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62 苦逼的新婚之夜

162苦逼的新婚之夜

公主下嫁虽说也是嫁,可是公主为君额驸为臣,即便各项该有的礼仪和程序都少不了,但祭拜天地之后却是非但不用拜见高堂,听婆家的半句训话,反而得受额驸一门上下的二跪六叩大礼,礼毕之后方才说上几句客套话,末了直接送入洞房——

“主子尊贵非常,额驸一表人才,您二位实在是天造地设的良配,奴才恭喜主子贺喜主子!”

一般民间婚嫁亦或是皇子娶妻纳妾都是新娘子头披顶盖在屋中静候,然而公主却是不用,无论于公主府还是整个儿硕王府而言,和敬都是当之无愧的主子,于公于礼自然都不需要走半点这些过程,是以,这刚一回到寝殿就被一哄而上的下人给侍奉着除去了沉重的礼服冠冕换上了颜色喜庆的常服,而眼见着镜中自己被挽起的妇人发髻,以及听着奴才们不绝于耳的奉承之声,和敬的心情少不了满是欢喜——

“公主,奴才方才冷眼瞧着,额驸确实如同宫中所传闻的那般是个才俊之辈,人也长得一表风流,硕王爷和硕王福晋更是满脸喜色,想来对这桩亲事很是满意,想必您以后的好日子还长着呢!”

“是吗?”

和敬贵为公主,又是中宫嫡女且弘历膝下唯一的嫡亲女儿,虽然出生的时候命格不好不怎么讨两宫皇太后的喜爱,可在紫禁城里却到底是个一直被捧着宠着的主儿,如此,她自是从没有想过自己还有被人嫌弃和不待见的一天,听了这话只觉得理所当然又满心娇羞——

“那,那额驸什么时候过来?”

“公主您别着急,今个儿过来赴宴的人可不少,不光是宗室王亲来了个齐,就是前来的满朝文武也不在少数,额驸现在正在前头应付着,想来还需要等上一时半刻。”

“倒是累着额驸了,文武大臣们本宫知晓得不多,只是叔王兄弟们却多是爱酒一辈,只盼着他们别太过为难额驸才好。”

“这哪能啊?谁不知道今个儿是您的大好日子,就是再有意刁难额驸也总是会懂得分寸的,您便安心吧。”

“嗯,那就好。”

和敬不是不明白事理的人,虽然心里头很是憧憬很是盼望,但多年的教养下来却也并未急吼吼的多表现出什么,而是静卧在软榻之上一边与齐嬷嬷闲话上两句一边等候着心中的‘良人’,然而寝殿之内是一片祥和温馨了,外头的酒宴却是机锋不断□迭起——

“哟,皓祯世子,哦不,额驸爷怎么苦着一张脸哪?这是觉着亲事不满意呢,还是觉着爷几个叨唠了你的新婚之夜啊?”

唯一的固伦公主大婚,宗室王亲们都少不得要来捧一捧场,只是这和敬毕竟是小辈,各王府之中便亦多是由小辈出面,代表这直郡王出席的便正是向来与皓祯不对付的多隆——

“哎呀,虽说咱们以前有些个误会闹得很是有点不痛快,但爷毕竟是爱新觉罗家的人,眼下里你成了公主的额驸便也勉强算得上一家人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爷也不与你多计较了,敬你一杯,全当是祝你和公主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你……”

多隆本就用心不纯,句句言辞皆是为了挑起皓祯的怒火,而皓祯也不是个知道隐忍的,一听这话自然是不痛快极了,不乐意之情更是全然挂在了脸上,瞧得其余的宗室王亲心里更是膈应,如此,还没等他将话说完便只见弘昼也不紧不慢的起了身——

“额驸可别是心里头还恼着先前的事儿,不愿意喝上这一杯敬酒化干戈为玉帛吧?”

弘昼辈分比多隆高了一辈,身为先帝亲儿子皇帝亲弟弟又是辅政王爷之一,众人自然都少不了要卖他几分面子,一听这话便不由得都附和着出声,直将皓祯给憋了个满脸通红,闹得一旁的岳礼暗道一句坏了的同时连忙出来救场——

“王爷这是说的哪门子话啊?犬子没见过什么世面,不过是因着这新婚大喜一时高兴得过了头才没缓过神来,王爷可不要往心里去啊……”

“阿玛!”

