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96 小包子取名风波

196小包子取名风波

中宫主子要生了!

景娴拼尽全力抛下来的一句话犹如一道炸雷,直接将坤宁宫给炸得顿时手忙脚乱了起来,而后宫女人生产本就不是件小事,再加上这回儿还是中宫皇后,这消息前脚才传出去,弘历和那拉太后后脚便赶了过来——

“御医来了没有?接生嬷嬷可妥当?参片参汤都备齐了没有?”

“回母后皇太后娘娘的话,这些个老早便已经准备妥当了,只是接生嬷嬷说还没到时候,主子这又是头一胎,左右少不要辛苦一些,但孕期养得好却总归不会有什么旁的,娘娘放心。”

“那就好,让底下人都精心着点,若是伺候好了哀家大大有赏,可若是谁敢在这节骨眼上不醒神却是别怪哀家不留情面!”

“是,奴才……”

“母后皇太后娘娘,主子爷,纯妃娘娘和令妃娘娘来了。”

中宫有孕不理宫务,虽然这坤宁宫上下的事儿没人敢多去插手,都是由那拉太后一人做主,可是作为协理六宫事务的宫妃,苏氏和魏氏却是不敢不来,特别是后者,生怕因着是自己传话让金氏早产,由因着金氏惊动了中宫而被扣上什么大帽子,如此,便只见她难得的一脸恭敬——

“臣妾恭喜母后皇太后娘娘,恭喜主子爷,这两宫前脚赶着后脚的生产可算是给宫里头添了好大一桩喜事,若是皇后娘娘也能喜得贵子,那可就真真是好事成双,臣妾也要去拜佛还神,同时算是功成身退了。”

“嗯,景娴是有个有福气的,必然是有列祖列宗庇佑。”

“那是自然,皇后娘娘乃是天命所归的中宫皇后,甭说列祖列宗,就是老天爷也肯定要多给几分青眼以待的。”

魏碧涵小心瞄着上头的脸色,见其和弘历一心惦记着那紧闭着的产房大门,对自己只是嘴上敷衍几句,连眼神都没瞟过来一个,心里头不由得有些憋屈,干脆自顾自的找起了话头。

“再有,永寿宫那儿也安排妥当了,嘉姐姐虽说生得艰难,可总算是母子平安,只是您走得急,臣妾亦不敢单专,只和纯妃姐姐商议着给以往的例子加了三成,皇上瞧着可还使得?”

“一切按着例子办就行了,还有什么旁的使不使得?”

“臣妾……”

“啊!”

中宫嫡子本就是个意义超然的存在,再加上景娴又合他的心意,那拉家也规矩本分得很,一副忠于皇命没得半点其他心思的低调模样儿,弘历自然是心里眼里的盼着景娴能生下个大胖儿子,哪里还顾得上魏碧涵的话,满是不耐烦的直接挥了挥手就揭过了这一茬儿,直堵得魏碧涵很是窝火,然而还没等她再想着说什么,产房之内却是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叫——

“生了?这么快?!”

景娴这副身子虽说是头一回生产,左右总是有些适应不过来艰难得很,可隐隐作痛了几个时辰之后,到这真发作起来要生的时候,却是不知道的竟然顺畅得很,没过多久的功夫便将孩子生了下来,且生下来了之后还有力气见着接生嬷嬷剪脐带,见着嬷嬷将那小小的人儿用温水擦拭干净身上的血污包进襁褓之中——

“是,是个阿哥呢!奴才方才瞧了一眼,那可是长得喜人得很,那皮肤莹白莹白的,小脸也是胖乎乎的,没一点新生婴孩的皱皱巴巴的模样儿,再加上又是这黎明时刻出声的,意头便更是好了,一看便是个有福气的!”

“那就好那就好,景娴呢?景娴可还好?”

“母后皇太后娘娘放心,主子好得很,说来也是阿哥孝顺懂事,生起来的时候半点没闹腾,让那些个接生嬷嬷都没什么用武之地便出来了,眼下里正被李嬷嬷洗着身子呢,用不了多久就能抱出来了,奴才恭喜娘娘喜得嫡孙,恭喜主子爷喜得嫡子!”

“好好好,有赏,全都有赏!”

