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63 倒霉催的雁姬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64倒霉催的雁姬

宫里头因着新月那让人跌破眼球的举止,闹出了一茬又一茬儿的热闹,连带着让一向自视甚高的熹妃也栽了个大跟头,被一来二去的气了个仰倒,闹得宫里彻底的炸开了锅,而与此同时,宫外头的他他拉府却也没有好到哪儿去,亦是因着新月而闹得上上下下的不安生——

“甘珠,你说努达海这到底是怎么了?”

雁姬身为努达海的嫡妻,名正言顺的将军夫人,且不说几十年来一直将他他拉府上上下下打理得井井有条,无论熟人亦或是外人皆是免不了夸她一句能干,就凭着她能够让努达海几十年如一日的,除却她之外从不对其他女人做任何所想,便可以看出她的机灵与精明,就是说她有着一颗蹊跷玲珑心也丝毫不过分,如此,再加上与努达海结缡至今差不多已有二十年,身下一双儿女也早已长成了人,彼此间的默契便更是不需要再依靠什么旁的言语,仅是凭着一抬手一抬足,便足以让她猜到对方心中所想,这般之下,看着努达海自从领兵从荆州归来的种种作态,她心里又哪会不生出半点疑窦?

若说是起先的时候,雁姬或许还能宽解自己对方或许是因着半路上突然了疾病,回京后竟是只能被人搀扶着面圣从而伤了他作为大将军的自尊,才会心有郁结,可是随着这日子一日日过去,对方的身子早就在太医的精心调养下养得大好,自己并着老夫人和珞琳骥远也没少开解他,上头更是没少因着那番平乱的功劳抬举他,而他却还是一副心不在焉,心事重重的模样,如此,雁姬不由得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是无论是旁敲侧击的问努达海,还是干脆叫来随着努达海一起去荆州的副将内眷,却又要么是对她答非所问,要么是摸不着头脑,要么是闪烁其词……这般之下,雁姬心里不由越发的没了谱。

“夫人……”

甘珠原本是努达海副将温布哈的宠妾,可是正是因着这个宠字,在温布哈病重逝世之后便是没少受到正房夫人的为难,最后更是想要不顾世祖朝就立下的不得再以活人殉葬的规矩,想要逼着她以身殉葬,好在在最后的关键时刻被古道热肠的雁姬救了下来,才算是逃过了一劫……甘珠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也不懂什么大道理,却也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是以,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当的上是忠心耿耿,而相反的雁姬也很是愿意跟这个靠得住的丫头说上几句贴心话。

“将军最是个正义的人,以往打仗归来也总是少不得要生出些感慨,眼下里或许亦是因着先前的民乱,闹得荆州百姓流离失所,才一时之间心里头有些揭不过去吧?”

看着自家主子一副愁得不行的样子,甘珠也很是有些着急,可是对于眼前这连雁姬都探不出个半分究竟的事儿,她却也到底是想不明白,只能岔过话头安慰上一两分——

“毕竟将军一向最为爱重您,有什么事儿都愿意跟您说上几句,如此,若是真有什么大事,于情于理也决计没得必要刻意瞒着您不是?”

真的只是这样么?

甘珠虽然有心宽解自家主子,可是雁姬却到底不是个随便就能被糊弄过去,揭过这一茬儿的性子,毕竟就是这再因着正义感作祟,而闹得心里有些子不舒坦,却也怎么也不至于闹上这样久,还左左右右的藏着捂着心事重重吧?但是话又说回来,甘珠的话也不是没有半点道理,若是真的有个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努达海是决计不至于会瞒着她的,而就是退上一万步,即便实在有什么不能对她说的,却也总是没必要连老夫人都一起瞒上吧?

“理虽然是这个理,可是看着他这幅吃不下睡不着的模样,我又哪能放得下心?对了,老夫人那儿可有什么信传来没有?”

“老夫人倒是打发了人去瞧,只是将军……”

“夫人……”

甘珠思索了一番刚准备回答,可这话才刚说了个头,却是只见到努达海身边的巴图急匆匆的走了进来,神色间亦是带着些欲言又止,直看得雁姬心里越发的没底——

“怎么了?”

“回夫人的话,将军,将军……”

“将军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好?”

“夫人请放心,将军很好……”巴图恭敬的低着头回话,可是趁着起身的功夫却是飞快了瞄了雁姬一眼,看到对方脸上除却着急之外并么有其他的什么不悦,才大着胆子将话别了出来,“只是将军说手头上还有事儿没处理完,是以今晚,今晚也不到您这儿来了,让您早些休息……”

另一头的雁姬因着努达海连日来很是有些明显的疏远,正是闹得心里没底儿,而这头的努达海却是正站在屋外,抬头看着天上的一轮明月,脑中一团乱麻——

“月牙儿,你怎么能这么说?难道在你心里,我努达海就是这样的人?”

