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95 脑残作孽不可活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95脑残作孽不可活

“主子,您可不知道今个儿朝上可算是热闹到头了!”

前朝后宫本就是一条绳上的蚱蜢,即便碍于身份碍于明哲保身的为官要诀,没人会去插手,亦或是说想插手的又一并倒了霉,没得说话的地儿,只能由着那拉太后借着新月的事儿作伐子去折腾钮祜禄氏和富察明玉,眼睁睁看着后宫大全易了主改了姓儿,可将视线转回前朝,看着努达海大白天便敢擅闯宗人府,且还当着全京城老百姓的面劫出个人犯,闹得沸沸扬扬的乱腾劲儿,却不妨碍钮祜禄家和富察家并其余人有志一同的发起难来——

“哦?”

“前朝那帮老狐狸虽然心里头都跟明镜一般的没敢拿新月说事,可是凭着努达海捅出来的大篓子,却是句句话不离本宗,弹劾的弹劾,启奏的启奏,复议的复议,奴才还真是没见过什么时候那帮子人那样齐心过……”

“呵,这事儿往深了说是皇家阴私,事关皇家声誉天家脸面,上头面上无光为下的也讨不了个好,而往浅了说呢,努达海二人也跑不了一个欺君罔上无视律法……这既然左右要拿出个说法,堵了百姓们的口舌,又横竖与他们没得半分利益妨碍,那帮子人又怎么可能不齐心呢?怕是都上赶着想将这档子事给捂严实了吧?”

“主子明鉴,听底下人传来的信儿,几位辅臣并宗室里头站得住脚的王爷们都是这个意思……”容嬷嬷语速极快,“皆是说得想个法子将新月的影子就此抹掉,不然这脸岂不是从京城一路丢到外头去了?只是……”

“嗯?”

“只是主子爷却说对于努达海下明旨捕捉倒无妨,可新月却到底身系着端王一脉,眼下里又不知道跑去了哪里,万一跑回了荆州,再次弄出什么动乱,岂不是……这意见相左,直闹得朝上现下还僵持不下呢!”

“我当是什么事儿呢?真是吃饱了撑的闲操心!”

虽然努达海会没脑子到这番程度实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可是对于紧跟着便回过味儿来,又一早将事事铺垫了个全儿的景娴而言,却也着实不至于让她没得半点应对——

“找个人去给西苑里头的人传个话儿,就说皇上因着新月的事儿龙颜大怒,连带着记上了端王一脉,想要下旨重责……克善虽不是个傻的,可终归年纪太小,免不得有些优柔寡断,冷眼瞧着这么些日子了,竟是还没得半分动静,不过眼下里不同,既然逼得他没有半分退路,不下定决心抛开那么个祸头子,难不成还将自己搭进去一起死么?”

“那前朝……”

“新月被贬宗人府的事儿本就未下明旨,再加上在宗人府里被折腾了那么些日子,除了这在朝当官得到了点信儿的和那本就撇不干净的他他拉府之外,京城百姓哪里会知道被努达海劫走的那个疯婆子是个宗室格格?眼下里本就是个左右不讨好的局儿,若是克善站出来说新月一直呆在宫中静心礼佛,从未离宫,解了这么个难,那帮子跟人精儿一般的老狐狸难不成还会跳出来说不是?”

“主子说的是,奴才这就去给吴公公传信儿……”

“不着急,这前脚朝上才吵开,后脚克善便去递信,岂不是上赶着让人生疑?这克善就是再被新月连累得没法恩袭个亲王,以后却也到底跑不了郡王,算是个助力……我可不打算保了他这么久就用上这样一回。”

景娴的心思转得飞快,眼珠子一转便是个主意——

“再有,让老五也别闲着,送佛好歹得送上西不是?那两个混账东西既然一路南下,那便别费心绕路的往关外折腾了,省得闹出什么幺蛾子,倒不如……我听说,现下里古州厅那头局势正乱得很?那些个苗人也都不是吃素的主儿?那便干脆让他们去那儿好好的领教一二吧,反正一个是当过将军的人,一个又是从乱民堆里爬出来的人,总归是有些个经验吧?也正好别脏了咱们的手不是?”

“努达海,我不信,我不信克善会那样对我,他怎么可能会那样对我呢?我不过是一时气急了,怕他忘记了阿玛额娘的话才教训了他一二,难道他就怨恨上了我,从而不再承认我这个姐姐了么?我不信,我不信,我要回京问他……”

景娴的成算一环扣着一环,克善没傻到连送上门的机会都不知道把握,弘历也没蠢到连上赶着凑过来排忧解难的话都不晓得利用,如此,在这般一来二去之下,圣旨自然是降得飞快,不但将新月那顶格格的帽子一笔抹了个全儿,还白纸黑字明明白白的写着要将罪臣努达海以及宗人府罪妇一并捕捉回京,个个不落空——

“月牙儿,你疯了吗?!”

