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64 雁姬不淡定了

65雁姬不淡定了

月牙儿?!

踉跄着脚步回到房里,雁姬躺在一如既往舒适的大**,却是生不出一丝倦意,双目无神的看着精致的雕花床帐,任由着心思越飘越远……他近日来的心不在焉,原来,原来竟是为了一个女人!

那个月牙儿究竟是何方神圣?

耳边不受控制的回想起努达海的那句饱含情意的呢喃,雁姬只觉得心肺间涌起一阵无法言喻的酸楚——这么多年来,努达海虽然不至于位极人臣,有着滔天的权势,可是作为一个有着赫赫战功的武将,却也到底算是在朝中有着一席之地,如此,底下便也就不乏有阿谀奉迎之辈,竭尽所能的想要投其欢心,而作为努达海的嫡妻,雁姬也是很了解自家丈夫,无论是金钱还是权势亦或是美人,这些个名利场上的种种诱惑把戏,努达海是向来不放在眼里的,这般之下,雁姬自然是想破了脑袋都没想明白努达海眼下里怎么会被一个女人给迷成了这副模样。

而退上一万步,暂且撇开这些个不谈,他至于为着一个女人为难成这样,闹得这府里上上下下跟着着急上火?

作为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跟丈夫几十年来伉俪情深的女人,雁姬确实是大多数当家主母一样,都不希望多出几个旁的女人来碍自个儿的眼,可是这话又说回来,她却自问不是个嫉妒容不得人的,且不说这嫉妒是七出之罪,熟读女诫女则的她决计不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就是凭着她膝下的一双儿女已然长成,将军府的一切大小事又都握在她手里,她就实在犯不着去硬压着这头,反去惹得婆家不待见,连带的毁了自己的名声……如此之下,只要努达海将话说出来了,难道自己还会上赶着去说不?就是她免不了心里头有些不舒坦,可这么多年处下来,他难道还不了解自己的性子?难道自己还会蠢得跟温布哈的夫人那般处处去刁难苛刻?

难不成那个月牙儿真的就那样好,让他满心满眼的想着念着,生怕她受了一点委屈去?

雁姬算是彻底被努达海这想一茬是一茬儿的举动,给弄了两眼一抹黑,全然闹不清那跟自己同床共枕几十年如今脑子里在想什么,便干脆揭过这一茬转而琢磨起那突然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女人来——努达海去荆州之前还好好的,难不成这女人是在荆州认识的?可是那会儿不是由他作为主帅在领兵叛乱么,哪来的的功夫去折腾这些?且听说那军中除了那位端王格格之外再没有其他女子,总不至于他一个当奴才的还肖想上主子了吧?

“夫人,出大事了……”

雁姬越想越觉得荒唐,就连她自个儿都忍不住觉得自己所想实在让人啼笑皆非,想来想去都想不出个究竟之下,她便是干脆打定主意明个儿去好好问问努达海,省得自个儿在这里想着有的没的,如此,在折腾了大半宿之后她倒总算是睡了过去,可是老天爷却仿佛是看不得她偷懒一般,这睡还没睡上多久,天色也才刚刚擦亮,外头便是乒呤乓啷的闹腾了起来——

“怎么了?这是闹什么呢?”

任谁在睡得正香的时候被吵醒,脸色都好不到哪里去,雁姬自然也不例外,可是这会儿甘珠却是因着外头刚递来的消息,全然顾不上这一茬儿,看见自家主子醒了只觉得顿时找到了主心骨——

“刚刚老爷身边的哈尔珠过来了,说是今个儿上朝的时候,老爷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是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向主子爷请求抚孤,主子爷倒是没说什么,可是五位辅政大臣却是直说不合规矩,从立朝至今就没有过这样的例子,闹得前朝都炸开锅了!”

“你等等……”雁姬脑子正迷糊着,听着这一连串的消息,只觉得顿时有些转不过弯儿来,“什么抚孤?”

“就是先前端王爷的一儿一女,被老爷在荆州救下的新月格格和克善世子啊!”

看着自家主子这幅如同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模样,甘珠也顾不上避讳不避讳了,逮着什么就往外头蹦——

“那两位主子虽然跟如今主子爷这一支隔得远了,却也到底是姓爱新觉罗,是名正言顺的宗室亲贵,端王爷战死了被接入宫中抚养也是常理,可是这昨个儿也不知道怎么了,那位格格却似乎是冲撞上了圣母皇太后,您也知道老爷是个最为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说不好就是因此想要帮扶一把,却没想到会闹成这样……”

新,新月?

