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92 那有孕这也有孕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192那有孕这也有孕(捉虫)

公主出嫁了却了宫中的一桩大事,钮祜禄氏被那拉太后几句话弄得自己人马内斗,伤了元气,只能窝着火在慈宁宫里头低调做人,各宫各院都不是傻子,一看到这般情形就知道中宫势起怕是转而就要肃清后宫了,自然也是一个比一个安分了起来,而在这般难得的和谐之下,一晃眼便过了四年年,到了乾隆十五年——

“主子,和婉公主的胎坐得稳,宫里头的好东西一波接着一波的赐过去,早先进宫请安的时候您也瞧见了,那是养得珠圆玉润的,水色比先前都要好上不少,您倒也能放心了。”

“她就在京城,宫里头有姑爸爸和我上心着,外头又有和亲王一家照看着,我自然没什么不放心的,只是眼下里日头毒,孕妇最是受不得热了,让内务府的醒点神,往公主府多加点冰例。”

“是。”

“和婉丫头算是福气来了,自己肚子争气,庆桂在前朝也争气,只是她有了,晴儿的孩子也落地了,怎么兰儿那就是没得点消息呢?”

闺女出了门,可比起在身边的时候担心的事儿却是更多了,以前只用担心怎么将丫头教养好别养成个不问世事的软性子,见不得半点风雨经不得半点大事,然而出了门之后却是要担心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额驸好不好府里头好不好,眼下里看着这同时出嫁的和婉和恪一个个有了身孕,有担心起这子嗣问题起来——

“太医过去瞧了没有,可别是有什么问题吧?”

“您这话是怎么说的,哪有额娘说自家闺女晦气话的理儿,兰公主好着呢,额驸是蒙古人,那身子骨也是一等一的好,哪能有什么问题?”

“那不然怎么迟迟还没个信儿,难不成是公主府里头的陪嫁嬷嬷在作威作福?”

“您若说晴公主那儿有这档子事儿奴才信,毕竟山高皇帝远总归有顾不到的时候,就是婉公主那儿你奴才也不会多有疑问,可是兰公主那儿奴才确实一百个不信,您隔不了几日就招进来说话聊天,几乎日日都有东西赏过去,那府里头的嬷嬷也是隔三差五的就被您拎来训话,再加上内务府又被您收拾得差不多了,谁能有这样大的胆子?”

容嬷嬷知道景娴和兰馨母女情深,可是看着自家主子着急上火成这幅草木皆兵的样子,却还是忍不住有些啼笑皆非,张口便止住了对方又欲开口的话头——

“而您也放心,兰公主跟额驸爷感情好着呢,听崔嬷嬷说额驸爷每天下了朝都会去街上给兰公主买喜欢的吃食,然而巴巴的送到公主府去,就是不在公主府里头就寝,那也是隔几个时辰就打发人去问前问后,生怕有半点让公主不如意的地儿,您没瞧见回回公主进宫请安的时候说起额驸都笑得合不上嘴?”

“那身子没问题府里头没问题夫妻之间也没问题,怎么就没个信儿呢?”

“这哪……”

“主子!”

看着自家主子大有一副自己说不个所以然就要把兰公主招进来前后问个仔细的模样儿,容嬷嬷一脸的无奈,而还没等她转过神来劝慰上几句,却是只听到李嬷嬷满是含笑的走了进来,盼什么来什么的抛下一句——

“主子,公主有喜了!”

“什么?真的?有了?!”

景娴一扫眉间的愁色笑得见牙不见眼,而李嬷嬷也是满脸的喜气,没等景娴再如连环炮般的问出什么,便连连的点着头细细的说了起来——

“今个儿午膳的时候公主不知怎么的尽说着没胃口吃不下,直把额驸给急得团团转,平日里公主爱吃的一波波让人去买了个尽,可这不买还好一买公主竟是直接吐了起来,闹得公主府都乱套了,想着进宫请太医费时间就直接在外头找了大夫看了,确定是喜脉,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呢!”

“好,好!姑爸爸那儿得到信了没有?乾清宫有人去回话了没有?这外头的大夫不管怎么说都没有宫里头好,太医院有人过去了没有?”

景娴喜得直接站起了身,乐得一边在屋里头来来回回的走,一边停不住的一句跟着一句往外头冒,而说完之后也不等容嬷嬷李嬷嬷二人回话,又自顾自的抛下一句——

“公主里头的嬷嬷虽然都是精心挑选过的,可是有经验的到底不多,要么再指两个嬷嬷过去?不,不妥,要么还是接进宫里头养着?这样也不好,不看着这怀孕的过程那色布腾巴勒珠尔就不知道兰丫头有多辛苦,再者万一兰丫头不在身边他生出了别的什么心思可怎么办,不妥不妥,欸?你们杵在这里干嘛?快去知会内务府加冰例加分例,除了规制以外余的都从我这里拨,还有那接生嬷嬷奶嬷嬷也要仔细着挑,让人赶紧呈单子上来,这可不能错!”