从高处跌入尘埃的滋味不好受,努达海不是第一次出京,可现下这戴罪逃窜而出的犯人之身又岂可与往日有着兵士前呼后拥,举手间便能翻云覆雨的将帅身份相提并论?

这其中差异本就让努达海万分的不适应,再加上二人又都不是什么会过日子的人,从京城所带出来的财物没有几日便被挥霍一空,想到下一顿饭不知道在哪里不算,眼前人竟还口口声声的想要羊入虎口,努达海不由得越发烦躁——

“你难道不知道现下里有多少人想着把我们抓捕回京么?好不容易走到了这里,难道你想要回去送死,让我为你所做的一切付之东流么?!”

“不,我不想……”

比起努达海的处处不适应,从小娇生惯养,锦衣玉食的日子过惯了的新月自然更甚,她以为在宗人府里的那几日已经是她人生中最为悲惨,最为落魄的时光,却不料心心念念的逃出那些规矩礼教的束缚之后,日子会比起身在宗人府还要为难……她不想被礼教束缚,不想被抓捕回京受尽冷眼,同时也不愿过有一顿没一顿的凄凉生活,这两种情绪不停的交织缠绕爆发,直让新月觉得痛苦极了——

“可是一想到从荆州去京城的一路上对他的种种,如今竟是落得这样的对待,我就觉得不甘心,为什么所有的好处都让他得了,所有的苦楚都由我受了,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不甘心?不甘心有个屁用,不甘心能当饭吃?!”

努达海看着对方这幅说也说不听,听也听不进的样子,只觉得烦躁极了,顾不得眼前是自己曾说过要保护珍爱一身的人便怒吼出声——

“眼下已经到了这份田地了,你以为还能回头,或是回了头还能回到以前?”新月敏感,努达海也没好到哪里去,话一说出口,压在心底里的话便一句句跟着冒了出来,“你不是口口声声说着不要宫里的荣华富贵么?怎么现在又想回宫了?你是想要找克善问个清楚,还是觉得受不了这样的日子,想要回宫去做你的格格?”

“……你,你怎么能这样说我?”

被对方戳中了最为隐晦的心思,新月只觉得顿时一愣,可是回过神看着努达海那副不复过往温柔体贴,只剩下怒目而视的模样儿,却又不由得眼前一红——

“我为你抛弃了亲人,为你抛弃你荣华,这些难道不是你亲眼所见么?若是我贪念富贵,又何苦要随着你出京呢?”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你难道还有别的选择?”

若在以前,看到新月这幅模样儿,努达海必然会满怀怜惜,可在这日日担心被追兵追上,又要愁苦下一餐的双重折磨之下,却是让他再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听到这话便非但没得半点软和,反而越发冷嘲起来——

“你不要以为你将话说得这样好听我就会被你哄骗!你口口声声是为了我,为了我们的感情,可刚进宫那会儿怎么不见你有所行动?还不是等到招尽了不待见,没有了退路之后才记起了我?若不是我偏生信了你这一套前去相救,你以为去了宗人府还能再出来过什么好日子?”

“你……”

“雁姬说得没错,你果然是个有心计的,之前看着我高官厚禄便一心贴上来,现下看着我落魄了便又惦念起宫中的富贵,你,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雁姬!?”

新月被努达海劈头盖脸的指着骂呆了,直到听到这二字才猛地回过神来,顿时尖叫一声的反击起来——

“我为你做了这么多,抛弃了身份抛弃了富贵抛弃了所有,到头来竟是只换来你这些话?雁姬说得没错?你是想起她了,念起了她的好了对不对?那你去找她啊,何苦还守着我?!”

“我……”

“以前我还是格格的时候,你对我百般好千般好,现下旨意刚传下来你便立马变了脸,究竟是我贪念富贵还是你贪念富贵?亦或说你以前就只是贪念我格格这个身份,现下我什么都没有了,便再入不得你的眼了是不是?”

新月心里憋着火,可同时却也知道自己现下里唯一能够依靠的便只有努达海,便不由得收了先前咄咄逼人的气势,边说边掉起了泪——

“我知道我没有雁姬本事,也比不得她与你几十年的感情,可是,可是我对你的感情却是真得不能再真的啊,你生气你埋怨你不甘你可以拿我撒气,但你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否定我的感情,你否定我的感情不就等于否定了我的一切么?呜呜,原先我们是那样的好,为什么,为什么一切会弄成这样……”

努达海看着新月这幅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儿,心中稍稍软了一些,可是因为饥饿却仍是提不上半点上前安慰一二的力气,只能张了张嘴木然的附和出一句——

“是啊,为什么一切会弄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