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61 和敬大婚吟霜怒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61和敬大婚吟霜怒

弘历本就不是什么好性子更没到能够为了大局而多番隐忍,想到将富察皓祯配给小三儿也不算什么说不过去的事情,反而还算是给了她一个天大的便宜,于公于私亦算全活了,为防事情再生出什么变数便赶忙下了明旨……旨意的意思还是依旧按照规制将小三儿封为固伦公主,尊号为和敬,只是另外又说和敬的年纪在众公主之中偏长,为着抚慰其它几宫剩下的三位额驸便不急急下决断,等身为长姐的和敬完婚之后再做定论。

此般旨意如同一颗尖利的小石子将前朝后宫都卷起了千层波浪,众人都知道这富察皓祯算是跑不了一个额驸之位,可同时只要没傻到头的却也皆是明白富察明玉的算盘和意思,如此之下,此旨一出不由得引来了所有人的一片哗然之声,而首当其冲的长春宫就更是亦然——

“怎,怎么会这样?!”

经逢了多年低谷的富察明玉自认为心思缜密办事小心,于众人不知不觉之间便将事儿从头到尾的给计算了个仔细,一切有利之处皆是朝着她以及整个儿富察家,虽然事情之中生出了小小波折,那富察皓祯很是有些不识抬举,可是在她和雪如的弹压之下却也算是掩了过去没生出什么大变数,富察明玉心中打着小算盘,正打算等今个儿大朝会结束之后便向弘历请旨将事儿给定下来了却此桩心事,却不料这被打发去乾清宫的人还没踏出宫门口便得来了这样大出意料之外的旨意,直将她给震得半天没能回过神来——

“秦嬷嬷,这是本宫听错了是不是?怎么会,皇上怎么会将硕王世子配给,配给小三儿?”

“主子……”

“皇上怎么会下这样的旨?小三儿可是他嫡嫡亲的女儿,那硕王世子……”

身为一个皇后,里要驾驭六宫外要扶持家族,眼见着煮熟的鸭子飞走了,富察明玉心中自然不可能不气不急,而身为女人,遇事又本要感性的多,再加上也不像弘历那般能够去以及论人,想着硕王世子在这关键的当口儿上都能干出与那卖唱歌女私相授受的事情,就更是一千个一万个的不愿意,直到话儿到了嘴边都冒出了个头方才觉得有些不妥,僵硬的转过话头——

“吴公公,皇上,皇上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哎哟,您这不是在为难奴才么?主子爷的圣意岂是奴才等人可以揣测得出来的,您都猜不出个究竟,奴才又怎么可能知道呢?”

“可是……”

贴身侍奉弘历这么多年,从对方还是个光头阿哥直至如今位登大宝,吴书来虽说还不至于成了人精却也处事圆滑非常,一听这话心里头就有了分寸,眼见着富察明玉不依不饶也只是赔着笑打着马虎眼——

“娘娘,有些话原本轮不到奴才置喙,奴才也没那个资格去多嘴,只是您既然问起了奴才却也不好不说点心里头的话,算是全了娘娘这么多年的关照。”

吴书来躬了躬身。

“您是知道的,主子爷最是个念旧情的人,您侍奉圣驾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甭管过往到底怎么着主子爷心里头总归是有些感念的,而正如您所言那般,眼下里主子爷膝下嫡嫡亲的闺女儿又只得固伦和敬公主一人,与其便宜了外人自然是得将好给留给自家人,而有些话不必奴才说您也明白,这以固伦公主之尊能留在京师可是天大的恩典,亦是其他几宫求都求不到的福分,如此,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本宫……”

富察明玉被吴书来的话给弄得心里头很是堵得慌,可是眼见着话儿说到了这份上,事儿亦已然成了定局,深知自己没那个本事更不能巴巴去求弘历朝令夕改的富察明玉便也只能僵硬着手接过了那道明黄的旨意——

“主子,您可别气坏了身子啊,左右总归是自家人,往好了想咱们公主以后至少不会受到什么委屈,比起旁的这也算好了,以后的便以后再谋划吧,您可是得宽宽心呐!”

“算好了?宽心?”

富察明玉窝了一肚子的邪火,想着这么些日子的辛苦白费了不说还赔进了这样大的一个筹码,便只觉得心里身上没有一个地方舒坦——

“本宫有什么好宽心的?硕王府那些个东西倒是白得了个天大的便宜,原以为能得个和硕公主就算是顶破天了,眼见着从天上白掉下个固伦公主哪有不开心不高兴的?只是于他们是件祖坟冒青烟的大好事,于本宫来说却是再差没有的破事!”

