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69 曲线救国虐个够

169曲线救国虐个够

和敬将白吟霜扣在了公主府,皓祯和雪如自是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着急担心的很,再加上后者又亲眼见到了自家女儿受到的暴力对待,就更是茶不思饭不香的六神无主,二人的这股闹腾劲只差没有将原本就没太平到哪儿去的硕王府掀个底朝天,如此,这头刚用了早膳还没过多久,便只见那头的岳礼雪如连带着皓祯这拎不清的一家三口急急嚷嚷的寻上了门——

“公主,那三位现在正在府外头候着呢,硕王爷倒还好,只是那福晋和额驸却是嘴里没干没净的将话儿说得很是难听,侍卫不敢轻易放人进来,想来就是进来了也少不了一通闹,要不,干脆让奴才领着人打发了他们去?”

“欸,他们既然都巴巴的找上门来了,若是本宫什么都不做只是轰了他们去,那知道的倒也就罢了,不知道的岂不是以为本宫理亏怕了他们,让他们更发肆无忌惮?”

和敬将话说得慢条斯理,眉眼之中却是几不可见的划过了一道精光。

“原本我也只是打算随便教训教训那个没规没矩的丫头,杀鸡儆猴的让他们心里头有点警醒,别以为这公主府是他们可以随便招惹的,只是看着他们这一个两个的都因着这丫头这样上心,迷了一个世子就罢了,哄了一个王爷福晋也算了,眼下里竟是那硕王也亲自出动了,如此奇闻,倒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之余又生出点子兴趣了……”

“可是……”

“不过你说得也没错,这公主府到底不是他们想来就能来要走便能走的地方,那富察皓祯和硕王福晋都是些拿着歪理当真理,说不过且还要胡搅蛮缠的主儿,本宫没那个精力应付他们,也懒得应付他们,只是硕王倒是可以见上一见,毕竟与其让本宫出力不讨好的去跟那二人纠缠,倒不如借力打力的让他们自家人去闹不是?”

“是,奴才明白了。”

和敬心里头有了计较,而被计较的岳礼却又因着不知道其中内由而保持着一点清醒,没算傻到了头,而他之所以会走上这一遭,纯粹是因着皓祯和雪如二人没完没了的闹腾,你一句我一句的吵得他脑仁子疼,然而人虽然被赶鸭子上架的一起来了公主府,可他心底里却并不认为有什么必要为了一个下人而去跟和敬对着干,是以,正如同和敬所料的那般,岳礼亦趋亦步的走进殿中之后,脸上非但是没得半点兴师问罪的神色,反而还恭敬得很——

“王爷免礼。”

人敬我一尺,我还敬人一尺,眼见着岳礼懂规矩守本分,心中本就有了算计的和敬自然也没必要不给对方一点台阶下,便以比起先前对待雪如好了十倍不止的态度,端着笑意的叫了起,又赐了座——

“奴才谢公主恩典。”

“王爷无须多礼,只是瞧着这天色似乎是刚下朝不久,您这般着急的要求见本宫可是有什么要事?”

“这……”

“嗯?”

若是和敬一开始就摆出得理不饶人的模样儿,或许岳礼还能说得痛快一些,但眼见着对方不急不慢的不错一点规矩,却是让他哑了喉,憋了半天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为了个下人而来,和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也没多让对方为难,一边抿了口茶一边轻飘飘的接过话头——

“对了,本宫瞧着那姓白的丫头长得标致,福晋又将她夸得只应天上有地上无的,便想着身边少了个机灵人的讨要了过来,王爷,难道是为了此事而来?”

“奴才,奴才不才,确实是为此事而来……”

和敬说得很是随意,可经过了自家王府中一场闹腾的岳礼却是觉得汗颜至极,而口中虽然是想顺着自家福晋和自家儿子的意思刨根究底的问个仔细,但转念想到自打这白吟霜入府以来,王府里头便总是没得个安生的日子,日日家宅不宁,转到这头又是君臣不谐,往大了说还闹得宫中主子的埋怨和训斥,便又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吞了进去——

“您贵为公主下嫁于此本已是奴才阖府莫大的恩典,奴才也理应急公主所急忧公主所忧,如此,倒是奴才疏忽了,而公主能瞧上那丫头也算是她的福气,只是那丫头生于民间养于民间,言行之中颇有些不懂规矩,只盼着别因此而冲撞了公主,惹怒了您才好。”

“王爷言重了,本宫虽然不懂得前朝那些个男人家的事儿,可您身为皇阿玛的肱骨之臣,每日要站班列朝,又怎么可能一眼不落的将后院之事也顾全到头呢?而或许也是那丫头确实可人,不光是惹得额驸中意,看起来福晋也对她很是青眼有加,倒是闹得本宫像是在夺人所爱呢?”

