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71 硕王府中乱成粥

171硕王府中乱成粥

硕王府中

岳礼将手撩了专注起前朝之事,雪如却是一直眼睛珠子都不眨的盯着公主府,心里头发着烦嘴上又没法说,便趁着岳礼外出转到了后院皓祯的屋里,想要找个同声同气的人说上点话,可是这不来不知道一来吓一跳,原本应该被看守在屋子里的人不见了,只留下一帮子急得团团转的下人,看得她顿时火冒三丈,而如同当初坐等皓祯从帽儿胡同回来一般,为防再闹出什么自己意料之外的事,雪如也只能勉强压下火气在房中等,只是她没有料到左等右等,等来的竟是这样的画面——

“这是怎么了?”

看着皓祯满身是血,一脸淤青得几乎分辨不出模样儿,饶是雪如再自觉见过世面也不由得差点被惊得晕过去——

“天哪,皓祯,你怎么变成这幅样子了?”

“额,额……”

公主府的侍卫没少朝皓祯的下颚打,再加上身上的疼痛,竟是闹得他心中有再多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顺着小寇子和阿克力的力躺在**直哼哼——

“我的儿啊,你到底出去做什么了,怎么会穿成这样又……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还是那个多隆?”

“我,我……”

“小寇子,阿克丹!”

看着皓祯费尽力气都吐不出个准话,雪如心里头着急,可同时更是怒火直冒,不由得猛的一拍桌子——

“你们跟本福晋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福晋,这……”

“说!”

“福晋有问奴才不敢隐瞒,主子,主子是因为惦记着白姑娘,怕她在公主府里头遭了毒手才想着去夜探公主府,而奴才与小寇子原本是在后门接应,可等了许久都不见主子出来,便绕到大门想看个究竟,却不料只见到主子奄奄一息的躺在那儿,都是奴才和小寇子的不是,若是奴才二人多劝着些事情或许也不会闹成这样……”

“阿克丹!”

阿克丹是个粗人也是个老实人,眼见着事情到了如此地步,瞒也瞒不住藏也藏不住了便干脆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的将事儿全部给说了出来,且还将所有过错都揽到了自己身上,然而听在满肚子都是鬼主意的小寇子耳中,却是让他暗道一句蠢货的同时连忙抢过话头——

“福晋,阿克丹说得不明不白的还是让奴才来说吧,主子的意思原本是让奴才和阿克丹引开大门处看守的侍卫然后去后门接应,主子自个儿进公主府探个究竟,虽然当时奴才和阿克丹都觉着有些不妥,但想着主子毕竟是额驸爷,去公主府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就是被发现了也决计不会有人敢拿主子怎么样,只是这奴才一千个一万个没有料到主子会被当成刺客,更是没有料到那公主府的人竟是会不认得主子……奴才有罪,可是福晋明鉴,那公主府的侍卫可别是借机报复吧?”

“小寇子!”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不是这样难不成还是主子的计划有误?”

“你!”

“行了,你们一个两个有完没完?皓祯搞成这幅模样儿,你们还在这儿你来我往的闹个不停,生怕别人不知道这事,想要全府的人都来探个究竟才甘心是吧?”

雪如知道皓祯心系白吟霜,却没有料到已经深情到了这般地步,而按照常理来说,一个是养了十多年的便宜儿子,一个是亏欠了十多年的亲生女儿,她自然乐得二人你侬我侬,也好去了点她多年来的不安,只是眼见着事儿闹到了如此地步,她却也没有蠢到头,知道若是捅了出去不但是会引来自家王爷的滔天怒火,还会让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的和敬再拿捏上个话柄,权衡之下,她就是再气却也只能打落牙齿活血吞,从牙缝里头憋出一句——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今晚大少爷从来都没有出去过,更没有去过公主府,你们一个两个的都把嘴给本福晋闭紧了,切不可吐出一句半句的风声!”

“是,奴才知道,只是,只是王爷那儿……”

“王爷那儿本福晋自有分数,你们只管好好照料大少爷,务必最短的时间内去了面上这些痕迹,若不然两罪并罚之下,本福晋饶不了你们!”

“是是是,奴才遵命。”

雪如心里头虽发着慌,可是却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若不然等会儿岳礼回府看见自己不在必然是会过来走上一遭,到时候可就什么都瞒不住了,说完话不由得连忙带着秦嬷嬷往主屋而去,而在一路上,雪如也没少盘算,她与岳礼夫妻几十年,不说将对方的性子摸得一清二楚,却也总归是十拿九稳,再加上眼下里又有着吏部的事惹得他上心这般天大的良机,她就更是打定了主意将此事给瞒过去——

“啊,你们一个两个都反了是不是?吟霜,白吟霜那样对我,你们现在也不听话了是不是?到底你们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

“主子,您不能出去啊,福晋已经发了话了,若是奴才们放您出去了,福晋非宰了咱们不可,您一向心疼奴才,便委屈一回吧!”

“委屈,我已经够委屈了,你们还想让我怎么委屈?我现在只想去找她问清楚,问清楚她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们让开,你们让不让开?!”

