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65 小三月又来了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66小三月又来了

“雁姬啊,虽然努达海那惹出来的篓子是叫人脸上不好看,少不得惹得宫里头的人闲言碎语,可是一码归一码,却也总不至于就连累到骥远和珞林头上……母后皇太后最是个慈善的人,娴儿也不会上赶着为难自家人,等会儿你只一切依着规矩来便是。”

“姨母说的是。”

听着那拉夫人句句出自肺腑的嘱托,雁姬乖巧的点了点头,可看着那不远处尽显庄严肃穆的宫门,目光却仍是不由自主的沉了一沉——

跟努达海做了差不多二十来年夫妻,看着对方从一个小小的参军慢慢的爬上了大将军的位子,一步步的在朝中站稳了脚跟,而膝下仅有的一双儿女也接连长成,到了都快要成家立业的年纪,她一直以为自己这一辈子总算是快要忙活到头了,可是却是怎么都没有想到,临到了了这安分了几十年的努达海却是一捅就捅出了这样大的一个篓子!

主仆上下,尊卑有别。

作为一个女人,一个理当是贤内助的女人,她可以全然不插手爷们儿于前朝上头的大小事,只一颗心为其打理好后院府务;作为一个额娘,少不了为儿女筹谋未来的额娘,她也可以不在乎对方是不是生出了什么旁的打算,想要攀上端王府的余力;身为一个当家主母,一个身份稳如磐石的当家主母,她更是可以不在乎对方是否瞧上了什么旁的女人,想要纳其一二入府,可是眼下的情形却偏偏是不这样简单……这努达海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的为着一个女人就在前朝搅风搅雨也就罢了,居然还打起了那样的主意,吃了雄心豹子胆般的肖想上了皇家宗室格格,难道他就不知道这事儿若是被别人看出了一两分究竟,全家上下都跑不了个挂落么?

如此之下,雁姬算是彻底坐不住了,在气过怒过惊过,勉强稳下了心神之后,更是打定了主意要入宫走上一遭——

毕竟这于公,不管是因着努达海那厮折腾出的这些幺蛾子,免不得要惹得宫里人不悦,还是凭着先前所托的珞林那茬子事,她皆是少不得要上赶着递牌子入宫请罪,而于私,过了差不多二十年的顺心日子,眼下里却是被陡然的搅成了一团乱麻,她于情于理也少不得想要去见识见识那位鼎鼎大名的新月格格,究竟是何妨神圣……即便其中再少不了努达海在从中作祟,但一个巴掌却怎么也拍不响不是?

“奴才参见母后皇太后,恭请娘娘万福金安。”

宫里的主子不是什么街上的萝卜大白菜,任凭你相见便能够随便见得着,即便有诰命在身的外命妇,少不得隔上些时候就要按着规矩入宫请安,可是这人有远近亲疏之分,再加上这位宁寿宫的主子又向来是后宫之中的第一得意人,每每请安的时候光是接见些亲近的宗室亲贵都忙不过神了,对于其他的,若是没个什么紧要事,便更是抽不开身一一见个遍……如此之下,雁姬即便来后宫来得并不算少,这宁寿宫的大门也不是第一次进,可跟以往只在外头磕个头便算完比起,这得到恩准进入宁寿宫的里殿却是头一遭。

“起来吧。”

皇后的声音不冷不热,脸上也不是不喜不怒,可却也不打算为难对方,看到来人举手投足还算得上规矩,挥了挥手便叫了起,而雁姬虽然看着上头并未因为努达海那摊子事直接发作起自己,心里陡然松了口气,但在规矩上头却是更加不敢乱上半分,转头便又福了下来——

“奴才给娴主子请安,娘娘万福。”

景娴是眼里容不得沙子不错,因着努达海的事儿确实是对雁姬连带的生出了些许不满也不错,可这话又说回来,她却到底不至于没将事儿弄个明白就将人一棒子打到死,如此,见到雁姬言谈之间颇有分寸,而眉目间也与自家额娘所说的一般,很是爽利,心里头便自然而然的去了一两分不喜。

“免了吧。”

正如同那拉夫人先前所说,对于外人怎么着都行,可对于这自己人,却总是会留上几分余地,若是不懂规矩没得本分的人道也就罢了,可看到对方恭恭敬敬的谢了恩才敢起身的这幅模样,再加上那拉夫人及时递过来的眼色,景娴便也就不欲对方被这么干晾着——

“说起来我们倒是表姐妹,只是听额娘说你前几年才搬回京城,闹得这么些年下来,咱们竟是头一回见着……这些年可还顺心?”

