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16 人形兵器谁能挡二

216人形兵器谁能挡(二)

福尔康一向自觉是个聪明人,然而从实际上来,他确实也算不上笨。

出身于下五旗包衣之家,虽说自家阿玛还算争气由科举入仕,可真正能让他们硬气起来,甚至可以不将一般八旗子弟放在眼里的缘由还是因为宫中有着魏碧涵这个宠妃当依仗,如此,自小就受了其提拔进了宫当了伴读的福尔康自然没少多笼络这位姨母,从另一方面来说,也可以说是深知这位姨母是个什么样的性子……若是在平时,或是常理之下,福尔康都会一百个赞成对方的决断,毕竟这真假格格一个两个的都不好扯明白,再加上又把自家全部的给搭了进去,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全家玩完了,只是事有例外情有凑巧,魏碧涵有自己的打算,福尔康也有自己的小算盘。

福伦一家连带着魏碧涵最大且最近的目标便是抬旗,彻底的脱离包衣旗转入上三旗,这不光是身份地位有所提高还是福荫后代子孙的大事,而抬旗无非几个方法,一是功勋显赫二是位至中宫或是立储三是尚主,而照目前的情形来看,福伦虽是大学士可说白了也就是挂个名,根本没实权,即便有那也是文臣碍不上战功半点边,而其次,魏碧涵虽然得宠可是中宫地位稳固嫡子亦是一个比一个机灵怎么着也轮不上,这般所剩之下,也就只有尚主这条近道了……笼络了弘历这么多年又有着永琪这个得宠的阿哥,再加上魏碧涵那炉火纯青的枕边风,尚主并不算什么难事,可是这尚谁里头却是有着大讲究,以他们家的家世要尚一位正儿八经的和硕公主难度太大,是以,要么是养女要么就是如小燕子这般身份上有内由不好明诏天下的。

福尔康心里头有本明帐,虽然与小燕子相处的时间不算多,可寥寥几面之下却也足够让他笃定此女绝非什么安分之辈,更不是什么好随意拿捏的主儿,再加上其那名不正言不顺的身份背景,福尔康自是一百个看不上眼,在这般前提之下,见着琴棋书画样样皆通且性子又温顺又易哄的滋味,福尔康不由得大感机会来了,如此之下,他怎么会容得魏碧涵生生扼杀掉他的希望,后脚赶着福伦夫人的前脚就将事儿捅给了永琪,是以有了延禧宫中这大眼瞪小眼的一幕——

“永琪,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不可以?你可知道我们在说的事有多么紧要么?一个没折腾好说不定你也会被……”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关于小燕子和紫薇的故事,关于其中的阴错阳差,关于其中的种种巧合,我全都知道了,一点都不差的知道了,而正是因为我知道所以才想阻止您!”

“哦?”

“说起来这其中也有我的责任,若不是当时我一个眼花也不至于闹出这样的荒唐事,对小燕子,我心里充满了愧疚和疼惜,可对那位夏姑娘我也充满了怜悯和同情,小燕子是个心善的人,昨个儿之所以会闹出那样的事儿,想来也是觉得不安或是有苦难言,说白了,说不定就是牵挂着那位夏姑娘才这样不管不顾,若是我们不分青红皂白的直接扼杀了她的存在,岂不是,岂不是将小燕子往死路里逼?”

“就这样?”

魏碧涵和福伦夫人都不是什么蠢人,更不是什么不知人事的青涩少女,一听永琪这明面上是想保住夏紫薇实际上却是句句指着小燕子的话,不由得满含深意的对视了一眼——

“呵,你倒是对那丫头挺上心,不知道的还以为小燕子才是你妹妹呢。”

“妹妹?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嗯?”

“我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眼下里皇阿玛对小燕子欢喜得很,即便她什么都不懂且经常闹出笑话,可仍然是皇阿玛心中的开心果心头肉,您不忍抹杀皇阿玛的这份欢喜儿子很能够明白,因为儿子也是这样,虽然怜惜小燕子可更多的也是朝皇阿玛看……”

“哦?是吗?”

福尔康有私心,永琪之所以会来出头自然也有私心,他从小养在宫中,虽然魏碧涵对他并不算严厉反倒是温和有加,可是紫禁城中本身就是个事事讲规矩句句话不离尊卑的地儿,在他的记忆中,除却满宫的嫔妃长辈们外他就没见过几个女人,而剩下的姐姐妹妹也一个比一个端得稳,压根就没说过几句话,如此这般之下,陡然见到古灵精怪的小燕子便像是猛地让他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心中也有一份莫名的情愫在暗暗涌动,只是多年严苛的皇子教养之下,他明白这种情愫或许到死他都不能宣之于口,所以一直隐忍一直默默关注着,然而正当他下定了决心以兄长身份守护小燕子的时候,老天爷却突然告诉他小燕子与自己没有半分血缘关系,隐忍压抑了许久的那份情愫不由得顿时喷薄而出,让他的心思彻底的活络了起来——

“是是是,就是这样,而且,从另一个方面来说,那位夏姑娘也是个可怜人,其娘亲守了一辈子等了一辈子,她又阴错阳差的失了格格身份,若是再为此丢了性命,岂不是太过无辜?千里迢迢的进京寻亲,好不容易找到了点门路又闹成了这样,现在她一定难受极了,而她会进学士府或许也是冥冥之中注定的,注定了跟我们站在同一条阵线,注定了我们要帮她,如此这般,如若我们不管不顾的直接扼杀了她的存在,岂不是愧对老天爷的安排?”