对于那前朝男人们的大事,作为女眷的雁姬虽然比不得身在宫中的景娴和皇后那般,能够及时掌握到一手消息,可是这话又说回来,且不说她本就有诰命在身的将军夫人,也不说与各府来往走动也少不得要跟夫人贵妇们谈上几句时政要事,于前朝之事上头绝不可能一问三不知,就凭着努达海近日来的那幅心不在焉的模样,她也少不得要多分上几分心神盯着点……而若是在平时,听到自家丈夫保不齐要惹上什么糟心事,雁姬就是再使不上什么力,也少不得要跟着着急上火,可是眼下里,她却是在甘珠的话之下,心中陡然的划过了一道精光,神色也跟着变得若有所思。

“这番前去荆州可还顺利?”

“唔,倒是还好。”

“那就好,你可是不知道,那会儿前头传来的信儿说你领着一小队人马便前去营救端王格格和世子,而又碰到了流寇的时候,我心里有多不安生……幸好,幸好你平安回来了。”

“……呃?没事,月,格格很好,世子也很好,我们都很好。”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头上冒这么多汗,可是身子还有些不舒坦?你呀,就是个爱逞强的性子,也不知道为这个家多看顾着自己点……”

“……我没事,你,你回去休息吧。”

雁姬本就是个极为精明聪慧的女人,如果这一茬连着一茬儿的幺蛾子没有刚刚好的凑到她面前来,或许她还得费上些时日才能明白其中关键,可是眼下里看着眼前的情形,听着甘珠还在说着的话儿,再联想到先前自己在努达海面前提到那端王格格和世子的时候,对方那副心不在焉,答非所问的模样,以及自己先前整整琢磨了大半夜的所思所想,她却似乎是陡然间明白了什么……端王格格可不就是在荆州被努达海救了的么?那位格格的名讳可不就是月儿么?而就是退上一万步来说,这些不过算是巧合,可努达海昨夜里才情不自禁的说要那人等着自己,今个儿就上朝请求抚孤的这番动作又做何解?

“夫人,您,您怎么了?夫人……”

雁姬不知道此时此刻她的脸色有多么的难看,也不知道自个儿这幅样子看在旁人眼里有多么的骇人,满心满眼之间只觉得荒唐可笑,直让人不可置信——

原来,那个让他心心念念的月牙儿,竟是,竟是皇家的宗室格格!——

另一头的他他拉府因着努达海的这手神来之笔而折腾得上上下下的不安生,而宫里头的景娴也因着努达海算得上她们乌拉那拉家的姻亲而听了不少闲话,心里很是不舒坦——

“哼,真真是眼睛长到头顶上去了,亏我之前还想着咱们家一门如今能用得上的人不多,还想着法子准备抬举他一番,到头来竟是这么个扶不上墙的的货色,真真是可恨!”

“主子息怒……”

容嬷嬷心里也没舒服到哪里去,毕竟眼下里正是后宫女人搏命蹦跶的当口儿,就是家中使不上力的,也多是力图规矩做人,本分做事,可是这会儿倒是好,那努达海不但是不安安分分的守着自个儿的位子,居然还这样上赶着给人送话头,真是觉得自个儿立了点子功劳,全天下的人便都该给他开路了不成?

“奴才虽然也是觉得这事儿闹得不好看,只是……”理虽是这理儿,可是这到底是打断了骨头连着筋,容嬷嬷便也只能想着法子宽慰自家主子一二,“只是这位将军怕是想借上这端王旧部的力,才一时被猪油蒙了心吧?”

“哼,要借力难道是这样借的?”景娴仍是不开脸,“新月那丫头是不懂规矩,言谈之间是没得半分样子,可是这爱新觉罗家的人又岂是他一个臣子可以攀上的?甭说如今那丫头还好好的住在宫里,就是皇家再怎么不待见她,却也轮不到他头上不是?这不是上赶着自个儿给自己找没脸么?”

“主子说的是,不过您也大不必……”

主仆俩正就着努达海的事儿说着话,还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便只见到李嬷嬷匆匆的从外头走了进来——

“主子,母后皇太后主子那儿来人了,说是让您去一趟宁寿宫,似乎是夫人带着,带着表姑娘一起进宫了……”

“呵,本宫还没找她,她倒是巴巴的找到我额娘那儿去了?”

景娴倒是还不像雁姬那般,将其中关键探了个全儿,深知兹事体大一个没弄好就得全家玩完,只是单想着努达海那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德行,以及在现下里这要紧的当口上裹乱的功夫劲儿,却也足够让她心生膈应,连带着也对这位自家额娘所说的极为爽利的表姐生出了质疑——

“走,我倒要瞧瞧她为何而来,可别也跟着脑子不清楚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