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15 双方就绪谋明玉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115双方就绪谋明玉

“哦?长春宫又往储秀宫里头赏东西了?”

富察明玉是被气得不行,与此同时也心一狠的对高子吟动起了手,可是却到底没蠢到将一切都摆在明面上来,反而是极力压抑着心中的不满,跟高子吟一副姐姐妹妹的模样儿打得火热,弘历很是满意,不过物极必反,过犹不及,即便那拉太后稳坐钓鱼台不动声色,钮祜禄氏亦是正忙着算计裕王府分不出心神插手,可随着长春宫和储秀宫越发的亲密起来,后宫众人的心思却也不由得微妙了起来——

“可不是?据说是赐了好一堆稀罕药材呢!”容嬷嬷撇了撇嘴,“先是大手笔的赐了佛像,又不顾这历来不给孕妇送医药吃食的惯例,上赶着去讨好,奴才冷眼瞧着,那位可别是看着高氏母凭子贵的水涨船高生出了什么忌惮之心,想要去拉拢一二吧?若真是如此,主子,咱们可得防着点!”

“嬷嬷多虑了,这么多年冷眼瞧着,你还不知道那二人是个不死不休的僵局,其中的龃龉多了去了,只差没撕破脸皮罢了,又岂是这明面上的几声姐姐妹妹可以化解的?”

景娴挥了挥手。

“再者,如今后宫子嗣本就不多,得宠的便更少,永璜虽说是占着个庶长子的名头,可是没有额娘庇佑着,如今不也跟透明人一样,你何时见皇上多问上一句了?永璋年纪小,纯嫔又是个万事不沾手的,在后宫里头也没能掀起什么浪,余下的可不就只有皇后的二阿哥和如今高氏肚子里的那孩子了?若是有这么利益共通的地儿能让她们二人暂且化干戈为玉帛倒也罢了,可眼下里摆明了就是矛盾渐深,冲突渐深,那二人心中怎么可能会没得半点算计?”

弘历的万寿在九月尾,这头一过便得后脚赶着前脚的开始着手筹备年节大宴,最是个方便安插人手排除异己的当口儿,如此,景娴自是有些忙得缓不过神,再加上这富察明玉和高子吟斗起来虽少不了会惹得后宫里头生出点波澜,可说到底却也没碍上她半点事儿,便更是让她打定了静观其变纯看戏的主意,想起哪头说哪头全然没往心里头去,张口便抛出这么一句——

“说不定这会儿就已经各自在私底下动上手了呢!”

“您是说……”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原本容嬷嬷还只是看着那边关系一日好过一日,怕那二人会生出了什么共识将来会调转矛头来对付自家主子,生出了点子担忧,眼下里一听到这话,跟着往深处一琢磨,自是不由得更为紧张了起来——

“您是说保不齐那二位现如今已经动作起来了?!”

“这有什么稀奇?这后宫的饼统共就这么点大,一家分得多了些,另一家自然就少,如今储秀宫那位仗着肚子里那块肉声势越大,还在前朝动起了手脚,你说长春宫那位怎么能容得下去?”

凡事有利既有蔽,虽然在上有那拉太后当靠山,下有后宫大权撑腰杆子的局势之下,景娴可谓是一洗前世的颓势,彻底的翻了身,得尽了风光,可是却也正是因着这点子无往不胜却也让她习惯了一动不如一静,竟是差点忘记了自己也是局中人,如此说着说着,不由得让她心中猛地一突,顿时警醒了起来——

“在乾西二所那会儿,哲妃还与她是同姓本家人,便已经招了她的忌讳,惹得她不顾身份的动起了手,顺带着还一并算计上了我,这会儿看着高氏有孕,我又紧握后宫大权,说不定还真是又生出了什么一石二鸟之计!”

“什么?”

“主子……”

正这样说着,还没等景娴暗道句自己不长记性的转起心思,也没等听得目瞪口呆的容嬷嬷生出什么反应,却只见先前被景娴打发去探探各宫眼线的李嬷嬷一脸凝重的走了进来——

“主子,您吩咐奴才办的事儿已经八九不离十了……”掏出一本记满了名字的小册子递上之后,又只听李嬷嬷稍稍压低了些声音,“而此外,奴才还打听到了点奇怪的事儿,不出意外,怕是跟长春宫有点子干系。”

“哦?”

