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19 人人都有猪队友

119人人都有猪队友

高子吟没了孩子,长春宫被封了宫,可正如同景娴所预料的一般,后宫之中并未就此消停下来,反而是战火越演越烈。

先说长春宫这头儿,眼瞧着那贱人自作孽不可活,富察明玉心中不是没有一点觉得老天爷长眼的快意,可对比这那头的声势大涨,每日所传来的‘贤嫔娘娘又得了赏’‘皇上又往储秀宫去了’的一系列消息,看着自己这再度冷清下来的宫殿,和被吓得至今没能回过神来,且差不多彻底失去了宠爱的永琏,更多的却是恨,恨不得能亲手手刃那贱人的恨——

“秦嬷嬷,今个儿皇上还是去了储秀宫?”

“回主子的话……”看着自家主子一副淡然得不行的模样儿,秦嬷嬷不由得背脊一凉,只觉得比那怒形于色的模样儿还叫人渗得慌,“大概算起来,皇上在储秀宫歇了差不多有四五天了,虽说从情面上来说是为了慰藉一二,可从理来说却到底不合规矩,见着皇上似乎没个头的模样儿,宁寿宫和慈宁宫也坐不住了,今个儿刚下朝还没等皇上往储秀宫去,便将皇上召了过去。”

“他倒是好一副情深意重,也不想想那贱人消受不消受起。”

如若说在此事之前,富察明玉对弘历尚且留有一丝情感,凡事尚且留有一丝余地,那么当对方为了高子吟对她冷眼相待,连带着不分青红皂白的发作起了永琏的时候,这原本就不怎么坚固的情感便不由得烟消云散了,如此,不听这话倒也罢了,一听这话儿,想着自己的处境,和那贱人的境况,便只见她冷笑出声——

“那两个老家伙一个比一个精,宁寿宫那个倒也罢了,平日里便明里暗里的瞧我不顺眼,只差没得机会整治我,这会儿落井下石总归没什么好意外的,只是慈宁宫那个居然也是上赶着瞧我的热闹,呵,她不是一向看不惯那贱人弱柳扶风的下贱样么?怎么这会儿竟是闭口不出一句声了?真当本宫拿宁寿宫没有办法,就拿她也没了法子?”

兔子急了都会咬人,更别说本就不怎么纯良的富察明玉,眼见着自己被逼到了这份上,宫外娘家使不上力,宫里也没半个人拉自己一把,反而所有便宜皆让那贱人得了个干净,只觉得满腔怒火没处撒——

“她不是一直对那晴儿面和心不合么?我索性帮她一把,让满朝文武都看看她这幅上不得台面的小家子模样儿,本宫得不了好,她也别想得了好去,想置身事外,也得瞧瞧自己有没有那个斤两!而那个贱人……”

富察明玉冷哼一声,满脸毫不掩饰的恨意。

“她不是自己不待见那个孩子么?不是心里眼里都想着拿那个贱种来算计本宫么?既然如此,本宫又怎能不成全她那一番‘苦心’?”

“主子……”

秦嬷嬷的原意是用不着她们自个儿动手,外头的人自然会坐不住,只用冷眼瞧着便好,全然没想到自己一番好意劝慰听到自家主子竟是会变成这幅模样儿,被对方这份阴冷的模样儿吓得不行,只担心对方被气得昏了头脑惹下什么无法预料的大祸,可还没来得及出声,却又被对方打了个正断——

“让哥哥上门去求求伯父,出了这样大的事儿,伯父就是再年老讫休不问朝政也决计不可能看着咱们富察家就此一蹶不振,还有硕王府,还有允裪福晋……本宫倒要瞧瞧她有多大的本事,能迷得了皇上的心,迷得了那两个老家伙的心,迷得了后宫那些个贱人的心,时不时还能迷得了前朝的心!”——

“主子,出事了!”

富察明玉不是不知道在如今这个节骨眼上多说多错,多做多错,若是按照理智以及她平日里的心智来说,怎么着也得等到弘历的火气消了之后再怀柔以待,只是为女则弱,为母则强,她可以忍受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自己,可以忍受对方样样都要比照着自己来,可以忍受对方受尽了弘历的宠爱,却怎么都无法忍受对方将手伸到了自己唯一的依仗永琏身上,看着自己连带着永琏被害成这幅模样儿,泥人也不由得生出了几分火气,逼得她一刻都隐忍不住的反击了起来……而长春宫的奴才虽然知道自家主子这回儿怕是栽了大跟头,可不得不说出身名门的富察明玉对于驭下之道实在拿捏得准,一早便让底下人知道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让底下人死死的站在了自己这条大船之上,如此,即便是不为自家主子的荣光,不为长春宫的荣光,单是为了自己的小命也没人敢违抗富察明玉的命令,皆是一个比一个快的动作了起来。

“孩子,孩子……呵,竟然真是个男胎,居然是个男胎!”

