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16 赏花赏出了人命

116赏花赏出了人命

“没多久就是年节了,让内务府上紧些,别光顾着储秀宫那头误了大事,开年便是乾隆元年,可不兴在这时候出什么纰漏。”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既然想要抓紧后宫大权,自然就少不了得为着这上上下下的事儿操心,放下手中的册子,景娴揉了揉眉角——

“先前报上来的那些个人都安排仔细了?”

“主子放心,该打发的打发,该调任的调任,除了皇上和母后皇太后娘娘的人没动之外,其余的都清得差不多了,咱们的人也后脚赶着前脚的补上去了。”容嬷嬷一边帮景娴揉着肩膀,一边接过话头,“只是,随着储秀宫那位有孕在身以来,这后宫里头的局势倒是越发的让人瞧不明白了,咱们需不需借着这会儿功夫也顺便往其他宫里头插点子人?”

“你也知道那两个都是个安生不下来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宫里头便有大动,与其现在多做多错,倒还不如瞧一步走一步,横竖底下那些个人眼下也够用了。”景娴挥了挥手,“暂不说这个,我听闻今个儿早间储秀宫那位娘家来人了?”

“奴才正准备跟您说这档子事儿,皇上这几日不是一直不顾规矩的歇在了储秀宫么?听底下人说,今个儿早间也不知道怎么着,那位一直唤着胸口闷得慌,把太医院上上下下折腾了好一遍无果之后,又念上了娘家的果脯干子,惹得高家人连牌子都没递便被皇上直接召进了宫里,耽搁了大半晌才走呢……”

说着说着,容嬷嬷顿了一顿,面上透出了些狐疑。

“说来也奇怪,这平日里虽然也有命妇和诰命夫人往宫中走动,可到底多是往母后皇太后娘娘那儿去,可今个儿却是不光储秀宫来了人,长春宫那儿也没歇着,后脚赶着前脚的将硕王府的人弄了进来,也不知道这一个两个的在打什么主意。”

“哦?”

自从心中回过神来以后,景娴便对长春宫和储秀宫的动静再不敢有半点不以为然,可正这般说着,还没等她细想这高子吟时不时整出来的一出是个什么意思,便只见李嬷嬷突然领着个脸生小太监走了进来——

“主子,皇后娘娘派人来了,说是今个儿内务府供上的雪菊很是喜人,瞧着眼下里左右无事,想要各宫主子往长春宫一同赏花品茶。”

“哦?”——

虽然在如今大权旁落,弘历起疑,高氏有孕的这番局势之下,富察明玉这儿的境况并不算太好,甚至可以说得上是落足了下风,可是只要她一日呆在这中宫宝座之上,膝下嫡子嫡女无恙,娘家富察一门没倒,底下人便怎么着都不敢迎高踩低的踩到长春宫头上来,所供所献上的物件儿皆是怎么好怎么上,如此,听闻这头儿要开赏花宴,自是红的绿的粉的黄的堆了满满一院子,映衬着长春宫殿里庄严大气的华贵摆设,倒是非但不见半点衰败,反而满室尊贵之中透出了一二悠然——

“到底是皇后姐姐这长春宫叫人开眼界,不光是这底下伺候的人一个比一个大方利落,摆设的物件儿一样比一样瞧着精贵细致,就是这平日里瞧腻了的花儿在您这儿也透出了些不一样的味儿,瞧着便让人心里头透着喜意。”

“你啊,自从有了孩子以后,怎么反是越活越回去了,竟像是平日里被亏待得不浅似的,喜欢就常来,难不成我还能挡着你不允你进门?”

这话虽然听得叫人舒心,可是一旦这说话的人换成了自己的死对头,再合意再动听的话也不由得让人带上些膈应,看着高子吟那已然显怀的小腹,富察明玉的眼中更是几不可查的划过了一丝厉色——

“也不知道是学了谁的,这小嘴跟抹了蜜似的,难怪皇上最是疼你疼得紧。”

“姐姐这话说得?”高子吟拿着帕子掩着嘴笑出了声,“这宫中谁不知道皇上最爱重的是谁呀?您说这话可别是在寒掺妹妹吧?”

能在后宫中混个一亩三分地的在座嫔妃谁也不是个傻子,瞧着这二人面上说得亲热,可每一句话都没少透着机锋,自是谁也不会上赶着去自讨没趣,皆是赏花的赏花,喝茶的喝茶,可高子吟却明显不是个见好就收的性子,见着对方一时之间被自己说得没了声,不由得再度抛出一句——

“再者了,这在座的又有谁不知道您那会儿有身孕的时候,皇上是怎么心里眼里的挂着的?咦?对了,今个儿天气这样好,怎么也不见二阿哥和三格格出来走动走动,可别是娘娘觉着咱们不讨人喜欢,不愿意让二阿哥和三格格跟咱们亲近吧?”