“奴才惶恐,内人处事不周惹得公主不快了,奴才代内人向公主请罪,但,但想来应该也是她觉得这丫头放在自己跟前瞧瞧还行,但挪到公主这儿怕就规矩不行伤了体统方才有此一说,公主息怒。”

“罢了,本宫若真是要事事与你们计较,不老早就被气死了么?”

和敬轻笑着随口抛下一句,直听得岳礼冷汗直冒,而刚想跪下请罪却是只听到和敬张口又道——

“只是你这话说得也不错,那丫头确实是个不懂规矩的,旁的地儿也就算了,怎么在这王府内院之中还折腾那些个弹啊唱啊的不入流的玩意儿呢?本宫倒是知道王爷是个自重的,可那旁人不知道的岂不是以为你是个因色误事的么?”

“奴才……”

“不过既然她如今已经入了本宫这公主府,本宫自然会好生调/教她,不说能将她掰得像宫里头的宫女们那般规矩,至少也不能一走出去就丢了王府的颜面不是?如此,王爷便放心吧,连带着让额驸与福晋也放心才是。”

“是,公主说得是,都是奴才疏忽了,谢公主隆恩。”

“好了,这事儿便算是揭过去了,本宫也懒得为一个下人多费唇舌多伤心神,只是这还有另一桩,王爷既然来了,就刚好一并说给您知晓吧。”

“……是,但请公主示下。”

“原先还在宫里头的时候,各宫娘娘们都对额驸交口称赞,本宫便也没多往心里头去,只是这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眼下里却终究觉得额驸有些不务正业,成日为着个卑贱的女子吵吵嚷嚷没完没了的算是个什么事儿?索性这事儿知情的人还不算多,不然岂不是要说皇阿玛识人不清?如此,本宫便想着额驸既然已经成了家,便也是时候该立业做点子正事儿了。”

“呃?”

和敬自小就在宫中长大,对这驭下之道可谓是驾轻就熟,打一个巴掌赏一颗甜枣的手段更是一点都不逊色富察明玉,如此,眼见着岳礼略带诧异的抬头,一副满脸不可置信的模样儿,和敬脸上的笑意不由得更重——

“原本这男儿家家的事儿轮不到咱们这些个女人多说什么,按照惯例来说,这额驸一旦成了婚皇阿玛就该是会派差事了,只是王爷也知道,先前那档子事实在是闹得不入眼,皇阿玛心里头少不得有些恼怒,才将这差事扣着迟迟没安排下来,不过王爷也不用着急,毕竟咱们富察家也不是个虚壳儿,高官大吏或许没有,但其次一些的却总能想得到办法,比如吏部主事,王爷认为如何?”

跟和敬关系最为亲近的富察明玉所在的李荣保这一支,虽说近些年有些没落,在朝上也很是说不上什么话,可是富察家身为满姓大族,嫡系又岂止这一支?

不说旁的,就说马齐这一支,马齐于乾隆五年病逝,而膝下却又十二子以及一女,其中出挑的,比如十一子富良袭了骑都尉爵位,如今为领侍卫内大臣,而十二子富兴袭二等伯爵位,如今为吏部右侍郎,其女富察氏为辅政大臣之首的允裪之嫡妻,三子福庆之女又为怡贤亲王胤祥三之弘敦嫡妻等,如此势力盘根深错的一门,若要他在大事上出什么头或许没人会愿意,但任命个从六品的官职却是举手之劳,白搭的人情。

吏部主事听起来名头挺响,但实际上跟主掌吏部没有一点关系,吏部头头为满汉尚书,其次是左右侍郎,再是员外郎,然后才是主事,说白了也就是个跟在人家屁股后面打杂的活计,而和敬会这样上心上眼的帮皓祯谋差事,这一是为了明面上说得好听,二是为了能分了皓祯的神省得他天天来吵嚷不休,而三,这官场如战场,你顶着个爵位顶着皇恩倒还罢,人家不看僧面看佛面的或许还会给你点好颜色,但世子头衔被驳了自家又是个外八路的异姓王,再加上本人又眼高于顶不会做人,去到那儿吃人不吐骨头,想要刁难你不过分分钟的地儿,他哪能得半点好?

