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88 雁姬的反击开始

88雁姬的反击开始

“哦?那新月竟是被关进了宗人府?”

雁姬本就是个雷厉风行,办事效率极高的精明女子,心里头既然有了决断,手下动作自然便不会慢,刚在那拉府安定下来,便将他他拉府的情况尽数说给了自家唯一在京城的二哥敏搏听,雁姬决心要给努达海那些混账东西一个教训,敏搏亦是勃然大怒也不愿善罢甘休,两两相加之下,自然是后脚赶着前脚的动作得飞快——

“我还能唬你不成?”

新月虽然是被那拉太后下了明旨直接扔进了宗人府大牢里,可是因着宫里头克善所闹出来的动静正是弄得整个儿宫里的人人心惶惶,以免后患将宫门尽数关闭,却也一时之间没能传得人尽皆知,只是话虽如此,那拉家却到底不是什么普通人家,就是雁姬这一支比不得景娴娘家那般蒸蒸日上,看起来很是有些不显,却毕竟是正儿八经的上三旗人家,宫中跑不得有些子盘根错节的关系,如此,在敏搏原本就眼珠子不错儿的关注之下,自然是得到了点风声——

“你也知道,那格格私自出宫可不是个什么小罪过,又好死不死的闹得寿康坤宁两宫在新君登基的大好日子走水,她又怎么可能还讨上什么好,真当端王的面子比皇家的面子还要大呢?此外,再加上那新月又正如你所说的那般,向来是个没规矩没体统的,惹出了这样子的大篓子不但半点不知错,还直接将圣母皇太后气了个仰倒,闹得皇上也怒了,可这还不算完,她又嫌自己个儿得罪的人还不够一般,竟是将手伸到了那世子身上,打得他哟,啧啧……这般之下,别说是扔到宗人府,按我说,就是直接除了宗籍也没什么好意外不是?”

“我就是这么随口一说,倒是惹来了你这么大一通。”雁姬看着自家哥哥这幅十年不改的一点就燃的炮仗性子,既觉得亲近又觉得好笑,“看你这样儿就知道还不止这样,肯定还有什么更有趣的在后头等着我问吧?还不快说?”

“你这丫头,从小就不肯配合我半次!”

看着自家妹子的脸色一日好过一日,敏搏打心眼里的开心,也不介意被雁姬再一次的拆了台,笑眯眯的就将打听来的消息尽数抛了出来——

“原本啊,我想着这无论是宗室王爷还是那皇子阿哥,只要是上宗人府走了一遭,就是不死也得脱半层皮,还打算着收买一两个狱卒好好折腾折腾她,可是你猜怎么着?”

敏搏想着底下人报来的信儿,忍不住笑出了声。

“夜路走多了总是要遇到鬼,这句话可真是没有说错半点,不知道是那格格仗着自个儿是端王遗孤,端王夫妇又尸骨未寒,觉着无论什么都得让着她,还是打小就没教好,没眼力见儿到压根不知道自己得罪了多少人,这回她一栽,竟是还没轮到我去宗人府里头找上什么人,便已经被那一波跟着一波的人给折腾得人样都没有了,说出来也不怕你脏了耳朵,我听说,现下里那位可是跟一般牢狱里头的疯婆子没什么两样了。”

“这话可当真?”

雁姬虽然没见识过宗人府里头究竟是个什么情形,可是话又说回来,谁又不知道老爷子还在的那会儿,到底是没少将自家兄弟往里头折腾,别的不说,就凭着那正儿八经在朝廷里有着不少时日的天潢贵胄都生生被折腾成那副模样儿,眼下里这在走错路都能撞上不少贵人的京城里头本就算不得什么出身太过高贵,且还到处遭了不待见的新月会是个什么光景,自是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一二,如此,雁姬不由得也跟着笑出了声——

“那感情好啊,你是不知道,那努达海可是一直心心念念着她,一直说他的月牙儿是这世上最善良最美丽最高贵的人儿,任你旁人再好都比不得她半分……”雁姬面上没得半点颓靡,反而满眼精光一闪而过,“呵,你说,若是让努达海知道了他的月牙儿眼下里变成了……哦不,若是让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见到他满心满眼念着的人变成了这幅模样儿,不知道他还会不会上赶着想接她回府,据我所知,努达海可不是个眼界低得没边儿的主儿。”

“哈哈,你这丫头……”敏搏被自家妹子这番满怀恶趣味的话给逗乐了,可是转而却又一顿,“等会儿,你可别是一心想着要折腾那些个人,把宫里头那些个主子给忘了吧?这本就不是什么光彩之事,若是按着努达海那副性子来一个直闯宗人府,岂不是不但辜负了宫里头主子的苦心,还直接把这事儿给捅到了明面上,闹得不好收拾?”

