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24 大选选出幺蛾子

124大选选出幺蛾子

作为乾隆年间的第一次选秀,又恰好逢先帝孝期结束,宫中自然是下令大肆操办,而再加上弘历那向来甚喜铺张热闹的性子,若不是先帝爷曾下过明旨为免人马劳顿,扰民伤财,令往后大选只挑五品以上在旗秀女,说不定还真是想要来一次全国范围内的全面甄选,但即便如此,符合年龄又无伤残疾病且通过了初选的秀女却仍有几百余众——

“主子,初选过后剩下的名册内务府已经整理出来了,而其中家世比较出挑的有两江总督苏图之女戴佳氏,与主子您同属满洲镶黄旗,川陕总督桂林之女伊尔根觉罗氏,属满洲镶蓝旗,兵部侍郎永绶之女叶赫那拉,属满洲镶白旗,以及湖北布政使鄂敏之女西林觉罗氏,而家世稍次的则有大理寺少卿陆士隆之女陆氏,塞桑根敦之女博尔济吉特氏[注1]。”

景娴应了一声,顺着容嬷嬷的手接过名册,可一眼扫去却是不由得挑了挑眉——

戴佳氏,后来的忻贵妃,伊尔根觉罗氏,后来的循贵妃,叶赫那拉氏,后来的舒妃,博尔济吉特氏,后来的豫妃,还有明明出身显赫却因为其祖父鄂尔泰惹了弘历不待见到死都只封了个贵人的西林觉罗氏,以及明明出身略逊却在这些人中得了最大尊荣的庆恭皇贵妃陆氏……人倒是来得挺齐活。

“瞧着倒是都还不错。”

想到除了出身于汉军旗,看着令妃得宠颇有些照样学样的陆氏以外,剩下那一色儿的就没一个看令妃顺眼的满蒙旗嫔妃,景娴的眼神不由得颇有些玩味,在后来被分到延禧宫与令妃同出一个屋檐下的西林觉罗氏和与自己同出镶黄旗的戴佳氏二人名字上勾了个圈之后,目光又在陆氏的名字上顿了一顿——

“皇上不喜欢性子太强的女子,让她们别只顾着自个儿那点子教养,就打一开始的失了圣心,正如同我入宫之前李嬷嬷所说的那般,既然入了宫,总是不能白活一遭才是,不然岂不是白白的便宜了旁人去么?”

合上手中的名册,景娴的眼波微微一闪。

“再有,后宫之中位分高的嫔妃并不算多,除了我之外皆是一色儿的嫔位,姑爸爸的意思是依着先帝爷的遗训给永璋的额娘纯嫔升到妃位,还有那个向来不惹事的海贵人也给升到嫔位,省得到时候那新人老人混成一团闹出什么幺蛾子,叫人看着不像话,而我亦是寻思着,等这些个秀女进了宫之后总是得住进一宫主位的偏殿里,往远了说,保不齐就会自成出一方势力,你便留些神,让钟粹宫的嬷嬷多上点心盯着点。”

“是,奴才明白。”

说完了正事,还有私底下的麻烦事,大选将近,按理来说弘历不管是为了朝臣面子,还是顾全大局,怎么着也得将先前的心思收回来点,然而也不知道那魏碧涵究竟使了什么法子,竟是哄得对方生出了想要借着这一趟秀女大选的功夫一道给封个位分的心思,直让人觉得大跌眼镜——

“主子,向来您也听说了外头的风声,听底下人传回来的信儿,说是也不知道那个魏碧涵到底给皇上灌什么迷药,闹得还没宠幸便让皇上巴巴的去母后皇太后娘娘那儿请旨,说是想要借着这一道儿给封个贵人,您看这?”

“贵人?”

若在之前听到魏碧涵的这番能耐,就是再有着前世的记忆垫底儿,景娴也总是少不得会要上几分心,可自从想明白那些个过往压根没想明白的事儿,窥探出其中从未细想过的内由,却是让她将一颗心全然的吞进了肚子里——

“她这会儿还有功夫忙这些个事儿?前些时候储秀宫那儿不是已经得知了她被下了药的信儿么?且不说高氏本就打心眼里的不情愿一个这样肖像自己的人抢光了自己的宠爱,就单凭着她现在与富察明玉站在一处儿这一点,就由不得她不着急上火,正如同你先前所说的,魏氏可不是能任人拿捏的软性子,你说她得知了自己不知不觉被阴了一遭,怎么会没得半点动静?”

“可是那魏氏如今不是只能靠着皇后娘娘做依仗么?若是……”

“不过是相辅相成,魏氏想靠着富察明玉站稳脚跟,富察明玉不也是想借着魏氏拉回一两成,何必说得谁比谁高贵了去?”

