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17 自作聪明自作孽

117自作聪明自作孽

“娘娘!”

“主子!”

这赏花宴虽然从一开始就你说话别有深意,我回嘴带着机锋,可在面上却还勉强维持着平和,可随着高氏这么一倒,事态陡然急转直下,整个儿大院却是不由得顿时随着乱腾了起来,而暂且不说富察明玉全然没料得到对方竟是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将所有算计摆在明面上,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动起了手,被惊得半天回不过来神,就是在一旁事不关己纯喝茶白看戏的景娴也是万没有料到高氏竟是会拼得肚子里那块肉不要的,闹出这样的幺蛾子,而看着这一个个小的被吓得扯着喉咙开始哭闹,上头那能坐得了主整个儿呆着半天没有反应,底下这高氏的情形又瞧着越来越不好,放任下去跑不了得生出大祸,景娴也来不及诧异,来不及意外,来不及深思,更来不及顾忌此刻身在何处,一拍桌子便猛地吼出了声——

“吵什么吵,乱什么乱,都什么时候了,还嫌不够让人闹心的?赶紧去传太医,太医院里有几个便叫几个来,连带着将二阿哥和三格格也领下去,好生哄哄别受了惊,更别在眼下这当口儿上裹乱!”

到了眼下里这份上,景娴即便再不明白高子吟的用意,也看不明白了对方所打的主意,只是这有一句说一句,就算再是与富察明玉立场对立,龃龉颇多,且为了自己的永璂她不可能上赶着去将永琏摘出去洗干净,凭着高氏这早就将一步步算得仔细的局势之下,也压根就没法摘出去洗干净,可这一来不管怎么样永琏都是被疼宠了好些年的中宫嫡子,说是弘历那厮的心尖子一点都不为过,他自个儿怎么罚不要紧,却轮不着别人染指,二来则是重生为人,眼见了那么多天理循环报应不爽的例子,她也很是不必要去上赶着不讨好的去先一步拿着这两个小的去堵枪口,给他们一口喘气的时候,亦算是给自己积了德——

“容嬷嬷去给宁寿宫报个信,李嬷嬷去给慈宁宫报个信……”

只是这不拿小的开刀归不拿小的开刀,积德归积德,景娴却不会傻得上赶着去帮富察明玉档枪子儿,顶迁怒,话锋一转,便直接将话头抛向富察明玉——

“我这来赏花也没带几个人,容嬷嬷李嬷嬷一去也没了上得台面的,乾清宫便还是累娘娘身边的秦嬷嬷走一遭吧,如何?”

“好,去,就照你说得办……”

若在平时,富察明玉决计不可能听不出景娴话中的深意,可在这心思早就乱成了一团,正是六神无主的当下,她却是压根顾不上这些,目光呆滞的挥了挥手,心中犹如困兽全然找不到半点出口——

这贱人不是想儿子想疯了么?为什么竟是拼得腹中骨肉不要的生出了这样的毒计?

富察明玉想不明白,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愣愣的看着永琏和小三儿哭闹不止的被带进了后殿,看着景娴指挥下人将高氏轻手轻脚的抬起来,看着高氏裙摆上的殷殷鲜红……这贱人不是仗着肚子里这块肉明里暗里的跟自己过不去么?一会儿说皇上想好了阿哥的名字,一会儿说皇上也喜欢格格,一会儿又说皇上铁了心要封她为妃么?

眼前这一片鲜红犹如一双大手,狠狠的掐住了富察明玉的咽喉,直让她喘不上一点气,憋得周身无力,遍体生寒,自己明明对这贱人有防备的,甚至做梦的时候都在嘀咕着这贱人究竟在打什么主意,可是她没料到,也全然没有往这上头去想,这贱人竟是会拼得荣华不要,拼得子嗣不要,拼得一切不要,都要将自己拖下水,一摊怎么都洗不净撇不开的脏水……想到本就对自己生了别心的弘历,想到他那本就生性多疑的性子,想到他那话里话外透着警告的意思,想到自己下半生的依仗就被这么个拙劣得不行,同时却又管用得不行的阴招给生生折去了一大半力量,仍然端坐在正中凤座之上的富察明玉便再没了半点中宫皇后的气势,浑身无力的如若傀儡,心里眼里的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切会变成这幅模样儿。

她想不明白,老天爷也不打算给她这个机会去想明白,得知是长春宫的宣召,得知是如今宫中最精贵的储秀宫的那位出了事,太医院众人谁都不敢耽搁,一个个比兔子还要来得急,而就在这一窝蜂涌进长春宫的太医刚跨入大殿,还没来得及瞧个明白的时候,一抹满带怒气的明黄色身影也后脚赶着前脚的奔了进来,伴随着此起彼伏的请安之声,抛下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皇上,我……”

富察明玉不接话还好,一接话便刚巧是让满腹怒火正是没处儿撒的弘历找着了出气头,劈头盖脸的便吼了起来——

“你忘记朕的叮嘱了么?你忘记朕是怎样苦口婆心的话了么?朕是那样的相信你,可到头来你是怎样回报朕的,你说,子吟怎么会早不出事晚不出事的偏偏在你的长春宫出了事,是不是你动了什么手脚,还是说永琏就是得了你的指示,才生出了这般大的胆子?!”

