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43 雍正心中的天平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44雍正心中的天平

从皇后那儿出来之后,雍正并未原路返还回养心殿,而是绕过西六宫,去了鲜少踏足的御花园,而坐在千秋亭中,望向不远处的乾西二所方向,雍正的神色却有些怅然——

坐在千秋亭中,望向不远处的乾西二所方向,雍正的神色有些怅然。

“皇阿玛,儿子知道自个儿院子里向来便不怎么太平,如今又闹出这样龙死凤生的不祥之兆,您心中必然存了不喜,可是,可是小三儿毕竟是儿子的亲生骨肉,且又是嫡女,就是不论别的,以后总能有点用处……倒也算是将功赎罪了。”

“而富察氏二人做下的事虽然着实可恨,可眼下里福晋因着生产伤了身子,倒算是得了番教训,加上儿子这些日子以来冷眼看着,她也很是有了悔意,以后自然会收敛起来,必不敢再做那些个糊涂事……而富察格格也没了二格格,受了打击,至今还卧床不起,太医也说心有郁结,怕是再也搅不出什么浪花了,所以,所以儿子斗胆,想请皇阿玛开一回恩,暂且记下之前的事,若有下次,再两罪并处可好?”

“福晋是有许多不是之处,可操持内务却一向精心,富察家也极有眼色,再加上眼下又……儿子实在不忍心再在这个当口儿上再做什么处罚,这其一是因着毕竟夫妻这么些年,即便比不得皇阿玛和皇额娘那般相互扶持几十载,伉俪情深,却到底有着些情分在,而其二,儿子也不愿意让外人觉着咱们皇家是什么薄情寡义之辈……”

“而富察格格虽然无论是出身还是身份都比不得明玉重要,可且不说其它,就凭她是永璜的额娘,而儿子又不愿永璜这样小就没了额娘照拂,以免将来生出什么偏激的性子这一点,就不得不网开一面……”

“儿子知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更不敢忘记皇阿玛的教诲,深知不能以情乱智,可儿子无能,乾西二所本就不算太平,若是在这当口儿上再闹腾出什么,不是更加让有心人利用?是以……儿子斗胆求皇阿玛息怒,暂且饶过她们这一遭。”

将功赎罪?网开一面?

不说他做了这么些年皇帝,皆是事事按照规矩,即便不至于以身作则,却也从未因私而刻意庇护过他人,留下个处事不公的话柄,而就是老爷子还在世,那会儿还是个没权没势的光头阿哥的时候,也从未听过皇家的公主若是惹出了什么乱子,刻意借着和亲的由头,便就此作罢,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平民百姓亦或是宗室亲贵,以及官宦之家,也许会因为女儿以后搞不好能够一朝飞上枝头变凤凰,或是膝下子嗣不多而格外疼宠一二,能够睁一眼闭一眼,可皇家哪能如此?皇家是天下人的表率,也是所有人都眼珠子不错的盯着的地方,如此,若是家无家规,国无国法,那还如何收民心,平天下?

既然得了这普天下最为尊贵的荣耀,那么全心尽力便是理所当然的责任。

大清之所以能够由关外民族入主中原,以少数人统治多数人,这其中少不了明末之年正逢乱世的缘由,却更少不了自太祖那会儿便由来已久的各族联姻,拢拉同盟所积累下的根基,否则就是世道再乱,他们也分不去一杯羹……而到了圣祖朝,因着蒙古等外族女子的影响力一日大过一日,经过几代优容的关外民族也生出了异心,那原本由皇子阿哥迎娶外族女子为嫡福晋,以达到联姻目的的惯例,便被打破了,变为由公主格格远嫁关外——

圣祖爷的女儿不少,其中也不乏有自小爱重疼宠的,可就是其本身再得宠,或是额娘位分再高,再是得脸,除却一两个或是为了安抚宗室亲贵,或是为了向下施恩的,却都是一水儿的远嫁到了蒙古,而他膝下子嗣本就不多,活到成年的便更加少,女儿里头独独就只有李氏所生的怀恪一人,可怀恪成年的时候,自己还没有登基继位,和亲联姻的事儿轮不到他头上,这才嫁在了京中,但登上大位之后,且不说前朝一摊子破事理不清,外头也跟着蠢蠢欲动了起来,为了以绝外患不给对方留下什么由头,即便实在没有女儿,也是不得不从兄弟们那儿过继来了几个……如此,又哪来的什么将功赎罪?

而就是退一万步,如了弘历所言,看在那丫头到底是他们爱新觉罗的骨血上,自己并不多做计较,可他又凭什么要对富察家的女人一再宽容?

富察家是有用处不错,乾西二所闹腾得让上上下下都跟着看热闹,实在没必要再在这当口儿上生出什么幺蛾子也不错,可却并不代表他可以容忍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视他于无物——

只要是当皇帝的,就没有一个会不忌讳底下的人内里藏奸,一门心思只想着算计自己。

高氏倒也就罢了,且不说禁足期间勉强算是知道本分,得了点教训之后,还算是懂得收敛,不敢再闹腾什么,让雍正心里舒坦了点,就凭着她被收房了这么些年,高家又一直明里暗里的帮衬,却连个蛋都没落下来这一点,就是以后再得宠再蹦跶又能蹦出什么花儿来?何况那乾西二所里头没一个省心的,有这上上下下这么多眼睛盯着,心思算计着,还能让她越了过去?

