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23 乾隆三年的大事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23乾隆三年的大事

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在这样日复一日的你来我往之间,两年一晃而过。

前朝之中,虽说随着弘历的疑心越来越重,心心念念的都只想要收拢手中大权,可宗室王亲不是吃素的,掌权重臣不是吃素的,得了先帝遗命的五大辅政大臣更不是吃素的,如此,即便因着古州厅一事终于划下帷幕,令弘历钻到了空子扶起来了一批新的宠臣来分薄前朝大饼,但实际上握着最大权柄却仍然是允裪允禄等几人,直憋屈得弘历在后宫那一亩三分地之中找存在感,以泄心中的无奈,这般之下,与前朝息息相关的后宫格局自然生出了微妙的变化。

于明面上来看,富察明玉仍是没有实权的后宫之主,景娴仍是手握后宫大权稳坐钓鱼台的贵妃,高子吟也仍然是于六宫之中独占鳌头的宠妃,可有些事儿是旁观者迷,当局者清,经过这两年的浸润,后宫之中谁不知道原本最得圣心的贤嫔娘娘已然慢慢的落了下乘,虽仍有圣宠却到底不复以往的风光,反倒是先前闹得那样进退为难,让众人以为离废弃只差一步之遥的皇后娘娘凭着身边一个能说会道,极其懂得揣摩圣上心意的宫女掰回了一两成,令人不得不感叹储秀宫那位的棋差一招,和长春宫那位的技高一筹。

“皇上今个儿又往长春宫去了?又是去见那贱人?”

面对眼前如此局势,景娴稳稳地冷眼瞧着隔岸观火,余下后宫嫔妃也念着先帝孝期终于过去卯足了劲想怀上个一子半女,皆是不动如山,可看着往自己这儿来得越来越少的弘历,储秀宫中的高子吟却是怎样都没法坐视不理——

“……是。”瞧着自家主子近两年以来越发乖张的性子,丽珠算是被磨平了脾气,不该讲的再不敢多一句嘴,恭恭敬敬的回话,“听底下人说,自打雍正八年二阿哥中了暑气之后,便跟先帝爷一般,受不得半点热气,眼下里日头这样烈便有些不好了,再加上那魏碧涵又巴巴的跑到乾清宫外去恭请圣驾,主子爷就……”

“她倒是个有能耐的!”

高子吟并不蠢,即便是被仇恨迷了眼睛,闹得心智有些扭曲,可脑子却并不愚钝,两年前在年节宫宴上第一次看到魏碧涵,以及冷眼瞧着弘历的反应时,她便第一时间的反应了过来那富察明玉打的是什么主意,只是或许是因着被宠了那么多年,稳坐宫中第一宠妃宝座这么多年,让她有些眼高于顶,非但是没把那出身低贱的魏碧涵放在眼里,还在私底下没少嘲笑富察明玉的愚蠢,却压根没料到就是这么个不起眼的宫女,竟是闹得她阴沟里翻了船……想到前些时候自己在弘历跟前抱怨内务府送来的东西越来越不精心,话里话外的直将矛头对准了那贱人的阿玛魏清泰,却不但没能如以前那样得计,还惹得弘历从来没有过的一番训斥,高子吟便不由得将双手握紧成拳,对魏碧涵彻底的恨进了骨子里。

“本宫的孩子死得那样的惨,死得那样的无辜,就是让富察贱人和她那个贱种去一命赔一命都一点都不过分,可碍着前朝不得不压下来也就罢了,那个贱人竟是还凭着那个魏贱人翻了盘,闹得皇上既往不咎,呵,果真是上上下下的贱到了头,果真是帝王无情!”

“……主子!”

丽珠虽然是打定了主意不想再搀和高子吟和富察明玉之间没完没了的争斗,可听着自家主子这越说越大不违的话,却仍是不由得浑身一激灵,怕对方又因此生出了什么不该有的念头,无奈的劝解出声——

“主子息怒,您千万不要这样想,皇上哪里是对长春宫那位既往不咎了,这两年您冷眼瞧着,您难道还瞧不明白?皇上不过是一时瞧着那魏氏新鲜,才多往长春宫走了两回,等到再过几个月秀女大选,颜色更好家世更拿得上台面的小主们进了宫,又哪里还有她站的地儿?”

“一时新鲜?她这一时新鲜便已经折腾了整整两年,若是再新鲜点皇上眼里哪里还容得下别人?”

想到魏碧涵刚出现之时自己的不以为然,高子吟只觉得悔得肠子都快青了,满腔怨念之气没地儿撒的便一把抢过话头,冷嘲出声——

“你说得没错,大选马上就要开始了,憋了三年皇上怕是也要憋坏了,指不定到时候就要挑多少女人进来,呵,若是到那会儿魏氏都没地儿站了,本宫岂不是越发没地儿站?”