“哥,你真当他们傻,我也跟着傻呢?”

敏搏的话确实是句句有理,所担心的也半点都不多于,只是这话又说回来,精明的雁姬却也不是没得半点底气,如对方话所说的那般只想着先来个痛快,想着昨个儿都统府那头传来的信儿,不由得勾起一丝更为不怀好意的笑容——

“本来今个儿你不来跟我说这些,我也是要找你的,你可记得昨个儿表姨差人过来走了一趟?表姨递了话儿来,说是太后主子已经觉得这事儿拖得太久了,现下里有世子的事儿在前头挡着还能缓上个几分,可等着当口儿过去了,却怕是难免会生出大患,与其防其不备,倒不如主动出击……最迟不过明天我与努达海和离的旨意便会下来,既然跟那拉家没了牵绊,又何须再有什么顾忌?”

“哦?这倒是好,只是……”敏搏点了点头,却还是有些迟疑,“只是宫里头的主子可知道你的打算,或是有什么安排没有?你也知道母后皇太后虽然坐得稳,旁人不敢染指到她上头去,娴主子却是风头太甚,保不齐就有那黑心的想借着这事儿给咱们那拉家泼点子黑水,若是没通好气儿,弄得大家一个措手不及,岂不是不美?”

“哥,你我从小一起长大,难道你还不了解我的性子?我难道是那种会做没得把握的事儿的人?还是说你以为我会愿意为了那起子人将身价性命尽数给搭进去?”雁姬顿了顿,稍稍压低了点声音,“我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打算,可不光因着你递来的信儿突然有感而发,宫里头的主子也有这个意思呢!”

“哦?”

“你说,就是咱们都是等事情到了没得收拾的地步,才敢相信努达海和那新月的龃龉,按照常理来说,那一般人又怎么可能一开始就想得到一个戎马一生,有过不少眼见的将军会冒着大不违去觊觎上格格?更何况,那格格就是再没得半点规矩,没得半点礼数,又怎么可能会愿意委身于个年纪不小的奴才?就是退一万步来说,有人想拿着这事儿做伐子,可是说出来不是太不合常理,太让人不可置信?与其这样,倒还不如说是努达海在战中迷了神智,还比较能让人信服不是?”

“让努达海疯了?”敏搏话说得很是直白,“这样倒是不错,表面上也算是全了宫里人的面子……”

“还不止这一点呢!”雁姬抢过话头,“虽然我和努达海的和离之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可是拿出来却到底得有个说头,不然这几十年都好好的突然生出这样的变故,岂不是上赶着给人送话头?或是直接让我顶上个不好的名声?倒不如说他疯了一般的到处针对我,为难我,生生要赶几十年为他操劳的妻子出府……面上也全了,私下里也圆了,这不是两全其美?”

“好,这样好!”敏搏满是欣慰的一合掌,“原先我还以为你是一时被气昏了头才出此下策,却不料你竟是一点一点的比我谋划得还要仔细,按你所说,这可不单是将努达海往死路上推,还把你自个儿给尽数撇干净了。”

“哥,你还真当我是不醒事的娃子呢?”看着自家哥哥这幅模样儿,雁姬也乐了,“你先别傻笑,听我将话说全儿,这宫里头的意思咱们虽然是把住了,可是也得他他拉府的人配合不是?我之前便让甘珠……”

“主子,府里头传消息来了!”

俗话说得好,说曹操曹操就到,雁姬刚把话头转到那一日比一日混乱起来的他他拉府上头,甘珠便后脚赶着前脚的递来了正热乎着的好消息——

“哦?”

“咱们刚出府那会儿,府里头倒是后脚跟这前脚的闹腾了会儿,少,少爷和小姐也很是跟老夫人和大人闹了阵,不过……”

甘珠打量着自家主子的神色,说得有些有些小心翼翼。

“不过老夫人说您这是跟他们在斗气,您阿玛额娘本就不在京城,兄长们又各自有家室,就是能住上一时还能住上一世不成?若真是这样,便就是您,您的过错了,而同时大人也附和着说等新,等那格格的事儿有了眉目就来接你回去,如此,少爷小姐便没再闹了,反而,反而是跟着老夫人和大人一起商量着怎么将新月接进府,直将底下的奴才们都闹得有些看不眼了。”

