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94 景娴太后齐发力

94景娴太后齐发力

“长春宫和储秀宫近些日子虽然还算安分,不过你也别就此移开了眼,等到雁姬那头的事儿捅开了之后,就是富察明玉那儿可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却也得防着高子吟会不会打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鬼主意从中闹出什么幺蛾子……”

这些日子以来,景娴虽然为着避嫌,省得招来无端的话舌并没有在表面上插手他他拉府的幺蛾子,可是既然这事儿都已经明摆着攀拉上了她,于私底下自然就不可能少出一点力,不过因着前朝的势力要拉拢,后宫的钉子清理,这一堆赶着一堆的事儿闹得她压根分不过神来,只能在关键的时候帮下忙出谋划策,是以,直到如今,景娴才算是得了点闲,终于将视线从那因着克善伤寒从而关闭了九门,好不容易安生了片刻的前朝后宫上头转移开来,顾起了雁姬这头——

“对了,雁姬那里怎么样了?算算日子,也差不多要将事儿给捋平了吧?”

“回主子的话,雁姬小姐本就不是什么不开窍的人,被那些个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欺到了头上,心里头怎么会再有半点犹豫?再加上您和太后主子的提点,又还有什么摆不平的?”

宫里头虽然因着克善的事儿闹得隔离的隔离,闭宫的闭宫,不单是所有的命妇夫人一概免了递牌子请安,就是前朝也皆是人心惶惶,一时之间,直弄得宫中大半钉子眼线都尽数失了作用,可有那拉太后当靠山,真想要传进来点什么消息,却到底不是什么难事,雁姬前脚才出了他他拉府,事事盯着瞧着的容嬷嬷便后脚得到了信儿——

“而且就奴才冷眼瞧着,这天底下怕是再没得比他他拉府那起子人更为混账,更为脑子不开窍的东西了,枉那努达海还是当了几十年官的人,竟是半点遮掩都没有就直接上马冲去了宗人府,不是奴才说,若不是……”容嬷嬷压低了些声音,“若不是有和亲王之前给底下人打了招呼,就是十个他怕也是迈不进那宗人府的大门。”

“他若不是个脑子不开窍的,咱们不是更难办了?”景娴挑了挑眉,“按着他这番行经,那京城不是尽数给闹腾看开了?”

“可不是?得到这信儿雁姬小姐便连忙上门拿嫁妆去了,不然便宜那些个人岂不是可恼?不过那起子人倒真是没眼力见儿到了极点的,之前累得雁姬小姐那样苦,眼下里竟还想方设法的想要攀拉上雁姬小姐,想让咱们宫里投鼠忌器的留点情面……”将所听所闻尽数说了全儿之后,只见同样身为那拉家人的容嬷嬷不屑的冷哼出声,“也不瞧瞧自个儿是个什么东西,一个出身下五旗没得半点祖上功绩的闲人,一个走哪儿就惹哪儿不待见的祸头子格格,胆子竟是比天还要大,心思竟是比天还要高!”

“呵,这么说,那丫头竟是没在宗人府里头得到一点教训?”听到新月在他他拉府的所行所举,景娴不怒反笑,“西苑可得到信儿了?咱们费了心思将克善从这烂摊子里扯出来,怎么着,也该到了他投桃报李的时候了吧?”

“主子明鉴,奴才正准备说到这上头……”容嬷嬷笑得幸灾乐祸,“世子身边那些个伺候的人本就有不少是从咱们手底下拨过去的,这些日子里,只要咱们这儿前脚得到点信儿,那儿后脚便有人说给世子知晓,听着底下人的话头,那世子倒也不是个笨的,似是打定主意要跟新月划清界限,省得将端王府的脸面尽数给搭进去呢!”

“是个明白人便好,不然我这样保着他岂不是枉费心机?”

他他拉府已经闹腾得让全京城的官吏百姓尽数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富察家和钮祜禄家也是跟着栽了跟头,克善那儿更是安排了个妥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宗人府里头既然跑了个人,还是个得了各方关照的格格,怎么着也快要闹腾起来了吧?你给老五那儿去个信,告诉他现在时机成熟,让宫门口的侍卫都放机灵点,然后……”

“主子!”

他他拉府这档子事已经拖得足够久,理清了前朝,把住了后宫,再没得什么旁的事儿来分占心神之后,景娴自是不打算再眼睁睁看着放任下去,想到一切就绪,便准备干脆快刀斩乱麻,可话还没说完,却只见一脸神色颇为微妙的李嬷嬷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

“方才那拉夫人给宫里递了消息,事儿怕是生出了些变化……”李嬷嬷将声音压得很低,“听雁姬小姐安排在他他拉府里头的眼线说,那个新月也不知道是脑子变明白了,还是彻底傻到了头,看着雁姬小姐前脚带人上了门,后脚便借着怕再被告了刁状的名头撺掇着那努达海收拾东西私奔呢!”

