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57 雪如洞悉波澜起

157雪如洞悉波澜起

皓祯在帽儿胡同里与白吟霜一夜缠绵的好不快活,可是再缠绵再快活天亮了之后还是得回府,皓祯还没傻到头,知道以白吟霜的身份而论家中怎么都不可能会接纳她,可正是情浓的那份心绪又让他无论如何也不愿就此放任坐视不理,而脑中的理智和情感就这样打着架还没理出个所以然来,刚一条腿迈入自己屋中的皓祯却是被屋中端坐着的人给吓了个踉跄——

“额娘?您,您怎么会在这儿?”

皓祯在御花园考校之中表现出众,虽惹得宗室勋贵之间有颇多不满,可是于皇上于富察明玉还是十分满意的,是以,这两日雪如便没少被宣召入宫商议皓祯的终身大事,而好不容易昨日刚议出了点眉目满心欢喜的想要跟自家儿子商量一番,来到屋中却是半个人影都不见,等啊等,枯坐了一夜等得心火大盛,终于见到人了自己还没来得及发作就得了这么一句劈头盖脸的话,雪如不由得整张脸都绿了——

“我怎么会在这儿?怎么?我还来不得这儿?”

“不不不,儿子,儿子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时辰还这样早您就过来了,可,可是有什么事儿?”

皓祯心里头本就有鬼,一听这话儿就更是心虚,下意识的便想要转开话题躲过这一遭,然而雪如也不傻,一看对方这幅模样儿就知道事有蹊跷,不由得猛地一拍桌子——

“事儿?是,原本是有事儿找你,可眼下里却有更为重要的事儿,你也别打算遮着瞒着,老老实实说,你昨个儿一晚究竟去哪里了?”

“我,我……”

“北京城统共只有这么大块地儿,能跟你拢得上边的来来去去也只有那么些人,你是自己说还是要我去查?!”

“别,我说……”

雪如本就不是个吃素的主儿,甭管这在让外头的人多看不上,在王府里头总归是说一不二的,再加上那咄咄逼人的气势和放出来的狠话,深知其中利害的皓祯也不敢再做隐瞒,咬着牙干脆豁了出去——

“我,我昨个儿去城西的帽,帽儿胡同了……”

“帽儿胡同?什么地方?去做什么?”

“那是一个姑娘的住处,她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没事儿的时候我便会过去与她说会儿话陪她打发打发时间。”

“姑娘?”

雪如也不是不知事儿的人,一听这话儿就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口中的话儿不由得说得越发急促——

“什么姑娘?竟是值得你一个亲王世子去作陪?!”

“您,您可还记得先前儿子与多隆在龙源楼里头闹起来的那桩事?这事儿之中失掉了性命的老翁叫白胜龄,而这位姑娘便是他的女儿,她……”

“什么?是那个卖唱的?!”

“不不不,您不能这么说她,她虽然身份低微,在您眼里是个再卑微不过的人,可是在我心里,她却是那么的善良那么的纯洁那么的无暇,是许许多多出身高贵的女子无法比拟的,她温柔可人善解人意,一切的一切真真是让儿子情不自已,难以自禁啊!”

“什么?情不自已,难以自禁?!”

雪如被这话儿惊得脚下一踉跄,多亏一旁秦嬷嬷眼疾手快的扶了一把才没一头栽了下去,可此时此刻她却是根本没那个功夫去庆幸,反而猛地上前一步逼问道——

“那你,你跟她到哪一步了?”

“我,我们……”

在雪如心里,皓祯虽非她亲生骨肉,可是因着他的出世不但是解决掉了当时那个波及到她地位的翩翩还给她带来了无上的荣光,她对皓祯却也称得上是掏心掏肺,即便这其中不乏利用不乏利益关系,可是十多年来的感情总归不是做假的,如此,看着一向乖巧听话的皓祯竟是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且还瞒了她个滴水不漏,雪如不由得气急——

“混账,你怎敢做出这样的事情?你可知道为什么额娘眼见着你成年了也不往你房里头塞人?你可知道眼下正值皇上择婿的关键时候?你可知道那丫头身带热孝若是一不小心被人抓住了把柄会给你惹来多大的灾难,给咱们整个儿硕王府惹来多大的灾难?!”

“额娘,为什么您口口声声的只知道尚主尚主,额驸额驸,您就一点都不关心儿子心里头真正所想么?你可知道儿子一点都不稀罕去当那劳什子额驸?”

“……你说什么?!”

