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70 公主府中的圈套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170公主府中的圈套

“王爷您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公主这样做自然有她的道理,让我们不要再纠缠此事?”

皓祯心里头记挂着白吟霜,却被公主府的侍卫面无表情的拦了个死,论武力比不过人家,拿身份压不住人家,虽然气得火冒三丈,顾不得半点平日里的谦谦君子模样儿破口大骂,骂完了却还是只能跟着雪如怏怏的打道回府,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唯一被宣召进公主府的岳礼身上,然而左盼右盼好不容易把人盼回来,没见到白吟霜的半点影子就罢了,竟还得了这么句让人大跌眼镜的话儿,如此,不仅仅是皓祯顿时变了脸色,就是一旁的雪如也耐不住了,急吼吼的便一把抢过话头——

“公主的意思是铁了心要将吟霜扣在公主府了?天哪,您明明知道公主将吟霜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这岂不是等于白白的推了她进虎穴么?”

“你这是说得什么话?什么叫推了她进虎穴?若不是她自己不懂规矩硬要上赶着往这上头撞,公主能对她这样上心上眼么?一个没名没分的丫头就敢恃宠而骄的仗着你们的青眼去一而再再而三挑衅公主,公主说得没错,这丫头是没规矩欠调/教,留在公主府好好学学规矩也好,不然若是以后越发肆无忌惮,岂不是捅下的篓子越来越大?”

“王爷,您,您这是怎么了?”

岳礼一向便不太喜欢白吟霜,也对从府外头突然弄进个丫头心里有点子计较,可是因着雪如和皓祯的大力保荐,在明面上便也没说过什么,再加上因着降爵的事儿有点埋怨和敬,也乐得让雪如和皓祯去闹上一闹省得对方以为自己一门好欺负,便更是让雪如留下了一个自家王爷虽不算太喜欢吟霜,却到底也将其接纳为了一家人,甚至肯为她而去出头的印象,如此之下,眼见着对方突然翻脸不认人,将话说得这样绝情,不由得意外至极——

“您先前不是还说她即便贵为公主,可主动伸手往咱们府里头要人总归是不合规矩么?怎么不过一会儿的功夫您竟变得这样奇怪了?”

“不过是个小小的丫头,竟是惹得你们这样上心,还非得拿着这个当由头的去跟主子们过不去,若是本王奇怪,你们岂不是更奇怪?”

“我……”

“罢了,本王也不想听你们说那么多,不过是个小小的丫头,再好能好到哪里去?没了便没了,你还怕找不到一个可心的丫头伺候?眼下里难得公主不计前嫌的没将之前的不快放在心上,反而张罗着帮皓祯找差事,你也不是个蠢的,难道硬要本末倒置因小失大才甘心?”

“可是……呃?”

对于雪如最重要的莫过于身家性命和尊荣富贵,若不是如此她也没必要拼得个混淆血脉的大罪而去偷龙转凤,如此,听到这有利于自家权势的话,即便心中挂心着吟霜,却也不由得顺着对方陡然转了话锋——

“帮,帮皓祯找了差事?”

“可不是?吏部主事,哈,你身为深宅妇人或许有所不知,那吏部可是六部之首,掌管着官员的升降调配,朝廷之上所有官员的任命和考核都得在吏部里头走上一圈,是个正正经经的肥缺……咱们硕王府虽然爵位高身份说起来也好听,可到底没有什么实权,在宗室辅政甚至说得上话一点的近臣面前腰杆子总归没那么硬,而若是沾着公主的光进了这六部之重的吏部衙门,那可就不一样了,如今虽然官职不算高,可皓祯是额驸,性子又聪慧,再加上有公主的人关照着,朝廷里头的大小官员谁不得敬上咱们点,到时候再将世子的头衔一恢复,还有谁敢低看我们硕王府?”

“这倒是不错,只是,只是她怎么突然这么好心?”

岳礼将前景设想得很是美好,听在雪如耳中也很是诱人,心里头的天平也不由得稍稍倾斜了一些,既然已经委屈吟霜那么多年了,那么再多委屈一些时日换取那靠得住的权柄倒也是笔合算的买卖,毕竟,只有硕王府立得稳了,自己的位子越发尊荣了,才方便好好的关照她不是?如此想着,雪如心中不由得有了大半决断,只是因着对和敬印象实在不好,又觉得先前屡次被对方扫了颜面,才别别扭扭的问了这么一句——

“别是打了什么别的主意想要陷我们于不义好一清雪耻吧?”

