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45 魏氏无奈请守孝

145魏氏无奈请守孝

后宫众人本就不是为了凭吊高子吟而来,或是为了探一探上头的意思,或是为了不落于人后做一场姐妹情深的表演,如此之下,眼见着弘历甩手而去,倍感无趣的各宫嫔妃不由得如鸟兽而散,然而人虽走,该继续的戏码却并未就此终止——

“主,主子,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办?”

回到延禧宫中,压住怒气受完了越发看她不顺眼的端嫔的审视和挤兑,压住不耐安抚完了又闹腾起来的永琪,魏碧涵只觉得又烦躁又不安,而正当这时,听着耳边传来的这道战战兢兢的声音,和抬头看去对方这幅心虚得不行的不争气模样儿,不由得如同导火索一般让她顿时怒从胆边生,火从心头起——

“你先前不是信誓旦旦的说会将此事做的漂漂亮亮么?本宫这么相信你,到头来你就是这样对我的?什么同乡,什么神不知鬼不觉,你没那个能耐倒是出声啊,没有金刚钻却又要揽下瓷器活儿,生生给本宫捅了这样大一个篓子,眼下里竟是还敢问本宫怎么办?!”

“主子恕罪,主子饶命啊,奴才,奴才一心向着您,这份忠心日月可鉴,之前看着您为这桩子事心烦成那副样子,实在是想要为您分忧才会出此下策……”

魏碧涵将话说得凉薄苛刻,听在腊梅耳里只觉得惊魂又惊心。

“小喜子确实是奴才的同乡,为人也一向木讷老实没什么心眼,奴才是碍着这份交情想本着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心思推他一把,可却也没少观察,若真是个内里藏奸的,奴才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将祸害往您身边塞,只是,只是没料到他会心急成这样,将事儿办得这样不聪明……是奴才一时糊涂,是奴才一心想要邀功,可奴才真的知罪了,求主子饶奴才一次。”

“呵,木讷老实?没什么心眼?!”

魏碧涵本来就不是什么心性大方的人,腊梅又恰恰好的撞到了枪口上,以及她心里头本有的那份心虚和不安,几几相加之下,听闻此言自是只觉讽刺至极,刺耳至极,抬手便将个茶盏直接摔到腊梅身上——

“心急?呵,他还当真是个心急的,心急得连话都不用回上一句,趁着太医们都来了延禧宫便自发自觉的动起了手……这般举止何止是心急,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前脚高家的那个老家伙才参了我一本,后脚他便吃了雄心豹子胆的端着药就往储秀宫里头撞,他这是生怕旁人猜忖不到延禧宫身上?生怕将本宫往风口浪尖上推得不够?!”

“主子,您,您的意思是指小喜子被旁人收买了?”

腊梅傻了,她不像魏碧涵好似生来就该吃后宫这碗饭一般,心思心计能在瞬息之间千回百转,听闻此言不由得脑中一顿,背脊一凉,顾不得身上被茶盏砸到的痛楚,也顾不得方才所生出了那一星半点怨念,缓了好半晌才抖抖索索的接过话头——

“不可能的,不会的,他是奴才的同乡,与奴才从小一起长大,他的性子奴才再是了解不过了,只是比他晚进宫了几年,他怎么可能会变得内里藏奸呢?不可能的,决计是不可能的……”

看着腊梅全然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儿,魏碧涵不由得嗤笑出声,想起在灵堂之中金氏那似笑非笑所抛下的话儿,她知道自己这回儿算是被这上上下下的给耍了个彻底——

“自你进宫以来,先是侍奉在皇后娘娘身侧,再是以高妹妹马首是瞻,姐姐虽然瞧着你可心却也怕那二位以为我生出了什么旁的心思而没能好好与你说上回话,眼下里好不容易得了个机会,却不料是在这灵堂之中,倒是叫我不知道是该称妹妹一句有福气还是没福气了。”

“嗯?金姐姐这话说得奇怪,妹妹实在是有些听不明白。”

“呵,不明白?无妨,趁着眼下无人,姐姐与好好解释一番又有什么?你以宫女之身入宫,先是得了皇后娘娘的看重,再是得了皇上的青眼,后还得了高姐姐的扶持,你说你这番际遇可不是有福气极了?”

“姐姐言重了,妹妹不过……”

“不过啊,从另一方面来说,皇后娘娘看重你信任你却因着你生生的折了心头的宝贝疙瘩,皇上对你青眼有加却因着你在前朝受了一遭莫名气,高姐姐扶持你更是‘扶持’得没了性命,这般福气,怕是一般人都难以消受吧,只是姐姐寻思着,这般无福说不定在妹妹眼里是一种莫大的福分,一种挡我者都得死的福分。”

“……金姐姐,你!”

