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20 战局又添生力军

120战局又添生力军

“主子,这事儿虽然闹得动静不小,前朝那帮子也皆是得到了消息,可碍于事关皇家阴私,再加上如今前朝说得好听一点是君主相宜,说得不好听一点雍正朝的乱摊子还没折腾完,自是谁都不敢在局势未明的时候上赶着往上凑,只有宗室那些个老王爷有些微词,将话说得不太好听,可正如同您先前所料的,瞧着眼下的情形,就是老伯爷和硕王府以及履亲王福晋再想明哲保身,也总是不能眼睁睁着看着自个儿本家出什么大祸,皆在明里暗里的使上了几分力,而宁寿宫和慈宁宫的那二位虽然心里头保不齐有什么别的心思,却也到底不远别人拿着宫中的事儿来随意嚼舌根,省得传出去落得个后宫不宁的话头,几几相加之下总算是将事儿给压了下来,对外只宣称是储秀宫那位身子骨不好,没得这个福气……主子,实在是可喜可贺。”

“呵,意料之中。”

看着事儿没被捅到明面上,给自己留下了一丝余地,富察明玉心中不由得大大松了一口气,揉了揉眉角——

“底下人将事儿办得不错,如今宫中流言四起,各宫各院就没得什么反应?”

“回主子的话,那高氏不知道给主子爷灌了什么迷汤,前几日竟是闹得主子爷巴巴的去找宁寿宫那位想要升了她的位分,就是最后被那位借着先帝爷的遗训给驳回去了,怕也到底怕主子爷一意孤行,眼下里瞧着这对自己有益无害的信儿,怎么会上赶着出来插手?而慈宁宫那位心里头虽然说不定有什么旁的想法,可眼下里她自己个儿的事儿还折腾不完了,对于这档子事又能说什么?再者,她在母后皇太后面前又有什么说话的份儿?还敢在明面上去驳了她的意思去?而皇上心里头虽然不知道是怎么想的,面上也没因此怒了高氏去,可这孝期有孕本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难不成还能明晃晃的发作出来,上赶着去背上个不孝的名声?而至于储秀宫那位……”

“嗯?”

“听底下人说,自从知道腹中怀的是个男胎之后,便一直有点神神叨叨的,到眼下里还没有回过神来,可退一万步来说,即便她是装的,想要借此博取主子爷的怜惜,心机成算仍是半分不少,可她难不成还敢去拿着先帝爷说舌?更别说这事儿本来她就不占理不是?”

“趁她病要她命,古人诚不欺我。”富察明玉落下了心中的大石,轻哼一声,“最好她就这样一直神神叨叨下去,本宫就不信皇上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这么怜惜下去,宠了这么久,也该腻了!”

说到这里,只见富察明玉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猛地止住了话头,而思忖了片刻,也不等秦嬷嬷接过话头,便皱着眉直接抛出一句——

“对了,先前让你留神的事儿办得怎么样了?”

“……您是说?”

富察明玉被逼得没了法子,很是有些想一茬是一茬儿,听闻此言,想了好半天,秦嬷嬷才会过了意来——

“主子的吩咐,奴才自是不敢怠慢,只是现下里后宫大权落在那非友是敌的翊坤宫那位的手里,办起这事儿来总是少不了有些阻碍,望主子多许奴才些时日……而容奴才说句拿大的,您,您可是真的打定主意了?”

“若是有别的法子,你以为本宫愿意这样做?”

富察明玉倒没有怪罪秦嬷嬷办事不利,毕竟她也知道要一切符合要求,一时半会儿之间急不来,只能一步步慢慢而为,只是听到秦嬷嬷这后半句话,却还是忍不住的沉了沉脸……若说在以前,对于这上赶着给弘历添女人的事儿,富察明玉是决计少不了会觉得堵心和膈应,但这话又说回来,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眼下里,即便暂且不说对弘历的情分早已差不多被磨得干净,就单凭着眼下这局势,她也不得不从旁的地儿寻个突破口,来打破这让人进退不得的尴尬僵局。

如此想着,富察明玉不由得合了合眼眸,轻叹出声——

“眼下里冷眼瞧着,虽然咱们这长春宫是还没到最坏的地步,当日本宫所说的那些个话,皇上也似乎是听进去了一些,可这么不冷不热,不上不下的总归不是长久之计,如此,便怎么都少不了得寻上个得力的帮手,不说指着她成什么大事,只要她能将皇上的心思从储秀宫贱人那儿分薄来一些就足够了……”

