及弘历一时之间有些跟不上节奏,“……这话怎么说?”

“我虽然没聪明到哪里去,却到底是自家人知自家事,再加上先前三格格又……咱们自家人不觉得什么,可外头的却怕是少不了看了笑话去,可若只是如此也没什么,有的人爱嚼舌根别由得他们去,咱们也不会因此掉块肉,只是偏偏惹得上头跟着不痛快,虽然不至于因此遭什么罪,到底有些挺不直腰杆……不过眼下里好了!”景娴挑了挑眉,“宫里这阵子气压都低得很,上上下下的人都怕跟着吃了排头去,可被眼前这档子喜事一冲,不光是转移了些大家伙的视线,也让姑爸爸开了心,病也好了起来……这不正是好事成双么?”

景娴笑得真心,这话说得也很是有理,可弘历却是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

什么叫做外头的人少不了看自己这儿的笑话?什么叫做总归有些挺不直腰杆子?他堂堂大清四阿哥,铁板钉钉的下一任储君,还能任由那些子人反了天的随便去嚼舌根?再者,自己这乾西二所的一茬一茬儿确实是糟心不错,这老天爷命定的事情也没法用人力去改变也不错,可是难道自己竟是只能靠着弘昼那小子,才能躲了这一遭去?

弘历脸色变了变,心里也嘀咕了起来,不光对在这些糟心事中次次占了大头的富察明玉落了埋怨,对走了狗屎运的弘昼更是心下不满了起来——

景娴看在眼里,嘴边仍带着笑,可心中却再已飞快的算计了起来。

她是存了趁虚而入打富察明玉一棒子的心思不错,可实际上,这一番话下来的真正对准的目标却是弘昼——这倒不是说她跟弘昼之间有过什么,有什么不得不报的仇怨,相反的,他们之间不但没有任何不快,就是自己登上了皇后宝座之后,关系也仅仅是标准的皇家叔嫂妯娌,不远不近,不亲不疏,不热不冷……如今虽然碍着皇后的面子,勉强将弘昼夫妇拉上了同一条船,可是这关系却并不稳固。

俗话说得好,有福能够共享,有难却未必能够同担。

之所以跟人精一般的裕嫔肯连带着儿子接下皇后抛出的这一根橄榄枝,这其一是因着皇后的身份摆在那里,卖个好总比讨个嫌要强一百倍,而其二便是跟皇后和景娴打的主意一般,多条出路总比把自己逼入死角要来得灵活……而相较于还有一定选择性的弘昼那边,皇后和景娴这边却没有什么多余的路子。

自古至今,内外有别。

乌拉那拉家确实是大族,经营了这么些年,该有的根基人脉也确实不弱,可论势力,再强能强得过康熙年间曾权倾朝野过的赫舍里家?论亲疏,再亲近能比圣祖爷母族妻族且还有着佟半朝之称的佟家亲近?但到了如今,还不都没落了下来?更不用说本就在这位比之圣祖爷更为铁腕手段的主子爷的眼皮子底下,乌拉那拉家压根不可能发展出那般的势力……再加上一朝天子一朝臣,母后皇太后的娘家说起来极是风光,可是后宫不得干政,就是再能照拂着给点子福荫,可外戚的分量哪能比得过宗室?

在景娴的印象之中,乾隆年间手里头握着实权,能起到一番作用的并不止弘昼一人,而没有参与过夺嫡,从而明哲保身在雍正朝就得了重用,又尤其长寿的圣祖爷的十二子履亲王允裪,十六子庄亲王允禄,比起弘昼在宗室之间的影响力显然还要大得多,但且不说到了他们这个份上,全然没必要再择选什么阵营,就是退一万步硬要是选一站,也万没必要一心投向没有儿子的皇后,更不要说老爷子跟圣祖爷一般,最恨的就是结党营私,即便是走命妇路线,也不能过多,不然决计是吃不了兜着走。

如此之下,思来想去,自然是只有身居宫中,且以后能耐还不小的弘昼最为合适。

可俗话说得好,有福能够共享,有难却未必能够同担,眼下里抱着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心思,弘昼夫妇固然能够暂且站到自己这一边来,可并不代表就会因此而跟着皇后和自己一条道儿走到黑——

皇后要坐稳母后皇太后的位子,不被当成假把式,除却乌拉那拉家的要跟着使力之外,在宗室里头也得有靠得住的人,而自己要耕耘好宫里的这一亩三分地,自然也少不得外援,但弘昼却不然……而要将这比泥鳅还要滑不溜手的人彻底纳入自己的阵营之中,便不能让他觉得自个儿眼前的情形太过于乐观,觉得自个儿即便什么都不做也能够混到个一世安荣,毕竟这人啊,只有有了危机感,乱了阵脚,才能够方便他人趁虚而入,钻到空子不是?

看着弘历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景娴抿了口茶,掩去了唇边别有深意的笑容——五爷,一旦踏上了咱们这条船儿,便就没得下了,以后啊,您可得坐稳着点。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下雨降温,我又被贼老天狠狠的虐了一回,弘昼绝壁是他亲儿子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