但富察家的那两个却不然。

且不说那一个两个的都有了儿子,有了盼头便有了想头,有了想头就少不了算计,就凭着先前那一茬儿接着一茬儿,闹得个没得个安生,还将手伸得一次比一次长的劲头儿,就绝对不是什么受了点教训就自此幡然醒悟的性子,反而说不定心思会越发的深沉,所谋会越发的大起来……更何况,这才离他传召弘历隔了多长时间?不过几个月的光景,就能够将那混账东西哄得服服帖帖,连谋害皇家子嗣这样重的罪名都揭了过去不说,竟还被撺掇着到自己这儿来求情!

真真是可恶!

为了新君登基时的太平,为了长久利益的考虑,他固然是打算徐徐图之,并不急在这当口儿上发作,可被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触到逆鳞,他却也不是不能够手起刀落,来个速战速决,利落痛快,毕竟他能够抬举一个富察家,便能够抬举第二个第三个……只是想到弘历,却又生生忍了下来。

雍正很是觉得憋屈。

爹不亲娘不爱他认了,毕竟圣祖爷不缺儿子,自己既不占嫡又不算长,没得半点外加势力不说,初时额娘也不算得宠,自然难入圣上青眼,而自小不在生身额娘身边长大,再回到其身边,又生生隔了十年,亲近不起来也不奇怪;而前头的兄弟阋墙他也忍了,毕竟天家无亲情,虽然表面上大家都兄友弟恭,一副好不和乐的模样,可一旦掺杂上了利益权势地位,就是亲生父子都能够转眼成仇,更何况是本就各自为营的异母手足?

可对于弘历,雍正却实在想不通,也平不下心气儿——

他膝下儿子不多,在弘历出生以前,对唯一的弘时也没少寄予厚望,可是即便如此,汉军旗到底还是要比地地道道的满军旗要矮了一截儿去,再加上那些从来看自己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上上下下的跟着裹乱挑刺,处心积虑的将弘时一步步拐上了歪道,生生的离间开了他们的父子情分,他的心便慢慢的朝着弘历偏了起来。

看着他一日日长大成人,娶妻生子,入朝为政,雍正以为自己总算能够松一口气了,可是却怎么也没有料到,就是这个被他所看重,被他眼珠子不错的盯着,生怕再让人钻了空子,自己还一点点帮着他扫平眼前障碍,一步步为他设想得周到的儿子,一次一次的打他的脸,一而再再而三的浪费他的苦心……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孽?

“皇上,皇后娘娘派人过来了。”

雍正的思绪拉得很长很远,可在苏培盛这声音并不大的一嗓子之下,却又陡然的回过神来,抬起头来放眼望去,只见到皇后身边的方嬷嬷托着什么东西恭敬的迎面走来——

“奴才参见主子爷,主子爷万安。”

“起来吧。”雍正敛了敛神,回复到一贯的表情,“可是皇后有什么事?”

“回主子爷的话……”方嬷嬷将手中的东西递了过去,“主子想着自个儿身子虽然好些了,却到底还未大好,便担心主子爷先前过去那一趟,被过了病气,就连忙着奴才给备些汤药给您送去,却不料主子爷来了御花园……主子说如今虽然入了春,可天儿毕竟还是寒着,望您千万别因此受了凉,伤了身子。”

“朕没什么,不过是闲来无事,随意走走罢了,倒是让她跟着担心了……”雍正看着苏培盛手中的姜汤和披风,脸色难得的柔和了下来,“回去好好照料你家主子,让她好生将养身子,朕明个儿再过去瞧她。”

“是,奴才告退。”

雍正披上披风,喝了姜汤,原本被风吹得有些寒意的身子立时暖了起来,心里便也就跟着舒坦了些,可看着方嬷嬷恭敬离去的身影,他却并未起身回养心殿,而是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了先前在启祥宫里的情形——

“皇上这是说的什么话?”

“本就是我不该提起这些个陈年往事,病得有些糊涂了,才会乱了心神慌不择言,又哪里,哪里当了您这般言说?”

“而且,您当年也是从皇考那般严苛的教导下走过来的,您经得了,难道晖儿,晖儿就经不得?说到底,不过是他没这个福分罢了……”

“时间过得也快,一晃便是几十年了,说句您可能不爱听了,如今我也算是到了入了半截黄土的年纪,您一向看重我,老四老五也很是孝顺,我又哪里能这样不惜福呢?”

“更何况,我就是有过再多的伤心,今个儿得了您这句话,也尽够了……”

想到弘历眼下里瞧着就很是靠不住,之后还不知道会怎么闹腾的性子,以及皇后为自己所受过的苦,咽下的泪,还有手边这尚有暖意的姜汤,雍正心里的天平慢慢的倾斜了起来,让他隐隐下了个决定——

或许是时候该为皇后多考虑一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