富察明玉越说越气,抬手就直接砸了个茶盏。

“养了那丫头那么多年,原以为终于能够派得上点用场了,配个家世不错的额驸,再加上硕王府那头添点子力也算是万事齐活了,只等着本宫腹中的孩儿生下来便能够再复过往的荣光,可眼下呢?受委屈?她一个固伦公主走到哪儿能受委屈?偏偏就要自产自销的活在这一亩三分地里头?呵,她以后委屈是肯定不会受了,硕王府那些个东西也少不得把她当祖宗一般的供着,可是他们倒是互利互惠的得了个好,本宫却是得了什么?咱们富察家却是得了什么?”

“主子,这话可不能这么说,毕竟公主也是您的亲生女儿,又留在了京师隔得这样近,以后总是会有想不到的用场的……”

“用场?呵,先是一出生就克死了自家兄弟,再是不受六宫所爱,宁寿宫慈宁宫那两个老的情愿养下别人家的孩子也不愿意多看她一眼,眼下里又这样晦气的让本宫所求皆是不成,你说她还能有什么用场?”

“主子,您可悠着点呐,御医们说这孕妇最是不能动怒动气了,您这般若是伤着了肚子里的小阿哥可怎么是好?”

“哼,罢了,本宫只盼着她以后能出息点别一帮子家生奴才都压不住还要来烦扰本宫就罢了,不管怎么说也是本宫的女儿,若是过得太不像是个样子传出去也不利于本宫的名声,回头你将那嫁妆册子拿来我好好瞧瞧。”

于富察明玉而言,虽然对和敬的宠爱不比对永琏和肚子里这个还未出世就给她带了好运的孩子,可是毕竟是血浓于水打断骨头连着筋,便也从未苛刻过,只是这会儿是因着被这突如其来的旨意给气昏了头脑才将心中的怨气全部归结到了和敬身上,可是她想着说完就罢了,自家女儿还是自家女儿总归是少不得要上心操心,却不料一席话全被身在屏风之后的和敬给听了个全,心里头有了计较——

“今个儿听到的这些谁也不许乱传出去,只是下次硕王福晋进宫的时候告知我一声,有些事儿既然靠不了别人,便也就只能靠自己了。”

“是,公主,奴才知道了。”

在富察明玉等人无所知觉的时候和敬算是将多年来的种种都忆上了心头,记上了一笔离了些心,而在不知不觉之中,半年的时间也是一晃而过,公主府已然建成各项婚礼仪亦是安排妥当,在个万里无云的晴朗天里,身穿凤冠霞帔及固伦公主品级礼服的和敬终于登上了喜辇,第一次的走出宫门,第一次拉开了这世界上的另一扇大门——

“公主,您不要紧张,马上就要到了,奴才方才看到前头的额驸爷已经下马了,那硕王府的众人也已然在公主府门前立着规矩准备向您行礼了,待会儿您只要按着喜礼嬷嬷的指引来做便行了。”

“嗯,本宫知道了。”

坐在喜辇之中的和敬明艳照人,通身的气派之中还带着些许小女儿的娇羞,听着贴身嬷嬷的话,心中更是带上了些期待和憧憬——

“齐嬷嬷,你觉得,你觉得额驸看着可还算个良人?”

“您这话说得,您身为中宫嫡女,身份尊贵非常,宫中哪位能够越得过您去?若不是个拔尖的主子爷和主子娘娘怎么会放心将您托付给他?”

齐嬷嬷并不知道富察明玉和雪如之间的那些个来往,再加上又是大喜的日子自然是将话儿怎么好听怎么说——

“奴才虽没近处仔细瞧过额驸爷,可是打远看着倒还真是个一表人才,与您啊,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真的么?”

和敬心里头对富察明玉存着疙瘩,可是想着对方在自己出门之前的声声叮嘱和那差点烫坏了自己手的一打银票以及那洋洋洒洒的十里红妆,心里头到底还是暖了一些,听着齐嬷嬷这话也安心了下来,只是她这头安了心,走在前头的富察皓祯却是全然顾不上她,心里眼里都只有那个委委屈屈站在自家额娘身后的白吟霜,而白吟霜看着这自己一辈子也享不了的荣光的滔天的排场,心中亦是酸得不行,只能隔着众人与同样看向自己的富察皓祯远远对望,以对方的情真来安慰自己的落寞——

“公主驾到,众人行礼!”

随着喜礼太监的一声传禀,众人整齐划一的拜倒,和敬慢慢的走下了喜辇占据掉了白吟霜的所有目光,说起来白吟霜原本也算不得很爱皓祯,一切多是为了利用为了达成自己心中的所想,可是看着对方身边站上了另外一个人,看着那人满身富贵满身大气,白吟霜恭敬垂下的眼眸之中却是飞快的划过了一丝妒色,而再想到香绮意有所至说一旦公主进门她就再也没有任何地位的话,这份妒色又不由得转变为了一丝厉色——

公主又如何,出身尊贵又如何,既然你挡了我的路就不要怪我对你心狠手辣,让你一世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