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87 长痛还不如短痛

87长痛还不如短痛

“哦?他们真是这样说?”

望月小筑里头的母子二人将如意算盘打得哗哗作响,却没料到被得了自家主子眼色,尾随而来的甘珠给听了全儿,转头便一字一句的朝雁姬复述了个仔细——

“正是,奴才是越听越心惊,着实是从未想到过将军,哦不,大人因着那新月像是魔怔了一般,变成这番模样还不算,竟是老夫人都跟着被脂油蒙了心一般的说出这样子的话……”

新月被雁姬拆穿真正意图的那会儿,甘珠也在场,想到为那么个没皮没脸的人闹得自家主子受尽了委屈,自然是跟雁姬同仇敌忾。

“奴才真是想不明白,难道那位格格识得什么妖法,只要撞上她便会一门心思的那位格格难不成识得什么妖法,只要撞上她便会被勾了心神不成?”

“甭说你想不明白,就是我也想不明白,怎么自打这新月出现以来,这世上的一切就跟着乱了套呢?”雁姬眯了眯眼,“不过也幸亏有了她,若不是她,我岂不是还会傻乎乎的以为自己这一家幸福和乐着,错把混账东西当成宝?”

“夫人,您……”甘珠看着自家主子这幅不以为然的模样儿,很是有些不解,“您难道听着这话就不生气么?”

“气,怎么不气?”雁姬嘴里是这么说,面上却仍是一片淡然,“只是这气儿咱们还受得少?自打努达海从荆州回来以后,这他他拉府又哪里过过一天太平日子?”

“可是……”

“而且我也一点都不意外,就凭着她先前那番不分青红皂白就敢当着那上上下下的面数落我的模样儿,我就一点都不意外。”雁姬冷笑一声,“在她眼里,无论我这个当儿媳妇的怎么孝顺她,善待她,都总归是个外人,怎么能比得上她那心啊肉啊一般的好儿子呢?只是不知道她有没有想过,努达海今日能够为着一个认识不到几个月的新月背弃我这个与他结缡数十载的结发妻子,那么将来,难道就不会为了那人去违逆她这个自作聪明的额娘么?”

“夫人,您的意思是?”

“他们既然不仁,我也不必再手下留情!”

在此之前,雁姬虽然已经打算要跟这些个脑子越发拎不清楚的人划清界限,看看他们怎么作茧自缚,怎么自作自受,可是碍着若是努达海处境太过凄惨,在骥远和珞林将来未定之前保不齐便要牵连到他们这一点,却还是尚且留着一份情面,并不打算下死手去对付对方,只是显然的,这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懂得你进我一尺,便还予一丈的道理。

听着这番将自己过往几十年为这个家所付出的所有心血全部否定不算,反还落得个恶毒残忍无情,将一切罪名扣在她头上的话,雁姬只觉得自己一忍再忍,忍而又忍,终于忍无可忍,亦无需再忍——

“甘珠,你……”

“额娘!”

不知道是老天爷想要玩一手雪上加霜,亦或是想逼得她彻底与他他拉府断了牵连,只见雁姬刚刚张嘴,才冒了头几个字,便被外头没得半点规矩,直接跑了进来的骥远珞林给打了正断——

“额娘,我刚刚听玛嬷说,玛嬷说是您跟宫里请了旨,所以宫里的主子才会这样斥责格格,这样贬斥阿玛,额娘,额娘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对不对?”

“哥,你在说什么?”珞林看着骥远一张口便将最要紧的给说了出来,不由得拉了对方一把,“额娘怎么会是那样的人?你难道不知道额娘最是刀子嘴豆腐心的么?往日里虽然重话对咱们说过不少,可是哪会跟咱们真的计较了?额娘这样善良的人,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不堪的事儿?又有什么必要这样去为难格格?”

“可是,可是……”骥远有些松动,可是却没就此打住,“可是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额娘前脚才进了宫,后脚就来了旨意?为什么玛嬷和阿玛会说得那样言之凿凿?比起我们,难道不是阿玛和玛嬷更应该了解额娘的为人么?”

