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15 人形兵器谁能挡一

215人形兵器谁能挡(一)

“今个儿特特将你们二人留下来也不为别的,先前皇上的意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你们心里头可算是有数了?”

小燕子半夜里闹了这么一出,将整个儿紫禁城都折腾得不轻,为防夜长梦多的再闹出什么不好看的事牵扯上自身,景娴干脆起了个早,各宫嫔妃前来请安屁股墩儿还没坐热便被她打发了个全,独留下金氏和魏氏二人——

“昨夜的事儿你们应该都有耳闻了吧?还珠格格生在民间养在民间,行事举动有些不拘小节这些大家都能理解,但是紫禁城不比旁的地方,天下人都眼睛珠子不错盯着,一旦闹出什么笑话,那不光是家事且是国事是天下事,不止你们,就是本宫,甚至是皇上也不能承担皇室颜面扫于地的后果,如此,还珠格格的教养已是刻不容缓之事,然本宫要襄理六宫宫务且还要教养十二阿哥十三阿哥和五格格已然是□乏术,眼见其与你们关系甚密,这番重担便交托给你们了。”

交托给我们,和她一起?

金氏和魏氏虽说面上一片和气,可私下里水火不容却是六宫皆知的事儿,一听这话头不由得飞快的对视了一眼,只觉得两看两相厌,对于魏碧涵来说,她虽然觉得小燕子挂在自己名下,闹出昨晚的事儿很是让自己受了点牵连,闹得很是不好看,可是一码归一码,却从没想过要将这个热饽饽分一勺羹给旁人,更别说还是肉中刺眼中钉的金氏,而对于金氏来说,她虽然没有想到景娴的反应能有这样的快,不但是没有沾惹上半分还将球给踢了回来,直接将事儿推到了她们二人身上,可是按她私心来说,却也是个接近小燕子笼络小燕子的机会,毕竟按照她的‘先知’来说,只要谁跟小燕子打好了关系就算是成功了大半,如此几几相加之下,便只见一个比一个快的应下了声。

“主子,您说这两位?”

事情托付完了,景娴也没了应付这二人的心思,而倒在软榻上有一搭没一搭的瞧着桌案,正想着要不要提点底下人好好盯上一盯的时候,一旁看足了全场的容嬷嬷却是出声了——

“说起来那位还珠格格也是个受宠的,除了咱们家五格格还真是没见过万岁爷对哪个格格这样上心过,您说这两位会不会?”

“会不会什么?呵,教好了是应分的,教不好可是上赶着自找麻烦了,我跟那丫头没打过几回交道都知道她不是个任人揉捏的,可惜偏偏她们就是不懂这个道理,罢了不说这些,纯当是当一回甩手掌柜光看戏了。”

“是,奴才明白了,哦对了,听底下人说福伦家那个一早就递牌子进了宫,您看?”

“哦?”——

“腊梅,你去淑芳斋把小燕子给我叫到延禧宫去,绝对不能让那个贱人抢了先。”

“是,奴才这就去,不过您也别着急,还珠格格记在您的名下那便是您的女儿,即便永寿宫那位插了一脚那也不过是打打边鼓罢了,还珠格格是个心里通透的,还能分不出哪边是主哪边是次?”

“哼,通透?她若是通透母猪都能爬树了,半夜爬墙这种蠢事……要不是她现在正得宠让皇上眼里心里的惦记着,本宫才懒得管她死活!”

“是是是,主子息怒,奴才这就去请还珠……”

“主子!”

腊梅跟在魏碧涵身边这么久,又向来因着比冬雪活泛而比较得宠,这般之下自然是比较懂她的心意,一边说奉承话哄着抬着一边转身就准备往淑芳斋方向走,然而事有凑巧,还没等她动作起来,却是只见冬雪急匆匆的快步跑了过来,抛下一句——

“主子,您快些回宫吧,福伦夫人过来了,说是有十万火急的事儿要跟您说!”

“哦?”

魏碧涵跟福伦一家渊源颇深,说白了出了自家阿玛魏清泰之外能够依仗的也就这么个刚升为大学士,勉强还算上得了台面的远房表姐夫了,再加上平日里福伦夫人虽然进宫频繁可从未有过这样风风火火的时候,她心中自是不由得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忙不迭的就往延禧宫赶——

“表姐,你这是……”

“娘娘您容我大胆一回,也先别问为什么,赶紧先屏退左右!”

“……呃?”

