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26 各怀鬼胎各算计

126各怀鬼胎各算计

“你!”

富察明玉虽在魏碧涵的作用之下,确实是对对方颇为信任,因着眼下里永琏的情形也确实是有些乱了阵脚,脑子里心里都乱成了一锅粥,可是信任归信任,慌乱归慌乱,这却并不代表她就傻到了头,会任凭着对方想如何便如何,如此,听到魏碧涵这明面上说得好听,实际上却是句句在诅咒自己和永琏的话,自是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张口便想拿着对方发作一二,只是正当她瞪圆了眼睛,还没来得及将心中的恼怒宣之于口,却是被一旁一直紧皱着眉的弘历先一步的抢过了话头——

“这与你有什么干系,你平日里怎么对待永琏朕都看在了眼里,你又何须将一切罪责都揽到自己身上?”

看着满脸自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魏碧涵,弘历的眼中充满了怜惜,语气更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这孩子自打出世以来身子骨就不算太好,几年前又是因着一场暑热而落了病根,闹得眼下里这般,说到底,也是这孩子没有福气罢了……”

“皇帝!”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殿中众人不是不知道魏碧涵深得弘历青眼,虽然从名分上来说仍是一个小小的宫婢,可实际上却是这后宫之中一等一的得意人,只是再知道,再心知肚明,谁也没料到弘历会对魏碧涵爱重到了这份程度,竟是会为了宽慰对方一二而说出这样可轻可重的话,如此,便只见富察明玉脸色顿时一白,再顾不上心中越发大的怒气,勉强压抑住想要活吞了那魏碧涵的恨意,张口便想痛呼出声,而与此同时,早先打定了主意顺其天意的那拉太后也是因着这话儿不由得皱了皱眉,一边直接打断了弘历越说越不像样子的话头,一边将目光投向了之前并未太过上心的魏碧涵。

“母后皇额娘,儿子并没有什么其它的意思,瞧着眼下里永琏的情形,心里头也很是有些难受,只是一码归一码,总不能因此就错怪了无辜的人不是?”

看着那拉太后顿时锐利起来的目光,弘历倒也后知后觉的察觉出了自己的言语有失,可是比起这个一早就在他心中失了地位的永琏,他却是更不愿意让那拉太后就此恼怒上自己如今的心头肉,说出来的话不由得让人更为偏颇,说完也不顾在场众人微妙的眼神,还又将目光转向了已然深受打击的富察明玉——

“皇后,你也是个明白人,不会不懂朕的意思吧?”

“我……”

弘历的心思倒是不难猜,说得好听点是爱新觉罗家爷们儿的惯性,爱欲捧上天,恨欲踩入地,说得难听点也不过是寡情薄意,没什么护犊之情,再加上富察氏一门早就被他狠狠的记上了一笔,连带着永琏也因着高子吟小产的事儿在他心中的地位一落千丈,不但再不复过往的疼宠,还多日少会问上一句,只是碍着富察家在朝中还占有一席之地,永琏又身为嫡子,才迟迟没有借题发挥的多做刁难,如此几几相加之下,瞧着永琏突生大病,在最初本能的着急之后,竟是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气,即便面上还装着着急上火,言语中透出来的冷意却是直听得在场众人心中一凉——

“皇上,您怎么能这样说呢?若是二阿哥知道您这样说该多伤心啊,就是皇后娘娘也受不了啊……”

因着弘历那石破天惊的话,大殿之中不由得顿时静默起来,没资格说话的自是不敢上前去触霉头,而有资格说话则要么是心中各自有所盘算,要么是被这话给惊得半天没回过神,可无独有偶,不知道心里头盘算着什么的魏碧涵却是一脸哭丧样的再度哪壶不开提起了哪壶——

“奴才虽然没有什么见识,也知道二阿哥的身子骨向来有些羸弱,可,可是二阿哥身为尊贵的皇子阿哥,宫里头什么好药好物没有,总是能养好的不是吗?二阿哥一直对奴才说长大之后想要为您分忧,想要好好孝敬皇后娘娘……皇上,您可不要就此失了希望啊!”

“为朕分忧,孝敬皇后?”

不得不说魏碧涵是个天生就适合活在宫廷之中的人,进宫时日虽不算长,可拿捏起弘历的心思却是一点都不比高子吟要弱,反而还因着最开始富察明玉的指点,以及平日里的察言观色,慢慢的摸索出了弘历对长春宫的症结所在……而果不其然的,在她这番刻意为之的引导之下,弘历原本还稍带难过的面色顿时微妙了起来。

富察家这是想要做什么?

弘历虽然在女色上头颇有些拎不清,在前朝大事上头也没什么了不得的作为,可自小就被雍正教导帝王心术,自是不可能没有一点城府,只是再加上他那偏听偏性的本性,却是让他非但没能怀疑上深得自己心意的魏碧涵的用心,反而是自作聪明的从前朝切入开始了阴谋论,满心满眼的觉得永琏并不如自己所想的那样简单,而富察明玉心中保不齐也有着将儿子养大便取自己代之的心思,其身后的富察家便更是不用说……不想不觉得,一动了这个念头,以及再联系上几年前便种下了的疑心,弘历不由得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回事,眼底下猛地划过了一丝寒意。

哼,富察贱人这回可算是栽了!