“宫中的公主从小就锦衣玉食被人捧在手心里被人抬举到天顶上,她们哪里知道什么叫做真情什么叫做真爱,就是儿子委曲求全的当了额驸也只会落得个双双不悦的结果,但若是跟吟霜在一起就不同了,吟霜是那么的懂我那么的明白我,只要跟她一起我就觉得有说不完的话儿,有享不尽的快乐,如此,您又为什么硬要逼着我去当什么额驸呢?难道您硬要看着儿子不快活,硬要逼死儿子您才满意么?”

“你!”

雪如傻了,她万没有料到自己捧在手心里头养了这么多年,放在眼珠子里为其谋算了这么多年的儿子到头来会跟自己说出这样的话,顿时之间,不由觉得抱来的到底是抱来的,没得亲生的一星半点亲,全然是个白眼狼,可是她心底里固然气得要死,固然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告诉对方现在所享有的一切荣华富贵都是自己恩赐的,可是想着中宫的话,想着大局,却还是勉强忍了下来,抛下一句不许再出府便眼不见为净的拂手而去,直到回到自己屋中缓了好半天方才回过神来——

“嬷嬷,我估摸着那个孽子是被外头的妖精彻底迷了眼了,眼见着皇上赐婚在即,我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的看着他将我数十年的心血付诸一空,干等着那小子给我惹出天大的麻烦去应付王爷的怒火。”

“那您是想?”

“城西的帽儿胡同?哼,你让人去备轿,我倒要去看看那个狐媚子是个什么玩意儿!”——

“小姐,恭喜你与世子爷终成眷属,世子爷走之前说过不了多久就要接你回府,你的好日子可要来了!”

“去,不许胡说!”

“是是是,我不胡说不胡说,我去给你准备早点,毕竟啊,不然若是你瘦了世子爷可就要拿我是问了!”

“你还说!”

帽儿胡同里全然不知危机马上就要逼近的一主一仆正是打闹得欢快,而眼见着香绮退出门外之后,白吟霜的眼底深处更是划过了一丝得色,只觉得这亲王世子也不过是如此,几句软话一番应和就将对方弄得不知道南北,且还自动上钩的说要将自己弄进王府,然而还没等她得意多久想明白下一步要怎么做,却是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了一阵闹腾之声,起身朝门口一看,竟是只见一个身着华服满身尊贵的妇人气势汹汹而来——

“你就是那个什么,白吟霜?”

雪如心里头存着事儿,动作起来自是飞快,而马不停蹄赶到帽儿胡同见到人之后,也不多说废话张口便直入正题——

“是,我是。”

“我什么我?见着福晋难道不知道行礼请安?规矩没得礼貌都没了么?”

“福晋?!”

昨个儿一夜白吟霜也不是白过的,除了使劲浑身解数的讨皓祯欢心,还旁敲侧击的问了不少关于硕王府的事儿,一听这话便马上反应过来眼前之人便是皓祯的额娘,没见过什么大场面也没见过太多贵人,一时之间,白吟霜不由得有点慌乱,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的只知道连忙跪下——

“是,吟霜给福晋请安,求福晋恕罪。”

“免了吧,我来这里也不是为了你这句请安为了你这点礼的,而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我想你也很是明白,你是个聪明人,那我也就打开窗户说亮话了,这里有五百两,足够你下半辈子嚼用了,只要你离开皓祯离开京城,便就是你的了。”

“什么?”

想着皓祯从未有过的顶撞,雪如心里头本就窝着火,对这眼前人自然也是充满了敌意,仅仅是怕事情闹得太难看才压住了怒气,但即便如此,她也连对方的容貌都不屑于看一眼就直接将来意说了个明白,只盼着快刀斩乱麻,然而对于白吟霜而言,若是在从前得了这么一笔横财或许她也就罢了,可是如今她心中有着身世秘密急于求解,再加上皓祯又对她百依百顺许了她下半生荣华,她又怎么甘心因小失大?如此,便只见她猛地抬起头端着一脸的不可置信——

“不,我不能走,我知道我与世子爷在身份上有着天壤之别,他是亲王世子,是王公勋贵,而我不过是个卖唱的女子,地位低微,可是我从没有奢望过什么,从没有图谋过什么,只是盼着他能够在想得起我的时候过来走上一走看上一看,只想当自己是只小猫小狗一般的呆在一个角落里默默注视着他我便心满意足了,您,您是那样的高高在上,那样的高贵仁慈,又何苦要与一只小猫小狗计较呢?”

“这是什么鬼话?什么小猫小……”

雪如本就窝了一肚子的气,被皓祯顶撞了一番不算,眼见着一个地位这样卑微的戏子也敢违背自己的话,不由得怒上添怒,抬头便准备抛出狠话,可是这话儿还没说完,却是被白吟霜的容貌给恍花了神——

这女子怎么长得这般眼熟?