说着又顿了一顿,勉强压抑住心底里的恶心。

“那贱人咱们看着是觉得讨嫌,可无奈皇上偏偏就是好这一口,既然打定主意要在这上头做功夫,便自然少不了得投其所好……没几个月就是小选,你让家里上点心,你也留留神,照着那贱人的模样挑个合适的出来。”

“是,奴才谨遵主子吩咐,只是……”秦嬷嬷看着富察明玉笃定的神色,心知也不便再说什么,只想着将事儿怎样做到尽善尽美,“只是,这找到合适的人破了眼前的僵局,给主子您掰回一两成固然是好,可却得防着此人将来生出什么异心,俗话说得好,为女则弱,为母则强,若是将来她有了孩子,哪能还对咱们二阿哥尽心尽力?主子,您可得防着点。”

“孩子?”富察明玉不屑的一笑,“本宫可以为了顾全大局帮她争取宠爱,也可以给她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可孩子?正如同你说的这样,女人一旦有了孩子再小的心眼都会被撑大,如此,本宫又怎么会留下这么个后患?”

“那您的意思是……”

“主子!”

主仆二人正这么说着,还没容秦嬷嬷将心中的犹疑付诸于口,便只见双云一脸慌张的走了进来,神色惊慌的抛下一道如同炸雷般的消息——

此消彼长,你来我往,乃是后宫生存之道。

人都有劣根性,在能推脱的情形之下,谁都不愿上赶着去背上那份负罪感,高子吟自然也不例外,如此,听了丽珠那一番连消带打的劝解,自然就顺着阶梯往下爬的将心中原本的悔意慢慢转化为了恨意,再加上丽珠添油加醋所说的长春宫的动静,便两两相加的如同想要找一个发泄口一般的,顿时调转了枪头,将一切罪责都推到了富察明玉的头上,后脚赶着前脚的动作了起来。

“你说什么,那贱人居然!”

富察明玉打心眼里不相信高子吟那么个狠毒到连自己腹中胎儿都不放过的贱人会事后生出什么愧疚之心,最多就是因着是个男胎而有些悔恨罢了,可就是再装疯卖傻,心里头明亮,事关先帝爷的风声,那贱人怎么着也只能打落牙齿活血吞,吞下这么个哑巴亏,可是她没有料到对方竟是会不按常理出牌的剑走偏锋——

“说本宫生来克子?凭着她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也少不得要叫本宫一句皇额娘,说是本宫生生的克死了那贱种?!”听着双云哆哆嗦嗦报上来的信儿,富察明玉不由得怒极反笑,“她倒是打了个一本万利的好算盘,呵,竟是想让本宫背上个不忠不贤的罪名……呵,倒是本宫低估了她!”

“主子,那咱们,咱们该怎么办,主子爷会不会听着这话对您再生出什么不满?”

“哼,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反正他已经彻底的不待见上了我,我还怕什么满不满的,难道他还能凭着那点子空口无凭的风声上赶着来废了我不成?”富察明玉说得咬牙切齿,“就是他想废,也得看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废!”

“主子……”

“君臣有别是不错,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也不错,可我好歹也是先帝爷亲赐的嫡福晋,凭着先帝爷遗命正位中宫的皇后,难不成他还能为了那贱人,全然没得半点顾忌的将咱们富察家上上下下一锅端了不成?富察家历经三朝,真以为是什么能任人拿捏的主儿?更别说眼下里他还没能收紧手中大权,朝中还有五大辅政大臣,再加上那古州厅的事儿倒如今还没得个完了,少不了要咱们家的人效力……那个上不得台面的贱人以为就能凭这一点半点风声将我置诸死地?可笑!”

“那咱们……”

“不用管,咱们巴巴的凑上去反而还抬举了那贱人,让她吵,让她闹,让她自己生生的去磨平了皇上的信任和宠爱那才叫好!”

“是。”

“还有,先前与你说的那档子事儿不能再拖了,那贱人不是一直以为自己是后宫之中的第一人,仗着皇上那点子宠爱便无法无天,旁人都拿她没得办法么?本宫就偏要弄个新人进来……”

说完也不等底下人接话,眼中的厉色一闪而过。

“不过你方才说得也有理,为了以绝后患不能找这宫里头不知根不知底的人,还是从咱们家里头找个家生子或是旗下包

作者有话要说:聪明如你们,肯定知道这个新人是谁吧,咩哈哈~

Ps,因为牙疼和大姨妈所以昨天和今天米有加更,明天或者后天会补上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