“呵,老天爷的安排?”

不说不错越说越错,永琪拼了命的想把话给圆回来,但从小就带着他长大的魏碧涵看在眼里心里头却是通透了起来,说起话来不由得越发意有所指——

“老天爷是安排了她与咱们颇有渊源不错,但可曾安排了下一步该怎么做?咱们倒是可以为了一时好心一时心软容下她,可是难不成就将她收在学士府里养一辈子?”

要是这样小燕子岂不是要当一辈子的格格,要跟他当一辈子的兄妹?!

永琪原本还尚且存留着一丝理智,想过各种方法想要循序渐进,可是被魏碧涵这话一激,想到若真是如此,自己搞不好要看着小燕子成婚生子,他心中不由得抓狂了起来,说话不经脑子的竟是直接抛下了一句——

“不,我的意思是,让她进宫,想办法让她进宫?”

“呃?”

“眼下里皇阿玛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个夏紫薇的存在,所以一颗心都投注到了小燕子身上,可是当他看见了紫薇呢?皇阿玛口口声声与她娘亲的感情那样深刻,看见了一个自小被其教养出来,举手投足之间不说十分至少有八分相似的夏紫薇,难道就不会有半点触动?”

“你的意思是?”

“感情都是处出来的,皇阿玛喜欢什么样的您最清楚,对小燕子可能是一时新鲜或是一时父爱膨胀,可是对于温柔小意的才女却是打心里的欣赏,到时候紫薇进宫了决计是能得到皇阿玛青眼的,时间长了,等到皇阿玛对小燕子和紫薇都上心上眼了,咱们再揭出真相,说不定就各归各位皆大欢喜了呢?”

“想法倒是不错,可是你应该明白宫里头不是什么菜园子,这多一个人该怎么解释?又该以什么样的名头给她什么身份呢?”

“何须什么身份?就先当做宫女不就成了?”

“宫女?”

“是啊,眼下里后宫大权握在皇额娘手里,多的大的举动咱们不好去做,可是小选不就是这两个月的事了?加上小燕子又养在了您的膝下,您说怕小燕子在宫中寂寞无聊特特找了两个差不多年岁的远房亲戚过来照料,难不成皇阿玛和皇额娘还能驳了您的面子去?”

永琪本来就是脑子活络的,再加上有福尔康在背后有一茬没一茬充当军师,便更是一环扣着一环的说得头头是道——

“等她进了宫进了淑芳斋,以后若要商议起什么也方便不是?再加上听尔康说那是个聪慧的姑娘,且又与小燕子姐妹情深,到时候说不定还能帮着想出什么更好的法子,您,您觉得呢?”

“倒是有点意思。”

得了这颗定心丸永琪喜笑颜开的告退得飞快,出了延禧宫就直往上书房而去打算跟福尔康再好好商议商议,然而看着他的背影,魏碧涵却是若有所思的勾了勾嘴角——

“本宫还真没想到这野丫头有那么大的本事,不光将皇上哄得团团转,就连永琪这小子都栽进去了。”

“您是说?”

“正如你所想,这小子怕是情窦初开了,心心念念的想要帮那丫头正其身份,说白了还不就是想除了这层兄妹关系的屏障,有益将来?”

“那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呵,倒也算是个机会。”

魏碧涵虽然养了永琪这么多年,可是始终是隔了层肚皮,彼此之间相互利用多过所谓的母子情分,再加上确定了自己的肚子没问题还能生,她的重心就更是转移了开来,一心想着怎么利用得彻底的将局势往有利自己的方向推——

“那个夏紫薇大喇喇的进京,又找过太常寺,说不定眼下里已经入了旁人的眼,只是苦于没有证据才隐忍不发,虽说了结了她比什么都来得干净,可要是运作得好,却也是颗能得用的棋子,至少她有货真价实的血脉做依仗,将来进了你们府也不算委屈了尔康,至于小燕子……”

“嗯?”

“孩子越大就越是不受控制,即便身边有尔康尔泰帮衬着,可难免有一日会生出自己的心思算计起我,再加上他的出身血统,若是我将来生不出儿子也就罢了,生的出他岂不是成了拦路虎之一?这般之下,若是小燕子这事儿能成,不单是牵制了他还彻底毁掉了他将来继承大统的可能,而且虎毒不食子,有了他的参与,也能让咱们的身影在其中淡上一些不是?”

看着永琪离去的方向,魏碧涵的眉眼之中飞快的闪过了一道精光——

“如此双赢的买卖,又何乐而不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