“糊涂,公主若是真想算计我们何须用这样的法子,往紫禁城一来一回需得多大的功夫?比起这费了大功夫帮皓祯张罗差事以作后谋,进宫再告上回状难道不是更为方便更为彻底?而本王寻思着,估计是公主也认为之前将事儿闹得太不好看,大家面上都有些难堪,才想借着这桩事化干戈为玉帛,毕竟这再八字不合现下也已经成了一家人,你来我往是一辈子,和和睦睦是一辈子,与其是前者倒不如是后者,反正这于公于私都是咱们得了便宜,何不就干脆顺着台阶往下走,你好我好大家好?”

“这倒是,昨个儿皇上的旨意下得突然也没藏着捂着,今个儿我出门的时候便已经听了不少闲话了,皓祯若是得了个好差事倒也算是堵住了她们的口舌,于咱们硕王府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你能这么想就最好,那姓白的丫头你也别多管了,横竖单看公主今日的行举就知道她是个要面子的,必然不会将事儿做得太难看,说不定折腾上那丫头几天出了点气也就算了,如此,咱们巴巴的再去纠缠反而不得好,你可明白了?”

“是,您既然这样说,那我也只能应了,但愿公主是个有谱儿的,只是委屈吟霜了……”

“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她既然入了咱们硕王府的门就理应为咱们硕王府做点事,能够把这档子事做好了做妥当了也算是她做了点贡献,一笔换一笔的图了个大家互利互惠,你若硬要觉得委屈了她,大不了等她回府给她个妾室的名分就是了。”

“此话当真?那能这样也好,也好……”

“你们说够了没有,好什么好?!”

岳礼不知内情一心只为硕王府的将来考虑,雪如知道内情却也不愿意因小失大白白的丢了眼前的西瓜,而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和,几句话的功夫便将事儿揭了过去,原本心里头还有点子小小希翼的皓祯不由得再也忍不住了,扯着嗓子便吼出了声——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残忍这样无情这样冷漠?你们拿吟霜当什么?她不是一个物件也不是一个筹码,那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你们怎么可以为了自己的私利而将她的安危生死置之度外?你们说得轻松,说公主或许只是想折腾上几天教训她几次出出气,可若是公主铁了心要她的性命呢?你们这样将权势将荣辱寄托在一个弱女子身上,将一切说得这样轻飘飘,难道就不会有一点心虚吗?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孽子,你这是反了么?本王一心为你着想,若不是为了你本王又何须在公主面前将姿态放得一低再低,好不容易让公主消了气得了这样一个天大的良机,你不但不珍惜竟然还口口声声的指责起了本王,难道你就真的色令智昏连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都分不清了么?”

“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

皓祯被岳礼音量更大的怒吼给震了一震,听着前半句原还觉得自己有些不孝,即便所想不同也不该这样顶撞自家阿玛,可还没等他来得及多内疚一会儿,听到后半句却又不由得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的振振有词了起来——

“儿子分得很清,我怎么可能分不清?只是在您心里或许最重要的是荣辱是富贵是硕王府的权势,在儿子心里最重要的却是不然,权柄爵位这些个东西虽然重要,却毕竟都是身外之物,然而我与吟霜的惺惺相惜的那份真情,却是人间难得几回有,若是有吟霜,我仍然是你们的那个好儿子,会对你们敬孝会为咱们王府尽心,可若是没有了吟霜,那么就是再大的富贵再大的尊荣又有什么意义?!”

“你!”

“阿玛,您不要急着指责我,您也年轻过,您也轰轰烈烈过,难道您就真的不能体恤儿子这一番情不自禁么?”

“你!”

岳礼被皓祯的话气了个倒仰,只因顾及着对方是自己疼宠了十几年且又寄托了所有希望的儿子才没有直接一个巴掌甩过去,只是眼见着话说到这份上了对方还是这样冥顽不灵,未免自己被活活气死他却懒得再说什么,咬牙切齿的直接抛下一句——

“好一个轰轰烈烈,好一个情不自禁,原本本王还觉得公主有些言过其实,可眼下里看着你还真是打算为那女子舍家弃命了,你给我听着,从现在开始直至吏部的任命下来之前你一步都不许踏入王府,不然本王就去公主府请旨杖毙了那个丫头!”

“阿玛!”

“来人,将大少爷带下去!”

岳礼虽然被皓祯气了个半死,可想着自家儿子毕竟年纪还小,一时误入歧途也算是情有可原,再加上其一直乖巧听话没出个什么大褶子更没受过什么责罚,便只打算用暴力镇压将对方掰过来了事,眼见着对方吵吵嚷嚷了两日就一日比一日安静了下来,便自觉得计的撩开了手一心扑到了吏部认命的事儿之上,只是他没有料到如此却是正中了皓祯的计,趁着看守的人比之先前松了些,且又挑了个最让人没防备的晚上,借着小寇子和阿克丹的力,便只见一溜烟的从房里溜出了府直往公主府而去——

“主子,您准备怎么办?要不要奴才帮您去通传一声?”