“哦?这倒是新鲜……”

景娴和那拉太后原本打的主意是将雁姬彻底跟那写个人撇干净关系之后,便直接以私劫人犯蔑视王法的罪名将他他拉府从上收拾到下,尽数发配到关外给披甲人为奴,让他们去好好过一过没有荣华也没有自由的人,这样既全了皇家的颜面,又出了口恶气,如此,听到这信儿,景娴不由得有些意外——

“那个新月不是一直嚷嚷着她才是对的,世间所有人都是不理解她,不体谅她,不宽容她么,怎么居然自个儿先卷包袱逃了?再者,听说那他他拉府里面老的老,小的小,那么善良的她怎么竟是只顾得自己,不仁慈不高贵起来了?”

“您难道还不知道那个新月向来是个嘴上说得漂亮,实际上污糟事做尽的主儿?想来要么是在宗人府里被吓破了胆,要么便是眼见着雁姬小姐日子过得一日比一日好,心里头生出了什么旁的心思……”容嬷嬷句句话说得真相,“如此,又哪里还顾得上别人?”

“主子,奴才估摸着,底下人没得到信儿,再加上那努达海向来是个不将规矩王法放在眼里的,要是一意孤行的话,眼下里怕是已经出了城了……”李嬷嬷又将话头转了回来,“既然跟先前料想有了出入,这咱们是不是要得跟着应变一把,不然若是等他们出了城,这岂不是笑话都捅到外头去了?”

“将笑话捅到外头去?”

景娴自问就不是什么慈善人,加上雁姬又跟那些个人将关系撇了个干净,彻底没了乌拉那拉家什么事儿,便更是将事儿看得通透,听闻此言不由得非但没得半点愁态,反而眼前一亮——

“他们既然一心要往死路上头扑,难不成我还要上赶着去拦着挡着,指条阳光大道给他们?”

“可是若是真是闹得天下人皆知,这皇家的颜面……”

“天下旗人何其之多,不过是个无官无职的闲人和个犯了错被贬出宫的宫女,又哪里碍得到什么皇家脸面?”景娴冷笑一声,“宫里的人不会说,底下的人不敢说,克善也会碍着身家性命而捂紧了嘴,你说又有谁知道这事关皇家阴私呢?”

“你的意思是……”

“不过也不能便宜了他们,真当跑出了京城便能够逍遥自在了?”景娴将目光拉得很远,“天下之大莫非王土,老五是个聪明人,让他随便差两个人去引个路,将他们引到关外去……到时候要杀要刮还不是随咱们怎么高兴便怎么来?”——

而正当景娴主仆几人将他他拉府那些个人的未来命数步步算了个全儿的时候,那拉太后坐镇的宁寿宫里头也因着富察和钮祜禄二人组的进宫而掀起了滔天巨浪——

“混账,堂堂一个宗人府,也不是头回办差,竟是大白天的便能看丢了个人犯,还闹得京城百姓人尽皆知,直把咱们皇家当笑话看,真真是混账至极!”

“母后皇额娘息怒,都怪,都怪儿子处事不周……”

此事虽然从明面上头来看,涉及到朝廷命官,属于前朝政事,可是私底下却又因着事出宗人府,跑不了是皇家私事,再加上因着封闭九门的原因许多信儿都没往外传,除了当事其中亦或是一直眼珠子挂在这上头的几个人之外,压根就没有太多人知道新月被罚到了宗人府的信儿,如此,眼见着捅出了这样大的篓子,弘历自然是不愿意再到前朝去丢这个脸,讨来一顿祖宗庭训,只盼望着能关着门解决个利落——

“弘昼,宗人府却闹出了这样的大事,你身为总理亲王该当何罪!”

“哎哟,皇兄啊,臣弟平日里虽然荒唐的时候多,可是这回儿却真真是冤枉得紧啊……”

弘昼本就是个滑不溜手的主儿,再加上先前便得了那拉太后的明示,面对起早就在意料之中的弘历的炮火,自然是表面委屈,心底里却淡定得很——

“臣弟虽然是个不着调的,也没得皇兄那般的本事,能够将朝政之事处理得井井有条,可自打得了皇兄的隆恩,掌管宗人府以来,却是半点都不敢掉以轻心,只想着即便不能为皇兄分忧,至少也得不能让皇兄添忧……”

弘昼既然能够在事事不错规矩的雍正老爷子的眼皮子底下混得风生水起,其中就是再有老爷子的补偿心思作祟,却也到底跑不了他将事事看得通透的那份精明劲儿——

“皇兄荣登大宝,皇家玉牒自当重新修整,其余宗室也得重新规整,臣弟是个没本事的,为怕给皇兄丢了脸面,只想着怎么将事儿办得尽善尽美,直给闹得几宿没睡过好觉了……”弘昼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臣弟想着宗人府大牢之中一切事物皆有定例,只要按着平日里的流程来办,总是不会出了错去,而这两日值事的又是向来能人辈出的钮祜禄家和富察家的人,再没有比这两家人让臣弟更为放心的,臣弟便将心思全都投注到玉牒之事上头,却不料,却不料不过是一个分神的功夫,竟是闹出了这样的大事……臣弟愧疚至极,任凭皇兄处置!”