“你放心,等到入了宫见到圣上,我一定会向圣上请求迎接你姐弟二人回府,给你们一个崭新的家!”

“当然,我努达海什么时候食过言了?等着我,我一定会给你全世界最好最温暖最快乐的一个家!”

想到自己在宫门前对新月言之凿凿的承诺,因着圣母皇太后想亲自抚孤,而被皇上驳了回来,努达海心里很是失落,连他都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的失落,他不过因为看着新月痛失双亲,生出了怜意才希望对方再有上一个温馨的家不是么?即便眼前这家轮不上自己来给,但既然是皇太后自个儿所想,想必也会善待他的月牙儿,他应该开心不是么?

或许,或许只是因为失信于人,自己才会这样耿耿于怀吧?

努达海勉强宽解着自己心中的失落,在享受着府中奴才的爱戴,享受着自家额娘的嘘寒问暖,享受着雁姬的温柔体贴,享受着一双儿女的端茶递水,也很是想要一如既往的与他们其乐融融,可是他可以骗得了这世上的所有人,却惟独骗不了自己,每当夜深人静,每当看到天上那轮明月的时候,他的脑海中便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新月那亦或惊喜亦或哀戚亦或神采飞扬的面容,以及那恍若在耳的句句凄诉——

“你身为大将军,是肯定少不了加官进爵的,只是像我和克善这样没有了依靠的王府遗孤,却实在无法想象宫里头会是怎样一番情形,你……”

“努达海,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真的可以跟着你回府?真的,真的可以再有一个家?”

“努达海……”

想到今个儿上朝时候听到的底下人的纷纷议论,说是端王爷家的那位格格不知道因着什么事儿,而冲撞到了圣母皇太后的信儿,努达海只觉得整颗心被揪着疼,心底里被压抑了多日的情感更是在一瞬间爆发了出来——他明明知道宫里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儿,也明明知道圣母皇太后之所以会争着抚孤,不过是一场演给朝臣看的把戏,可他为什么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骗自己月牙儿会过得很好?为什么他的月牙儿不但不能由他亲自保护,无忧无虑的生活在自己所缔造的温馨之家里,居然还得在宫里吃那样的苦?受那样子的刁难?

咦?等等,暂且撇开他那样美好善良的月牙儿会不会冲撞到圣母皇太后这一说,只单论传出来的这个风声,是不是表示着宫里不再看重他的月牙儿呢?

努达海这番所想倒不是怕新月会在宫里处境为难,而是转而想到既然对方眼下里已经惹到了宫中主子的不喜,说不定原先那股子抚孤的劲头儿也跟着有所减低,如此,若是他再上赶着去争取一二,宫里搞不好便会顺水推舟的应了他所求……毕竟说到底他好歹是个威武大将军,平叛荆州之乱的大功臣,且之前跟主子爷透出这个意思的时候,主子爷也没露出半点不悦,这般之下,宫里头又怎么会不卖自己个面子?

努达海越想越觉得有理,越想越觉得激动,只是他向来自觉自个儿是个有担当,有责任感的男人,便也没忘记自家额娘和雁姬,以及膝下的一双儿女,不过且不说新月不像一般的格格那般,事事依照规矩,句句话离不开体统,平易近人的很,就说这一般大臣自家能够养上一位格格,也算是天大的荣光不是?

“月牙儿……”

将上上下下人的感受都尽数考虑到了之后,努达海又从头理了一番思绪,末了竟是只觉得自个儿万事俱备,只差明个儿早朝对主子爷表明心意了!想到用不上几日便能够全了对月牙儿的承诺,努达海不由得觉得心中的失落一扫而光,脸上也陡然的神采飞扬了起来,而因着这份兴奋,更是情不自禁的将心底里的话脱口而出——

“你等着我,努达海很快便去接你了!”

努达海沉浸在喜悦之中无法自拔,便是全然没有注意到早就站在他身后,看着他对月发呆的模样满脸担忧的雁姬,在听到他这话儿的时候,神色陡然的一变——

月,月牙儿?!

作者有话要说:电脑遭殃了,喝水没拿稳泼到键盘上,又是拿电吹风吹又是各种关机摊干都没有用,下班跑去弄了好几个小时花了几百大洋才弄好……哭成傻逼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