“主子,您……”

“不过那魏贱人虽然是决计不能留,可眼下里皇上对她上心得紧,本宫怎么着也不能为着除了她便上赶着将自己搭进去,不然岂不是白白的便宜旁人?”

高子吟不耐烦的打断丽珠的话,将心中的算盘一步步打得精细,可还没丽珠因此而大松一口气,感谢苍天让自家主子终于脑子明白了点,却只听对方又再度抛下一句——

“对了,之前让你打听的事儿怎么样了?本宫可不信富察贱人看着那魏贱人如今风头这样甚,会不做一点半点防范。”

“……您是说?”

“主子,魏氏那头儿又有动静了。”

景娴虽然于明面上对长春宫的种种动静并不做任何干预,一副随她们去的模样儿,可事关魏碧涵,却由不得她不上一点心,听闻此言,不由得一合手中的大选名册,挑了挑眉——

“哦?”

“您也知道,近两年只要这宫里头有眼睛的都能瞧得出来主子爷对那个魏氏的上心,可那个魏氏也不知道是真的傻还是故作姿态,竟是迟迟的不领会主子爷的意思,一副一心只为皇后娘娘和二阿哥的模样儿,直惹得主子爷见天儿的往那头跑,闹出了不少微词,母后皇太后心里头也觉得不像话,怕在大选之前闹出什么太不像话的幺蛾子,便私底下使了太医前去验了验,想瞧瞧那魏氏还是不是完璧之身,可这不瞧不知道,一瞧却是瞧出了大问题……”

容嬷嬷压低了些声音,用只有自己和景娴两个人能听得清的声音轻轻的吐出了几个字,可听在景娴耳中却只觉得犹如一道炸雷——

“你,你说什么?你说那魏氏被下了药,以后怕是难以有孕了?!”

这倒不是说景娴就上赶着去关心对方的身子,亦或是关心这事儿会不会被栽到自个儿头上,只是在对方在自己死前生了三子二女的前一世记忆的先入为主之下,却是让她压根就往这上头想过,如此,陡然一听这话儿,自是不由得脑子一懵——

“主子,您可小声点,这事儿可还没传开呢,母后皇太后的意思是不能让这事儿传开,省得让主子爷又干出什么没规矩的事儿,再者,凭着魏氏那副迷得主子爷三迷五道的狐媚样儿,不能生也算是个好事不是?”

“……嗯。”

景娴下意识的应了一声,可脑子里却飞快的转到了另一茬儿上头,前一世她虽然视魏碧涵为心腹大患,每每想起总是恨不能除之而后快才好,可对方刚入宫那会儿她却是没有半点印象的,直到后来乾隆六年被封为贵人,才算是过了过心,而按理来说,那会儿正是二人打得火热且身子骨都好着的时候,却是压根没传出半点喜讯,直到后来乾隆二十过后魏碧涵年近三十的时候才跟撞了大运一般接二连三的开始生子……想到这里,再想到魏碧涵身后的推手富察明玉,以及结合这耳边的消息,景娴总算是闹明白了这个前世怎么都没想明白的问题。

“主子?”

看着景娴的面色有些微妙,容嬷嬷不由得觉得奇怪极了,而对着景娴,容嬷嬷也没得什么说一半掩一半的心,怎么想便怎么问出了声——

“您这是?”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说得不错,怎么着也算是件好事,不然那魏氏现如今便已经风头这样甚,若是等她生下个一儿半女,岂不是越发要惹得后宫大乱?”

“正是这个理儿呢,不过奴才寻思着,即便没有这这档子事儿,长春宫那位也不可能会允她生下自己的孩子,少不得会找其他的机会,不然这白白送来的棋子可不就废了?”容嬷嬷撇撇嘴,“只是奴才冷眼瞧着,那魏氏也不像是个任人拿捏的主儿,若是知道了这档子事儿,还不知道会惹出怎样的幺蛾子呢不是?”

“等等,你说什么?”

说着无意,听者有心,最近景娴被大选之事闹得有些手忙脚乱,压根没多余的时间多去想魏碧涵的事儿,可一听这话儿,电光火石之间,却是不由得让她想起了前一世魏碧涵每每提及富察明玉的微妙神色,以及在她被废弃冷宫之时全然不复平日的尊敬口口声声所说的富察氏,再加上早就被刻在记忆中的乾隆三年将要生出的大事,景娴只觉得心中猛地闪过一丝灵光——

“呵,原来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