“这……”珞林一时之间也噎住了,不由得求救一般的将目光转向雁姬,“额娘,您来说,您告诉我们,这一切都不关你的事对不对?”

“不堪?我这就算是不堪了?”

“额娘,你……”

“天哪,难道真的是您干的?”

雁姬没想到自己还没找上他们,这二人便上赶着跑了过来,还口口声声的一个不堪一个为难的直接指责起了自己,看着跟前这一个比一个幼稚,一个比一个天真,一个比一个耳根子软的儿女,雁姬只觉得糟心急了,而想到方才所下的决断,她不想,也没得那个功夫儿再琢磨着怎么样循序渐进的将他们掰回来,脸色一沉的便直接抛出一句——

“既然你们阿玛玛嬷跟你们说了是我进宫告的状,那么他们有没有告诉你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雁姬轻哼一声,“我以往总想着你们年纪还想,不欲让你们这么快知道那些个污糟事,便一直以来都是有什么苦便自个儿往肚里吞,从不在你们面前表露出什么,可却是没想到你们竟也到了能口口声声来责问我的年纪了。”

“额娘……”

“即使如此,我又何苦再妄作小人,你们可知道你阿玛为什么心心念念的要将那位格格接进府么?”

“我……”

“努达海也不过是个凡夫俗子,哪里会像你们所想的那般伟大?可怜她孤苦无依?可怜她处境为难?呵,说到底不过是情愫暗生,看上了她。”雁姬死死的看着珞林,“口口声声说着过往几十年算是白活了,直到遇见了她才算是活了过来,就是知道对不住我,对不住这个家,也还是要迎她进门,迎了那个跟你比你大不了几岁的格格进门!”

“额娘,你……”

“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们真的以为那个格格跟面上一般的柔弱可怜?不过是被我揭穿了她的用心,没了面子又没了脸子才不得不向你们寻求援助,想要用你们来生生扇我一巴掌,呵,你们还不知道吧?你们的好阿玛,好玛嬷,已经将主意打到了你们身上,打算去用你们的将来去换取这一道指婚的旨意吧?”

雁姬虽然觉得自己这一番话说得太突然,也来得太猛,可是比起让他们受一番打击,她却是更不愿意让他们再不知不觉之间便落进了他人的套儿,成了他们的踏脚石,只是即便如此,语气却到底是缓了一缓——

“你们变得如今这般不醒事的模样儿,其中到底有着我的责任,原先我也想要慢慢的教养你们,可是情势逼人,我却也是没了法子,只得快刀斩乱麻了,你们……”

“额娘!”

正如同看着努达海那副模样儿,老夫人也是不愿放弃反而还上赶着出谋划策一般,即便对骥远珞林极为失望,被他们二人伤透了心的雁姬,亦是不愿意将他们留在这般水生火热之中,可她虽然想着不计前嫌,面前这二人却是显然一点都不领情,还没等她把话说完,便只见到骥远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的上前一步——

“额娘,你为什么容不下新月呢?她是那样的美好,那样的善良,那样的大方,对我们从没有摆过一丝半点的格格架子,我相信,以后她也会一直是这样的,如此,额娘你又为什么要处处针对她,将这事儿闹得这样大呢?难道咱们就不能一家人好好的处下去,非要弄得大家都不得安生才甘心么?”

“……你说什么?”

雁姬知道骥远是个脑子不清楚的,也知道他向来崇拜努达海,将他的话视为圣旨,跟着学上了那堆没皮没脸的话,可是她却万万没想到自己将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对方还是半点都没有觉悟,而如此还不算,还没等她缓过神来再说上一句,她那好女儿珞林也后脚赶着前脚的上赶着往她心口上戳了一刀——

“哥,你怎么可以对额娘说出这样子的话?”珞林有些着急,大力的一推自家哥哥阻了对方的话头,却不知道自己说的话更发让雁姬震惊,“额娘,我,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愤怒极了,心痛极了,可是,可是阿玛向我保证了他是绝对不会因为新月就不再爱重你的,只要你肯接纳新月,你仍然是她最敬重的妻子,是我们的好额娘,是这个府里的好夫人,额娘,既然,既然阿玛都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玛嬷的意思也很明显,想要给阿玛添上个知冷热的人,您又何必,何必……您以往不是一直教导我将来为人母为□不要太小心眼,要为人大方么,眼下里又何必为这么桩小事大动肝火呢?”