高子吟自打进长春宫以来便提心吊胆的,生怕魏碧涵会蠢得为了报自己的丧子之仇便闹个鱼死网破,折腾完了富察明玉不算还将自己给折腾进去,不由得一直凝神静气不出一声的仔细瞧着眼前的局势,准备随时抢过话头,如此,虽然看着魏碧涵的心计手段远在她预料之上,一环扣着一环的直将富察明玉逼得进也不得,退也不得,让高子吟心底里少不得多了些防范,可于此同时看着自己心中大敌这样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还砸了个鲜血淋淋,却又让她觉得很是快意,眼角眉角都带起了笑意……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此话真乃金玉良言。

这个魏氏不可不防!

看着眼前的局势被一个身份卑微的奴才所操控在手中,那拉太后自是少不了皱了皱眉,心里头也后脚赶着前脚的嘀咕了开来——

稳坐后宫头把交椅这么久,富察明玉这种想要借着新人稳固地位的把戏在那拉太后眼里自然是非但算不上高明,还很是有些养虎成患的风险,在打听到富察明玉一开始就给魏碧涵下了绝育药的时候,那拉太后便预料到这后宫将要卷起一场乱斗,而首当其冲的便是富察明玉,其次则是高子吟……敌强我弱,敌弱我强,看着这三人自己闹起来斗起来,那拉太后自是稳坐钓鱼台,对于能借魏碧涵的手除掉背景不弱的富察明玉以及在弘历心中占重太多的高子吟颇有些喜见乐闻,只是她没有料到,这个刚入宫不久的魏碧涵竟有这般能耐,能够将弘历耍得团团转。

这个魏氏倒是可以拉拢一二。

比起那拉太后拉得颇为深远的思绪,钮祜禄氏的目光显然要短浅得多,看到魏碧涵这般得弘历的宠爱,身份又这样的低微,不由得起了拿捏住此人去压制向来看不顺眼的富察明玉、高子吟以及景娴的心思,想到到时候若是后宫中被此人独占鳌头,自己又将此人拿捏得,钮祜禄氏的眼中不由得瞬间划过一丝精光,仿佛眼前便已然看到了后宫被自己掌握在手中的画面。

长春宫中各怀鬼胎各算计,而比起大多数都只对当前局势一知半解,早有先知的景娴冷眼瞧着这么大半会儿,心底里自然也没闲着——

她是因着重生而来二世为人,心里头对神佛天命有了些前世全然不曾有过的敬畏,压根不打算主动对谁出手,也准备随着魏碧涵去阴谋去算计去搅乱后宫里的这一池春水,坐收渔翁之利,只是,按照她原本所想,魏碧涵如今再怎么得宠再怎么入弘历的眼,总不过是富察家的包衣,自身荣辱全被绑在富察家的这条大船之上,万不应该像如今这般将一切都捅到明面上来,不说将来,只说现在,魏碧涵此人应该是没有抵抗住富察家怒火的资本的,而另一方面,高子吟也不像是那样脑缺之人,再心思偏激再被仇恨迷了双眼,也不会将自己将来的一切全部投注在一个不知来历,不知深浅的敌人身上……莫非,这其中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交易?

魏碧涵,魏清泰,富察明玉,富察家,高子吟,高斌,正当景娴皱着眉越想越深,终于将要琢磨出个一二的时候,却是被富察明玉突然的出声给打了个正断——

“永琏那个孩子,从小便是个懂事听话的,看着您日日劳累便只想与你分忧,看着我为他忙前忙后便总是说长大了要好好孝敬我,好好保护小三儿,可现如今却是……”

富察明玉不是个蠢的,看到事态全然不受控制的发展了眼前这个地步,怎么的也料到了魏碧涵反水了,心里头虽恼虽怒虽恨,可看着弘历那偏心得不行的态度,却又勉强的隐忍了下来,转而换上满脸凄楚,丝毫不弱魏碧涵满脸的哀痛——

“想来正如同您所说的那般,永琏是个没福气的,不,应该是说我是个没福气的,若是他没有投生在我的膝下,或许,或许如今也不会闹成今天这幅模样儿,说到底,说到底都是我的错,即便他真的撒手而去,也怪不得任何人,只能怪我这个没福气的额娘……”

“皇后……”

跟在弘历身边这么多年,富察明玉也不是全然不了解对方,知道对方最是个吃软的,便想要以退为进,将自己的姿态摆得低入尘埃的来消除弘历刚生出的疑心,同时引起对方的怜惜,而看着对方真的因着自己的话神色间产生了一丝松动,心中不由得大喜过望,可刚准备再接再厉的再拼上一把的时候,后殿却是突然传来一阵极大的喧闹声,直闹得她心中猛地一突,而愣愣的抬起头看过去,竟是只见被留在后殿照顾永琏的双云踉踉跄跄的奔了进来——

“不,不好了,二阿哥,二阿哥没气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算不算是富察明玉自己咒死了永琏,你们懂的~

ps,谢谢歌自若同学投的雷,鞠躬感谢=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