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56 帽儿胡同情意绵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56帽儿胡同情意绵

宫里宫外的人马都因着皓祯而纷纷动作了起来,而早已先行一步的弘昼多隆二人自然更没闲着,直接就把目光瞄准了白吟霜——

“小姐,你这是在做什么呢?”

“嗯?”

自卖身葬父一事之后,白吟霜和皓祯这命里注定的两个人便彻底接上了头,料理完白胜龄的身后事又在坟前狠狠的哭了一通,得尽了皓祯满心怜惜的白吟霜自然而然就被前者做主安置在了这帽儿胡同里——

“没什么,不过是在寻思着做点什么活计打发打发时间。”摸着手中柔顺的白狐毛,“世子爷去年狩猎的时候打到了只白狐,可他心地善良不忍下手还是将它放生了,只留下了这么撮白狐毛,我思来想去,便想着做个绣屏,也算是对世子爷为我做了这么多事的一点小小回报。”

“什么?回报?就这个?”

“我本就身无长物,原本在龙源楼还尚算能赚到点银子维持生计,却不料却是出了那等子事,曲儿唱不了了,爹爹也走了,若不是世子爷乃良善之人好心安顿我,我怕是只能流落街头了……”

看着香绮瞪大了的眼睛,白吟霜眼底深处划过了一丝不悦,面上却是柔弱非常。

“我知道这绣屏算不上什么珍贵的东西,皓祯公子身为王府世子看惯了好东西也不一定能看得上眼,只是这总归是我的一番心意不是?”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白吟霜心里头有着自己的盘算,她不会蠢得掀开对自己最有利的柔弱外表把什么都对人说,而同样怀揣着别样目的接进其身边的香绮自然也有自己的使命,听着这话,心里头有了计较,眼波一闪之间不由得将话锋一转——

“只是你既然知道世子爷是王公勋贵,平日里定是没少见过这些好东西,那么他又怎么可能是图你这点子心意呢?难道你就明白他真正想要的心意是什么?”

“……什么?什么真正的心意?”

“哎哟,我的小姐,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世子爷是心地好不假,人也正直大方,可是你当他真的是觉着你可怜才处处为你上心呢?若仅仅如此,帮着料理完白老爹的后事再给你点盘缠便算是仁至义尽了,又何必既出钱又出力?你真当这有钱有势的公子哥都是闲得发慌呢?”

“你,不许你乱说!”

白吟霜心里头有了数,可面上却是一副闪闪烁烁的模样儿,然而能被多隆瞧上插过来的香绮又怎么可能连这点眼力见儿都没有,不但没就此住了嘴,反而越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越说越直白——

“小姐,香绮命不好生下来便是个没福气的人,而最大的福气便是遇上了小姐你,不用再以乞讨为生,有了个地儿遮风挡雨有了口饭温温饱饱这些都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儿,可是小姐你不同,你这样好心这样善良的人,怎么可能会没有一点后福?”

拉着白吟霜的手,香绮将话说得‘掏心掏肺’。

“香绮这么多年来一路乞讨也算是见过了不少人不少事,于这心思盘算上头总归是要比小姐强上一些,我这么说,并不是要你就去算计什么图谋什么,只是你如今年纪也不算小了,不为旁的也总归得为自己考虑考虑不是?你是个清高的人,情愿受苦受难也不愿意委身于那八旗纨绔,这点我很是敬佩,只是世子爷并不是那些只会仗着家族余荫庸庸碌碌的人,他有才华有人品对你亦有情,难道,小姐就没有一点触动?”

“你,你不要乱说……世子爷那么的高高在上,我却这么的卑微这么的渺小,我能够得来那么一点半点的怜惜已经足够了,哪里还敢想那么多?”

“小姐!”

香绮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鱼龙混杂的见过高官富贵的见过,装腔作势的见过欲拒还迎的亦是见过,可是看着白吟霜自作聪明得一副柔弱纯白得不行的小白兔模样儿,胃里头还是忍不住翻了一翻,抛下这么两个字缓了好半晌才再度接过话头——

“那你就甘心随随便便找个升斗小民下嫁?我不是说平平淡淡的日子不好,可是你也知道,外头打你主意的人不少,你又惹上了那么什么贝子,到时候若是他们想要强欺于你,谁又可以保护你?难不成被他们占了便宜你再找根房梁去了断性命么?这样你又怎么对得起世子爷一心一意为你抗争到底?”

“可是……”

“不要可是不可是了,我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也没有什么大见识,可是这么多年下来到底还算看得清什么是真情什么是敷衍,正如同小姐你对我一般,就是因为你对我推心置腹处处为我着想我才会没事找事的与你说上这么多……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依我冷眼瞧着,世子爷是对你有情的,眼下里只看你想不想要领这份情了。”

“领情?我该怎么领?”

“世子爷已经有两日没有过来了,虽说一应吃食物件没少托人送来,可人却是没登过门了,依我看,与其你在这儿劳神费力的绣什么绣屏,倒不如琢磨琢磨怎么让世子爷来上一趟,毕竟,这只有面对面你才能想清楚是不是想要这份情,开始这份情。”

“让世子爷来上一趟?”

白吟霜哪里不知道万事都得皓祯来这里才能够继续得下去?不管是为了身世秘密也好,还是为了下半生的依仗也罢,正如同香绮所说的,总归要见得上面能够说得上话才能交得上心——

“我何尝不想他过来?只是我一个平民老百姓又有什么法子去拉动堂堂一个世子爷?所能做的除了等还能怎么办?”

