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97 小永璂有点古怪

197小永璂有点古怪

“主子,永寿宫那位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以前一向是个安分的,即便有了两个儿子也多是处事低调,除了跟那魏氏闹腾会儿,也不见有别的什么幺蛾子,可是这自打十一阿哥出生之后,那头的乱腾劲儿却像是没完没了一样,听说今个儿一早又打发走了一个奶嬷嬷,让内务府重新挑人呢!”

“哦?”

怀胎十月,虽说上头有那拉太后总揽全局,没人敢打她的主意更没人敢将手伸到坤宁宫来,可是在其位就得谋其政,出了月子又调养了些日子景娴便再度管起了宫务——

“我听说魏清泰最近在内务府里头混得还算不错,皇上交代的差事也干得挺满意的,似乎是有升上一升的可能?内务府虽说油水足,可咱们占了大头,再这么此消彼长之下,金家自然就得往后靠了,而此外,永瑆又是因着延禧宫那位才早产,经了先前老十的教训,金氏哪能不担心这孩子出个什么意外,更别说她向来便是靠着生儿子生得多面上风光,眼下里瞅着本宫这儿得势,寻点子事出些气便也不足为奇了。”

“那,那咱们就由着她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折腾?”

“横竖她打的是老十一的名号,我这个做嫡母的难不成还阻着拦着任着孩子饿肚子?这不是越发的让人说闲话,说我有了亲子就不记得庶子了?”

“可是……”

“由着她去,以往还觉得她是个聪明的,一步步的走得仔细且将自己藏得很是深,可是这孩子越生越多眼皮子却是越来越浅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眼下里她是仗着儿子说得上话,但相反的若是长期下去,老十一可就要落下个爱折腾不省事的印象了,不做不错多做多错,不由着她去我难道还去给她指条明路?”

“那倒是,甭管这真的是十一阿哥不省事还是永寿宫那位做出来的,总归是没得咱们家小主子……”

“主子,小主子又不肯吃奶了!”

小孩子一天一个样,景娴每天窝在坤宁宫里头带着孩子也是有子万事足的欢喜得很,起先永璂也算是配合得很,不哭不闹给吃便吃哄着便睡,但等到一天天到起来,过了洗三满了几个月月小身子越来越壮甚至学会了‘啊啊啊’之后,却是陡然的皮实了起来,如此,便只见容嬷嬷嘴里头夸赞的话还没出口,碧蓉便一脸无奈的走进来拆台了——

“怎么又不肯吃了?”

天大地大儿子最大,眼见着自家儿子又闹腾了起来,景娴哪还有什么闲情逸致去管永寿宫的幺蛾子,一把扔下册子就起身往偏殿走去,一路上还不忘问个仔细。

“昨个儿晚上不是还吃得挺好么?怎么这会儿又闹腾起来了?可是嬷嬷不如意?”

“哪能啊,能进咱们坤宁宫的奶嬷嬷那都是经过了精挑细选的,太胖的不要太瘦的不要长得太次的也不要,这知道的是咱们阿哥精贵,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要小选呢?奴才估摸着,小主子怕不是因着奶嬷嬷的事儿闹腾,全然是因着没见着您,您也知道,小主子在您面前那是乖巧机灵得很,可您一走开就不干了,这不是母子连心的挂念您是什么?”

“就你嘴儿甜!”

碧蓉是景娴的陪嫁丫头,亦是乌拉那拉家的家生子,眼下里虽然年纪不小了,可到底比李嬷嬷容嬷嬷来得要络活,说起话来也是俏皮得很,直听得景娴都忍不住乐了起来,而也正如同碧蓉所说的那般,原本还没走到门口便能听到的哇哇大哭之声,在景娴前脚刚一踏进门的之时便突然戛然而止,只剩下了一串咯咯的笑声——

“你这小子又怎么了?额娘不过是处理点宫务还能跑了去?”

“啊啊!”

“你啊,甭管怎么样这该吃的还是得吃,不然以后要是长不高长不大了怎么办,等额娘老了谁来孝顺额娘?”

景娴养胎养得精心,没有烦心事又什么好的精的都没少吃,永璂自然也是长得极好,白嫩嫩的小脸上衬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一副说不出的机灵和讨喜,而眼见着自家额娘来了,他也再不吵再不闹,只趴在景娴怀里咧着嘴一个劲儿的傻乐,看得景娴的眉眼之间一片慈意,点了点永璂的小鼻子,语气又无奈又宠溺——

“容嬷嬷,让奶嬷嬷把奶挤出来拿小碗盛着,这小子就是闻不得生味儿,以后再闹腾就拿小勺子喂。”

“是,奴才知道了。”

“啊啊!”

“哟,开心了高兴了?那一会儿就多吃点,你看你这小肚子都扁下去了,存心让额娘看着心疼呢?”

“啊啊啊!”

永璂年纪还小,虽然早慧才几个月便能够明白身边人的意思,可是到底还不会说话,来来去去都只能‘啊啊啊’,可是旁人听不明白偏生景娴就能够明白其中的意思,母子二人你来我往的说得不亦乐乎,直看得底下伺候的人觉得温馨又好笑,而正当殿内一室温馨的时候,这外头却是突然传来了一阵尖利的传禀之声——

“皇上驾到!”