而此外,昨个儿出了长春宫去往两宫谢恩告退的时候,和敬便已然看出来了自家皇阿玛虽对自己还算热络但对长春宫显然有了不满,如此之下,深知自家皇阿玛性子,亦或是说从小就被调/教着如何讨自家皇阿玛欢心的她自然深知,若是自己再胡搅蛮缠的摆公主威风一味的将事儿往不好看里头做,那只会让皇阿玛连带着厌恶了自己,再没有任何退路,与其为了一时之气而将自己搭进去,倒不如曲线救国的让对方从旁人口中知道这硕王府一门的不靠谱,知道那富察皓祯的拎不清,生生惹出他的怜惜之情和庇佑之意。

“公主,公主此话可当真?”

和敬将心中的算盘珠子拨得哗哗作响,面上却是端着一副大人不记小人过的温厚模样儿,而岳礼虽然身为王爷,归根究底却终归是个异姓王,从祖辈开始便已被架空,对这官场之事自然知晓不多,心心念念之间便只想着吏户礼兵刑工,吏部不但为六部之首,且还掌管着官员调动升降,可谓是个肥得不能再肥的衙门,一听对方给出这样的甜头,不由得有些喜不自禁,说话也有些不顺溜了起来——

“真,真是吏部主事?”

“本宫诳你做什么?额驸既然身为本宫的夫婿,本宫就少不得要为他考虑一二,难不成任着他天天缠绵于脂粉堆里头干不出点正经事,白白的去惹人笑话?而且即便撇开这些不说,往后做出了点成绩也好让皇阿玛有台阶给额驸恢复世子之衔不是?”

“是是是,公主说得极是……”

原本为着和敬进宫告状,闹得自己降爵皓祯世子头衔被夺的事情,岳礼心里头还很是有些不舒坦,也正是因为有着这般因素潜意识作祟才会由得皓祯和雪如在公主府前大吵大闹,只是惊喜来得太快,他一千个一万个没有料到对方竟是会巴巴的抛出这样的橄榄枝,一时之间又哪里还记得先前的怨念,哪里又还记得自己前来的初衷,直喜了个见牙不见眼——

“奴才叩谢公主大恩,公主放心,回府之后奴才一定好好管教犬子提点犬子,绝不负您的一番提携,更不会负您的一番苦心。”

“如此倒也罢,王爷此时肯定有许多话要与额驸说,那本宫便不送了。”

“是,奴才告退。”

眼见着岳礼喜得恨不得能插着翅膀飞出去的模样儿,和敬眼底深处不由得飞快的划过了一丝笑意,而等对方走远之后,便只听她慢条斯理的抛下一句——

“齐嬷嬷,堂兄那儿可打点好了?”

“您的吩咐奴才怎敢不上心?伯爷那儿一早便让人传了话过来,说是一定会帮公主分忧,好好调/教调/教额驸爷的。”

“呵,他是该好好调/教调/教了,井底之蛙鼠目寸光,活像了他那个拎不清的额娘一个样子,真以为这北京城是跟着他姓?”

“那是自然,到底是公主您手段高明,几句话就将事儿给挑了过去,奴才瞧着那硕王爷的模样儿,竟像是全然不知道里头的深浅呢,呵,等那位爷进了吏部大门可算是真的有好戏瞧了。”

“呵,不说他了,总归是个扶不起的阿斗,要自寻死路作茧自缚难不成本宫还拦着他?倒是那个姓白的呢?还在心心念念的等着人来搭救呢?”

“哼,那也是个欠调/教的,不过您放心,这从宫里头带出来的人,旁的或许不行,但在这调/教人上头却是再精没有的,折腾了方才那么一会儿,那丫头便老实多了,嘴里头也干净了许多再不冒那些有的没的了。”

“你们办事,本宫自然放心,只是皇阿玛向来施以仁政,本宫身为皇家公主自然也得有样学样,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她,省得落人话柄将来给本宫扣上个不慈的名头。”

“您这是?”

“额驸不是口口声声的爱她的纯洁爱她的善良么?那想来,便是不会在乎她的外貌美丑的吧?”

和敬摸着指尖那金镶玉的护甲,眼底的笑意更深,嘴角也不由得上扬了起来——

“挑那些个油的腻的招待好了她,她若乖乖的吃就罢了,若是不听话,灌也要给她灌下去,本宫倒要瞧瞧等那丫头变得不再那么柔弱动人的时候,他是不是还依旧那样的非卿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