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85 永寿宫的神算计

185永寿宫的神算计

阖眼之前还是个职业女性再睁开眼就成了三百年前的小选宫女,这对于从二十一世纪而来的金氏无疑是一件做梦都梦不到的事儿,可是对于深受各种狗血电视剧洗礼的她而言,接受起现实倒也不算太慢,只是小选入宫比不得大选,内务府的嬷嬷也不会端着那么好的性子,三两天的严格教习之下,不但让她明白了她比起各路金手指主角光环打开的女主而言,显然是一个配角命,不光出身上不得台面,家里头没什么拿的出手的人,容貌亦是只算得上是温婉清秀,同时她也明白了眼下里的紫禁城并不像电视剧中所演的那般走错路都是机遇,闭着眼都能被馅饼砸到,反倒是一个行差踏错就能够葬送掉小命。

尊荣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金氏没有蠢到头,在眼见着一个意欲勾搭阿哥的宫女被直接乱棍打死之后便再不敢生出借用三百年后的桥段去改天换命的野心,然而卿本无意旁人却有心,金氏的娘家没得拿得出手的人就很是希望能够沾一沾自家女儿的光过一把外戚之瘾,而钮祜禄氏也早就想往自家儿子后院里头安插几个身份上平庸一点却容貌清丽的女子去压一压富察明玉的气焰,金氏两样条件都完全合格又有着身在内务府的家中人使力,一来二去之下便仍是阴错阳差的被卷入了这股权力漩涡之中,而权力也着实是个好东西,弘历是内定的皇位继承人,身边的人自然也跟着水涨船高,虽然她身份上不过是个连侧室都算不上的格格,可走出去甭说是底下伺候的宫女太监,就是位分低一些的妃嫔都要给她几分颜色,这般几几相加之下,她的心思又不由得被勾得活络了起来——

原主并不是个没脑子的二愣子,该有的心思有该有的主意本就不少,再加上被拨过来伺候的都是经了内务府门路的自家人,金氏不由得也起了谋上一谋的心思,一边绞尽脑汁回想雍乾年间的各种旁枝细节,一边养精蓄锐的坐山观虎斗以待后谋,而按照她原本所想,她也没指望过能爬上那独一份的中宫宝座,毕竟皇帝不是傻的,太后不是傻的,前朝大臣也不是傻的,甭管她多受宠多有心计光是出身血统就注定了没那个命,然而最最尊荣的宝座够不到却并不代表她就没了一点念想,清宫之中子凭母贵,母凭子贵,凭着自己的力量是够不上那个位子,可难道还容不得她沾一沾儿子的光?

电视剧没算白看,夹夹杂杂之下她恍惚记得乾隆朝时后宫有一个令贵妃有一个嘉贵妃,双方儿子争夺皇位闹得不亦乐乎,而同时她也恍惚记得乾隆的皇后原配早死继后被废,根本就没有可争可斗的资格,如此,与其眼下里大费周章的去与中宫作对把自己搭进去成了别人的垫脚石,倒不如集中了注意力盯着魏碧涵,趁着对方势起之前后宫局势未稳之前,先下手为强的一把把对方给踩下去,然后再将自己的儿子给抬上去。

金氏想得当然,算盘珠子也拨得哗哗直响,可她却是没有料到计划赶不上变化,人算比不得天算,独独漏到了景娴这个最大的变数——

她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明明该在雍正年间就死掉的那拉太后如今还活得好好的,也不明白传闻中最富传奇性的慧贤皇贵妃高氏怎么死的不明不白又寂寂无名,更不明白应该跟乾隆伉俪情深使得前者几十年念念不忘的孝贤皇后怎么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她解不开这些疑惑,只能猜想这后宫之中是不是还有别的穿越者,可她借了钮祜禄氏的口套过那拉太后的话,也曾让人明里暗里的多盯着点翊坤宫,更是与弘历相处的时候多番留心,一来二去之下却仍是所寻无果,只能安慰自己这一切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出现而生出的变数,抛开了心中的犹豫专注起后宫的局势,而眼见着自己生下了两个阿哥,从嫔位一下跃为妃位,贵妃的位子也近在眼前,金氏本还有些得意,可还没等她后脚赶着前脚的对延禧宫下手的时候,却是被直接劈在头上的这一道响雷给弄得良久没有回过神来。

福尔康,福尔泰?

