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27 将反水进行到底

127将反水进行到底

永琏没了,唯一的嫡子折了,这无论是于后宫还是前朝都是一件相当了不得的事儿,而同时更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哈,看着那贱人满脸死灰的样子,真真是快意极了!”

回到储秀宫中,高子吟一扫面上的哀戚之色,扑哧一声的直接笑了出来来,眉目之间更是一片神采飞扬——

“什么叫做养虎成患,什么叫做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这回儿我可算是开了眼界了,那个魏氏也真是个有能耐的,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竟是直接将那贱人最大的依仗给去了个干净,哈哈,真是痛快!”

“主子……”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高子吟因着狠狠的出了心头的一口恶气而得意的忘了分寸,可半刻都不敢放松警惕的丽珠却是不然,想到那心思成算非但半点不输给自家主子,反而似乎还将一切操控在手中,心机深沉的吓人的魏碧涵,丽珠便觉得心里头慌得厉害——

“奴才虽然没得什么大本事,也没得您深谋远虑,可冷眼瞧着那魏氏,总觉得是个大患,眼下里她还在皇后娘娘身边便将长春宫害成了这幅德行,若是您还与她深交下去,保不齐下一个遭殃的就是咱们了,主子,您可得想明白了!”

“哼,你当本宫不知道那贱人的深浅?”

正在兴头儿上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换谁都高兴不起来,高子吟自然也不例外,一听意有所至的话便不由得顿时冷了脸,只是看在对方好歹身为自己的心腹,之后的事儿又少不得要对方配合才没有贸贸然的发作,勉为其难的解释出声——

“只是她再有能耐,家世背景总归是个破不了的硬伤!”高子吟冷笑一声,“眼下里她反了富察明玉,自家人里头又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她除了能依仗本宫之外还能依仗谁?本宫既然能容下她,难不成还会没有一点法子拿捏住她?”

说完也不等满脸欲言又止的丽珠接过话头。

“再者,若是如今还局势未明倒也就罢了,可凭着她眼下里捅出来这样大的篓子,旁人不知内由,本宫还能不知内情?她魏碧涵又不是个傻的,怎么会放着好端端的日子不过硬要跟本宫对着干?即便退上一万步来说,她不怕自家本家人因此落了难,可就不怕本宫与她拼个鱼死网破,让她一切臆想尽数落空么?”高子吟满脸自以为是的聪明,“心思越大的人便越好拿捏住把柄,她若是没那个爬上枝头变凤凰的心思,本宫还不敢用她呢!”

“可是……”

“行了,收起你那副杞人忧天的死人脸,看着就让人扫兴!”

高子吟满脸不耐烦的打断丽珠的话头。

“这么几年下来本宫也算是看明白了,皇上就不是个心里头只存一个人的人,若是想要咸鱼翻身,再复从前的荣宠,少不了得靠那风头正甚的魏氏周旋一二,只是本宫才不会像富察明玉那般尽会给点空的……”转身直接从一旁的屉子里抽出一个镶满了珠翠的锦盒,“这是我阿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的西域香料,皇上最是喜欢这个味儿,你拿去给她,她自会懂得如何作用。”

“主子……”

“她要是聪明,咱们一起风光一起富贵也不是不行,反正不是她也有别人,与其是别人倒不如是注定生不下个蛋的她,但若是她起了想吃独食,反咬本宫一口的念头,哼……”高子吟眸中厉色一闪,“还不快去?!”

“……是。”——

“这是储秀宫那位送来的?”

魏碧涵不蠢,知道自己的所行所举已经招尽了富察明玉的恨,虽说留在长春宫中受了委屈总会有皇上帮自己出头,可同时却也怕逼急了对方会干出什么二一添作五的事儿,如此想着,趁着富察明玉因着永琏夭折的噩耗哭晕过去的功夫,魏碧涵便连忙摆出一副哀戚不已的模样儿,上赶着求着来守灵了,想着不但避免了富察明玉的毒手,还全了自己的仁善,可谓是一举两得,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这头儿刚安顿下,还没怎么缓过神儿,储秀宫那头便这样的急不可耐了起来,眼中不由得顿时闪过一丝嘲讽——

“是。”

魏碧涵虽然如今的身份还只是个宫婢,可是因着弘历的青眼有加,却到底跟一般的宫女不同,不但不用做粗活,身旁还有着一两个使唤人,瞧着比起寻常的答应常在还要略胜一筹——

“方才是储秀宫的丽珠姐姐带着贤嫔娘娘的赏赐来的,只是看着您在忙活,不方便打搅,便将这物件儿交给了奴才……”呈上手中的锦盒,腊梅的面上既恭敬有艳羡,“说起来这贤嫔娘娘也是宫里头的得意人,平日里也不见她对哪宫主子特别青眼,唯独您入了她的眼,主子您真真是个有福之人!”

