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91 三位公主齐出嫁

191三位公主齐出嫁

三位公主的年纪都不算小了,最小的婉儿已经十四岁,最大的兰馨则已经十六岁,虽说宫中公主也有先赐婚到二十岁再出嫁的先例,可一来硕王府的事儿余波未平需得以此来压上一压,二来宫中晦气了这么久也盼着能多些喜事,三来蒙古的缺儿又杵在这儿,这般几几相加之下,便是公主府刚刚竣工内务府刚刚把各项事宜弄齐整,就得了明旨……而正如同景娴先前所料的那般,兰馨册和硕和端公主下嫁色布腾巴勒珠尔,婉儿册和硕和婉公主下嫁章佳庆桂,晴儿册和硕和恪公主下嫁德勒克,总算是各有着落了作准了。

只是事儿虽好也很是喜气,却架不住爱热闹爱排场的弘历抽冷子的来添乱,大笔一挥的竟是将三位公主的大婚定在了同一日,直将前朝后宫的乱活劲儿更加推上了一重楼——

“容嬷嬷,内务府的人来了没有?你跟喜礼嬷嬷说那妆可别化得太重了,虽说眼下里日头不算热,可一天下来却也少不得要出汗,别好心办坏事的闹出什么洋相。”

“主子您放心,喜礼嬷嬷们早就已经打点好了,奴才方才抽空去瞧了一眼,看着挺清爽挺稳妥的,而首饰头面嫁衣礼服也一应送来了,应着您的吩咐奴才们来来回回检查了好几遍,绝不会闹出什么不该有的事儿。”

“你们办事我自是没有不放心的理儿,只是万事总归还是要稳妥点才好,那如意那龙凤手镯还有那苹果都仔细挑挑看看,别什么都齐活了在这上头落了个不吉利。”

“是,奴才明白,您……”

“娘娘!”

公主下嫁本就不是什么简单利落的事儿,领旨谢恩酬神一套忙活下来就已是让人累得去了半条命,到了大婚这日,因着三位公主同时出嫁,弘历又下旨在规制之内怎么热闹怎么折腾,就更是让人连缓口气的功夫都没得了,不光是首当其冲的宁寿宫慈宁宫翊坤宫忙了个倒仰,内务府礼部的人皆是脚不点地,就是各宫各院能抽调的人手都一齐上了阵,如此一来,盛大是盛大了,热闹也热闹了,可后宫却是彻底乱成了锅粥——

“送喜的命妇们已经到了,李嬷嬷刚安排着各位夫人去偏殿歇着了,纯妃娘娘和端嫔娘娘也已经过去招呼着了,您要不要也过去走上一趟?”

“先前不是说还有半个时辰才到么,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景娴放下刚拿上手的金镶玉如意,顾不上额间泌出的细汗,风风火火的便随着碧蓉往偏殿走,一边走还一边张罗着——

“宁寿宫和慈宁宫那边的人也到了?两位皇太后年纪都不轻了,慈宁宫那儿便罢了,有嘉妃和令嫔在那帮着手,总归不敢在这个关头上斗气,就是她们敢有裕亲王福晋杵在那儿也不会乱到哪儿去,可宁寿宫那头儿呢?人手可还够用?除了舒嫔在那儿帮手还有谁?安排妥当了没有?”

“您放心,和亲王福晋一早就入了宫,还有履亲王福晋庄亲王福晋都在那儿帮着手,万没有让母后皇太后娘娘累着的理儿。”

“那就好,那就好……”

送喜的命妇都是得挑福禄寿喜齐活的五全之主,寓意着给公主们的婚事添福添喜,景娴不敢怠慢抽着功夫客套了好半刻才转回正殿,可连茶都没喝上一口,却又只见她拿起了先前早就看了无数遍的嫁妆单子——

“我瞧了瞧内务府呈上来的册子,东西虽好也样样精贵,却到底太过于平常了,色布腾巴勒珠尔是个好的,我方才听他兄嫂说这些日子也紧赶慢赶的筹备了不少好玩意儿,如此,兰儿这头自然也不能落下,容嬷嬷,你让人在库房里头再挑上一挑,看有什么合适的赶紧加进去。”

“还加?主子,您先前已经往里头加了不少东西了,这嫁妆单子虽比不得头先大公主那般规制,可也是三位公主里头出挑的了,再加那箱子可装不下了……”

“那就加银票加庄子,眼下里就这么个闺女,出嫁也统共就一辈子一回的大事,这会儿不弄齐整了不弄妥当了,万一她将来缺了什么又顾忌着不好张口可怎么办?”