想到先头的盘算,景娴算是一扫先前的不以为然,彻底的对此事上了心,一听这话头不由得飞快的闪过一丝精光——

“前两天浣衣局里头无端端的病了两个宫女,想着晦气再加上也不算什么大病,那管事嬷嬷便自作主张的从辛者库里头挑了两个来补上,原先奴才也没对这事儿上心,只是听到底下人说储秀宫那位不知道怎么的像是草木皆兵的小心得过了头,衣裳也不送浣衣局了,膳食也不用御厨房了,全部都由自个儿宫里的人来折腾,才留了个心眼去打听了一二,而也真是不出意料之外的跟长春宫那位扯上了点关系,奴才不敢单专,单凭主子示下。”

“这倒是有意思,还真是想什么便来什么了。”

方才刚回过神来那会儿景娴确实是有些自觉不周,可缓了这么一缓,却又到底淡定了下来,扬了扬嘴角,轻轻敲了敲桌案——

“那就不管她们,省得咱们贸贸然的朝那头动了手,叫人觉得咱们的手伸得太长了,白惹了忌讳去……”心里头有了主意,转而又将视线投到李嬷嬷身上,“长春宫那头收到信了没有?”

“暂时没有,咱们也是打一开始就往储秀宫里头插了人才听到其中的事儿,那位可将自个儿的宫门栓得紧着呢!”

“那就好,不必打草惊蛇,只是这白送来的把柄也不能浪费,便让底下按高氏平日穿的花色做几身衣裳,照常往浣衣局送去,我倒要瞧瞧长春宫那位能玩出什么花,画出什么局,没算计上本宫倒也就罢了,让她们自个儿去争自个儿去闹总归少不了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可若是一并扯上了本宫……这事儿就决计不会像先头哲妃那桩一样容易完!”

“是,奴才明白。”

“都打点好了?”

翊坤宫那头虽是慢了一拍,却也上上下下的忙活了开来,只等好戏开场,而这头身为主角之一的储秀宫众人自然也没闲着,关着门将算盘珠子拨得哗哗作响——

“回主子的话,浣衣局送来的衣服奴才已经包起来收拾好了,长春宫送来的那些个药材也添了点料收起来了,而大爷亦是递了信儿过来说最迟不过明日便能将东西给送进来,万事俱备,只差东风了。”

“好,很好。”

想到多年来的筹谋总算快到了头,高子吟的脸上不由得勾起了点子笑,只是一边摸着自己已然有些微微隆起的小腹,那笑却是怎么看都怎么让人觉得遍体生寒——

“看着她从入乾西二所至今,一步步的排除了异己,得了皇上的信任,接二连三的生下了嫡子嫡女,原本还以为她是个多有能耐的,呵,到头来却也不过是个蠢货,才这么会儿功夫便已经隐忍不住的动了手,真是白白浪费了本宫的一番苦心。”

富察明玉恨高子吟恨进了骨子里,高子吟也是不逞多让,凭什么那贱人便能够不费吹灰之力的成为嫡福晋,登上那最尊贵的凤座?凭什么自己得尽了宠爱还只能委委屈屈的当个使女,当个小小的嫔?得尽了尊荣也就罢了,好歹自己也算是得尽了宠爱,平分秋色,可那贱人千不该万不该对自己下药,闹得自己身无可依,身无可盼……只要一想到自己这十多年来未能有一子半女皆是出于对方之手,高子吟就恨不得能食其骨饮其血,恨不得能生生掐死对方,掐死对方膝下的永琏和小三儿,而即便如此,也全然不够她出十万分之一的恶气!

“主,主子,容奴才说句不当说的,皇上如今这般看重您腹中胎儿,还未出世便已经恨不得将天下最好的一切全部捧于您面前,而您这番行事赵太医又说少不得会有点子风险,您……”

“蠢货!生下来又如何?可是再好还能比得过那贱人的嫡子嫡女?你难道不知道皇上心心念念想比照圣祖爷,想要让嫡子继位么?”

想到睡梦中隐隐约约听到的弘历的梦呓,原本就恨得失去了所有理智的高子吟更是只觉得心中滴血——

“与其冒这样大的风险拼死生下这么个不知道养不养得活,长不长得大,长大了还有可能要眼睁睁看着那贱人的贱种上位的孩子,倒还不如鱼死网破,本宫得不到的,她也别想要!”

“主子……”

“闭嘴,本宫不想听!你怎么可能会明白本宫心中的苦,本宫心中的痛,和本宫心中的恨?那贱人有了尊荣有了儿子什么都有了,乌拉那拉贱人也有了兰馨有了宫权,纯嫔有了永璋,金氏陈氏黄氏又一个比一个年轻,只有本宫,只有本宫什么都没有,我恨,我不甘心,都怪那个贱人,若不是她,本宫怎么会落得这般田地?!”

高子吟显然被触动了心中最隐晦的痛处,顾不得腹中的孩子,起身便一把扫掉了桌上的所有茶盏物件,而看着猛然碎裂于眼前的那些个精贵瓷器,她却是非但没有半点发泄过后的松动,反而是进一步促进了她心中的决断,状似魔怔的抛出最后一句——

“最迟,最迟不过明日,我定要送那贱人一份大礼,让她也尝尝这锥心之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