刚到延禧宫正殿就看到福伦夫人六神无主的在大殿里头来回转着圈,使得魏碧涵心中那股不祥的预感越发的强烈,再得了这么一句话,虽说满是配合的挥了挥手,可看着偌大的正殿之中只剩下自己与对方二人,以及看着对方面上那凝重的神色,她的心中却是越发的不安——

“娘娘,我接下来要说的话或许让人不敢置信,可是事关重大,我决计是不敢诳您一个字,您可一定要稳住!”

这份不安的时刻并未持续太久,毕竟她心里头没谱儿,福伦夫人心里头更为没谱儿,如此之下,不过一个喘气的功夫,便只听后者先开了口,直接抛下了一道炸雷——

“淑芳斋的那位还珠格格是个冒牌货,她根本就不是格格,根本就不是万岁爷的女儿!”

“……什,什么?!”

魏碧涵不是蠢人,其实在这之前她就曾怀疑过小燕子的来历,毕竟正如同所有人所揣测的一般,夏雨荷一个被弘历口口声声赞赏的才女,教养出的女儿居然大字不识几个不说还一身粗俗,这实在是太让人奇怪也让人疑心了,只是奇怪归奇怪,疑心归疑心,凭着那卷画轴和折扇,以及弘历那上心上眼的态度,她却也没有多想,或者说不愿意多想,如此几几相加之下,眼见着事情真的往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发展,她不由得一脸震惊,亦或者可以说是惊恐——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你们是怎么知道的?那丫头不是有信物么?怎么可能会是假的呢?人可以是假的,故事可以是假的,可是被皇上所承认的物件和那千真万确的笔迹和印鉴难道还有假吗?”

“娘娘您不要激动啊,您听我慢慢跟您说,原本我也是这么想的,正是因为这么想的,即便再觉得那位还珠格格不对劲也从未怀疑过其中的真实性,毕竟正如您所说的,那画卷和那折扇都是铁证如山的存在,可是,可是眼下里不同,一个夏紫薇就足以将这一切全盘推翻了……”

“夏,夏紫薇?”

“说起来也不知道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还是怎么回事,事情得从祭天那日开始说……”

福伦夫人也知道事关重大,这会儿也不敢多说废话,话锋一转便将祭天那日的种种,和紫薇进了学士府后的种种全盘托出了,直听得魏碧涵的眼珠子越瞪越大——

“你是说,那个夏紫薇才是夏雨荷的亲生女儿?小燕子只是个送信的?然后阴错阳差的成了格格?”

“……是,事情就是这样。”

“荒谬,简直是荒谬!”

“……娘娘?”

“说起来她也是个饱读诗书的大家闺秀,难不成进京之前就没做过半点准备?哪有寻人认亲不找宗人府去找太常寺的道理?还一个姑娘家的住进了什么劳什子大杂院,若不是这样她怎么会认识那个小混混,怎么会错托信物,怎么会让那丫头进了宫,怎么会让我撺掇着皇上认下她,这下好了,真真是好极了!”

猜测是一回事,真相又是另外一回事,想到这假格格养在自己膝下,真格格住在自己表姐家,总之横竖是跟自己脱不了干系,魏碧涵只觉得眼前一黑,借着心中那股憋屈才勉强没直接栽下去——

“不行,不能就此放任下去,皇上最是要面子的,也最是个爱迁怒连坐的,甭说这其中有我的手笔,就是没有,光凭着那死丫头养在我膝下就得不了半点好,到时候妃位不保便算了,若是打入冷宫,再加上皇后和金氏那两个贱人虎视眈眈,本宫这辈子铁定就完了,不行,我决计不能让这丫头坏了我这么多年来的一切!”

“那,那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你现在还不明白?”

看着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明知道事关重大还敢把人往府里塞的表姐,魏碧涵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碍着以后还有依仗对方的时候才勉强缓了缓语气,从牙缝里头憋出了一句——

“趁着那个什么夏紫薇还没浮上水面,除了咱们几个根本没人知道她的存在,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让她真正不存在!”

“您……”

“额娘,您不可以这么做!”

魏碧涵心中虽有不忿,不忿将个假货当真货使,可是眼下里除却这般决断却也再无其他的好办法,然而这话刚一说出口,福伦夫人瞪大了眼睛还没来得及接话,却只听到门口处突然传来一道急吼吼的男声——

“永琪?”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看猪队友永琪发威,还有人形兵器鸟格格的破坏神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