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17 人形兵器谁能挡三

217人形兵器谁能挡(三)

永琪的反应让魏碧涵见识到了小燕子的魅力,而永寿宫中也没闲着,因着上头的旨意首次见识到了这位还珠格格的威力——

“小燕子,你入宫时日尚浅身子骨亦才刚养好,原本我是不想拘着你什么的,跟皇上一般也很是喜欢你这般天真烂漫的性子,只是你也知道,这无规矩不成方圆……”

“什么方不方圆不圆的,嘉娘娘您是个好人我小燕子很是知道,可您应该也知道我小燕子是个大字都不认得几个的粗人,就不能够说些让我听得明白点的话?”

“放肆,格格怎么能这样与娘娘说……”

“无妨无妨。”

小燕子一心想抱弘历的粗大腿,又一边因着景娴的态度有所忌惮,是以,在这二人面前可算是尚且还有点收敛,但转头到了一向对自己‘和蔼有加’的金氏这里,却是原形毕露了起来,直让即便一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的金氏仍是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我的意思很简单,你也知道上头下了旨意,我既然领了命那就得依命行事教导你些简单的规矩,当然,我也知道你最是个不喜欢被拘着的,所以只要明面上看得过去能让你自个儿对你皇阿玛交差,我也决计不会多苛求你什么,这样可好?”

“好,当然好!”

小燕子不是个蠢人,即便本来聪明不到哪里去,进宫以来在魏碧涵的谆谆教导之下那也变得该明白的心里有了数起来,她很清楚且不说自己根本就是个冒牌货跟皇家没得半分血脉关系,即便她真的是紫薇,是正儿八经的沧海遗珠,比起宫里头这些个格格阿哥那也是矮了一等,要想一直这样风风光光下去,唯一的办法就是笼络好了弘历,做他最大的开心果和心头肉,如此之下,早就知道逃不过这一遭的小燕子听到金氏这般话里话外都留着情面的话,自然有些大喜过望——

“嘉娘娘您真是个好人,你放心,我小燕子也不是什么不懂分寸的人,一定不会让你难做,而且以后若是有人欺负你什么的,我小燕子也一定帮你出头,一言既出四匹马都追不回!”

“呵呵,小燕子你……啊!”

“天哪,主子!”

小燕子本就是个市井小混混,想要混一口饭吃那多的是人的脸色要看,是以,她其实也算是个颇为懂得察言观色和见缝插针的人,如此,想着贵妃比妃位要高,且还是仅次于皇后的尊贵主子,小燕子不由得又生出了点跟金氏打好关系的念头,一边喜笑颜开的应和着一边直接扑了上去,想要抱上一抱以示亲密和亲近,然而她虽是‘好意’,金氏这么个养尊处优了这么多年的小身板却是哪里经得起这般折腾,再加上那繁复的衣裳和分量不轻的头饰,几乎是直接被扑了仰倒,好在蔡嬷嬷眼疾手快的做了人肉垫子才没真正伤到筋骨——

“小燕子,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我……”

“你,你额娘平日里就是这样教你的?”

“我,我不是故意的嘛……”

金氏虽然没有被真正伤到,可这么一场虚惊下来却也让她出了一身冷汗,再加上多年端着抬着路都用不上自己多走上几步,一来二去之下不由得浑身发疼,只是碍着心中的大计划才没有直接发作出来,可面色却仍是比之先前明显的冷了一冷,而小燕子也没笨到家,将对方的神情看在眼里,心里头也不由得有些心虚,但想着自己也是一片好心,却还是忍不住压低声音嘀咕出了一句——

“谁知道你那么不经抱啊,跟个纸扎的似的。”

“你说什么?!”

金氏再是个古代人壳子现代人的心,也架不住在这清朝住了这么多年早就入了乡随了俗,再加上一直混得尚算不错,除了在上头那几位跟前要低调行事压着自己的性子,旁人面前从未有半个敢这样跟她说话,更别说是这样明晃晃等同于诅咒她是死人的话,一时之间,竟火气上涌的再顾不得先前的所有心理准备,面色一冷的直接冷哼出声——

“呵,以往看着令妃也算是个知进退知分寸的,永琪和小七亦都是规规矩矩的本分孩子,可怎么轮到你身上就这般敷衍对待了?这紫禁城不比旁的地方,怎么坐怎么走怎么吃都有相应的规矩,你在我这儿没规没距就罢了,若是出了这个门还是这样大大咧咧,往好听了说那是你天性使然,往不好听了说岂不是没家教?连带着我也得跟着吃挂落?”

“我没家教?!”

