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93 竹篮打水一场空

93竹篮打水一场空

“月牙儿,这里叫做望月小筑,我特意为你建造的新家!”

整个儿京城都因着努达海的神来之笔而闹了个底朝天,而惹来这一切**的当事人,却是非但没得半点自觉,还颇有种逃出生天的快意感,无视百姓们的目瞪口呆,无视家中下人们的诡异神色,回到府中便一路领着新月直朝那费尽了他无数心血,寄托了他无数情思的望月小筑而去——

“让你受了那样多的委屈和磨难都是我的不是,可我努达海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受半点苦!”近日来受尽了白眼冷遇的努达海,看着怀中新月满怀崇敬的目光,不但不知道自个儿现下里这幅模样儿有多狼狈多可笑,反而直觉得自己高大极了,“你看看,还满意么?”

“我怎么可能会不满意?”

新月是在端王府被宠惯了数年,又见识了宫中的奢华富贵不错,按理来说,并不至于为这么个比起王府和宫中差了多少倍的小院而高兴到这份上,可是话又说回来,在那不见天日的宗人府里待了这些天,好不容易重见天日,从一个被贬入尘埃的囚犯再度成为了以往高高在上的格格,她心中自然激动得很——

“努达海,你实在对我太好了,好得让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我是那样一个没得半点福分的人,阿玛额娘早亡,又被宫中主子不喜,可你却不但不嫌弃我,还这样百般爱护,费尽心思来让我开心,我真是,真是……”

“月牙儿,我不许你这样说!”努达海深情的看着对方,“难道在你心里,我努达海就是那样看重虚物的人么?对于我来说,你是那样的美好,那样的善良,月牙儿,你可是我心中的月光仙子,你这样贬低自己,岂不是也贬低了我么?”

“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新月有些慌乱,可抬头却只见努达海满是揶揄的笑意,脸上不由得顿时一红,“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的……”

“月牙儿,我的月牙儿,你怎么能那样可爱,那样惹人怜?”

“努达海……”

这一刻,二人之间仿佛没有了礼教,没有了束缚,没有了未来的种种后患,彼此的心里眼里都只剩下了对方,看到对方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新月虽然脸红得不行,却也不退反进的迎了上去,而正当他们二人就要相互触碰到彼此的这一瞬间,门口处却是陡然传来了一声怒吼——

“你,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老夫人虽然在自己那一向引以为傲的儿子成天见的搅风搅雨,一副除了新月谁也不放在眼里的模样儿,给闹得身心疲惫,很是想再也不管这摊子糟心事,安心将身子调养好再说,却到底敌不过底下人在得了雁姬的话儿之后的一再刻意为之,想到自家本就没少因着这个格格招到宫中的不待见,吃尽了排头,眼下里闹到了这般满城风雨的地步,便更是越发着急上火,顾不得病体便强撑着身子骨随着带路的下人往望月小筑而来……一路上老夫人没少琢磨二人的反应,可她想到了二人理所当然的会反弹,会口口声声用情啊爱作伐子,甚至会压根就不将她的话放在心上一意孤行,却没想到外头闹得那样风风雨雨,这二人竟是会关着门白,白日**!

“……你,你们可知道外头闹成什么样子了?”

老夫人被气了个窝心烧,对新月碍着身份没法说什么,可看着自家儿子却是满心恨铁不成钢的吼了出声——

“你,你现下是翅膀硬了,便再不将额娘的话放在眼里了对不对?额娘怎么说的你难道一个字都不记得了?事缓则圆,事急则乱,你竟是敢冒着大不违去擅闯宗人府,还将格格私自带出来,你,你当真是毁了他他拉府?”

“额娘,你……”

“我什么?”只要一想到即将面临的风暴,老夫人就再不想听努达海多说一个字,“你扪心自问,难道额娘还不够体谅你,理解你,包容你?你说你喜欢格格,额娘便为你出谋划策,就是逼走了雁姬,落下个不好听的名声也全然没对你倒过半点苦水,可你呢,你是怎么回报我的?宫里头让你和离的旨意刚落下来,你便闹出这样的大祸,你难道不知道即便是往轻了说也跑不了一个蔑视王法,逾越违上的罪名?你真是要逼死你额娘我才甘心么?”

“……什么?”

这回儿出声的不是努达海,而是换成了新月,看着老夫人这幅满脸不待见自己的模样儿,新月虽然颇感委屈,可当听到这接下来的话,却是不由得眼前顿时一亮——

“努达海,你,你竟是与雁姬和离了?”

“……嗯。”

“天哪,那雁姬不是太可怜了么?”