气急了的弘历压根就不想听富察明玉的半句辩解,看着被哄得平复些听着风声刚刚被带出来的永琏,迁怒之意一起,眼中也再没有平时的半点温情,不容永琏说上半句,便不管不顾的抛出一句——

“混账东西,平日里瞧着倒是个好的,怎么心思竟是这样恶毒,真真是活学了你额娘的,竟是对自己的弟弟下这样的毒手,规矩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么?个不慈不悌的混账东西!”

不慈不悌!

皇上所言是金科律令,所下评定是为考语,皆是要记入册的,如此,一听到这不慈不悌四个字,富察明玉不由得眼前一黑——

“皇上……”

见到一切都如自己预料之中的那般顺利,见到富察明玉那顿时变得一片苍白的脸色和摇摇欲坠的身形,高子吟心中很是得意,可同时却不忘将表面功夫做得足,顺便不动声色的再上一回眼药——

“这不关二阿哥的事儿,说到底也是子吟,子吟没有福气,本想沾沾二阿哥的喜气,想着将来也能生下个跟二阿哥一般聪慧的孩子,却没想到……您,您不要责怪二阿哥,都是子吟的错。”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说到底还不是这个孽子的错?”

果不其然的,一听这话,弘历不由得怒上添怒,言及永琏也从先前的混账东西变成了孽子,直听得富察明玉面上生恨的同时心中更冷,而永琏也跟着眼圈一红的一溜儿的跪了下来,可这非但没能让弘历心中生出一点怜意,却只让他越发的反感——

“哭什么哭,难道你还觉得有什么可委屈的?看来也是朕平日里太娇惯你了,竟是把你惯成了这幅模样儿!”

“儿臣没有,儿臣真的没有……”

“你还敢狡辩,真真是反了不成?!”

“行了!”

看着高子吟唇边挂着的冷笑,和跪在下头小脸憋得通红的永琏,景娴不知怎么的便想到了前世的令妃和自己的永璂,直让人看得刺眼极了,瞧着眼前这木已成舟,富察明玉这一支已然是彻底的招了不待见,自己也不算上赶着做什么好人,便直接抛出一句打断了眼前这让人越看越膈应的画面,深呼一口气的挑过话头——

“皇上,眼下里贤嫔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呢,我看着她疼得脸都快白了,您是不是也得先顾着这头儿点,万一您这般吓着了贤嫔可怎么办?赶紧让太医给瞧瞧吧?”

“对对对,你说得对,还是你想得周到。”

被突然打断了话头,任谁心里头都有些不痛快,弘历自是不例外,可听着这话里头的意思,却又不由得深觉有理,一扫面上的不满,一连声的吼了起来——

“你们这帮子饭桶,还不赶紧给贤嫔瞧瞧,要是耽搁了,朕非得摘了你们的脑袋!”

没得上头的命令,谁都不敢动作,眼下里得了这话,自是一个比一个动作得要快,可是这不搭脉不知道,一搭脉却是直让这些个见多识广的太医脸色顿时大变,该死的,又牵扯上皇家阴私了!

“回,回皇上的话,娘娘此胎怕是有些不妥,先是服了些寒凉的东西,再又受了大力撞击,怕是,怕是……”

“什么?寒凉?”弘历的眼中飞快的划过了一抹厉色,可这会儿也来不及再朝富察明玉发作,急急的又问道:“怕是什么?!”

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这不说不觉得,一说倒是让一旁看足了好戏,心里头出够了恶气的高氏开始的尝到了自己所种下的苦果,说起来,高子吟以前也没少觉得那些个生产的女人一个比一个鬼哭狼嚎的有做戏之嫌,可这会儿轮到了自己个儿头上,却总算是她彻底明白了其中苦楚,捂着一抽一抽的小腹,只觉得天转地旋的疼得让人受不了,让她后知后觉的后怕了起来,而没等她咬紧牙关的憋出个只言半语,却只听那太医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直直抛下了句——

“怕是胎儿不保,大人也得跟着,跟着折寿!”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请假看牙医,如果疼得不厉害,就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