想到前一世魏碧涵的那点子狠劲,以及有仇必报的性子,景娴状若无意的瞟过一旁桌案上的秀女名册,唇间勾起了一丝颇为玩味的笑意——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更别说中间还加了只豹子进来……富察氏自诩聪明,可这回儿却是少不了得在魏氏身上狠狠栽回跟头了。”——

大选不同于小选,只要不是身带残疾体弱多病,亦或是家里头有关系能够得以免选之外,便皆是会被内务府记名分派到各宫各院以及其他地儿当差,作为要么是得充入后宫侍奉皇帝,要么是赐予王公宗室的秀女,先是得经过内务府有经验的老太监老嬷嬷的初选,太高的不要,太矮的不要,太胖的不要,太瘦的不要,仪容仪表,浑身上下,皆是得一一合格,才能进入复选,而进到复选之后,又得凭着在宫中的表现再进行筛选,惹事的不要,跋扈的不要,才艺不佳的不要,掐尖冒头的不要,德言工容,言行举止,皆要令上头满意了才能最后留在宫中,当得起底下奴才们的一句‘小主’。

“奴才恭请皇上圣安,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参见皇后娘娘,娘娘金安万福,请娴贵妃安,娘娘万福,请贤嫔娘娘安,娘娘万福。”

“免!”

那拉太后自从养下了和婉之后,便一门心思的投在了这上面,除了宫中出了什么紧要的大事让她不得不做主之外,皆是放开了手让景娴独揽大局,而钮祜禄氏虽然有心在大选上头插上半句话,可碍着压在自己头上的那拉太后不动如山,便也就只能憋着气呆在慈宁宫中等消息,如此之下,除了正中的弘历和富察明玉之外,便只有全权负责大选的景娴和死乞白赖硬要赖着前来的高子吟分座两边……而看着底下经过一层层筛选,最后所留下来的几十个一溜儿排开的如花秀女,弘历满意极了,若不是还顾忌着那本就所剩不多的帝王气度,以及其中还有早就内定下要留给宗室赐婚的秀女,怕是他还真恨不得直接大手一挥全部充入后宫才好。

“皇上这回儿可是有福气了,瞧着这一个个水葱似的秀女,倒真真是将子吟给比得无地自容了,皇上,您可不能有了新人便忘了旧人。”

虽然近几年被魏碧涵抢走了不少风头和宠爱,可论起拿捏弘历的心思而言,高子吟却仍是不弱半分,再加上这后宫之中没有永远的盟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与其在有着富察明玉这么个怎么弄都弄不死的劲敌在前还去徒惹人恨,倒还不如达成共识你好我好大家好,如此,即便瞧着对方面上那堆满的笑意,心底里的妒意都快滴出了血,指甲尖也在掌心抠出一条条血印,可想到自己与魏碧涵的交易,脸上却仍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模样儿,说完还不忘将目光转到一旁端坐在弘历身侧的富察明玉身上——

“哎哟,我这也是许久没瞧见过这般热闹的情形,一时半会儿有些喜不自禁,竟是没遮没拦的说出了这么些子话,谁不知道皇后娘娘是这后宫之中最荣宠不衰的,您可不要往心里去才是,不然皇上可得恼上子吟了。”

“怎么会?”

在先前小产那档子事儿上,富察明玉和高子吟二人确实是差不多撕破了脸皮,只差没当着面恶言相向诅咒对方永世不得翻身,可经过这几年的沉淀,以及弘历的刻意压制,于明面上却是又勉强平和了起来,只是若在平日里,就是再听着对方这话里带着深意的言辞少不了会觉得膈应,可唯独今个儿却是让她莫名其妙的生出了些不安,再加上高子吟唇边那若有似无的笑意,便更是让她觉得心里头没个底儿起来,勉强的扯出了个笑脸,转而又看向弘历——

“皇上向来便是个疼惜人的,闹了这么大半晌秀女们怕是也累了,瞧着也怪让人怜惜的,不如让底下人开始唱名吧,您觉着如何?”

弘历虽然对富察明玉仍然是不冷不热,可碍着魏碧涵的缘故却到底比之前两年要好上了些许,随意应了一声便挥了挥手示意吴书来动作,可也不知道是老天爷想存心帮高子吟一把,还是高子吟就是一早算准了时间,正当吴书来躬身领旨刚刚拉开手中的名册之时,便只见外头突然奔进来一个小太监,抛下平地一声炸雷,直将一旁对富察明玉和高子吟的争锋相对早已司空见惯,压根就懒得搭理一心搭在底下秀女身上的景娴也顿时拉回了思绪——

“出,出大事了,二,二阿哥昏过去了!”

注1:除了庆恭皇贵妃陆氏之外,以上嫔妃多数是在乾隆十多年之后进的宫,可是因为咱们压根就不会让乾隆在位那么久,为了剧情需要,所以让她们提前进宫。

作者有话要说:总觉得视角上头拿捏得不是很稳,不过这几章剧情会很白热化,魏碧涵也会正式踏上后宫的战局,成为景娴走向太后之路上的最大炮灰,窝会加油改进的,握拳=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