以前作为内定的太子爷,现在作为天下至尊的万岁爷,弘历还真是没在哪个女人的产房外头守过几个时辰,就为了等孩子降生,即便是对于身为长子的永璜,身为嫡长子的永琏也不过是坐了片刻回房静候佳音,如此,眼见着老天爷真的这样给脸,景娴亦这样争气,不由得喜得他来来回回的晃悠着,顾不得半点威严的直搓着手,然而还没等他傻乐完再说什么,却是只见产房大门‘吱呀’一声的打开,李嬷嬷喜得见牙不见眼的将小十二给抱了出来——

“哟,哀家的好孙孙,皇帝,你瞧这耳垂,一看便是个多福多寿的!”

“那是,朕的儿子自然是个有福气的!”

“这软软嫩嫩的孩子,乍一看还真是让哀家不由得想起了那会儿你出生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白白胖胖的,眼睛还不会睁就先学会了笑,只是小十二可是比你长得俊多了,看着哀家这心都化了。”

“是,那儿子能不能……”

“皇帝啊,你准备给小十二取个什么名儿?这小十二小十二的叫着总不是个事儿?先前不是听你说已经挑了好些名字了么?”

“呃?”

盼了这么久的嫡子终于生生的到了眼前,弘历也顾不得满人抱孙不抱子的规矩明里暗里的便想要接过孩子疼上一疼,只是他心里头欢喜那拉太后却是比他还要来得欢喜,抱着孩子就不肯撒手了,且还瞧着他这幅猴急样儿直接眼珠子一转的转开了话头——

“这,名儿倒确实是想了一堆,只是……”

眼下里的小十二的命运可是跟上一世全然不一样,虽然那会儿也是中宫嫡子,可是额娘不受宠,中宫又势微,且还被有心人挑了话头让弘历想起了当年永琏出生时候的模样儿,闹得原本就不多的欣喜全然变成了膈应,几几相加之下,嫡子竟然还不如前头出来的庶子十一阿哥得宠,甚至名字也是被弘历随意起的,连永琪永璂这般同音的忌讳也不顾,而眼下里虽然不然,弘历心里眼里的欢喜得很,正如同那拉太后所说的孩子还没到八个月便已经扒拉着取了好一堆名字,可看在景娴眼里却是讽刺极了,再加上认定了这孩子就是永璂,便也不管不顾的还是咬死了这个名字……弘历有些无奈,看着自己忙活了这么久最中意的名字压根就没被景娴看在眼里,多多少少有些失落,可是不得不说他那性子就是爱欲恨其生,恨欲踩入地,看着景娴顺眼爱重景娴那便什么都好,纠结了几天便还是顺水推舟的顺了对方的意。

“就叫永璂吧。”

“永璂?”

“璂乃美玉,也是朕对这孩子的期望,而且看着景娴似是极其喜欢这个名字……您觉得如何?”

“哦?既然如此,便也就罢了。”

听着跟五阿哥一样的名讳那拉太后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可听到是景娴的坚持却也没多说什么,转而又逗起了怀里的小十二——

“哀家的好孙孙,你以后就叫永璂了,可喜欢?哟,皇帝你快看,他笑了呢!到底是父子二人,都是没睁眼就学会了笑,真真是喜人得紧!”

“是吗?皇额娘,可容儿子也抱抱?”

“哇——”

“看见没有,这可不是哀家不肯给你抱,是你这粗手粗脚的也不怕弄疼了孩子,永璂乖,不哭不哭,皇玛嬷疼你……”

“皇额娘……”

好不容易刚沾了儿子的边,还没揽到怀里就得了这番嫌弃和挤兑,弘历不由得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可刚想凑过去一起跟着哄哄,却只见永璂趴在那拉太后怀里只给他留了个后脑勺,连个脸都瞧不着,让他更为无奈的只能调转目光折腾起旁的来——

“纯妃,令妃,这些日子以来你们处事尚算是过得了眼,然而眼下十二阿哥不比先前的例子,洗三和满月一定要安排得热闹盛大,万不能有一丝差错!”

“是,奴才明白。”

“再有,让内务府里头醒点神,耽误了哪头都不能耽误了坤宁宫,什么东西都紧好的呈过来,实在不够便从朕那里拨,万不能让皇后和小十二有一点不如意!”

“是。”

眼见着皇后这个老女人居然还真是得老天爷庇佑的生下了个阿哥,且还打破了祖宗规矩孩子刚落地便惦记起了取名,只能靠儿子站稳脚跟的魏碧涵自然是心里眼里都不平衡得很,只是听着这十二阿哥的名讳,却是让她眼波微微闪了一闪,就连弘历如此别开生面的厚待坤宁宫都没能让她放在心上,心念之间只有一句——

永璂,永琪?想靠着永琪的宠爱来给自家儿子谋势,嗤,看起来你乌拉那拉氏也不过如此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