“你傻啊,就是你傻那公主也不傻啊,既然宁愿放低架子也要笼络王爷扣下白姑娘,她怎么可能会不对咱们防着点,说不定这一通报人没有瞧见,倒把王爷给引来了又将主子好一顿关。”

“你……”

“行了,别吵了,小寇子说得不错,那公主本来就狡诈至极,咱们这巴巴的撞上去便等于是送了把柄去给人抓,如此,倒不如剑走偏锋夜探一番,若是真的被咱们抓到了她虐待吟霜的把柄,也好让她没话说!”

“那您……”

“你们俩去引开那门口几个侍卫的主意,我趁其不备的翻墙进去,然后你们甩开了那些侍卫再去后院那头接应我。”

“可是……”

“别可是可是的了,事不宜迟赶紧行动吧!”

“是……”

皓祯将算盘珠子打得想,当自己是天才,当别人都是傻子,只是一早就得了齐嬷嬷指点的门口诸侍卫却也于公于私的乐得配合,毕竟这有好戏看谁不想看?于是,便只见小寇子和阿克丹一路顺畅的引开了侍卫,而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入圈套的皓祯亦是后脚赶着前脚的趁机钻进了公主府——

府里府外一墙之隔,却生生是两个世界。

硕王府虽然是王府,可到底名不正言不顺,当年世祖爷也只是随口赏了个王爵,实际上连详细的品级都没定下,如此,王府虽然是王府,里头的建造和格局却并不那么大气恢弘,更不像位至超品的公主府中还有着几班侍卫巡逻,如此,刚一翻下墙头皓祯便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亏得侍卫们的大力放水才勉强的混了过去,一溜儿的摸进了后殿小院——

“齐姐姐,那白姑娘也不知道是走了哪辈子的大运,原本一个出身卑贱的歌女竟是偏偏投了公主的眼缘,听说晚膳的时候,公主还特特赐下了吃食呢?”

“可不是?那丫头也是个嘴乖的,说当初跟了额驸爷纯粹是因着走投无路,而眼下里却是才算看清了什么才是真正的主子,良禽择木而栖,倒也是个聪明的。”

“不聪明怎么能以罪人之身进来不过几天的功夫却又过得风生水起呢?可怜了那额驸爷怕是还蒙在鼓里,觉着那丫头对她一片痴情宁死不该吧?”

“呵,那也是他的命,摆着那么好的公主不要宁要自甘下贱的去跟个歌女为伍,就咱们这些个奴才都知道那些个在外头弹啊唱啊的女子少不了满心名利,偏偏就他看不明白,眼下这可不就恶人自有恶人磨的得报应了?”

“齐姐姐说得是,哎呀,都这会儿功夫了,白姑娘是个嘴馋的,怕是又想吃宵夜了,我得赶紧回东厢了,不然明个儿惹恼了公主就坏事了。”

“去吧去吧,我也得回去伺候公主了。”

二人一唱一和的将编来的话儿说得跟真的似的,连带着让窝在一旁草堆子里的皓祯也不由得信了大半,周身如遭雷击——

吟霜投诚公主了?这怎么可能?

皓祯自信也自满,他觉不承认自己识人不清,更不愿意相信自己错付了真心,如此,心里头虽然震惊,却还是怀着些希望顺着那嬷嬷的方向,想要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的直往东厢而去——

“白姑娘,这是红烧肘子,这是烤羊大排,还有这道金玉满堂,可都是公主最爱吃的,知道您嘴馋特特让小厨房给您备下了。”

“……谢谢嬷嬷,也谢公主恩典。”

“姑娘这么客气做什么,您又不是不知道公主一直拿你当自家人看,自己用什么便给你用什么,自己吃什么便给你吃什么,哎呀,不说这些个儿没用的,您还是快些趁着热吃吧。”

“……好。”

“对了,公主还让我问您,今日赏下的吃食可还满意?若是不喜欢明个儿就再换别的,您是知道的,皇上最是疼咱们公主,怕公主吃不惯外头的口味还特特指了几个宫中的御厨下来,这些个儿呀,可都是外头人想吃都吃不到的。”

“很好很好,这些已经很好了,怎么能劳动公主一直为我费心呢?”

