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13 燕子上赶来入套

213燕子上赶来入套

小燕子很快活。

十六年来,她不过是京城中一个下九流的卖艺人,虽说在柳青柳红和大杂院一帮子老老小小的牵绊之下,她的心肠并不算坏,也从未做过什么大奸大恶的事情,可是该有的小老百姓的虚荣心却是一点都不会少,再加上尝尽了人间冷暖和旁人的白眼,对于富贵就更是有着一种本能的觊觎又仇视的心态——

“格格,万岁爷今个儿又有赏了,您瞧这如意这翡翠,一件比一件精细一件比一件通透,可见万岁爷是将您疼进骨子里了!”

“就是就是,奴才听吴总管说,说是您现在虽然守着孝不便花红柳绿也不便大鱼大肉,可是万岁爷怜惜您大伤刚愈,特特叮嘱了御药房和御膳房,什么燕窝灵芝的换着花样给您准备呢!”

看着这琳琅满目的珍贵玩意儿,小燕子的眼波微微闪了一闪——如若没有夏紫薇的突然出现,或许现在她也不过是一边骂着富贵人家为富不仁,一边躺在**坐着有朝一日发大财的春秋大梦,可是偏偏夏紫薇出现了,带着高高在上的身份和无法言喻的富贵出现了,给了她一个从最底层摇身一变成凤凰的机会……她不是没有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心虚过,惶恐过,只是看见这从未设想过的满室富贵,满堂奢华和下人们满脸的毕恭毕敬,她却仍是控制不住的彻底迷失了。

对不起紫薇,我没有想过要抢你的爹,可是当格格的滋味实在是太好了,反正我们俩是姐妹,你的爹就是我的爹,你的富贵就是我的富贵,再加上现在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你就成全我一回吧?等到将来有机会,我一定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的。

“格格您怎么不说话,格格?”

小燕子一边摸着手中晶莹剔透的翡翠挂件,一边因为想起紫薇神色有些恍惚,然而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小凳子,却是眼中飞快的闪过了一抹精光——

“格格,您甭怪奴才多嘴,也甭怪奴才说得逾越,您虽然不是在这紫禁城里头出生的,您娘亲也非什么正儿八经的后宫嫔妃,可是奴才进宫这么多年,在这里头当了这么多年的差,却是从未见过万岁爷对哪个格格这样上心过,您或许不知道,您没回宫之前,这满宫里头最得宠的当算是皇后娘娘的五格格,可是如今冷眼瞧着,却仍是比不过您哪!”

“……呃?”

“说起来这也是您的福气,或许也是您娘亲冥冥之中的庇佑,让您一路顺风顺水的从济南城大老远的到了京城,然后又赶上西山围猎,这才让您正了名分端了位分,不然说不定这会儿您还不知道在哪儿吃苦呢,所以啊,依奴才说啊,这一切都是老天爷安排好了的,该您的就是您的,任谁也抢不走夺不掉!”

“……该我的就是我的,任谁都抢不走夺不掉?”

小凳子说得刻意,心里头本来就虚得慌的小燕子自然也听得心惊,再加上想起先前魏碧涵曾说过的‘若你不是格格,那么有一大帮子人要跟着受牵连,而当然,首当其冲的便是你’的话,她的心神就更显恍惚,而勉强稳着情绪挥退了屋内众人躺到**之后,她脑中紧绷着的那一根弦也仍是松不开来,闻着那熟悉的熏香亦是没有一点平日里的静心,反倒是越发心慌——

如果,如果有朝一日真的东窗事发了,皇阿玛知道了她不是真正的格格,那么一切会变成怎样?会真的像令妃娘娘所说的那样砍掉她的脑袋吗?

不,不不,不会的,皇阿玛是那么的疼爱自己,脸上的笑意是那么的温和,还亲自哄她睡觉亲手喂她吃药,人心都是肉长的,怎么可能会舍得杀她呢?

可是,可是所有人都说伴君如伴虎,天子一怒血流成河,而且令妃娘娘也说了皇阿玛是非常爱面子的人,如果认错了人就等于承认自己有眼无珠,再加上前朝那些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欺君大罪怎么躲?

心中的两个小人互相撕扯扭打着,一个想要打情感牌安慰自己,一个清楚理智的不留半分余地,这般之下,躺在**的小燕子自然是睡得极其不安稳,额头上面满是大汗,而正当她踢开被子想要让自己缓上一缓的时候,却是只感觉到屋中突然刮来了一阵冷风,让她浑身上下顿时打了个冷颤——

“小燕子,小燕子……”

“唔?”