“主子……”

雪如将算盘珠子拨得好,将明面上得话更是说得好听,而岳礼虽然惦记着儿子,可是因着吏部的大事和想着自家儿子也安分了,便也没太过上心,只是雪如费尽心思好不容易的把事儿给瞒了过去,如同打不死的小强一般缓了过来的皓祯却是不干了,直将自己这一亩三分地给闹了个翻天覆地——

“皓祯,听大夫说你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今个儿感觉可好些了?呃?这是怎么了?怎么闹起来了?”

“额娘,您来得正好,你快让他们让开,我要去公主府,我一定要去公主府问个究竟!”

“你疯了?”

为了应付岳礼为了分掉对方的目光,雪如这些日子可谓是使出了浑身解数,自然也就没那么多功夫日日过来瞧上一瞧走上一走,如此,她便全然不知道皓祯与白吟霜之间已经如和敬所料的那般生出了嫌隙,满心只以为对方是为了被打一事想要讨个说法——

“你虽然是额驸,是公主名义上名正言顺的丈夫,可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人家是皇上的女儿,有整个紫禁城撑腰,你怎么能不由分说便去夜探呢?”

“可是……”

“额娘知道你一向骄傲,被当做刺客受了这般对待肯定心里头不舒服,可是公主不知道就罢了,知道岂不是又在心底给咱们王府记上了一笔?吏部的任命估计这几天就要下来了,你可别在这个节骨眼上闹出什么事,再去惹你阿玛的不快,再者,就是你不在乎这些,难不成你连吟霜都不在乎了么?你阿玛上回就说了,若是你不听话不配合,那吟霜可就……”

“不要跟我提那个女人,不要跟我提那个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女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可她是怎么对我的?!”

“呃?”

雪如几十年来难得脑子清楚了一回,却不料这些个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话如同一根导火索一般,直接点燃了皓祯压抑了许久的怒火——

“额娘你知不知道,我们在这里为她担忧为她着急,生怕她在公主府受了委屈受了责难,可她倒好,转头就奉承上了公主笼络上了公主,现在正在公主府里头当主子,活得风生水起呢!”

“……这,这怎么可能?”

“您不相信是不是?原本儿子也不愿意相信的,可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都亲眼见到了难道还能作假?您是不知道,她穿着锦衣华服,吃着玉食御膳,哪里有一点被为难的样子,我看她快活得不得了,别说阿玛不让她回府,就是让她回来怕是她也不愿意回来了!”

“这不可能!”

皓祯越说越气越说越急,而雪如却是越听越意外越听越不可置信,若是旁人就罢了,若白吟霜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歌女也罢了,可偏偏是她的亲生女儿,如此,眼见着二人嫌隙至此,说不定就生生断送了她再入硕王府的机会,雪如便再也忍不住的抢过了话头——

“她不可能是这样的人!”

“额娘,难道你不相信我所说的?!”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若是我没见过她,不了解她,或许还真是有这个可能,但以我对她的了解,她绝不是这种为了富贵折腰的人……”

雪如看着皓祯把自家亲生女儿贬入尘埃,忍不住有些恼羞成怒,只想说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原本都是她的,可是话都到了嘴边,却还是勉强压了下去,转而换成了一句——

“若不然,若不然她当时为何不从了那个多隆?”

“可是……”

“你不是一直跟我说她是个坚强又坚韧的女子,不在乎世俗权柄只在乎一心真爱么?难道那么长时间的了解还抵不过这不知道是真是假的一幕么?”

“是真是假?我都亲眼见到了还能有假?”

“天真,你真是天真,你年纪轻阿玛额娘又将你的一切给打理得妥妥当当,自然是不知道其中利害,那公主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从小在深宫之中长大,什么手段没见识过?什么阴谋招数用不出?这女人的嫉妒心一起来便什么都管不得了,眼见着你与吟霜感情好,独独冷落了她,想要离间你们有什么奇怪?”

不得不说为女则弱为母则强这八个字乃是金玉良言,雪如平日里一向是个拎不清的,可事及亲生女儿,所有的理智却是全部都回复了过来,一字一句的直将原本坚定的皓祯也犹豫了起来——

“是这样么?难道真的是我误会了她?”

“八/九不离十,吟霜是个聪明的孩子,必然知道公主不是个好人,想免受点皮肉之苦便只能用权宜之计暂时的配合对方,你不要就此下了决断,反正明个儿额娘就又要去公主府了,定会找个合适的机会好好帮你问上一问,这样可好?”

雪如有私心,她知道只要自己一日还想保全荣华保全富贵就必然不可能把当年的真相给说出来,但同时她却也不愿白白的委屈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便想着用皓祯来保地位,又用皓祯来庇护吟霜,也算是全了这十多年来的养育之恩,只是她虽将算盘珠子打得好,话也说得漂亮,可还没等皓祯来得及应声,却是只听到秦嬷嬷一脸欣喜的奔了进来,抛下一句——

“福晋,大少爷,白姑娘回来了!”