一想到对气焰那样嚣张,句句话直戳自己肺管子的雁姬竟是落得个这样的下场,新月就很是觉得快意,再加上想到努达海竟是为了自己能将事儿弄到这般地步,快意之上不由得又添上了几分得意,可是虽然如此,看着努达海微微蹙起的眉头,新月却还是非但没有半点落井下石,反而一副不可置信到极点的模样儿——

“雁姬一定恨极了我,骥远和珞林也一定恨极了我了……”新月拭了拭眼角,“老夫人说得对,都是我,都是我不好,若不是我,一切怎么会弄成这样?”

“月牙儿……”看到新月这幅模样儿,努达海心疼极了,“额娘,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这跟月牙儿有什么关系?若不是雁姬不理解咱们,又怎么会弄成这样的地步?”

“你……”

老夫人没想到自己碍着身份还没说什么难听的话,对方竟是先一步的当着自己的面上起了眼药,不由得怒上添怒,可是还没等她来得及将话说全,却是被努达海打了个正断——

“额娘,不是儿子说你,你怎么老爱跟儿子喜欢的人作对?以前对雁姬是这样,现在对月牙儿也是这样,你说是儿子想要逼你,可事实上不是你先事事逼上了儿子么?难道儿子想要跟真心相爱的人在一起就是个什么让天下人所不容的事么?”

“你……”

“再者,就是你心里头再不满,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份上了,你就不能宽容点,包容点么?硬要拆散我和月牙儿,闹得大家心里头都不好受了,你才痛快么?月牙儿的心里只有我,我的心里也只有她,我们早是同心同命,你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为难我们?”

“……反了,反了!”

老夫人直被努达海这一番不分青红皂白的话给气得眼前发晕,借着底下人的力才没直接栽了下去——

“你,你竟是为了一个女人,对自己的额娘说出这样子的话?!”

“我……”

望月小筑里头因着努达海这番句句不过脑子的话直接挑起了滔天的怒火,眼看着努达海和老夫人越发的剑拔弩张起来,新月也不由得暗道一句糟,可还没等她转过神来想着怎么将炮火尽数转移到雁姬身上去,却只听到底下人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儿急吼吼的跑了进来——

“老夫人,大人,夫,夫人回来了!”——

“雁,雁姬,你这是在做什么?”

对于他他拉府这一起子混账东西,雁姬虽然是抱有来看热闹的心,可是想到那宫里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下旨降罪,却到底没有那个先打打招呼拉拉家常的闲情,刚一进府便直接吆喝人按着册子搬起了家什,如此,等老夫人并努达海新月一行人后脚赶着前脚赶到之后,就只见到底下的奴才们一个跟着一个的从府里往外头搬着东西——

“玛嬷,阿玛,你们可算来了!”众人被眼前的情形儿给弄得半点回不来神,而在一旁眼睁睁看着干着急的骥远珞林二人却只觉得终于来了救兵,也不顾老夫人那孱弱的身子便直接扑了过去,“无论我们跟额娘说什么,额娘都不理我们,玛嬷,您快拦着额娘些吧!”

“雁姬,你……”

“之前听说您病了,我也没得上功夫来瞧上一二,不过看着倒是也比想象中好……”雁姬看着骥远珞林那副模样儿,轻哼了一声,看着老夫人却还是碍着礼节稍稍福了福身,“我虽然是有旨意在身,但是此番前来却是没打一声招呼,却也是唐突了,您可别怪罪才好。”

“都是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呢……”

老夫人看着雁姬这幅急不可耐想要划清界线的模样儿,心中很是不悦,可是想着事情已经到了这般田地上头,或许也只有对方能够走宫中的门路从而压下一二,便又不得不强压下这份不悦,勉强扯出了笑脸——

“自从你离府之后,这府里头是一日比一日没得规矩,竟是险些怠慢了……这位是你二哥吧?好些年不曾见到了,怎么在屋外头干站着也不进屋喝杯茶呢?”

“老夫人这话说得倒是有意思,只是这皇家的旨意都说得明明白白了,您就是有这份心,咱们那拉家人微势小的,难不成还敢去上赶着抗旨?”敏搏也是在官场里头混惯了的人,眼珠一转便猜到了对方的心思,不由得轻笑出声,“这坐就免了,茶也不必了,我若是不瞧着点,万一再被人欺了我家妹子去,我可怎么跟阿玛额娘交代?”

“这话说得,就是再碍着天家圣旨,几十年的情分也总是免不去不是?”老夫人心里窝着火,面上却还是强笑着,“这好歹是雁姬待了好些年的地儿,谁又能欺了她去?”