“小燕子,你很得意是不是?你抢走了我的爹,你当了格格,你很得意对不对?”

“我,你……吓,紫薇?”

小燕子心里存着事,被这般一而再再而三的一呼唤醒得自然也快,可是不睁开眼睛倒还好,刚一睁开,却是直被眼前夏紫薇那张满是怨气和冷意的脸给吓得瞌睡全无,只能凭着本能一个劲的往后退——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呵呵,我怎么会在这里?你觉得我又应该在哪里呢?”

“我……”

“你偷了我的折扇,偷了我的画卷,偷走了我的一切,你风风光光在大街上挥手的时候可曾想起我?你洋洋得意听着别人唤你格格的时候可曾想起过我?”

“我,不,不是这样的,紫薇,你听我解释,我……”

“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我是那样的信任你,将最重要的事言无不尽的告诉了你,托付了你,你是怎么回报我的?小燕子,你这个骗子,你害得我好苦,害得我好苦!”

“不,不……啊!你要做什么!你不要过来!”

“你这个骗子,你把我害成这样,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我掐死你,掐死你!”

“啊!”

在小燕子心中,紫薇一向是温柔可人善解人意的,看向自己的神情也一向是温和包含笑意的,她从没有见识过这样一脸冰霜一脸恨意一脸恨不得杀死自己的紫薇的样子,她怕了,她慌了,她忍不住的一个劲往后退,可是床只有这么大地方也只有那么大,退到头了她便退无可退,只能够眼睁睁看着紫薇一边说着狠话一边伸出手直接掐上了自己的脖子,而就当她以为她真的遭了报应,怕是今天就死在这里的时候,身体却是猛地被人推了一推,颈脖之间的压力顿时一失,眼前也跟着猛地亮堂了起来——

“格格,格格您这是怎么了?”

“格格?你们在叫谁?”

“奴才们在叫您呀,您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不认识人了呢?”

“叫我?我……我现在在哪里?”

“您别是被噩梦给魇了吧?您能在哪里,当然是在紫禁城里头啊,这儿是万岁爷特特拨给您的院子,淑芳斋呀!”

“格格,紫禁城,淑芳斋……”

看着明月彩霞一个紧张过一个的神色,这会儿的小燕子已经顾不上平日里的得意,想到方才那个逼真得仿佛就像真实发生过的梦境,她只觉得整个背脊一片冰冷,然而头上却是出了满额大汗——

“该我的便是我的,谁也抢不走夺不去……”

“格格?”

“那,那不该我的呢?”

“格格这别是真的魔怔了吧?赶紧的,赶紧去宣太医吧!”

明月彩霞都是这一批小选刚进宫的新人,做事虽然麻溜有热忱,可是经验阅历到底不足,一见自家主子成了这幅模样儿,再想到万岁爷对淑芳斋的关注和对主子的上心,心里头不由得立马乱了,一个跟着一个的跑了出去,而身边突然冷清下来之后,小燕子却是突然的回过了神——

与其,与其在这里等死,与其战战兢兢的不知道哪一天会被揪出最大的秘密闹得小命不保,倒不如趁着现在一切还不明朗抽身而退,虽然失去了到手的富贵尊荣,可是就光是这些日子得的赏赐也够自己下半辈子嚼用了不是?

怎么想便怎么做,趁着屋里没人,小燕子自是立马的动作了起来,先是换了身轻便的衣裳,再是从床下拖出了自己的私房匣子,将能带的方便带的比如银锭子珍珠链子戒指首饰之类的物件全部收拢到了一起,捆成个包袱背在了背上,而将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她便半点都不停歇的直接开门出了院子,用着那三脚猫的轻功一路朝神武门而去——

她倒是上赶着配合得好。

小燕子如一阵风一般的去得飞快,而躲在暗处将一切都收于眼底的小凳子却是扯了扯嘴角,连带着眉眼之中闪过了一丝得色,然而这样还不算完,在心里头算了算时间大约对方已经快到神武门之后,便只见他身影一闪的冲进了寝殿,然后扯着喉咙叫唤了起来——

“来人啊,快来人啊,格格不见了!”

作者有话要说:汇报一下最近的情况,之前出了点小意外,被门槛绊了一下然后整个人栽到了防盗门上,右手本能的撑了一下但因为用力过猛所以脱臼了,然后肩胛附近两处肌肉拉伤,复位之后没有什么问题但整个手提不起来完全没有力气,所以才会断更这么些日子,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会慢慢加更补更起来,让各位担心了,我保证,绝对不会太监,如果预计不错的话会在这个月底或者下月初完结,紧接着开新书,我会继续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