白吟霜不蠢,自打那一夜亲眼见了皓祯所受到的对待以及和敬那不带一丝温度的警告之后,便知道自己已经落入了他人的局中,成为了他人去伤害硕王府一门的一颗关键棋子,想到皓祯那看着自己失望至极的眼神,想到后来嬷嬷所传回来的后续,早就将一切都寄托在了皓祯身上的白吟霜不由得再也忍不住了,即便表面上仍然顺从仍然配合,可私底下却是开始想尽办法的准备从公主府逃出去,而盼什么就来什么,今日宫中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将公主宣召了进去,连带着嬷嬷宫女太监也去了不少,眼见着这样的机会,白吟霜自是不可能不利用,后脚赶着前脚的便逃出了公主府直往硕王府而来——

“皓祯,福,福晋!”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看见这熟悉的二人,好不容易逃了出来的白吟霜不由得有些劫后余生的感觉,几个字的功夫便已热泪盈眶,而雪如心疼自家女儿,眼见着对方没有被责打的痕迹,面色也很是好看,心中也是不由得放下了大石,说着还用手肘捅了捅一旁的皓祯方才离去——

“哼,还知道回来?”

皓祯虽然被雪如说动了,加上一直自视甚高打死也不愿意承认自己识人不清,心中的天秤已有所偏颇,可是看着白吟霜穿着华丽,且比起之前在硕王府中胖了不止一圈,显然是日子过得不错的模样儿,再联想到自己为对方所受的委屈和屈辱,心里极度不平衡之下,却还是忍不住嘲讽出声——

“皓祯,你……”

白吟霜知道皓祯肯定误会了什么,可是却到底没有料到他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话说得这样不好听,面上不由得委屈非常——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难道我在你心里就是那样的人么?”

“那你是怎样的人?”

若是白吟霜以往做这柔柔弱弱委屈得不行的模样儿,皓祯就是心里头有再大的怨气也会因着怜香惜玉而消上不少,只是这与印象中一般模样儿的表情,配上这发福臃肿了不少的面容,却是处处透着违和之感,直让人生不出半点怜意之余还看着颇为烦躁——

“若不然我亲眼所见如此,你又该如何解释?”

“我……”

“哎呀,白姑娘你也是,多狠的心啊,一进了公主府便了无音讯,咱们主子急得不行巴巴的跑去找你,你倒是好,过得风生水起的好不快活,这回别是在公主府混不下去了才来找退路吧?”

“小寇子!”

小寇子本就是个主意多的,一向得雪如的信任得皓祯的看重,在硕王府可谓是混得像半个主子,如此,被这白吟霜连累得闹了好一番没脸不说还战战兢兢的受了皓祯好长时间的怒火,心里头自然不痛快得很,被阿克丹瞪了一眼不单是没有收了话头,反而越发的阴阳怪气——

“怎么我难道还说错了?你难道看不到白姑娘这举止这装扮?到底是在公主府里头待过的人,跟以前那可是大大的不同了,哎,奴才是个嘴巴讨嫌的,白姑娘大人有大量可千万别往心底里去啊?”

“小寇子,我……你……你说得对,是我的错,我不该奉承公主,不该为了免受皮肉之苦就配合她,不该怕惹怒了公主闹出更大的事而委屈求全,是是是,一切都是我的错,你们骂我吧罚我吧,就是不要再生气了再这样说话了好不好?”

“您这是说得哪儿的话啊,谁敢怪您啊?就是不怕惹怒了咱们家主子,也怕惹怒了公主不是?”

小寇子不蠢,再加上以往的经验,知道只要这白吟霜说出了这样的话,到后头受训被责的定然是自己,不由得压根没等皓祯接话就再度一把抢过了话头——

“您还是快些起来吧,省得这旁人不知情的还以为我这个奴才的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欺辱您呢!”

“我……”

“够了!”

阎王易躲小鬼难缠,小寇子陪在皓祯身边十多年,又向来是个机灵醒神的,自然知道自家主子吃哪一套不吃哪一套,几句话就将皓祯的怒火再度挑了起来——

“你还有什么可说的?还有什么可解释的?你过得很好不是么?你有我没我都一样那么开心快活不是么?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再回来?”

“我……”

“够了,我不想听了!”

皓祯看着白吟霜这幅容光焕发的模样儿,想着身上的伤痛想着所受的屈辱他只觉得一切都刺眼极了,心里头虽然想要原谅对方却是说不出半句软话,看着白吟霜想要走近自己更是潜意识抗拒的推了一把——

“啊!”

白吟霜自觉懂得察言观色,看着皓祯嘴上说得无情神色间却有闪烁的模样儿,便自作聪明的觉着对方是下不来台想要上前温声软语,放低姿态的将一切给掰过来,如此,对于皓祯的突然出手自是毫不设防,直接被撞到了一旁的桌角之上——

“痛,好痛……”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眼见着白吟霜的裙角溢出了点点鲜红,饶是心中还有郁愤的小寇子,饶是觉得还有些下不来台的皓祯,惊呆了之下也都再顾不得先前的不悦一个比一个快的动作了起来,而这般动静闹得不小,自然也惊动了并未走远的雪如,而连忙调转方向走近来一看,却是被自家女儿那煞白的脸色和紧按着小腹的姿势给吓得猛地倒退一步——

“天哪,这是怎么了?不会是小产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