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95 前脚后脚生包子

195前脚后脚生包子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养腹中胎。

弘历年逾四十,景娴年纪也不算小,不说上眼上心的那拉太后,就是前朝后宫宗室辅臣便都以为怕是盼不到中宫嫡子了,而这样事出突然喜从天降之下,景娴自然像是当成国宝一样的被呵护了起来,那拉太后接过了宫务的手总揽起了这后宫的一亩三分地,弘历亦将话说得明白让各院嫔妃都安分着点别叨唠了皇后养胎,甚至连内外命妇也是除了请安少进宫走动,如此,前世今生加起来好几十年,景娴算是头一回明白了什么叫安闲惬意,每天除了往宁寿宫走动走动外,便是窝在坤宁宫里头捧着肚子跟还未出生的永璂培养着感情,然而坤宁宫中虽是一片和谐,后宫其他地儿却是纷乱不断——

“主子,九阿哥和十阿哥虽说身子骨一向不算太好,可是眼下里一个接着一个的去了,到底是惹人话舌凭添了晦气,而即便您现在不掌管宫务,也总归是中宫娘娘,要不要将这礼加重个几分也好全了情面?”

“眼下里是孩子幼殇又不是孩子满月,咱们若是做得太多了,她们怕还以为我这是在幸灾乐祸,想踩着她们的痛处耍威风呢。”

魏氏和金氏本就是死对头,面上虽姐姐妹妹的一声比一声叫得亲热,可实际上却是针锋相对的恨不得对方去死,如此,再加上魏氏看不惯金氏一个接着一个的生,金氏看不惯魏氏趁虚而入的得了协理六宫之权,二人之间的火药味不由得越发升级起来,只是这两虎相争必有一伤,金氏不是什么吃素的主儿,魏氏也不是什么良善的人,斗来斗去闹得一方死儿子一方领排头都是大伤元气不说,居然还拉上了舒嫔的九阿哥一起做垫背,几个月的功夫便接连去了两个阿哥,就是景娴再不问这后宫之事也少不得上了点心——

“舒嫔就罢了,横竖是咱们满军旗的,又是那拉家的分支,勉强算得上半个自己人,可金氏却是不然,甭管以前心思大不大,这一连得了几个儿子又是除了我之外后宫之中位分最高的主儿,心里头怎么可能会没有争夺之心?眼下里她一心盯上了魏氏便很好,咱们若是去多说多做惹了她的眼,岂不是逼得她来算计咱们?”

“她敢?眼下里她虽然折了个阿哥,明面上是受害主儿,可是宫里头有点眼力见儿的谁不知道这是为着折腾延禧宫那位一日三趟招太医,自己自作自受惹出来的祸?母后皇太后主子和皇上心里头都有明帐,只是看着她怀有身孕延禧宫也确实做得不聪明,才二人各打五十大板,她不知反省不在永寿宫乖乖窝着就算了,若是还胆敢将心思打到您身上来,甭说奴才,就是上头那两位也没一个会饶过她!”

“我也不过是这么随口一说,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嘛,再者我听说永寿宫原本挑好的接生嬷嬷落了病,这会儿她正是忙前忙后的急着找人,可那延禧宫却在底下没少使绊子么?依我说,甭管那金氏心里头打的什么主意,也甭管那二人想斗成个什么样子,皇家子嗣总是要紧的,别让底下人看不清局势,生生的得了挂落去。”

“是是是,奴才知道了,奴才与您这么一说也是为了让您心里头有个数,可您倒好,竟是上心上眼了起来,您甭忘了那位有孕在身,您这儿也精贵着呢!她再怎么着也是个嫔妃是个侧室,她不来奉承讨好便罢了,哪有您上赶着去惦记她的理儿?”

“姑爸爸说我这月份大了不许我再往她那儿跑,就是在御花园里头走上一圈也是嬷嬷宫女太监的跟着好一大帮子人,我左右无事不也就只能靠这些个打发打发时间了么?”

“您啊,甭怪奴才说得逾越,您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那永寿宫自从有孕以来乱头就没停歇过,不是动了胎气就是孕吐得什么都吃不下,哪里像咱们家阿哥?除了您刚刚有孕那会儿闹腾过一阵就再没有过什么旁的,虽然还没落地却可见是个孝顺至极的,主子,这可是您的大福气!”

“我可不指着这孩子给我带来什么福气不福气,只要他陪在我身边我便有子万事足了。”

一提到孩子便只见景娴一扫先前的运筹帷幄,顿时变成了一脸满足,抚着自己已经足了九个月的大肚子,想到用不上多久就能见到自家儿子了,景娴更是笑得见牙不见眼,还傻乐着轻轻拍了拍肚皮——

“儿子,你说是不是?”

“主子,您怎么越活越回去了?您这……”

“嬷嬷他动了,不信你摸,可见这孩子是听得到我说话的,儿子,你再动动?”