她穿越之前年纪轻没有看过新月格格也不知道梅花烙,虽说觉得那些个人胆大包天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却也没有太多去想,然而对于这两个红遍了大江南北的响当当的名字,她却是不可能不知道,想到那和印象中一般无二的家世背景,想到那二人如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鼻孔朝天目中无人,金氏只觉得糟心极了,可在此处生活了这么多年想着许许多多的事儿都是有理有据,又让她分不清楚到底是这些个人走错了剧本混进了自己的生活,还是自己原本穿越的就是琼瑶的戏码,想到接下来还有小燕子,还有紫薇花,还有那大闹后宫居然还得了善终的离奇走向,金氏只觉得整个儿人都混乱了。

嗯?等等?小燕子,紫薇?

永珹回了阿哥所,永璇被乳母抱回偏殿伺候,挥退了屋中所有下人,金氏一个人坐在主座上想得入神,而最开始那股糟心劲过了之后,回想着还珠的各种剧情却又让她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富察明玉已死,眼下里只有翊坤宫那位即将登上凤座,那么在还珠里头出现的皇后便是她?最终被翻来覆去折腾得废弃的也是她?乌拉那拉氏平日里最是个滴水不漏的主儿,要想从旁的地儿寻她的错处还真是不易,而就是寻到了有着宁寿宫那位撑腰也是不好动弹,可是碰上胡搅蛮缠蛮不讲理让太后也得退上一步的小燕子等人,她还不是只能认栽?而若这是正史,按照自己的身份必然是登不上后位,可换成了还珠里面那个感情胜过一切的弘历之时,是不是说明她也可以打感情牌有了些机会?

而此外,若是按照剧情分析,在还珠之中最为受益的便是那个魏氏,不但是扫走了拦在自己晋升之路上的最大障碍,还让永琪失去了继承皇位的可能给自己儿子多谋上几分可能,那么调转过来说,如若自己也后脚赶着前脚的去讨好小燕子紫薇等人,同时又在暗地里去打压魏碧涵,那么最终的胜利者岂不就是她了么?

想到这里,金氏不由得直接笑出了声,之前她从未想过能够凭着一己之力除掉景娴,也没觉得魏碧涵是个吃素的主儿,即便自己一早就下了功夫可要啃下这块骨头却怕仍是少不了要花上许多心思,然而这一切的一切却是因着还珠剧情的突兀降临迎刃而解了,难不成老天爷终于怜惜她赐给她金手指了?金氏在心底里大叹这小燕子等人真真是她的福星,直喜得见牙不见眼——

“春桃!”

金氏将事情想得很是附和自己的心意,身随心动之下动作自然也是不慢,张口便直接唤起了人,直接抛下一句——

“你去找太医院走上一趟,说本宫身子骨不痛快想来是近日天气所致有些感染风寒了,让他们开些温吞的方子,本宫要闭门调养身子。”

“……啊?主子您这是要做什么?”

“让你去就去,本宫既然下了决定自然有打算,难不成还得事无巨细都跟你说个明白?”

金氏打定了主意,后路都已经给垫平了,自然不想再参与到眼下这后位的纷争之中去,省得一早就落进了旁人的眼被惦记了个全,而此时退上一步不光是给了自己提前去筹谋的空间和余地,还给上头那两位留了个好印象将来办起事来也好得心应手,而同时她又转念想到只要小燕子那帮子人进了宫,那么魏碧涵可算是小辫子满头了,原著之中乾隆是脑子不清楚没有发作她,可这会儿让她得进了先机却是不可能放过这白白送上门的机会,如此想着,便只见她眼睛珠子一转又扔下一句——

“对了,你让我阿玛找些人去京城里头转转,看是不是有个叫大杂院的地儿,若是找着了也不用作什么,只让人盯着瞧着便好,连带着福伦那一家子也找人给盯紧了。”

“哈?”

春桃自问在金氏身边待的时候不算短,平日里也算是个机灵聪慧的主儿,可今个儿她却是实在闹不懂自家主子要做什么,看着对方红光满面却要闭门调养,身在紫禁城中又关心起那一听便不是什么权势之地的地儿,心中不由得满是犹疑,然而正当她因着金氏扔过来的眼刀唯唯诺诺应下转身出门的时候,却是听到身后断断续续的飘来了一句显然是自言自语却让她大惊失色的话——

“等着吧,这下你们还不栽在我手里……魏氏,乌拉那拉氏你们的好日子可算是快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