“咱们赏咱们的,怎么好端端的扯上了他们?”

被高子吟抢了白,富察明玉心里头本就不舒坦,听着这话头突然从自个儿身上移到了永琏和小三儿身上,便更是下意识的心中一突——

“说起来你这也是有了身孕的人了,那一个两个年纪都小,省得待会儿不醒神的冲撞到了你,便还是免了吧,以后有的是机会,何必急在这一时?”

“您这话可就太过自谦了,这满宫里谁不知道姐姐的教养最是好,将二阿哥和三格格教得一个比一个懂事?这平日里不觉着,自从这有了身孕以来,倒是越瞧小孩子越喜欢了,再加上听着皇上日日挂在嘴边的夸赞,可不就是想借机沾一沾二阿哥和三格格的福气么?”

高子吟筹划了这么些年,好不容易盼星星盼月亮的盼到了今日,又怎么可能会被富察明玉这一番话给推脱掉,不但是没得半点收敛,反而是一扬嘴角——

“娘娘莫不是觉着子吟是个没福气的,怕让二阿哥和三格格沾了晦气,还是说姐姐还惦记着以往那些个事儿,打心里的不待见子吟,连子吟这么点子小小的心愿都不愿满足?”

话说到这份上,在座的就算是个傻子也听得出其中的蹊跷了,而原本还在琢磨着硕王府那摊子事,压根懒得掺和眼前你来我去的机锋的景娴也跟着回过了神,余光扫去,却只见被说得进进不得,退退不得的富察明玉脸色僵硬极了,半晌才不甘不愿的从牙缝里抛出一句——

“你都将话说到这儿,本宫若是还不给你见,岂不是得落下个不慈不悌的名儿?”

比起已知的灾难,未知的阴谋更让人心惊,如此,富察明玉心中自是不安极了,可是看着高氏这个贱人将话说得如此直白,根本不留半点余地,却也只能打落牙齿活血吞,为自己一向摆出来的贤惠模样儿买单——

“秦嬷嬷,将永琏和小三儿带出来。”

富察明玉为人如何暂且不提,但在教养子女上头,却正如同高子吟方才所说的那般,极其用心,即便雍正八年出生的永琏和雍正九年出生的和敬如今虽然都不过四五岁的年纪,可举手投足之间却是进退得宜,再加上那被养得圆圆的脸颊,更是直让人心中生喜,只是这一切看在恨极了富察明玉,连带着整个儿富察家的高子吟眼里,却是越看越觉得刺眼——

“方才说姐姐是自谦了,您还不认,您将二阿哥和三格格教得这样好,又哪会无端端的冲撞上子吟?”

看着眼前这如同金童玉女一般的永琏和小三儿,再想到与自己无缘的腹中骨肉,高子吟的心都快要被积年累月的恨意给挤破了,也顾不上来之前所想的循序渐进,直接抛出了这么句语带深意的话,而说完也不等心中越发觉得不对劲的富察明玉接过话头,便直直起身,迎着永琏走了过去——

“二阿哥可还记得我?这些年来宫中一直事端不断,除了年节大宴都没机会多瞧上几眼,如今看着,竟是长得这样高了……”

“记得,您是贤嫔娘娘,皇额娘和皇阿玛平日里也时常提及您,说您最是个心善的人。”

“果真是教养得好,随口一句话就说得我心里高兴得不行。”高子吟心中如何想着无人知晓,可面上的笑意却是越来越深,从身上取下个通体通透的玉佩,“我这儿也没得什么上得台面的东西,便拿着你皇阿玛赏下的东西借花献佛了,全当我的一点子心意,你可不要嫌弃。”

永琏虽然被富察明玉教养得好,礼数上头皆是不差,可正是因着被教养得太好,平日里便没少被叮嘱不能吃的东西不能随便吃,不能拿的东西不能随便拿,瞧着眼前的玉佩,便自然而然的将视线转到了富察明玉身上,想要征询自家额娘的意见,富察明玉弄不明白高子吟这究竟是想要做什么,可想到自己与对方之间的那点子龃龉决计不至于放对方放下架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讨好自己,来不及多想便几不可见的朝永琏摇了摇头,而就在永琏得计,伸出小手将眼前的玉佩往对方那边推了一推的这么一瞬间,却只见高子吟面上飞快的划过一丝决绝的冷意,脚下一崴的顺势往后一倒,整个人尽数栽了下去——

“娘娘!”

“主子!”

“永琏!”

作者有话要说:穿鞋的怕光脚的,什么都不怕的也怕不怕死的=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