这有孕四个月之后便有胎动这是常理,可是对于景娴而言,腹中每一次微小的动静都是一次莫大的惊喜,即便这不是她第一次有孕,即便她前一世就已是三个孩子的额娘没少经过这一遭,可是二世为人以来头一回,等了这么多年来终于等来的头一回,却仍是让她欣喜兴奋得不行,而看着自家主子这幅难得的孩子心性,看着自家主子从那么小变成了眼前的一国之母马上就要当额娘,容嬷嬷却也是又欣慰又欢喜,抬着手便小心翼翼的顺着对方的指点覆上了那高高隆起的肚皮,正当她们二人感受着生命的搏动满室温馨的时候,却只见李嬷嬷突然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主子,永寿宫那边儿闹腾起来了,说是嘉贵妃要生了!”

“……哈?她不是跟本宫的月份差不多,同样要等到下月初才算是瓜熟蒂落么?怎么就要生了?”

“您还不知道她那副安生不下来的性子?前头慈宁宫那位不知道怎么的抽冷子的说想要将延禧宫那位抬一抬位分,这事儿轮不到她做主,怎么着都得由母后皇太后主子拍板,是以也就是提了那么一提,可是这话前脚才进宁寿宫后脚却是就传进了永寿宫里,直激得那位哟,摔了好些个瓷器还不解恨,嬷嬷劝了宫女劝了都没得用,反而还火气越来越大起来,您也知道,这孕妇是最不能激动的,加上这月份又大身子又笨拙,一来二去之下可不就自己把自己折腾上了?”

李嬷嬷一脸无语,话却说得很是顺溜儿。

“眼下里那位动了胎气直嚷着肚子疼得厉害,可接生嬷嬷却说还没到时候,整个儿永寿宫便只听得到那位的惨叫,太医院全都出动了,皇上也怜惜那位前脚才失了儿子便也后脚的赶过去了,奴才冷眼瞧着那情形,说句不中听的,怕想要将孩子生下来还要受好一番磨,呃?主子?”

“主子,您这是要做什么?别是您也想去永寿宫掺和一竿子吧?您别忘了,您这肚子里还有孩子呢,月份也足了可经不得这一遭呢!”

“是是是,正是这个理儿,您可别激动,横竖那儿有主子爷坐镇也有太医院的太医帮手,纯妃娘娘和令妃娘娘亦是刚得了信便赶了过去,永寿宫眼下里虽闹腾得紧却还算是诸事有模有样,再不济还有慈宁宫那位上心上眼着,万没有劳动您的理儿!”

“呵,令妃?”

景娴原也不是多担心金氏,说得直白点就是那头真出了事也跟她没什么关系,而之所以会有此反应,说来说去不过还是惦记着眼下里年份不对,怕在这孩子上头有什么差错,即便她心里头有感觉亦或是说就是一厢情愿的觉得这肚子里的孩子必然是永璂,可是且不说二世为人不是街上的大白菜想有便能有,就光是凭着眼下里这孩子尚未落地,那便一切都做不得准,如此,直到听了容嬷嬷李嬷嬷一人着急过一人的哄劝,和感觉到小腹中微微的酸胀,才勉强让她稳下了神,挑了挑眉接过话头——

“她不去倒还好,她若是去了怕是这金氏就更要受磨了,前脚才传出风声后脚就装出这一副良善的模样儿,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真是多关心多上心呢,罢了罢了,横竖这也是她们自己做下的孽,也该得她们自己去受。”

“您能这么想便好,甭管她们闹成怎么样,那火总归是烧不到坤宁宫来,您啊,只要顾好了自己个儿那便比什么都强。”

景娴话说得随意,容嬷嬷和李嬷嬷亦是松了一口气,然而殿中的气氛却并未因此就活泛了起来,而前者是怕孩子有什么变数,后者则是怕这生产会出什么大乱子闹得后宫不稳,时间一分一秒的过,二主一仆的心也因着那一波接着一波传过来的信儿而提得高高的,差不多过了三个多时辰,天都黑了才见到碧蓉一脸轻松的跑了进来——

“主子,永寿宫生了个阿哥,母子平安!”

“阿哥?那便是十一阿哥了?”

听闻此言,景娴猛地一激灵,感觉隔在心头几个月的大石终于全然落下了,然而还没等她因着肚子里的孩子确实是十二而高兴出声,却是感觉到小腹突然一抽,脸色也跟着猛地一变,直看得容嬷嬷李嬷嬷勃然大惊。

“主子,您!”

痛感来得突然也来得猛烈,景娴没得功夫亦没有力气多做解释,心里眼里脑里都只有一个念头,永璂!捧着肚子感受着那鲜活的胎动勉强倾尽全力的抛下了一句——

“快,快传太医和接生嬷嬷来,我,我要生了……”

母子二人终于重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