“你……”

“白姑娘,咱们世子爷来看你了!”

也不知道是冥冥之中注定了还是怎么的,二人正这么说着,还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便只听到门外传来小寇子那熟悉又洪亮的声音,直听得这屋中的一主一仆心中一震,连带着赶紧起身——

“您,您来了,哦不,见过世子爷,给世子爷请安。”

“这是做什么?”

皓祯本身就不是个看重礼教规矩的,再加上这帽儿胡同也是他心中存了私心不该被任何世间俗物所玷污的地方,看见白吟霜和香绮这番模样儿不由得皱了皱眉,连忙将面前人拉了起来——

“你们学了这些礼拘拘束束的给谁看,难不成我在你们心里就是这样看重礼节和身份的人?还不赶紧起来?”

“不,我不是个这个意思……”

“我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希望你明白你并不比谁卑微,我是亲王世子不错,可那又怎么样,除却这些个光环之外我与你不还都是一样的人?以后就不许在我面前闹这些个东西。”

“世子爷……”

“好了,不说这些,你们这几天还好么?”

“好,我很好,您本来就为我们将一切打点得仔细,常妈也很是照顾我们,我们能有什么不好呢?只是,您瞧着却是有些不好,脸色怎么这样难看?”

在御花园里露了好一回脸,得了弘历的大力夸赞,从紫禁城出来之后不光是皓祯本人,连带着整个儿硕王府都走路带着风,只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硕王府一门身为王府看似是满门勋贵,可是实际上在一般人臣眼里头总是有些瞧不上这些外八路的王爷,宗室王亲就更是亦然,如此,眼见着皓祯胆大包天的将拳头挥到了爱新觉罗家的人的脸上,本就心里头存着了不痛快,再加上皓祯在御花园里头处处配合着弘历的不着调抢风头的模样儿,成见厌恶就越发深,两两相加之下,自然是没少暗地里给他们穿小鞋明面上多番排挤挤兑。

想着阿玛额娘的抱怨和自己亲耳所听的那些个嘲讽,竟是句句直指他一个外八路的王公世子居然心比天高的一心想要攀上宫中公主,也不怕被风折了腰骨,皓祯只觉得心里头窝气极了,可看着白吟霜这幅天真茫然的模样儿,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最后只得实在看不过眼的小寇子抢过话头——

“别提了,都是一帮子眼红妒忌的主儿,看着咱们世子爷在皇上跟前得了褒奖,就心里不平衡的明里暗里的想要往咱们世子爷头上泼脏水,哼,真当皇上没眼睛呢,就他们那样也妄想着娶公主,什么玩意儿!”

“小寇子!”

“奴才说的是实话嘛,他们不就是心眼小觉得您抢了他们的风头么?没文采就算了竟是连点最基本的气度都没有,皇上怎么可能选他们做额驸……”

“行了!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出去守门去!”

小寇子的话说得并不错,可是皓祯说不上为什么,心里头就是不愿意让白吟霜知道自己将要尚主的事儿,不由得再度打断了对方的话头,抢着解释道——

“你不要听他胡说,不过是前朝有些子烦心事,让我心里头有些不痛快罢了,我也不是那心胸狭窄的人,睡一觉起来便没事了,你无须太过担心。”

娶公主?做额驸?

白吟霜面色如常,可心底里却是被这几个字给彻底震住了,她虽然没什么过多的见识来京中也不算久,可是在常妈有意无意的唠嗑和香绮刻意为之的提点之下,她却总归是明白什么叫做尚主什么叫做额驸,明白身为额驸若非公主五年无所出根本就无法纳侧的规矩,想着自己的筹谋和对未来的计划,顿时之间,不由得如临大敌,亏得多年表里不一的模样儿才没将情绪显露出来,得了个缓气的功夫——

“吟霜不担心,我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我虽然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懂得那些个王公勋贵心里头是怎么想的,可是就依着我先前对他们的所见所闻,我却总归相信错的人不会是您,如此,您又何必用他人的错处来烦扰自己,白白的弄砸了心情呢?”

“哦?你怎么会这样笃定?”

“因为吟霜相信您啊,也相信自己亲眼所见,您与我非亲非故,却愿意为了我一而再再而三的与他们抗争,一次两次的解救我于水火之中,在吟霜的心里,您是个英雄,是个谁也比不上的英雄,这样的您,又怎么可能不如他人呢?正如小寇子所说的那样,我想,这也是因着他们在嫉妒你吧?”

“我哪有你所说的这样好?”

“怎么没有?我说就有,难道您以为吟霜仅仅是为了哄您开心或是奉承您才这样说么?不,我不是,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实意发自肺腑!”

“白姑娘,能够得你这样知我懂我明白我的红颜知己,真真是我皓祯三生有幸,谢谢你,谢谢你的相信,谢谢你的认同,我很开心,也很感动,真的!”

“世子爷……”

“不要叫我世子爷,这三个字包含了太多的权势太多的压力和太多的嘲讽,纯洁美好的你不应该被这些东西所污染,叫我的名字,叫我皓祯!”

“皓,皓祯……”

一人本就心中有意又正逢低落,一人心中有计又如临大敌,两两相加之下,二人不由得一拍即合,听着白银霜软软糯糯的念出自己的名字,再映衬着屋中这摇摇曳曳的烛火,因情顺势的一把抓住对方柔若无骨的手,皓祯的心彻底沦陷了——

“吟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