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44 灵堂之中唱大戏三

144灵堂之中唱大戏(三)

高子吟虽然得了旨意从嫔位一跃为贵妃,可且不说此乃死后追封并无什么实际性的意义,就光是凭着这点子晦气,若不是宫规所限怕是根本就没什么会上赶着来凭吊,皇子皇女是因着要敬孝,各宫嫔位是因着要全情,弘历是因着惦念旧情,富察明玉是因着要摆足姿态,而贵为皇太后的钮祜禄氏却是于公于私都没有半点必要,如此之下,见着那身着着明黄色宫装的身影渐行渐至,除了一早就得到风声的景娴余者不由得皆是面面相觑——

“免了吧,慧贵妃在宫中侍奉已久,虽说平日里到哀家那儿走动得不多,却好歹是个老人,如今一走,哀家总归少不了有点子遗憾,便想着前来走上一趟,倒没想到惹得你们兴师动众了。”

俗话说得好,自家人知自家事。

钮祜禄氏虽然凭着个争气的儿子,一下从妃位爬上了皇太后的宝座,可这并不代表她就因此翻身做主了,反而因着里有孝敬皇太后,外有各宗室王爷而受尽了为难,竟是让她只觉得比起以前为妃的时候更为不顺心,如此之下,正如同富察明玉想要找一个契机借此拉起整个儿富察家,从而也方便她自己跟着水涨船高一般,钮祜禄氏也心心念念的盼着个契机能够一举打破眼前的僵局,不说越过孝敬皇太后一头去,至少也搏个平起平坐图个心中平衡……在钮祜禄氏看来,若是这个契机的第一环是高子吟的死,那么第二环则是安抚弘历借此拉近母子之间的距离,而当这一环二环打扎稳当之后接下来的一步步才能顺风顺水,这般想着,钮祜禄氏不由得脑子转得飞快,连带着心随身动的表换了表情,带着份遗憾又带着份心疼。

“皇帝啊,哀家知道你一向念旧,慧贵妃是你身边的老人又很是得你心意,见着她突然香消玉殒你心里头少不得会有点子不舒坦,可是这逝者已逝,你可不能因着慧贵妃的死而操劳过头,弄坏了自己的身子骨。”

“让皇额娘担心,实在是儿子不孝,只是皇额娘放心,民以家为重,君以国为重,儿子这么大的人了怎么会因着一个女子而失了分寸,耽误正事?”

“有什么孝不孝的?你是额娘的儿子,就是再大额娘也少不得为你担心操心,若不然我还能为谁担心操心去?”

钮祜禄氏将话说得极为贴心,听在弘历耳中也很是熨帖,可是落在早就洞悉其中种种的景娴耳中却是怎么听怎么觉得讽刺,无心多看这母子二人的温情戏码,稍稍移开目光转到嘉嫔身上,却是只见她眼波微微的一闪——

咦?这位似乎对钮祜禄氏的到来并不喜见乐闻?

嘉嫔当然不乐意,不光是一点不乐意,而是非常的不乐意——正如同景娴先前所想的那般,钮祜禄氏向来便是个心气小眼界窄的,于公于私都只顾得到眼前,全然不去想,或是说想不到之后的变数,当年她是将嘉嫔一手推入了乾西二所的大门,但这可并不是说她就有什么远见或是筹谋了,而是仅仅为了与孝敬皇太后斗一口气,眼见着对方指了人不甘落后罢了,眼下里若不是思来想去没了办法怕是也压根不会想到自己还留了这么一手棋,而话又说回来,不知道是天意还是人为,到头来竟是成了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钮祜禄氏一心想要跟孝敬皇太后争个长短,斗个高低,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输了先机,不但没谋到半分利益,反而是屡次将自己给搭了进去,落得个上上下下不得好,心中自是少不得有些气急败坏,同时却是想不到半点方法,而正当此时,在心里谋划了好些年瞧准了时机的嘉嫔送计上门,钮祜禄氏不由得喜出望外,一边配合着嘉嫔的计策看着整个儿后宫仿佛尽数被她掌握在手中一般让它静就静让它乱就乱,心中洋洋得意,一边看着宁寿宫那头没得半点动静所有情形都顺着自己所想的进行,不免得意忘形。

这个女人好歹也是在宫里混了几十年的角儿,怎么蠢成了这幅德行?!