“您怎么这会儿过来了?外面日头这样毒,您也不怕热坏了身子?”

景娴本就得弘历心意,觉得又善解人意又不像旁人那般眼里头尽瞧着权势,而有了永璂之后就更是爱往坤宁宫跑,就是不在这儿歇也要过来溜达上一圈,如此,景娴倒也不意外,虽然心里头嫌弃对方打扰了自个儿母子二人,却还是抱着永璂行了礼又张罗着底下人上茶——

“这从乾清宫过来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朕又不是什么姑娘家,还能被日头晒晕了不成?”

“……是吗?”

乾清宫跟坤宁宫可隔得并不近,虽然都在中轴线上过来是一条直路,可因着中间的交泰殿却是没法乘舆,要么步行要么拐道儿,如此,再加上看着对方一脸红光接过茶盏也不嫌热的直接一仰而尽,景娴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永璂可还好?我方才听到底下人说又不肯吃奶了?可是内务府差过来的嬷嬷不行?海望那个混账东西,真真是个没用的,连个像样的奶嬷嬷都寻不到,还是个内务府总管!”

“咳,不关嬷嬷的事儿,左右不过是永璂没见着我闹着要人罢了。”

“哦?”

弘历没得什么带孩子的经验,就是永璜永琏那是被自家额娘给收拾妥当了,在他面前是要多乖巧有多乖巧,除了落病从来没得什么闹腾的时候,如此,听着这么小的人儿竟是就学会要额娘了,弘历不由得觉得很是稀奇,心里头也有点子痒,放下茶盏便直接凑了过来——

“永璂你光是知道要额娘,可有想皇阿玛啊?”

“啊啊!”

“娴儿你快瞧,永璂回应朕呢,好孩子,就知道你是个孝顺的!”

自打生出来永璂便没给过他什么好脸,要么是扭过身子睡觉不给个正脸要么就是哭得惊天地泣鬼神,好不容易得了对方两个音,弘历不由得喜得见牙不见眼——

“乖,皇阿玛也惦念着你,刚好今个儿有上贡,皇阿玛给你挑了许多玩意儿,吴书来,让人抬进来!”

景娴跟永璂你来我往那是真的母子心灵相通能听得明白,可弘历却是不然,看着永璂扁着嘴一脸的不乐意和话语中明明白白的抗拒,景娴无言却不好明说,只能拍着自家儿子的背,眼睁睁的看着一箱接着一箱的金银器皿往屋里抬,脸上越发窘然——

“皇上,这物件儿一样比一样重,永璂还只有这么小,怎么能使得动?”

“朕听说这金器养人,用不着在屋里头摆着也是好的,横竖将来总是用得着的,永璂,喜欢吗?”

喜欢你个头啊,养人的是玉器好不好?

想着若是这堆子玩意全部都弄到屋里头必是少不了得晃花人眼,景娴不由得几不可见的翻了个白眼,然而这一幕被永璂看在眼里,却是直接乐出了声——

“瞧见没有,永璂喜欢得紧呢!”

“……是吗?”

“快,来皇阿玛抱抱!”

“皇上,这抱孙不抱子……”

“横竖就在这坤宁宫里头,都是自己人外头谁瞧得见,永璂来皇阿玛这儿!”

“哇!”

话说到这份上,景娴就是不乐意也没法子,想着甭管自己再不待见这厮,孩子还小总归多的是要仰仗对方的时候,便勉强的将永璂给递了过去,可是这说来也奇,在景娴怀里永璂那是温驯得一副乖宝宝模样儿,然而一到了弘历怀里却是立马又扯开了嗓子闹腾了起来,直让殿内的所有人再度手忙脚乱了起来——

“永璂乖永璂乖,不哭不哭,额娘在这儿呢!”

“啊啊啊!”

“永璂不哭啊,皇阿玛也在这儿呢,小心哭伤了嗓子……”

你不穷折腾永璂能哭么?

小人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弘历不松手,景娴怕伤了儿子也不好强抢,只能在一旁拍着背轻声哄着,听着弘历这话不由得再度翻了个白眼,可正当她准备出言再哄上几句将儿子抱回来,却是只听到永璂突然收了声,而还没等她诧异的低头一看,鼻尖便传来了一阵异常熟悉的骚味——

“扑哧!”

“这,这小子……”

“孩子还小,皇上可切勿动怒,吴书来,赶紧伺候皇上回宫换衣裳,不然待会生了痱子可就不好了!”

弘历的儿子不算少了,可是被这样对待还是头一遭,脸上不由得青白交错却又发不出火,景娴深觉好笑也觉得自作自受,便干脆一句话将人打发了去省得在这儿添乱,而手忙脚乱的一阵终于该走的走了,该洗身子的洗干净了,坐定下来之后,景娴却又不由觉得眼下的情形有些诡异——

这孩子怎么就独独对弘历这厮这样抗拒?莫非真的不是一般的婴孩?

五儿也要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