“那就好那就好,只是您若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可要吱声,若不然被公主瞧出来了可是要责罚奴才们了,哎呀,您快些吃呀,吃好了奴才侍奉您就寝。”

“……好。”

白吟霜心里头泛着苦,她原以为公主会对她又骂又打,心里头也做好了最大的准备,只是她没料到对方却是压根不来这一套,反而是好吃的好用的直接供着她,而且不领情不吃完还不行,白吟霜觉得自己的胃都快被这一日三顿的给撑坏了,可想着和敬那又是施恩又是带着威压的模样儿,却又不得不往下咽,心里盼望着皓祯能快点将自己救出去,而她却不知道自己正吃得‘欢快’的模样儿已经全然落入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的眼里——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若是平日,皓祯其实勉强也算得上是个细心且观察入微的人,按理来说不应该看不出白吟霜面上的勉强之色和语气中的客气疏离,只是心中已经存下了疑窦,再加上眼见为实的事实,以及对方那比之先前圆润了不少的面容,几几相加的不由得直接冲昏了他的脑子,让他根本顾不上这些,只觉得自己费心费力的担忧着对方,对方却在这里锦衣玉食的好不快活,越想越气之下,甚至顾不得自己是私闯公主府的便直接吼出了声——

“白吟霜,你怎么对得起我?我到底是哪里做得不够,竟是惹得你这样对我?”

“皓祯?!”

惊喜来得太快,见到自己日思夜想了不知道多久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白吟霜不由得大喜过望,一把甩掉手中的筷子便准备奔过去,然而她快一旁的嬷嬷却是更快,一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扯住了白吟霜,一边扯开嗓子大叫了起来——

“来人啊,有刺客!”

“嬷嬷,他不是……”

“什么?刺客?在哪里?!”

公主府里的人本就一早得了安排和提点,自打皓祯一脚踏入了公主府范围便赶忙的跟在其身后,一听到嬷嬷的叫唤,不由得一波接着一波的涌了出来,而同时也压根不给白吟霜半点出声的机会就直接将身着夜行衣的皓祯围了起来,争先恐后的一顿暴打——

“啊,你们住手,你们放肆,我是额……”

“你们都脑子进水啦?还不快点将这贼人的嘴给堵住,万一惊扰了公主惊扰了白姑娘可如何是好?”

“你们……”

侍卫甲装模作样的挑着皓祯的火,直将皓祯激得反抗得力气越来越大,而侍卫乙也不落后,直接便是一记手刀挥了过去,正中对方的下颚,直将皓祯的后半句话直接给打回了去——

“哪里用得着那么麻烦?这不简单便捷多了?”

“天哪,你们不能打他,那是……”

白吟霜被嬷嬷强拉住了前进的脚步,可看着皓祯被一拥而上的侍卫打得声音越来越小,却是着急上火又欲说话,只是她不说话还好,她越说却是让一旁的侍卫打得更重手——

“哎呀,咱们兄弟知道白姑娘是个善心的,只是这刺客可不能手下留情,您放心,必然是不会留下后患让您半夜不宁的,欸,愣着干嘛?还不快动手?”

“我……”

“妈的,怎么还有声音?你们没吃饭呢?等会惊扰了公主你们就知道厉害了?都想挨大排头呢?”

能在宫里谋上个一官半职的那都是正儿八经的八旗子弟,即便不至于一个个皆是家世出挑,却都是些有真材实料的主儿,若是富察皓祯知情识趣那也罢了,没人上赶着去跟额驸作对,可是眼见着这家伙屡次以下犯上,站在公主府门口嘴巴里吐不出句干净话,主辱臣死之下,谁心里头都憋着把火,好不容易得了这么个差事自是连吃奶的力都使上了,除了那命脉没动之外,直将富察皓祯打了个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

“这大半夜的吵吵嚷嚷是做什么呢?”

话点到即止,事儿也同样有个度,一手筹划了整个儿圈套的和敬在屋内算了算时间觉得差不多了之后,便只见她慢条斯理的从殿中走了出来——

“咦?这是在干吗呢?”

“回公主的话,方才兄弟们正在外围巡逻,路过这东厢便只听到嬷嬷的叫唤来了刺客,白姑娘更是吓得连话儿都说不顺溜了,便想着先斩后奏的除了危机,省得扰了公主的清梦。”

“刺客?!”

和敬心里头暗笑,面上却是一副大惊失色的模样儿,隔着人群看了一眼,看着富察皓祯已经被打得去了半条命,不由得挑了挑眉——

“倒罢了,只是本宫随着皇阿玛的仁心,既然打也打了,瞧着样子也差不多了便算了,扔出府外了事吧。”

“是,奴才领命。”

和敬说得轻描淡写,似是全然没往心里去,但挥了挥手转身的同时,看见白吟霜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儿,却是语带深意的抛下一句——

“与本宫作对的人总归是不会有好下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