金氏只是个嫔位,再是灵堂里头的人不多也总归挨不上众星拱月的钮祜禄氏的衣角,可这并不妨碍她在心中怒骂出声,听着耳边那一句句自作聪明的可以的话,和方才那高调张扬进来的姿态,再想到昨晚那简直如同画蛇添足一般的送孝服的举止,金氏只觉得这个钮祜禄氏蠢到了家,直让她在有些后悔找了这么个同盟的同时,不由得开始担心起对方会不会再抽冷子来一手蠢招,而正所谓怕什么来什么,还没等金氏想出个究竟,也没等她抬起头给钮祜禄氏身边的桂嬷嬷一点暗示,便只听到对方恍然不觉的话锋一转,突然抛出一句——

“只是理儿虽是这理儿,但宫中没了个贵妃却始终不是件小事儿,再加上慧贵妃的阿玛又官至大学士……”

“皇额娘,您的意思是?”

弘历心中正是熨帖,听闻这突然转了话锋的言辞不由得一时之间没能转得过神,便直接将球又踢了回去,而另一头的钮祜禄氏却是半点都不推脱,逮着话便直接接道——

“依哀家看来这慧贵妃死得并不寻常,虽说她平日里身子骨并不算好,这阵子也很是闹腾得有些厉害,可是若真是有什么大不了太医院又怎么会隐瞒不报,闹得最后一夜暴毙?太医院得好好查查,这储秀宫的人也得好好查查,不说为了宫中人心安定,也好歹得给已逝之人一个交代,给前朝那么多眼睛一个交代。”

钮祜禄氏的心思很好猜,她虽然在后宫混了这么些年,从一个藩邸格格到一宫主位看起来也应该是经了不少事炼出了身铜墙铁骨,可不知道是因为雍正老爷子冷厉过甚,还是孝敬皇太后掌管有方,即便是小打小闹经常有,可无论是在雍王府还是在紫禁城都从未闹出过什么出大褶子的事儿,如此,钮祜禄氏自是从没掺和过什么人命官司,对高子吟下手当真算得上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心里头少不得有点子虚,即便思来想去觉得金氏的计谋天衣无缝,即便前后思忖自觉将屁股擦得干净,即便自我感觉良好的不认为有人敢将疑心打到她身上,也总是少不得有点子做贼心虚之感,这般种种之下,钮祜禄氏不由得想要反其道而行,一边以此证明自己光明磊落,一边想要弘历抓了魏碧涵去顶包了了后患,然而这般心思虽然琢磨起来是那么回事儿,可听在压根便不知道根本的弘历耳里,却全然成了另一番意思——

“哦?皇额娘的意思是想让朕彻查此事?”

作为一个皇帝,一个自我感觉颇为良好的皇帝,弘历自是毫不例外的继承了雍正老爷子的多心多疑,自打疑心上富察明玉之后,便开始慢慢加强了对整个儿后宫的注意力,其中有那帮子女人自己折腾出来的破事,也有景娴有意为之想让他知道的,再加上雍正年间的那些个旧事,埋在他心底里的那颗种子总算是破土发芽了,让他彻底一疑起百疑生——

弘历并不蠢,也没傻到头,自是不可能不知道高子吟这番暴毙另有蹊跷,是以刚离开储秀宫便后脚赶着前脚的唤来了粘杆处下令彻查其中内因,然而不知道是久未被启用的粘杆处大不比从前中用了,还是老天爷不乐意让这场戏就此终结,粘杆处没能查到金氏潜伏了这么多年的经久用心,也没那个胆子将手伸到慈宁宫头上,一来二去之下,竟是只查到了最表面的那一层,将一切矛头尽数指向了魏碧涵……若按照弘历平日里的性子,被推上了风头浪尖的魏碧涵必然是逃不过这一场责难,即便她舌巧如簧,即便她能耐滔天,不死也好歹要去掉一层皮,可她偏偏就是撞上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时机。

高斌的一场大戏是上了魏碧涵的眼药不错,让上上下下皆是因此对魏碧涵生出了点疙瘩也不错,让弘历因此转移了视线再度忆起了高子吟更是不错,可是俗话说得好,成也萧何败萧何,若是没得这一场戏,没得高斌这般大张旗鼓的将诸般种种全都捅到前朝,弘历说不定还真是会就此发落了魏碧涵,可眼下里若是前脚刚闹出这样一出,后脚的大戏又接踵而至,岂不是越发让人觉得他识人不清?