“呵,事情都闹到这份田地上了,怎么着,还打算往我头上扣屎盆子呢?就是他们愿意做那个样子,我也不想再回那儿受窝囊气,真当我是个软柿子任他们拿捏不成?”雁姬神色很是淡然,“你继续说。”

“巴图总管一向是个极为麻利的,刚得了您的指示便忙不迭的动作了起来,您是知道的,虽然他他拉府表面上是以老夫人为尊,以大人为主,可是实际上那上上下下的却没得一个不打心眼里的敬佩主子,自从离府以后,看着老夫人将诸事理得一团乱,剩下的又不但帮不上半点忙,还尽上赶着裹乱,就更是念起主子的好来,如此,再加上这些日子以来巴图总管的有心拉拢便越发是一心都朝向您了……”

看到自家主子并不再为那二人伤心,甘珠心中好不大松了一口气,自然连忙顺着对方的话头转到了正题之上——

“而就咱们先前所听来的信儿,老夫人原是打算着让大人耐心的缓一两天,想等到少爷和小姐进了宫再以待后谋,可是当时虽然说得好,随着这一日日下来没得到半点新月的信儿,大人却是有些耐不住了,每天尽催着老夫人怎么没得个动静,如此,再加上底下人的刻意为之,大人便以为是老夫人想要使缓兵之计,直接拖到新月指婚,一时之间不由得勃然大怒,直接朝老夫人发作起来了!”

雁姬虽然以往并没的什么争权捏势的心思,可是掌家的几十年却到底不是干吃话不做事的,再家伙是哪个努达海那副万事只知道当甩手掌柜,以及老夫人那副虽然自作聪明,实际上却样样糊涂的模样儿,便由不得她不上上下下的一手抓,这般之下,对于那早就被她一切尽收眼底,一切尽抓在手心里的地儿,就算是现在人不在他他拉府中,雁姬却也有的是办法让一切顺着自己的心思走——

“您也知道,老夫人向来是个面上精明,实际上却是个糊涂的,在巴图这么些日子的动作下,竟是没察觉到半分,还满以为自己所想甚好,如此,摸不清内由之下,便还是劝着大人再忍上一忍,直将大人给气得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的,抓着老夫人便是好一顿摇晃,差点将老夫人那本就不怎么好的身子骨给摇散了,请了一拨又一拨的大夫……而奴才按着主子的意思,也让巴图后脚赶着前脚的往外头散了点子信儿,如今外头可传得正烈呢,说是大人怎么不光是逼走了夫人,还折腾上老娘,可别是魔怔了吧!”

“哈哈,好,很好!”

想到那先是不分青红皂白便拿自己出气,后是竟然为了保住她那个宝贝儿子,不光计算到她头上,还一并将骥远珞林给算进去的老夫人,雁姬没得半点同情,只觉得是咎由自取,自作自受——

“我先前怎么说来着?努达海既然能为个新月就将我这与他几十年结发的妻子逼到这份田地,将来就难免不会为了这个新月祸害到她头上,眼下里还真是被我说中了,该!”

雁姬冷哼一声。

“你做得很好,巴图做得很好,底下那些个人也很好,你告诉他们我必是不会忘记他们的功劳的,等这事儿一过便让他们除了奴籍,只是眼下里还有一桩子事用得着他们去做……”

“但凭主子示下。”

“他们不是都喜欢新月,一个两个心里眼里都想她所想,急她所急么?”雁姬漫不经心的摸了摸自己的指甲套,“那你便将她正在宗人府里头受着罪的消息透给他们听,我就算不再跟他们是一家人了,却总是不能将这些个好消息藏着捂着,让他们干着急不是?”

“主子,那宫里头……”

“这一点你用不着担心,也让巴图尽管撒开了手去做。”看着甘珠仍带着不解的模样儿,心情大好的雁姬也不介意多说上几句,“出了事不光有我顶着,还有宫里头的主子顶着,天塌下来也压不到他们身上,又何须畏惧?”

“是。”看见自家主子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生怕雁姬一时气糊涂了只想闹得鱼死网破,两败俱伤的甘珠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奴才这就去知会巴图总管,保管将这事儿办得最好。”

“我听表姨说这两人在宗人府值事的是富察家和钮祜禄家的人吧?太后主子和娴主子既然事事为咱们想得周到,咱们也不能不投桃报李不是?”

雁姬挥了挥手,看着甘珠离去的背影,想到接下来的热闹,不由得勾起了丝笑意,将目光转向自家哥哥,笑意更是越深——

“哥,你便跟着妹子看场好戏吧。”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临时出差,跑到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开交流会,苦得我泪奔,该铺垫的都铺垫完了,让我尽情开虐吧~撒花,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