“朕……”

弘昼这一招以退为进玩在老爷子还在世的时候本就已经玩得炉火纯青,自然是将平日里看惯了自己不着调,却从未见过这番阵仗的弘历给唬得一愣一愣的,此外,再加上弘历自知让对方全权处理玉牒之事还规定了时限,本就有着为难之心,看着对方这幅模样儿和耳边的声声泣诉,不由得有些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好半天才憋出一句——

“便,便罚你一年俸禄,以做效尤!”

“好歹也是个亲王,哭成这样像什么样子……”那拉太后见到时机已到,自然是上赶着也帮拉一把,“哀家年纪大了,只盼着子孙都和和乐乐的,别闹出什么兄弟不和的事,老五你既然不是无心的,皇帝也全了你的面子,此事便罢了,快收了你那副模样儿,省得传出去尽惹笑话!”

“是是是,儿子谢母后皇额娘开恩,臣弟谢皇兄开恩……”

“好了好了,这前朝之事我管不着,那钮祜禄家和富察家的二人要怎么处罚也由不得我来说什么,只是……”那拉太后几句话便将弘昼给拖了出来,见到对方跪下谢恩这一茬算是揭过了之后,才飞快的转开了话头,“只是这后宫里头的事儿我却是不得不管!”

“母后皇太后,您的意思是……”

“这事儿虽然说大了不大,说小了不小,却到底事关个宗室格格,就是幸亏旨意还没昭告天下,能暂且瞒过天下人,也总是跑不了要与宗室交代一二……”

那拉太后在后宫坐镇了这么些年,精明得跟老狐狸一样的宗室亲王没少见,威严容不得沙子的老爷子没少打交道,心思成算自然远不是刚当上皇帝没几天的弘历可以比拟的,话锋一挑便将话头转到了与钮祜禄家富察家息息相关的钮祜禄氏和富察明玉身上——

“新月是个没规矩的,这咱们大家伙心里头都明白,可是却到底是养在了崇庆身下,正如同宗人府出了什么幺蛾子老五跑不了要受罚一般,崇庆也跑不了惹人诟病,这传出个堂堂皇太后连个规矩都教不会的话能听么?之前那些个幺蛾子早已惹得宗亲们颇有微词,只是哀家碍着崇庆也没少遭了罪才勉强压了下去,可眼下里……”

那拉太后点到即止,话锋却是再度一转。

“而应了你的意思,哀家将新月从崇庆那捞了出来,想让她跟着向来懂规矩的皇后耳濡目染一二,也能安分上些时日,可是这半路上却又……咱们心底里虽然知道这新月还没到皇后那儿便惹出这档子事,按理来说怎么着也碍不到皇后身上,可是连带先前火烧寿康坤宁两宫的事端,却保不齐有人会往深了想。”

“……难道还有人敢这样堂而皇之的嚼皇家的舌头根子?”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道理怕是不用我多说你也能够明白。”那拉太后轻飘飘的抛下这么一句,“先前便已经传出了是因为皇后不贤国有大祸才闹出了天下灾难的话头,眼下里富察家又在这事儿里头摘不干净……咱们自家人关起门来可以不计较,可是这外头一口传一口的会说成什么模样儿,谁又能够预料得到?”

“……全凭母后皇额娘决断。”

那拉太后虽然是点到即止,可该说的却是一句都没有漏,天降示警又撞上新君登基本就不是什么好的兆头,若是摊上个再不太平点的时候,就是皇帝也跑不了要吃排头,祭天祭地都是轻的,重的就连罪己诏也跑不了,如此,想到那跟山一般压在前朝的五大辅臣,和各大家族里头的重臣,死贫道不如死道友,再加上想到自家母后皇额娘一向是个仁慈的,撞上这桩子事也没有多对皇后行什么处罚之下,弘历便再不多说什么——

“崇庆身子骨不好,哀家也不是个不通情理,非要逼得她不好的,便让她还是在慈宁宫闭门礼佛吧,在这事儿风头过去之前就别出门了,省得招来什么不中听的话头……”

那拉太后凤眼一挑,也不拖泥带水,轻飘飘一句话便折了钮祜禄和富察明玉天大的脸面,以及断了她们原本尚有的一丝退路——

“而皇后,碍着永琏和三格格,就是被人戳上了脊梁骨,哀家也总是要从轻一二,如此,便也让她在长春宫里头好好待一段时间吧,侍寝先罢了,请安也免了,六宫之事让景娴先理着,反正她也做惯了是个熟手,交予她哀家也放心。”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关于景娴打了这么久酱油的问题,我也意识到了,只是因为想着新月的剧情马上就要结束,以及想改又不知道如何下手的种种原因,而迟迟没有改过来,真的非常抱歉,从这一章开始一定再不会出现这样的大漏洞,谢谢一直支持我以及给我提建议的亲,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