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44 雍正十三年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45雍正十三年

雍正十三年比想象中的来得要快。

在景娴入宫至今的这不长也不短的几年中,或许是因为她走出了第一步,从而使其他人的命运也随之发生了改变,亦或许是上天让她重来一世,许多事在冥冥之中便有了不同,总之细观起来,眼下里的一切早已与她记忆中的模样渐行渐远,反之走上了一条全新的轨道——

而首当其冲的便是本该在雍正九年九月逝世的皇后,现如今还稳稳地端坐在了中宫宝座之上。

“眼下里又到六月了,姑爸爸那儿可还好?”

“主子老早就叮嘱过了,奴才怎么会不上心?”李嬷嬷用不着景娴详问什么,便将对方心中的担心给解了个彻底,“方姐姐也时刻记挂着您的话,眼珠子都不敢错的看着主子娘娘,而主子爷这几日也往启祥宫跑得很是勤快……瞧着倒是尚好。”

“那就好……”景娴松了口气,“每年到了大阿哥死忌的时候,我这心里就发慌,生怕姑爸爸再为这上头伤了心神,把好不容易将养好的身子又给生生的拖垮了……”

其实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皇后都没发过什么大病,毕竟她身为六宫之主,是这后宫里头顶天大的人,加上不光得唯一压在她头上的雍正的爱重,且还得尽了宗室命妇们的敬重,身子的位子极是稳固,自然没有哪个敢明晃晃的给她添不痛快——

宫里的奴才一向跟红顶白不错,可皇后就是再年老色衰不复宠爱,身下又无子无女没有依仗,仅凭着眼前的风向,就没有哪个不要命的敢去跟启祥宫作对;而后宫里头那几个,如熹妃那般,尽爱上上下下的瞎蹦跶的,也不得不事事顾忌着她的脸色;天底下最是盼着上头人身心康泰的太医院,就更是不会有哪个吃了雄心豹子胆的敢去慢待她,再加上这宫里的好药好物,除了这天下头一份的雍正之外,就都是先紧着她来……如此之下,又怎么会一夜之间就病得起不了身?

归根结底的说起来,不过是日子太过于顺畅,前无大患,后无隐忧,才会有了闲工夫去跟自己过不去。

若在前一世,且不说景娴本就与皇后不亲近,压根没可能给对方半点宽慰,就是退一万步来说,就是她们二人如眼下里这般亲近,仅凭着景娴那时候的性子,也帮不上半分忙,但在这得尽了天地人和的这一世却不同……景娴一针见血的指出了一条新的路子,雍正又在她的半是刻意半是真心之下,给了她一颗定心丸,心里自然就越发有了盼头,如此,又岂有不好之理?

听得李嬷嬷的话,景娴把心放回了肚子里,转而问起了另一茬——

“对了,永璋那儿可安排仔细了?苏格格那儿的人可妥当?”一边翻着账册,一边说着,“虽然眼下里这天还没大热起来,可这刚生下来的孩子毕竟要小心些,不然若是跟永琏那回背过了暑气,那就了不得了……”

在皇后与她二人这些年默契十足的配合之下,乾西二所没少跟着生出变数。

景娴本就是打着雍正亲自赐婚和皇后娘家侄女儿的金字招牌进的门,为此也是没少招惹了他人的眼去,如此,若是皇后逝世,一直碍着皇后的颜面而对她不得不隐忍的熹妃、富察明玉少不了要迎头赶上,痛击一番,而她也会因着失了依仗,变得举步维艰起来,可相对的,皇后身下的位子一如既往的稳固,那么眼前的情势可就由不得旁的人来决断了——

比如这掌家理事的大权如今就仍然被景娴握在手中。

富察明玉虽然不蠢,知道自己已经招了上头的眼,与其去费力不讨好的跟没头苍蝇一般的去瞎补救,不如一门心思好好稳住弘历,以图将来来得实在,可却到底忘了这一点她能够想得到,从九龙夺嫡中走来,心思成算比她高了不止一星半点的雍正又哪里会想不到?再加上看着弘历那般没出息的模样,被深深戳到了肺管子之下,便更是干脆借着龙死凤生的不祥之兆,以及富察明玉因此而伤了身子的由头,发了道明为体恤实为架空的口谕,生生夺去了她作为嫡福晋最基本的权力。

“您且放心。”李嬷嬷理外,容嬷嬷掌内,一听这话,容嬷嬷便连忙的接了过来,“不光是三阿哥,就是大阿哥和二阿哥那儿,奴才也早已安排了下去,万没得半点空子让人钻了去。”

“你办事我一向放心,只是还有一茬儿……”景娴合上账册,拍了拍容嬷嬷的手背,“五福晋的身子也重了,且那头又一连没了两个阿哥,如今五爷膝下唯独就一个大格格,眼下里必然很是上心。”

“……您的意思是?”

“也不用挑什么太过于贵重,费事招了人眼的物件儿,只听说五福晋近些日子正是孕吐得厉害,你便仅将我前些时候让特特让额娘捎进宫来的蜜饯果子给送去便罢。”景娴敲了敲桌案,眼中精光一闪,“五爷如今虽然只是个没得半点爵位的光头阿哥,可这到底只是暂时,难道还能就此这般一辈子?何况,咱们本就想着……总之多卖一两分好,必是不会亏了去的。”

前朝后宫从来就是分不开的一体,既然后宫之中的局势发生了转变,那么前朝自然不可能还按照上一世的路线继续走下去——

按照景娴的印象,原本在雍正十一年的正月,弘历和弘昼就应该一齐被晋封为和硕亲王,而后者因着封爵而分府搬出了宫后,弘历也从另外一面被彻底奠定了弘历的储君之位才对,可眼下里,雍正却是压根没露出一点给儿子赏个爵位的苗头,弘昼也仍然与他们比邻而居,让人有些摸不清这上头的心思。

前朝大事上头,景娴现如今暂时还插不上手,可在皇后有心的提点之下,心里却也不会没有半点分数,自然知道这是自己的刻意为之,将乾西二所里头的这些个糟心事尽数摊在了雍正面前,从而让对方所想甚远的法子奏效了,亦或是说皇后几次三番的配合,让老爷子彻底的上了心——

当然,这并不是说她想要生生折腾掉弘历的天子之位,毕竟在对方登基之前,他们还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更何况何况,总得坐上那人上人的位子,才能够将上一世所遭受到的一切连本带利讨要回来不是?

但是,正如同雍正想要将利益最大化,生生忍下富察氏等人,准备以待后谋一般,要想坐收渔翁之利,借机培养出自己的势力,拉拢住有能耐的人,凭着现下里的情形,便只得先将这一池子水给搅浑……比如让老爷子对富察氏等人上心,连带着不放心富察家,从而留下什么后招;又比如让弘历对弘昼生出了忌惮,绝了弘昼的退路,从而让他不得不投向于皇后与自己这边。

“主子,出大事了!”

景娴一点一点的谋划得仔细,容嬷嬷也正准备领命而去,可还没来得及动身,外头却突然闹腾开了,李嬷嬷皱了皱眉,得了景娴的眼色之后,更是挑起帘子就径直走了出去,但还没等上多久,又只见她神色大变的走了进来——

“方才爷跟皇上正在养心殿里说着话,可不知道怎么回事,主子爷竟是突然的晕了过去……眼下里不光是皇后娘娘连忙赶了过去,就是太医院里头也都上上下下的忙活开了,只是听说,听说怕可能要不好了!”

“……什么?!”

ps,话说最近评论不给力,求加足马力的轰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