而其二,弘历本就是个最吃软不吃硬的人儿,若是高斌在他面前将姿态摆得一低再低,哭诉得让人不得不动容,那他或许也就勉强揭过先前那一茬儿公事公办了,可偏偏高斌来了一招借病不上朝,生生一副若是你不给我个交代我就抗议罢工的模样儿,却是直让弘历心中堵上添堵,抱着你不让朕痛快朕就让你一直不痛快的气性儿,弘历干脆撩开了手再不多看粘杆处的折子一个字。

如此两两相加,再加上魏碧涵又确实是个可人儿,行事作风柔柔弱弱皆是戳进了弘历的心眼儿,容貌姿色又胜过已然有些色衰的高子吟,有着能够为了保住高子吟而不再追究对方谋害子嗣先例的弘历,不由得再度色令智昏了。

“哀家正是此意,皇帝觉得如何?”

钮祜禄氏将算盘珠子拨得很好,一方面将自己撇了个干净,一方面踩在宁寿宫那位的头上做了回主,一方面拉拢了势力不弱的高家,一方面体恤了弘历,可谓是面面俱到,只是她一千个一万个没有想到她的一番‘好意’在弘历看来只觉得份外多余……高子吟死得突然,还是为了自己的一句话生生吐血而死,弘历心中不是没有半点愧疚,也正是因为这份愧疚才施恩超拔起为贵妃,给了她不小的荣光,可是即便如此,自尊自大的他却并不想为此而改变自己的决定,生性凉薄的他也不想为了个已死之人生生折腾死还活着的人,如此,看着富察明玉没对高子吟的死多说上半句,景娴也只是恪守本分的安排着丧仪,其余各宫各院亦是做好本分压根就不在此事上纠缠,弘历不由得很是满意,却不料临到了了被自己的生身额娘摆了一道,直让他觉得此事连母后皇额娘都没说半句,你突然来插上一竿子算是个怎么回事?都说母子连心,怎么你就一点都不懂朕的心?

“只不过哀家还是那句话,查归查,办归办,你可不要因此而劳累坏了自己的身子,若不然哀家可就……”

钮祜禄氏全然不知道此事的自己已然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看着弘历若有所思的表情还以为对方将自己的话给听了进去,心中颇为得意,张口便又想关心几句进一步拉近彼此间的距离,可是这一回儿不同上一回,心中已经生出了些膈应的弘历压根就不想再听她多说半句——

“皇额娘费心了,朕自会看顾着自己的身子,若不然岂不是劳得您越发费心?到时候儿子可不就真的是不孝了?”

听到这陡然转变了态度的言辞,钮祜禄氏就是再得意再忘形也不由得回过了神,面色僵硬的很是不敢置信,可心里头已经有所认定的弘历却是压根不给对方半点说话的机会,只想着赶快结束这个烂摊子省得越闹越大——

“正如您所说,慧贵妃侍奉朕多年,若是其中真有蹊跷,朕怎么可能会置之不理?昨夜朕已然急传过太医院众人,也将来龙去脉给弄了个仔细,说来说去,也只能叹句她福泽不够罢了,朕知道您一向心善,可若是太过忧愁此事岂不是让她去都去得不安乐?”

“你……”

钮祜禄氏好歹是在宫里混了几十年的人,虽然心计谋算上头差一点,可对于这说话的技巧却怎么着都称得上句炉火纯青,如此之下,她怎么可能会听不出弘历话里头让她别再多管闲事的深意,一时之间不由得有些气急,然后弘历却是全然顾不上这些,说完之后便直接将目光转到了富察明玉身上——

“皇后,你身为中宫之主虽说因着身子不好的缘故未能掌管宫务,可今个儿既然来了便也别白费了你的心思,好好教教小三儿如何孝敬之道吧。”

话说到这份上,憋了一肚子闷气的弘历也不打算再多做停留,忽略掉钮祜禄氏和富察明玉一个差过一个的面色,甚至就连高子吟的牌位也没多看一眼便直接甩手而去——

“皇上起驾!”

“奴才恭送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