“哎哟,我的主子欸,奴才又不是刚进宫的小丫头,这还用得着您嘱咐?刚从外头进来的一路上奴才便已经去了内务府打点好了,而皇上也高兴得很,那赏赐跟流水一般的一波波往外头送,还用得着您从体己里头拨?”

“我这不是高兴么?”

景娴喜得眉梢嘴角都是笑,被李嬷嬷调笑了这么几句也不在意,反是笑意更浓,转开这一茬儿又想起了另一茬儿——

“对了,让人去知会兰丫头,让她别一高兴了就什么都不顾的尽想着进宫请安谢恩什么的,让她好生养好了,头三个月最是胎气不稳的时候,她又是头一胎,这礼数什么都往边靠,什么都没得她好好的来得重要。”

“是是是,奴才知道了,奴才这就去。”

李嬷嬷看惯了景娴运筹帷幄一切胸有成竹,这幅喜得六神无主尽会乐的模样儿却还是头一回见到,脸上不由得也满是笑意,福了福身便往外退去,而容嬷嬷虽然也高兴,可见着这小一辈都有子嗣了,心里头却不由得着急了自家主子的肚子——

“主子,这不是奴才说,这公主们都有孕了,您也快要做玛嬷了,可怎么就一点都不着急自个儿的事儿?前几天去宁寿宫请安的时候,方嬷嬷还明里暗里的问奴才说您这儿到底怎么回事,跟皇上是否还好,您怎么就……”

“容嬷嬷,我知道你是为我担心,可是这些个都是命里头有定数的事儿,哪是急就急得来的?”

“还不急?前几年您年纪轻也就罢了,可眼下=您都过了三十了,说句不中听的,还能跟小姑娘那会儿比?若是眼下里不急还等到什么时候去急?”

景娴出生于康熙五十六年,眼下确实是三十有三了,不说比起那些个刚进宫的花骨朵儿,就是比起纯妃嘉妃那也是拍马都赶不上,纯妃膝下有两子一女,嘉妃膝下三个儿子,就是后进宫的舒嫔也得了个儿子,如此之下,容嬷嬷哪有不着急上火的理儿——

“奴才知道您身为中宫皇后,万事要讲究个大度大气,后宫也得雨露均沾方有益皇家子嗣延绵,可您这也拖不得了,听嬷嬷一句,您别有事没事就找茬儿将皇上往外头推,您好歹也得为自己打算打算了,而即便退一万步来说,就是您不着急,也得顾顾母后皇太后娘娘不是?她老人家为了您可算是日日愁得紧呢!”

“我……”

景娴心里头无奈得很,也通透得很,前一世那是遭了富察明玉的黑手养了好些年才养过来没得办法,而这一世她虽然心里头希望不要打乱排序,永璂还是永璂,永璟还是永璟,五儿还是五儿,可不知道是老天爷有意如此还是真的一切就有定数,横竖左右就是没得个喜讯,便也就让她干脆撩开了手不提了,可是这怕什么来什么,还没等她搜肠刮肚的想出什么再打个马虎眼过去,却是只见到碧蓉一脸别扭的走了进来,抛下一句——

“主子,永寿宫那儿方才来人传信了,说是嘉贵妃娘娘又有了,皇上欢喜得很,这会儿已经赶过去了,圣母皇太后娘娘也去了。”

“什么?又有了?”

金氏也算是个面子里子一把抓的聪明主儿,前几年跟魏碧涵斗法斗得赢了全儿,便在大选之前升了贵妃的位分,而后者虽说也凭着别的功夫勉强爬上了妃位,可是肚子却不像她这般争气,转年便生下了皇九子不说,眼下里又有了身孕,直将原本就着急的容嬷嬷闹得更为上火,如此,便只见她还没等景娴接过话头便抢先一步的咋呼了起来——

“这再生岂不是十一阿哥了?”

“……十一阿哥?”

“不是,奴才的意思不是说永寿宫那位一定就是个阿哥,只是您也有眼瞧,那位不知道是个什么命格儿,孩子一个接着一个生得没完便罢了,还个个都是阿哥,说不定这胎便又是个精贵的,主子您可得……主子?您怎么了?”

“十一阿哥……”

后宫的大饼统共只有这么大,里头的女人没哪个愿意看着别的女人独占宠爱,自然也没哪个愿意看见别人母凭子贵的一个接着一个的生,可是眼下里景娴却是没旁的功夫去惦记这些,永璂是她心里头最大的痛,有关于他的一切在这些年来也没被她少拿出来一遍遍仔细的回忆过,她记得很清楚,永璂是乾隆十七年出生,赶着金氏的十一阿哥永瑆的后脚出生,她虽然不明白眼下里为什么还只是乾隆十五年金氏便有了身孕,也不明白这一胎到底是永瑆还是养不大的孩子,可是情感胜过理智之下,因着十一阿哥这几个字却还是只见她慢慢的抚上了自己的小腹,心里头跟着冒出了一个期待已久的念头——

若金氏这一胎是十一,那么永璂,你是不是也终于要回来额娘身边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蒸包子开始,各位客官是想要纯白奶黄包还是要豆沙腹黑包呢?猜中有惊喜哟2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