“……你们已经知道了?知道了你阿玛和新月的那些龌龊?”

如若在以前,即便被所有人不理解,被自个儿的亲生儿女指着鼻子责问,雁姬也始终能用他们不知内情,太过天真来安慰自己,可是听着耳边这言之凿凿的话,以及看着面前二人因着自己的话而神色间有些闪躲的模样儿,雁姬才觉得是自己太过于天真,太过可笑了——

“呵呵,这就是我的好儿子,好女儿,甘珠,你看到没有,努达海因着她一次次的伤透了我的心就罢了,老夫人也因着她一步步的将我算计了个全也算了,眼下里,我自己的亲生骨肉,我投注了十几年心血的儿子女儿,居然明明知道了内情,还非但不帮着我,反倒是倒过头来让我理解,让我宽容……呵呵,我现在才知道,竟是我做错了?”

“夫人……”

“额娘……”

看见雁姬这幅样子,甘珠很是难受,就是没心没肺的骥远珞林也慢一拍的反应了过来,难得的生出了点子内疚——

“哎呀,都怪我是个不会说话的,额娘,我知道我们将话说得重,您肯定是生气了,我知道错了,以后绝对不会这样了……”

“就是就是。”看到自家哥哥难得服软的模样儿,珞林也不愿落于人后,“我们知道错了,额娘也知道错了,以后我们还是幸福的一家人,额娘你……”

“够了!”

过往十几年的画面在雁姬的脑海中如同走马灯一般的闪个不停,从二人刚刚出生只要自己离开一会儿便会哭闹不停的模样儿,到姗姗学步那会儿摔疼了哭着要额娘抱的模样儿,再开始习字将墨汁儿弄得成身却直接扑到自己怀里的模样儿,最后定格在眼前为着一个不知礼义廉耻的外人口口声声指责自己冷酷无情的模样儿,雁姬轻笑出声,始终不明白究竟自己做错了什么,到头来竟是落得这般下场。

雁姬想不明白其中缘由,同时也满身疲惫的不愿再去想其中缘由——

“你们既然不撞南墙不回头,铁了心要认贼做母,与那个新月成为一家人,我又有什么必要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拦着你们,受着你们不分青红皂白的责问?”

“额娘,你……”

“想来,怕也是我们生来便没得做母子的情分,俗话说得好,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有时莫强求,你我三人,母子情分自此绝。”

“……额娘!”

“甘珠!”雁姬如同像是触到了什么让她恶心的东西一般,直接挥开了珞林的手,背过身再不看二人一眼,“收拾东西,咱们回那拉家!”

----------------------------------------

“夫人,您,您还好吧?”

坐在直往那拉府而去的小轿之中,甘珠有些为自家主子担忧,而雁姬原本倒也确实以为自己会因着骥远珞林二人再生出点心痛,甚至流下点泪,可是当真的跨出了他他拉府的大门,远离了那一堆脑子拎不清,还尽上赶着让人理解体谅宽容的混账东西之后,她却是只觉得满身的轻松,同时也再没得半分顾虑——

“我有什么不好的?”安慰性的拍了拍甘珠的手,雁姬轻笑一声,“只是我很好,他们却马上就要不好了。”

挑起轿帘,看着已经越来越远的他他拉府,雁姬眼中再没有一丝留恋,一丝情绪,只剩下满目的冰冷——

努达海,新月,他他拉氏,你们一个两个的都不要指望我还会留一丝情面,一点余地!

作者有话要说:甩开了脑残儿女的拖累,让我们期待努达海和新月的下场(:雁姬会幸福的,会有比脑残儿女好上百倍的依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