“老夫人。”

见到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对方还是一副死缠烂打的模样儿,敏搏也不由得失了耐心,说起话来再懒得顾忌——

“这事儿已经闹到了这番地步,您难道以为还有什么转圜的余地?”轻哼一声,“话说得难听点,这之所以会闹成这样,皆是你们咎由自取,自作自受,咱们那拉家没上赶着给你们来踩上一脚已经算是全了过往那些年的情面,难不成您还指望着咱们以怨报德?呵,与其跟咱们在这儿纠缠不清,您倒还不如想想怎么全了宫里头主子的颜面吧?”

“你……”

“敏搏,以往我尊你一声二哥,却没想到你也是这样子的人,我额娘低声下气相待,你们不领情也就罢了,何必将话说得这样难听,难道竟是一点对长辈的礼节也没有了么?”

看着自家额娘受辱,努达海选择性的遗忘了方才是谁将老夫人气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挺身上前便发作了起来——

“雁姬,得了宫中的旨意,我原本还念着几十年的夫妻情分,想要进宫求一求情,就是再不能为当家主母,也总是跑不了一个平妻,可你竟是……”

“我如何?”

听到平妻这两个字,雁姬就觉得来火,脸色一沉的一把拉开挡在自己身前的敏搏,便满是讥讽的打断了努达海的话——

“我几十年如一日的相夫教子,侍奉婆母,整个儿北京城谁家不赞我一句持家有道,你努达海有福气?而你呢?为着一个没得半点礼义廉耻的东西在家里搅风搅雨,若是没有我帮衬着,你以为你还能活到今天?”

“你……”

“我拿你额娘当亲生额娘一般日夜侍奉,到头来换到了什么?不分青红皂白的数落,和心狠手辣的算计,真当人是睁眼瞎呢?你对着我倒是义正言辞的将话说得漂亮,可说到底,她之所以会弄成这幅路都走不稳,后事凄凉的模样儿,还不是被你连累的?”

“你……”

“一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满脑子情爱不懂半点规矩礼数的东西,没点本事就算了,还一个劲儿的往火坑里跳,这你这样,呵,还平妻?一家人?真当自己是块金饽饽,以为所有人都会像这个脑子不清楚的新月一样上赶着来倒贴呢?”

“你……”

“雁姬,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呢?”

新月以为,被那样无情的休弃之后,雁姬必定是再不复从前的明艳,憔悴疲弱的很,却不料对方不但没得半点颓态,反而还越发的容光焕发起来,直让她不平衡极了,而此外,再看到跟流水一般被抬出府外绫罗绸缎,珠宝古玩,便更是坐不住了——

“老夫人年岁这样大了,就是你心存怨气,你可以骂我甚至可以打我,可是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伤人呢?而且,老夫人之前不是说过只要她在便不会眼睁睁看着你们分家么……你,你这是想要逼死老夫人么?”

“哟,原来格格还会将别人的话听在耳里,记在心里啊?我还以为除了自己,这天底下所有人你都不放在眼里呢?”雁姬顺着对方的视线轻轻一瞥,不由得讥笑出声,“你这话却是又错了,这些个可不是他们他他拉府的家底,而是我乌拉那拉雁姬的随嫁嫁妆,既然和离了,难不成我还放着这些个玩意儿在这里发霉不成?”

“可是……”

“不过想来这些个东西格格必然是不放在眼里的,就是因着您这不用媒妁之言,不用长辈之言便私定了终生,见不到那三媒六娉,等不到那一百二十抬的嫁妆底子……”雁姬看着对方陡然变色的模样儿,笑意不由得更浓,“可就凭着您拿一心不要荣华不要富贵只要跟努达海在一起的一片真心,就全然不必计较这些个俗物,以免玷污了你们那圣洁的感情不是?”

“我……”

“努达海无官无职,他他拉府也跟着倒霉,俗话说得好患难见真情,我冷眼瞧着,格格倒真是位有情人,但愿你们凭着那每个月塞牙缝都不够的旗人米粮能够好好过下去,反正您宗人府大狱都熬过来了,还怕什么旁的不成?”

想到那不见天日的宗人府牢房,新月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她虽然满脑子只有情情爱爱,不愿意被那些皇家的规矩束缚,却到底是个过惯了好日子的,听到雁姬这满是讥讽的话,想到未来的日子,顿时只觉得脊梁骨发凉,可还没等她强扯出笑脸,再说出一字半句,便被眼见着东西搬得差不多了,抛下了最后一句话的雁姬直接堵在了嗓子眼里——

“眼下里这路我也让了,当家主母的位子我也让了,但愿你们能够相亲相爱,白头偕老,不然若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可不是辜负了我的一腔心血?”

作者有话要说:来大姨妈了,好难受,好想史,0评论神马的太刺激人了,呜呜呜……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