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12 金氏出招戏燕子

212金氏出招戏燕子

“哦?你的意思是那个夏紫薇和金锁俩主仆已经进了福伦府了?”

“是,说起来主子您真是料事如神,您像是有先知一般竟是知道那还珠格格身边必是有猫腻,前脚才将福家那两个小子塞了过去,后脚就闹出了这一出,也是方到此时奴才才算是明白了您的打算,怪不得您早那么久就让人盯上了大杂院,主子真是英明。”

“什么英明不英明,不过是那帮子人自己上赶着作死罢了。”

金氏面上虽说得随意,可心底里却是飞快的盘算了起来,亦或是说自打知道了有还珠格格这档子乱腾事之后,该有的算计就从没空闲下来过一刻,她知道等了这么久,直到此时方才算是该来的都来了,该等的时机算是终于到了,而不管这其中因为她的推手还是旁人的助澜生出了什么变数,她都一定得将一切往最有利于自己的方面推,如此想着,便只见她眼波微微一转。

“眼下里那个小燕子那儿是个什么情形?”

“嗤,能是什么情形?”

“嗯?”

“说起来,也不知道万岁爷到底是真心疼宠那位还是只是闲着无聊把人当猴儿耍,这格格在宫里头单独住个院子的事儿奴才是从未听闻过,可将人塞到个戏台子里住着的事儿奴才更是没听闻过,但偏偏延禧宫那位还没半点自觉,只觉得捡着了个宝,成天见的往里头塞人啊赏东西,直将那个野,哦不,还珠格格给弄得分不清南北了,前脚刚进了漱芳斋的大门,后脚就忙不迭的摆起了格格的威风,不管不顾的只为了叫着顺口就把小杜子的名儿改成了小凳子,弄得那小子敢怒不敢言的,也正如您所料的一点甜头就收买了个全儿。”

“哦?能收买倒是不错,可是你也知道本宫向来不养闲人,可传来了什么有用的消息没有?”

“自然是有,听小凳子说那还珠格格古古怪怪的,被皇后娘娘当着面狠狠削了一顿之后虽说在外头收敛了点,可是吃食用度上头却仍是没得半分守孝的模样儿,说得难听点,那哪像是个刚死了娘的姑娘家,简直就像是个女痞子,而再有……”

蔡嬷嬷也算是金氏身边的老人了,以前尚算是能看清自家主子一两分,揣明白个七八分心意,可自从这燕子飞入宫之后,她却是突然看不明白了起来,这般之下,听闻此问不由得答得毕恭毕敬,生怕错漏了半分细节。

“那位格格夜里头似乎也总是睡不安稳,不是张罗着奴才们没大没小的窝在一起取乐,便是发着噩梦念着旁人的名讳,小凳子不是宫女不是就近守夜,打探了几次也只问出了个似乎是个姑娘的名讳,您瞧?”

“我瞧?你以为除了那个夏紫薇还能是谁?”

“……您的意思是?”

“到了眼下里这一步你难道还不觉得这个小燕子来路不明?你也知道那个夏雨荷是个大家闺秀,虽说行事作风上头颇有些让人不齿,可按照皇上的话来说,那怎么着都是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养出来的女儿文不通武不就就罢了,怎可能是个连普通百姓都不如的市井流氓?”

“天哪,那她,不,难道说……”

金氏不是什么蠢人,能留在她身边且还得用的人自然也不会是什么庸才,再加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蔡嬷嬷自是反应了过来,张大了嘴一脸的不可置信——

“难道说那个夏紫薇才是真正的沧海遗珠?”

“不然呢?若不是如此本宫何必花那么多心思在她身上?就光凭着她进了福伦府?那一帮子饭桶哪点值得本宫上心?”

“不不不,奴才不是这个意思,奴才的意思是说既然您一早就心中有数为何不在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前将事儿给捅出来?这样一来,延禧宫那位也少了个依仗不是?”

“嗤,你当真以为凭着那丫头的模样儿能给她撑什么腰?与其说是她的助力,倒不如说是她最大的阻力。”

“呃?您的意思是?”

“魏氏那个贱人不是什么安分的主儿,但平日里却也算是个谨慎的人,小乱子有大错从不犯,即便眼下里还未形成一股势力,可总归是个隐患,是个比起皇后更为让本宫上心的后患,而好巧不巧的小燕子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且还养在了她的膝下,更是她出主力的撺掇着上头认下的,如此,再加上那夏紫薇又进了福伦府,跟她怎么样都脱不了干系,真格格假格格这般两两相加之下,你以为她还能独善其身?”

“可是……”

“再者了,皇后也不是个吃素的主儿,你看这么多年以来她何曾出过什么岔子?不光大的没有,就是作为最大受益人,在富察氏的事儿上头也从未招惹过半点忌讳,反倒是踩着那一股接着一股的死人风一路扶摇直上,若是没有眼下里这档子事我也就认命了,毕竟人家是皇后生下来的孩子都是嫡子嫡女一个比一个精贵,再加上其本身又得宠还有宁寿宫那位撑着,甭说半点能争的可能,就是想要争你也争不过,可如今不同,小燕子和夏紫薇是个极大的变数,也是不会按照寻常路来走的角色,一旦这二人双双在宫中站稳了了脚跟,那么她作为皇后作为后宫的掌权者,怎么可能会少得了彼此交锋的时候?就算躲得过初一还能躲得过十五?”

“这……”

话说的这样直白,蔡嬷嬷再慢半拍也回过味来自家主子这是想借着这两个丫头将坤宁宫和延禧宫一把抓,然而心里头虽然有了谱,该有的狐疑却是更多——

“这想法倒是不错,只是容奴才说句不好听的,这紫禁城到底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往里头蹿的地儿,还珠格格倒罢了,那个夏紫薇该怎么弄进来?还是说让底下人帮把手?”

“何必多此一举,若是将来查出来岂不是白惹了一身骚?”

“……那?”

“延禧宫那位不是个最喜欢揽总的么?这种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人抓住小辫子的事儿舍她其谁?福伦两夫妇都不是什么有主见的,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自是怎么快便会怎么将信儿给传进来,你当她会没半点打算?如此,再加上那丫头推把波助把澜……”

金氏轻哼一声,眉眼之间飞快的闪过了一抹精光。

“那丫头不是晚上睡不好么?你让小凳子在淑芳斋的香炉里头掺点惊神的东西,再找人装神弄鬼一番,本宫就不信那丫头还能稳得住!”

作者有话要说:我胡汉三回来了,缺的更新会尽快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