“真的,我真的是这么想的,您相信我,我从未想过要破坏他的生活,干扰他的生活,更没有想去妨碍什么,我只想待在这儿小院子里耕耘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世子爷说您是这世间最为仁慈最为良善的人,求求您,便成全了我吧!”

“成全你?成全了你不就等于毁了皓祯的一辈子?!”

原本雪如还在苦想究竟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丫头,怎么生得这般面熟又面善,然而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就被对方冒出来的话给打断了思绪,再度点起了心中的火——

“你口口声声的说不破坏不干扰不妨碍,可你知不知道你的出现已经是个最大的妨碍了?为了你,皓祯先是不管不顾的跟多隆打了一场一路从宫外闹进了紫禁城里,而好不容易凭着自己真材实料在皇上跟前拉回了点颜面,又叫嚷着不要娶公主不要当额驸心心念念的只记挂着你,你说这样我岂能容得下你?”

“我……”

“你不用多说废话,现在我只问你一句,走还是不走?!”

“不,我不能走,我真的……”

“那好,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你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来人,给我打,狠狠的打,打到她肯走为止!”

“啊!”

“天哪!”

能够把住整个儿王府大院数十载,除了个翩翩之外再无别的女人连个妾室通房都没有,雪如自然有着她的手段,一声令下,便只见两个粗壮的嬷嬷抡圆了胳膊不由分说的直接呼了上去,可不得不说白吟霜也不是个吃素的,已经落到了这份田地依然不改口风,反而一边闪躲着一边辩驳着——

“福晋,您,您是那样的高贵,那样的仁慈,啊……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为难我呢?我不能走,真的不能走啊,我答应了世子爷的,不能走啊……”

“你!”

雪如气红了眼,若不是顾忌着身份简直恨不得自己也上手打上几巴掌才泄愤,抖抖索索指着白吟霜——

“你们都没吃饭哪?给我往死里打,我倒要看看这丫头嘴这么硬,是不是命也有这么硬!”

“是!”

“福晋,即便您真的容不下我,也,也大可不必这样的来羞辱我,只要我活着,我便不可能会离开世子爷,但若是我死了……”

“啊!你这是做什么?”

“赶紧拦住她!”

白吟霜深知容貌对于一个女子的重要性,也知道再这样闹下去自己肯定讨不了好,便想着置诸死地而后生的用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猛地掀开了两个嬷嬷,直接往一旁的柱子上撞去,而两个嬷嬷也不傻,一看情形不对便连忙三步并作俩的想要拉住她,电光火石之间,竟是只听到‘撕拉’的一声,扯破了白吟霜的衣裳,而若说先前只是因着白吟霜的面容让雪如有些恍惚,那么瞧着她肩头那朵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梅花烙印,雪如便是彻底愣了——

怎么会这样?!

十多年之前她为了稳住在王府里的地位,又担心一脸生下了三个女儿的自己敌不过翩翩的肚子,生生成就了对方,便想出了个狸猫换太子的昏招,用自己亲身的女儿换了从外头买来的皓祯,只是也不知道是出于何想,在亲生女儿被抱走之前她用当年岳礼送给自己的梅花簪子在此女肩头烙了个烙印,而这个烙印就刚刚好与白吟霜肩头这个如出一辙……回想着缠绕了自己十余年的心结,和活生生站在自己眼前的白吟霜,雪如只觉得脚下一软。

“福晋!”

“不要打了,都停手不要打了……”

“福晋?”

“吟霜是么?你的名字是吟霜?”

“……是。”

碍着在场这么多人,雪如压抑着心中的激动,勉强维持着表面的平静——

“好孩子,方才我只是在试你,毕竟,皓祯身为亲王世子,又不谙世事,我作为额娘只怕他被人蒙骗了利用了,只至刚刚见到你宁愿以死明志也不愿意离开皓祯,方确定了你的用心,好孩子,是我错怪你了。”

“福晋,您……”

“你不用怕,我也想通了,既然你对皓祯一往情深,皓祯也对你心心念念,我也不必做这个恶人来棒打鸳鸯,总归成全了你们便是。”

“这是真的么?福晋您真的成全我了?”

“我为什么要骗你呢?刚刚可伤着哪里了?这儿条件太简陋了,你还是先随我一起回王府再从长计议吧?”

虽说雪如勉勉强强将话儿圆了回来,可是这一前一后的对比却实在太过鲜明,容不得人不多做他想,落在身肩使命的香绮和常妈眼里就更是如此,看着眼前这二人突然和睦起来的模样儿,香绮和常妈不由得几不可见的对视了一眼——

这硕王府果然有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