看着自家主子自从知道了腹中怀的原本是个健康的男胎之后,便情绪消沉,除了在皇上面前还稍稍正常一二之外,私底下皆是这幅魂不守舍的魔怔模样儿,丽珠只觉得糟心极了,劝也劝了,哄也哄了,若是在寻常时候,丽珠或许也就随她去了,只是正如同长春宫的奴才为了自身荣辱早就跟富察明玉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般,就算高子吟驭下之道再差,作为对方的心腹,丽珠也很是明白若是对方倒了等待自己的便只有一条死路,如此,想着方才听到的风声,丽珠不由得彻底慌了——

“外头说,说恂郡王之所以会弄到如今这个天地,皆是因为在孝期内出生,有违天意,而您之所以有了身孕以来会事事不顺,闹得最后竟是连孩子都没能保住,亦是因为在先帝爷孝期以内没能怀有诚孝之心,惹怒了先帝爷,这是先帝爷发怒了的报应……”

丽珠虽然没读过什么书,身为宫女也不知道前朝那些个明枪暗箭,尔虞我诈,可是却也知道在孝期内生子是个多么大不违的事儿,孝恭仁皇后在孝庄文皇后逝世之前就有了如今的恂郡王还被编排出这样的闲话,那么轮到自家主子这,岂不是得被天下人的唾沫星子给淹死?

想到这里,丽珠不由得越发着急上火,看着自家主子全然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儿,说话也带上了点哭腔——

“主子,您倒是说句话啊,咱们,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

没了孩子之后,高子吟面上再不复以往的红润气色,一脸灰白之中透出来的是沉沉的死气,听到这话儿,也没有一点之前运筹帷幄,呆愣愣的摸着自己已然瘪下去的小腹,木然的接过话头——

“可不就是报应么?若不是报应又怎么会从生有残疾的孩子无端端的变成健康的男胎?哈哈,这不就是报应么……”

“主子!”

如果现下里站在高子吟面前的人是弘历,说不定会因着对方这幅脆弱得几将崩溃的模样儿而生出几分怜惜,可看在丽珠眼里,却只觉得对方是在一心往死路上头撞,若不是顾忌着上下尊卑,丽珠真是想上前给对方两下让对方快点回过神来,如此想着,话里也就不由得带上了两份怨气——

“先前奴才也说过,让您再等些日子,说不定太医就能看出您腹中胎儿的好坏,但您却根本不容旁人置喙偏要一意孤行,而如今皇后娘娘倒了,说起来您也算是达成了心愿,可怎么就……”

早就被拖上了大船的丽珠没有了退路,心里虽然气虽然怨可更多的却是恨铁不成钢,全然没料到事情竟是会变成眼下这幅模样儿,而这番话放在平时,高子吟少不得会被激得暴跳如雷,但在眼下里却是不然——

“是啊,你说得对,是我一意孤行,不然,不就有儿子了么?呵,儿子……”

“主子!”

听着对方这番全然没抓住重点的话,丽珠只觉得被气得肺管子生疼,可这会儿她却也顾不上多作埋怨,为着对方那自食恶果又事后生悔去膈应去不自在,看着对方这幅死活提不起斗志放任不管的模样儿,脑子灵光一闪便直接抢过了话头——

“主子,奴才不是这个意思,奴才的意思是正是为了那未曾出世的小阿哥您才得振作起来啊,不然岂不是让亲者痛仇者快么?”

看着对方猛地抬起头,丽珠松了一口气,自作聪明得越发来劲儿。

“况且,您想想,若不是皇后娘娘步步紧逼,您怎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您有什么错,说到底不还是全怪皇后娘娘?现在您的孩子没有了,惹得主子爷份外怜惜,长春宫备受冷落,看起来一切皆是不错,可是这么多年处下来,您难道还不知道皇后娘娘是个有心计的,她怎么会甘愿吞下这个哑巴亏,不做一点反击呢?若是如同当年哲妃娘娘的事儿一般被压了下来,之后又东山再起可怎么办?”

看着高子吟的神色从不知所措的迷茫慢慢转变成了深以为然的坚定,丽珠不由得大松了口气,咬着牙便抛下了最后一句压死骆驼的稻草——

“您,您可不能让小阿哥白白牺牲啊!”

作者有话要说:牙疼了一晚,又加上来了大姨妈……还有比我更悲催的么QAQ

ps,谢谢得之同学的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