“闭嘴!”岳礼一边赔着笑一边推开黑着脸的皓祯,“王爷若是不介意便由小王代犬子喝上这一杯吧,也承王爷吉言希望皓祯能与公主和和乐乐,恩爱永世。”

“这儿子结婚老子替着喝酒算是个什么事儿?难不成这是盛京的习俗?本王也是活了半辈子的人了倒还真是没见识过……”

弘昼本就是混不吝的,说起话来自然也不留半分情面,直将岳礼满脸的笑意说得僵硬得不行,然而正准备再挤兑上些什么,瞧见多隆给自己打的手势和不远处香绮的动静,却是只见他突然话锋一转——

“不过也罢了,毕竟是你们硕王府的好日子,知道是本王在替你们高兴,不知道还以为本王有意为难你们呢!”

“王爷言重了,能得王爷看重已是小王一门的荣幸,又哪敢生出这样的心思呢?”

“那还不赶紧干了?”

“是是是……”

看着不远处宾主两相宜的画面,满心憋屈的皓祯只觉得刺眼极了,趁着众人注意力都在弘昼和岳礼身上的时候默默的逃离了开来——

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是他的福气呢?娶个公主就那么了不起么?

皓祯不愿意承认内心深处有因着尚主带来的荣光的喜悦,也不愿意承认自己因着尚主才能得到众宗室王亲的抬爱,心心念念之中只觉得以自己的资质和才华一切都在情理之中,根本说不上是谁高攀了谁谁屈就了谁,如此之下,眼见着皆是众人一副‘你小子走了大运’的模样儿,皓祯心里不由得堵极了,再想到多隆那刻意为之的‘讲和’,就越发的不痛快,连带着还埋怨上了尚未素面的和敬——

“皓祯,你,你这是怎么了?”

皓祯想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宽慰自己一二,想要用自家阿玛额娘的话来劝解自己一二,可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却是只见得了香绮指点的白吟霜袅袅而至,神情之中带着欣喜又有着化不开的惆怅——

“不,现在应该要叫你额驸爷了,你已经不再是皓祯,不再是我一个人的皓祯了……”

“吟霜!”

皓祯本就心里头正逢失落和低落,满心满眼之间都是王府的荣光和自己的尊严在打着架,一看白吟霜这柔柔弱弱温情似水的模样儿,和口中所说的伤心欲绝的话儿心中的天平不由得在一时之间猛地倾斜了——

“吟霜,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阿玛和额娘为了王府的前程为了满门的荣光这样说也就罢了,你一直是最懂我最明白我的,你怎么能也像那些俗人一样的曲解我误会我?难道在你心中我就是他们所说的那样一心只攀附权势的人么?”

“不,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如果看见众人反应的皓祯觉得备受侮辱,那么眼见着那般风光那般尊贵的和敬的白吟霜就更是满心不平衡,只是心里头虽然酸得滴血,怄得不行,表面上她却是半点不显,反而一副强忍着眼泪为大局着想的模样儿——

“我怎么可能会跟旁人一样的那样看你,你在我心中是那样的完美那样的英勇,你在我眼里是这世界上最好的男儿,能够陪在你身边得到你的怜爱已经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只是我也明白,从一开始就明白,你身为王府世子,你有你的使命你有你的责任,我一直都明白你不会属于我一个人,一直都明白将来总有一个出身尊贵的女子会成为你的福晋,只是我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样快这样措手不及……我的心很痛,痛你被人误解,痛你被践踏的尊严,也痛我深爱着的你不再属于我一个人,痛自己为什么出身这样卑微……”

“吟霜……”

“可是即便这样我还是祝福你,祝福你能够与公主恩爱永世白头偕老,只要你,只要你能够在不经意的时候偶尔想起我,那我便知足了……”

“吟霜,我不要你这么说,什么恩爱永世什么白头偕老,我根本就不爱她,之所以娶她也是碍于皇命,你难道不明白么?你难道不明白我心中最爱的人是谁么?”

“皓祯……”

“吟霜,我绝不负你,绝对不会负你的!”

“可是……”

白吟霜的眼底深处飞快的划过了一丝得计,嘴角也不由得微微上扬,可是眼角的泪水却是流得更快,满脸一副受宠若惊不敢置信的模样儿——

“可是那公主怎么办?只要深爱丈夫的女子都不会愿意自己的丈夫身边还有别人的,公主,公主怎么可能容得下我呢?”

“公主又怎么样?她既然入了我硕王府的门便是我硕王府的人,在家从父出嫁从夫,难不成她还想在我面前摆公主架子么?难道就不怕我休了她?”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不可是的,你记住,你才是我富察皓祯最爱的人,即便她是公主,即便她出身尊贵,可在我心里却永远永远的敌不过你!”

“真的?你说的是真的么?”

“真的,我发誓!”

“皓祯……”

“吟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