“这……是,奴才明白了。”

公主出嫁正主儿折腾,这当额娘的自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穿着朝服顶着朝冠,饶是这五月的天还不热,景娴也累出了一身老汗,再加上天刚亮内务府的人就开始了忙活,更是让她连用早膳的时间都抽不出来,直让她眼前发着黑,而正当容嬷嬷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端了点饽饽上来想给她填填肚的时候,却是只听到外头后脚赶着前脚的突然响起了喜乐声——

“皇额娘,您虽非儿臣亲母却胜似亲母,多年来对儿臣悉心教养呵护关怀,儿臣铭记于心只愧疚不能日日侍奉在您跟前以尽孝道,儿臣不孝,请受女儿一拜。”

“起来快起来,这是做什么,大好日子讲的都是些什么话儿?左右嫁得不远总在这京城的一亩三分地里头,你还怕以后见不着了?”

喜乐响等同于额驸进了宫,虽说这进宫不是立马就来迎公主,还得去乾清宫领上好一番话却也横竖不过是一会儿工夫的事儿,如此,便只见底下人的手脚越发麻利了起来,兰馨也被收拾妥当的扶来了正殿,看着这婷婷袅袅的模样儿,直让景娴忍不住叹一声吾家女儿终长成,心里头又是欣慰又是酸涩——

“你与我乃是母女二人,虽说没有血脉的羁绊,那也是这世上再亲不过的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很是不必如此,而你生性温和做事也有分寸,额娘这些年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许多该说不该说的先前也已经说了不少,但眼下里却总是忍不住要多说上一句,出了这宫门你便不单单是皇家的公主,还是额驸的妻子,你们是有君臣之别上下之别,可你却也万不能事事都拿捏着公主的身份,这样夫妻情谊才能长久,才能过得和乐,知道了吗?”

摸着兰馨的小脸,景娴的神色很是柔和。

“但是话虽如此,若是色布腾巴勒珠尔生出了什么别样的心思,或是有什么对你不周的地儿,你也一定不要为了顾及脸面而对额娘藏着掩着,说句不好听的,甭管将来怎么着了,这翊坤宫永远是你最大的依仗,额娘总归会护着你会疼着你,万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受半点欺辱,明白吗?”

“额娘,我……”

“好了,这大好日子的哭什么?额娘说这些是让你心里头有个底儿,让你知道即便你出了这紫禁城,即便你已然嫁为人妇,可额娘总归是你一辈子的额娘,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额娘愿意心疼你也愿意为你操心,你可不许前脚刚跨出宫门后脚就跟额娘生分了。”

“额娘,我,女儿能得您这般爱重实乃此生大幸,万没有与您生分的理儿,可您也同样的不要因着女儿已经出嫁已经不在宫中就往后什么都自己扛着自己担着,即便女儿帮不了什么甚至不能为您分忧,可能够陪在您身边听上一听那也是好的,您的养育大恩女儿无以为报,但却永远都是您的贴心小棉袄。”

“好,好好,乖女儿……”

“额驸到!”

母女二人彼此依靠已有十余年,若说景娴是兰馨唯一的依仗,那么兰馨也是景娴难得的慰藉,即便平日里贴心话体己话说得不少,到这临逢出嫁之时却还是有说不完的话诉不完的情,然而这大婚礼仪一环扣一环,这好不容易忙里偷闲得来的温情时刻也无法太长,话没说完便只听到外头的喜乐之声一重响过一重,色布腾巴勒珠尔也满脸红光喜色的走了进来——

“儿臣参见皇额娘,皇额娘金安万福。”

“起来吧。”

色布腾巴勒珠尔虽是一早就被定下了是兰馨的夫婿,然而君臣有别内外有别,景娴也只是隔着屏风粗粗见过一两面,眼下里方才算是借着这二跪六叩大礼的机会看了个仔细,看着对方满脸正气目光坚定又极守规矩的垂下眼眸并不敢东张西望,甚至连一旁的兰馨也只敢飞快的瞄一眼便收回目光,是个守礼知本分的,景娴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往后都是一家人了也不用闹这些个虚的,你是个好的,本宫放心皇上也放心,是以才会将兰馨托付给你,兰馨从小虽然养在深宫可并没有什么骄纵的性儿,你往后要好好对她,万不要辜负本宫和皇上的期望。”

“儿臣领训,儿臣一定会倾尽全力的保护公主,呵护公主,让公主事事顺心,事事如意,万不会让公主有半点不舒坦,若不然随便皇额娘和公主如何处罚,儿臣都无半点怨言。”

“噗嗤。”

兰馨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色布腾巴勒珠尔也是如此,脸上虽是正儿八经可说起话却仍是不免有些紧张,直逗得兰馨忍不住笑出了声,而眼见着这般情景,景娴也算是心中的一颗大石落了地,笑得格外真心了起来——

“如此本宫便放心,好了,别误了吉时,去吧。”

“主子,公主们已经都出了门了,您……”

见着大红绣球放中间,一人左右牵两边的一前一后的跨出了翊坤宫的大门,乘着大红的喜辇慢慢消失在视线之中,景娴满脸满足的长叹了一声——

“儿孙自有儿孙福,看着她们终于出了这紫禁城,出了这被种种规矩种种争斗充斥着的深宫,我这心里头也算是安乐了,走吧,前头不是还有喜宴么?咱们这日子可还没个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