“有福?不过是个失了宠的嫔位,入了她的眼有什么福不福的?”

看着腊梅那一脸蠢样,魏碧涵的眼中几不可见的划过了一丝鄙夷,把玩着手中华丽非常的锦盒,语气也跟着很是有些不屑——

“她倒是打得好主意,想要将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利用到头,也不瞧瞧自个儿有没有那个本事,也不知道她哪来的自信,真以为我除了她们高家就没有其他选择了?我连富察家都看不上,难道还会将所有希望寄托在她身上?”魏碧涵冷哼一声,“真当她自个儿蠢旁人就比她更蠢了?”

不得不说魏碧涵是个生来就适合在后宫里生存的人,虽然出身卑微,身份低下,可心思深沉,步步为营,在没进宫,没看到这满目富贵满目尊荣之前,或许她还只是算计着自己如何借着这天下白掉下来的桥梁来翻一翻身,一朝由奴才便主子,可看到了这宫中的权势和得到了弘历的青眼,以及那中宫皇后也不得不靠自己站稳脚跟,瞧明白了自己的能耐之后,她的心眼却是自然而然的膨胀了起来,直接图谋上了整个儿后宫的大饼。

她在明面上跟富察明玉撕破脸皮的行为看起来是蠢得没边,然而实际上她却不仅仅是因着有仇报仇,亦或是一时冲动,急于泄一泄心头之恨,反而是看准了富察家的势微,以及富察明玉在后宫之中的影响力一日不如一日,如此,与其让自个儿去成就对方,倒还不如趁着对方境况不佳的时候来一记迎头痛击,除去一个敌手算一个,至于高子吟……

按照魏碧涵原本所想,她倒是并不打算在咬了富察明玉一大口,气还没喘平的时候再做什么举动去惹上头的眼,省得事急而乱的把自个儿白搭了进去,准备惦念在高子吟好歹也给自己透了句口风,以及没有她自己也进不了宫得不了青眼的情分上,暂且饶过她一马,等到真正站稳脚跟之后再以待后谋,可看着眼下里自己的好意非但不被领情,反而对方还生出了这样的心思,巴巴的来招惹自己,魏碧涵却也没了先前的耐心——

“一个无子无宠年逾三十的女人还想拿着我当垫脚石拼一把咸鱼翻身,呵,蠢成这样,难怪这么多年下来都还只是个嫔位!”魏碧涵冷哼一声,“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少不了要回她一份大礼,让她尝尝自己的蠢劲儿!”

“主子……”

腊梅被自家主子这番句句皆是以下犯上的话给吓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缓过来,勉强归拢了心神,战战兢兢的接过话头——

“您,您……不管怎么着,眼下里贤嫔娘娘总归是在向您投橄榄枝,而且话里话外的意思也想拉您一把,您何不干脆就借着这个机会往上爬上一爬呢?毕竟,毕竟您现下里已经招了皇后娘娘一族的眼,若是再,再……岂不是树大招风,白做了靶子?”

“嘁,富察家又何足畏惧?虽然说起来是个大族,可眼下里在朝中的地位不还是岌岌可危,只能靠我来转圜一二?这么帮子废物点心,难道还敢顶着皇上的眼珠子对我怎么样不成?”

魏碧涵是心思深沉,该算计的地方一步都不肯放过,可到底出身不怎么样,眼界见识皆有所限,只摸到前朝局势的冰山一角便自以为拿捏住了全部,还毫不自知的轻嗤出声——

“那高家虽然看起来比富察家的境况要好些,还算得皇上的心,可说到底却也是个没什么能耐的,混了这么多年,后宫只混到了嫔位,前朝也是上不上下不下的,连个旗都没有抬,真是白瞎了那高氏得了那么多年的宠!”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一个两个的连个后入门的那拉氏都比不上,净是些扶不上台面的东西,若不是我进宫进得晚,又在家世上头略逊了一筹,如今后宫里头哪里轮得上她们说话?”

越说魏碧涵便越发的来气儿,她自问无论是容貌还是心智亦或是手段等皆是要比后宫那一竿子女人要强,却偏偏输在了起跑线上,心里头不由得不平衡极了,张口便抛下一句——

“你去内务府找我阿玛,让他去给表姐递个话儿……福伦在前朝爬了那么久也没爬出什么模样儿,看来还是得我去拖上一把,只有前朝有人立住了,我才能在后宫里说得上话,到时候,不光是富察明玉,不光是高子吟,就是那个那拉氏,都得让上我三分!”

作者有话要说:修改大纲神马的好苦逼,乱斗马上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