“谢娘娘体恤,奴才一家虽没得什么大本事,却也尚算安稳。”雁姬好歹也是在命妇圈里头混得如鱼得水的人,听到这话头哪里会不知道对方是在给自己机会对母后皇太后表明心意,如此之下,自然是闻弦歌而知雅意的顺着对方的话往下说,“老夫人年岁虽高身子骨却还好,骥远珞林也都相继成人了,而努达海……”

“嗯?”

景娴没有忘记如今身在宁寿宫,就是跟皇后关系再亲近,这儿却也总是轮不到自个儿来做主,听到话头儿已经转到这上面来了,便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皇后——

“努达海?”皇后仍是端着不远也不近的淡淡笑意,可吐出来的话却让人有些忍不住捏一把汗,“倒听说是个有本事的,只是这心思却是……”

“奴才,奴才正是为此前来请罪……”雁姬没想到端坐了这么久没说半句话的皇后,会这样突然发难,脸色不由的一白,“奴才……”

“哦?”雁姬虽是早就酝酿了一肚子的话,可皇后却没打算给她机会,刚冒个话头便陡然的一挑眉间,打断道:“这前朝爷们儿的事儿怎么就轮到你来请罪了?”

“奴才知道若是按照本分来说,对于那前朝大事本是不应该多上半句嘴,只是奴才再不懂那些个事儿,却也到底明白努达海这回捅出的篓子实在可大可小,而这事按照礼数来是怎么都轮不到奴才来置喙,但奴才却总是与努达海当了差不多二十年的夫妻……如此,便总是少不得要为他走上一遭。”

“你倒像是个明白人,那哀家便听听你怎么将这黑的说成白的。”

“谢,谢娘娘开恩。”皇后这话说得虽然仍是不好听,甚至颇有些步步紧逼,却到底是松了下口,也让雁姬一直提得高高的心稍稍放平了些,“努达海身为武将,本就是个粗人,加上前些年又一直驻守于军中并不在京,便更是于这规矩礼数上头有些个混不吝……”

“然后就没规矩到以下犯上的染指到这皇家宗室上头来了?”

“奴才惶恐,努达海决计不敢有此心!”雁姬只觉得满头冷汗,“努达海为人虽有些混不吝,却到底明白皇恩浩荡的道理,先前好不容易得了圣上青眼,便自然是心心念念的想着怎么以报皇恩,可又因着于这规矩体统上并不那么的……这番之下,听到由自个儿领回来的端王格格不知道为着什么事儿冲撞上了圣母皇太后,才会一时昏了头的竟想在这上头为圣上分忧,望娘娘明鉴!”

“哦?如此……”

皇后其实并不是刻意为难雁姬,或是说她也没得必要去为难雁姬,毕竟像她如今坐到了这般的位子,就是底下的人再因着这努达海冷不丁的神来之笔免不了议论纷纷,却也怎么的也不敢将话扯到她头上了,如此,就是她再看不惯,她也没得半点必要去上赶着为难这家人,否则那才叫做是掉了身份,但是这话又说回来,眼下到底正值用人之际,而乌拉那拉家的旁支姻亲虽然众多,其中也有不少大族子弟,可是这能拿得出手的却到底不多,如此,眼下里看着好不容易有了个尚算争气的努达海,且又跟景娴一家关系颇近,她便自然是免不了想要扶持一二……毕竟努达海这一茬儿虽然是闹得有些莫名其妙,可是正如这雁姬所言的那般可大便可小,只要他以后老实本分,倒也不是不能再抬举他一二不是?

皇后并不知道努达海的心那么大,或是说她根本就没往那上头想,只是因着眼前这将军府的当家主母,雁姬这幅举手投足之间皆是规规矩矩,不敢错了半点去的模样,便理所当然的觉得那将军府应该是规矩还算不错,毕竟这妻贤至此,夫应该也不至于差到哪里去……皇后想当然的将算盘珠子拨了个飞快,态度也就跟着有了转变,毕竟对于没得半点想头的人,她可以直接打发了人去,但对于以后或许堪得大用的,却少不得要提点,或是警醒一二。

“如此,倒也罢了……”

看火候差不多了,对方也像是得到了教训,皇后便也就不再端着拿着,总算是彻底的松了口,收了先前那副咄咄逼人的模样,可是还没等她再出言提点一二,外头却是陡然传来一阵闹腾声,直把她差不多到了嘴边的话给逼得吞了回去——

“娘娘,娘娘,那位新月格格不知道怎么回事,竟是在宫门前哭着求着闹个不停的要见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