“哎,说起来,这高姐姐还真是可惜了,宠冠六宫这么多年在里得皇上的爱重,在外得家族的支持,可谓是在后宫之中脚跟稳实得很,除了皇后娘娘和娴贵妃怕还真是没哪个敢与她作对,只是她没有料到谁都没有料到她竟是会在一个小小的贵人身上栽了这样大一个跟头,将自己彻底的给赔了进去……妹妹的手段真是让姐姐佩服,佩服得不得不恭贺妹妹一句喜从天降。”

“什,什么喜从天降?”

“咦?妹妹聪慧至此,难道还听不明白姐姐的意思?你当皇上为什么会对你那般青眼有加?你可知道你像极了高姐姐十年前的模样儿?小模样儿一般的柔弱小意,行举姿态一般的弱柳扶风,真真是如出一辙,除掉了这么个拦路虎,妹妹难道还不算是喜从天降?还是说不止这一桩喜?还有御药房那个喜?”

“你!?”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妹妹你在宫里到底是时日尚浅,自以为将心思藏得够深,心思算得够密,手段用得够狠,却殊不知这宫里头比你有能耐的多了去了,张开眼睛瞧瞧,可别一不小心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

“你,你想怎么样?”

“妹妹别慌,这温柔可人的小模样儿一发了狠可就不那么动人了,你不是个蠢人,自然知道既然我没一早将这些个事儿捅出去便是存了保住你的念头,若是你乖乖的听话,在延禧宫好好带你的五阿哥,姐姐少不得会念着姐妹情谊给你指一条明路,可若是你生出了什么旁的心思,姐姐却也不介意大义灭亲,聪慧如你,可明白姐姐的意思?”

“……你是让我?”

“嘘,隔墙有耳,可不用将话说得太明白了,宫里头这么多女人,有能耐的不少有背景亦不少,而过不了几个月又得再进来一波儿,如此,何不就让咱们姐妹联手共享富贵呢?我不会像高姐姐那般白白任人欺到头上,但也不会像她那般妄想独占后宫这块大饼,这般之下,妹妹可放心了?”

放心?放心你个死人头!

魏碧涵自认为养气功夫算好,至少不说旁的时候,在这阴谋诡计你争我斗之上还算是有几分能耐,知道该让的时候就该让,该忍的时候就该忍,可是一想到嘉嫔金氏那副一切尽在意料之中的得意嘴脸,和那一句句意有所至,一副已然将她攥进了手心底的言辞,她却仍是忍不住血气上涌——

她进宫至今,一路顺遂通畅,其中虽被富察明玉下药,闹得下半身无依,可反手一击却也算是得报大仇,而之后虽也遭高子吟利用,闹得进退两难,可天命所归让她得窥对方软肋却亦算是一朝翻身做主……从宫女变贵人,踩着二人的伤疤怨愤,以卑微之身夺下后宫眼红的热饽饽,魏碧涵可谓是步步上爬节节高升,一切幸运让人不可置信,而就像旁人以为,她自己深信的这般,魏碧涵一直认为凭着自己的能耐和心计,用不了多久她就能彻底甩来那卑微的出身,一步步从贵人至嫔,由嫔到妃,由妃晋贵妃、皇贵妃,将后宫所有人死死的踩在脚下,让那些曾经针对过自己看轻过自己的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然而她却没料到这一切的一切竟是因着高子吟的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正如同景娴所料,金氏所说,后宫众人所感的那般,她并不是个蠢人,反而在这后宫哲学之上还颇有些生就而来的天赋,听得懂那一句话饶了上十个圈的其中真意,也窥得明那一张张笑颜背后的‘良苦用心’,如此之下,事直如斯她哪里会不知道自己算是一开始便自发自觉的跳进了对方所设的圈套里,所谋所算竟是全都用来成就了对方的得意,而将自己一步步推入了地狱……想到弘历那语带深意的言辞,想到钮祜禄氏一改常态的关注此事,想到金氏的步步紧逼,想到后宫众人喜闻乐见的模样儿,魏碧涵只觉得心乱如麻,可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却是只见她慢慢的收紧了双手,眼中也紧跟着闪过一道坚定的厉色。

“腊梅。”

“奴,奴才在……”

“本宫知道你一心向着我,此番变化我不想你怕是更为不想,罢了,只能说本宫福泽不够生来便有此一劫,我不怪你。”

“主,主子?”

魏碧涵本就是个表里不如一的人,对外如此,对内也是如此,如此,即便她现下里恨腊梅恨得要死,只觉得若不是对方提出了这么个搜主意自己也不会落得这份田地,可一想到接下来要打的硬仗,绝不能落得身边无人能用无人可用,便还是勉强压下了这份怒意,全盘接受了对方的这幅受宠若惊,淡淡的抛下一句——

“你想法子去给皇上身边的吴公公传句话,让他禀奏皇上我自请为高姐姐守孝三年,以全姐妹情谊,以绝上下嘴舌。”

“主子?!”

“既然被逼无奈,前进无路,那便不如急流勇退,以退为进……想拿着我做伐子顶后宫众人的机锋,没门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