小燕子向来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儿,亦或者说她很是分得清哪些人自己能吃得住哪些人不能够惹,再加上金氏一向对她温声细语,这陡然变了的态度在小燕子心中不由得有些虚张声势,同时也让她有些嗤之以鼻,如此,便只见她毫不逊色的直接堵了回去——

“是啊,我是没家教啊,皇阿玛把我和我娘丢在大明湖十几年不闻不问,我娘身体又一向不好,我就是没人教,就是没规没距,你不是一向知道么?你这是因为刚才的事怨上了我,还是压根就没把皇阿玛放在眼里?”

“你!”

金氏气归气,但多年工于心计的习惯到底还没让她彻底失了理智,是以,虽说是被小燕子这话给逼进了墙角,却还是缓了口气把到了嘴边的那句‘在大明湖的到底是你还是夏紫薇’给吞了回去,冷着脸话锋一转——

“罢了罢了,我掏心掏肺的对你竟是惹得你这样恶意揣测,我便也不说什么多话了,时候也不早了,蔡嬷嬷,教还珠格格学规矩吧。”

“呀,我也不是这个意思……”

“格格请,今个儿是您学规矩的第一天,咱们也不学难了,就学学这宫中格格该怎么走路怎么行礼,格格请看仔细了,步子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帕子甩的弧度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您是个聪慧的,应该不难吧?”

“学就学,谁怕你啊,哼!”

小燕子原意也没想跟金氏闹得太不愉快,毕竟她自觉是个有良心的,觉得自打进宫以来,除了皇阿玛除了令妃娘娘就这位嘉贵妃对自己最好了,是以,见着对方态度软了下来不由得又有点不好意思了起来,可是还没等她把话说完就听了蔡嬷嬷这般一通,便又激起了她骨子里的左性,一扫先前的心虚发起了狠——

“啊,格格您撞着我了!”

“哐当!”

“天哪,那是主子爷前个儿赏的插屏!”

“啊,主子,您没事吧?奴才,奴才不是故意的,是方才还珠格格绊了奴才一下!”

“你们……”

“你们这是做什么呢?永寿宫里头闹贼了?怎么乱成了一锅粥?”

小燕子不配合,闹腾起来自然阵仗不小,不过一会儿功夫就将永寿宫大殿弄了个一片狼藉,让即便不是特别在意身外物的金氏也忍不住涌起了火,而正当她刚准备一拍桌子发飙的时候,却是只听到门口处传来一个稍显稚嫩的男声——

“我的老天啊,我的汝窑茶具我的青花瓷器,怎么会变成这样?!”

永瑆跟永璂同年出生,虽说已然进了上书房,却也不过是六七岁的年纪,也就是最爱玩闹的时候,再加上那不知道是天生还是后天莫名养成的吝啬性子,一见到自己的心头好全都成了碎渣渣,永瑆不由得顿时炸毛了,直接将矛头对准了唯一的外人,小燕子。

“是你对不对?平时永寿宫一向安生得很,从未闹出过什么幺蛾子,今个儿在上书房的时候我就听五哥说皇阿玛让额娘教你规矩,呵,这下倒好,规矩没学出个什么模样儿,你竟是先将咱们永寿宫个砸了个干净,你,你还真不愧是‘最糊涂的小鹿’!”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又不是故意的,你用不用这么激动?你额娘都没说什么哪里轮得到你在这里大小声?”

“你!”

“我什么我,说起来我也是你姐姐,宫里头不是一直讲究上下尊卑长幼有序么?怎么到你这里就不管用了?还是说这宫里头的规矩向来是看人下菜碟?真当我姑奶奶我好欺负啊?”

“什么姐姐,谁是我姐姐了?我怎么可能会有你这样的姐姐?”

“永瑆!”

宫中阿哥虽然不算少,可是永瑆也一向算是得宠,哪里受过这样的窝囊气,逮着什么就往外头扔,而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听着这话越说越不像样,想到弘历又最是个偏心眼的,不由得喝止出了声,可是这不出声还好,一出声却是激得永瑆越发火大了起来——

“额娘你护着她做什么?本来就是她不对?你看她哪有一点当姐姐的样子,哪有一点当格格的样子?”

“我没有当格格的样子?那当格格应该是什么样子?事事守着规矩句句话透着客套就算好了?皇阿玛都没说什么你在这里挑三拣四个什么劲儿,你这是不服皇阿玛的话还是仗着自己是贵妃所出高人一等,不把我这个民间格格放在眼里?”

“你!”

永瑆从懂事以来就深受自家额娘的教导,知道有的话能接有的话不能接,可是被这么一堵,看着对方那张洋洋得意的嘴脸,又实在的意难平,脑子一热之下竟是想要来一招以退为进,准备制造出点自己被对方欺负了的假象去皇阿玛那儿诉苦,然而身形刚逼上前还没来得及动作,却没料到小燕子十分配合的出于本能反应的推了他一把——

“永瑆!”

“天哪,十一阿哥流血了,快传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