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20 紫薇的入宫之路

220紫薇的入宫之路

“真的吗?小燕子冒着皇上大怒的危险半夜爬墙就为了见我?她没有忘了我?”

“是,她没有忘了你,一点都没有忘记!”

小燕子在宫里头搅风搅雨弄得六宫嫌弃还不自知的同时,福伦府里头也没闲着,由尔康起头的开始了对夏紫薇和金锁洗脑,开始了与魏碧涵计划的第一步——

“你的故事,你这个人,我都已经跟五阿哥说过了,五阿哥很感动也很震惊,当时就想要出宫来见见你,只是碍着小燕子恰好那时候闹出了这样的事,上上下下都盯得很是紧才暂时搁浅了,只是正是因着这般缘故,咱们便也顺水推舟的想着解铃还须系铃人的先找上了小燕子,而没想到的是,小燕子并不像咱们之前所想的那般是打了什么坏主意,只是……”

尔康心里很明白,按照宫中现在的情形想要达成自己的计划,那必然不能够一开始就让小燕子和夏紫薇的关系弄得太僵,毕竟宫里头不是个简单轻松的地方,淑芳斋又向来是后宫之中人人紧盯着的地儿,出不了一点错也不能够闹出任何蹊跷,再加上想要后者正名还少不了前者的抛砖引玉,以及永琪的心意等等,便只见尔康一脸诚恳的洗白起了小燕子——

“当时你出现得突然,故事也听着离奇,我心里头虽然相信,可是被这么左左右右的一打岔却也忘了告诉你那会儿小燕子的情形,你或许不知道,小燕子虽然是勉强爬进了围场,可是围场有着重兵把守不说她根本求见无门,而即便老天爷开眼也仍然跑不了被当做刺客直接解决掉,后来之所以阴错阳差的入了宫也全是因着当时五阿哥一箭射偏了刚好刺中了她的胸口,引起了咱们也引起了其他人的主意,再加上她在紧要关头拼着命保持了理智问出了你所嘱托的话,这才……”

“什么?”

夏紫薇从小养在深闺,除了夏雨荷和底下伺候的人根本就没见过什么外人,对于世事更是涉世未深,简单的来说,便易感动易心软易相信人得很,如此,一听这话,之前对小燕子的所有怨怼不由得一扫而空,只剩下了万分紧张——

“她受伤了?刺中了胸口?那严重不严重,她现在好不好?”

“好,却也不好……”

“什么叫做好却也不好?”

福尔康这话说得留足了余地,夏紫薇不由得自发自觉的脑补出了一副小燕子在宫中受尽了苦难的画面,眼皮子一眨竟是直接掉起了泪——

“是不是因为我?”

“你先听……”

“都是我不好,我与她为结拜姐妹,原本便是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她为我吃了那样多的苦,爬了山受了箭心里头还不忘惦记着我,想要爬墙出来见我,可我却是瞧着她见着了皇上进了宫当了格格就不分青红皂白的怨念上了她……她,是那样快活的一个人,在大杂院过得开开心心,可因为我的关系却是不得不被束缚了起来,她的心里一定难受极了对不对?”

“紫薇你……”

“小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承认小燕子劳苦功高,也帮了咱们不少,可是一码归一码,事实上她确实是拿着你的信物抢走了你的爹,抢走了原本属于你的尊贵,即便退一万步来说,她或许不像咱们想的那么不堪,但是既然享受了从未享受过的荣华富贵,受一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不管怎么样都比她在大街上卖艺出了力还要看人白眼强吧?”

“金锁你怎么能这么说?你难道忘了吗?在我们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候是谁帮的我们?在我们走投无路连个栖身之所都没有的时候是谁收留的我们?小燕子是只快快乐乐的燕子,也是一只好心的燕子,不光我们,你看她对大杂院的老老小小,怎么可能会是个坏人?你怎么能够这样说她?”

“可是虽然如此,咱们也没少给大杂院添置东西好不好?她们盖的棉被穿的新衣裳和吃的大白馒头不都是用咱们所剩无几的盘缠和你的首饰换的?若是真要说起来,咱们也只是各取所需,没有什么可拖欠和亏欠的好不好?”

“你,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绝情的话?金锁你,你简直是太让我失望了!”

“小姐,我……”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吵了好不好?”

正如同金锁所说的那般,小燕子确实是抢了人家的爹抢了原本应该属于人家的尊荣,若是人家生气怨愤不肯原谅那也是人之常情,如此,福尔康虽然觉得夏紫薇好拿捏却还是打了满腹的草稿,生怕所有的计划会败在这一环,只是千千万万种可能都想到了他却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才抛了块砖对方就上赶着脑补的丢出了玉……听着这极其‘善解人意’的话,直让他心中松了口气的同时越发觉得夏紫薇是老天爷为他抬旗之路量身订造的贵人,口气也不由得越发的温和。

“紫薇,我知道你是个心善的姑娘,小燕子虽然有些贪财也本性也不坏,否则也不必把自己折腾成这样,只是事情已经闹成了今时今日的这番田地,再说其它也没有什么多的意义,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总得有个解决的办法是不是?”

“解铃还须系铃人,总得有个解决的办法?”

在福伦府中住了这么多天,福尔康又刻意拉近彼此二人的距离,夏紫薇自是发挥着她善解人意的性子,闻弦歌知起了雅意——

“是啊,事情总得有个解决的法子,先前我觉得被骗了被辜负了信任,心中只有满满的怨怼和不甘,可是眼下里知道小燕子并没有忘了我反而还心心念念的记挂着我,我也就没了什么别的牵挂,毕竟皇上承认了她,便等于承认了我娘,承认了我的存在,承认了十六年前大明湖的一切,我总算是对得起我娘了。”

“小姐!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金锁,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虽说名为主仆可实际上却跟姐妹没什么两样,有些话我也不怕跟你直说,小燕子既然这么为我们着想,我们无论是出于仁义还是出于情分都不可能去陷她于不利之地,毕竟她之前受了箭伤便算是为我们死过一次了,难道还要她真的再为我们死一次吗?”

“你……”

“我们回济南吧,横竖她现在已经成了格格,生米也已经煮成了熟饭,我这个时候跑出去说我是格格,虽然皇上有可能会承认我会给我格格的身份,可让我为了荣华富贵而无视小燕子的性命,我却实在是做不到,就当做来京城的这些日子全是做了一场梦吧,现在梦醒了咱们也该回家了。”

“小姐!”

“紫薇!”

夏紫薇说得淡然,可听在金锁和福尔康耳中却是如临大敌,一个赶着一个的咋呼了起来,而比起护住心切觉得自家主子实在不值当如此的金锁,满怀心思又有着大计划要实施的福尔康显然更为着急上火——

“紫薇你先别忙着下决断,我跟你说小燕子的这些种种也绝没有想要逼你走的意思,反而是跟五阿哥仔细商议之后,得出了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保住小燕子的性命,又能让你正名!”

“什么?!”

夏紫薇虽说嘴上说得很是洒脱,可是在来京城之前她早已变卖了在济南的一切,可谓是孤注一掷没了退路,为了以全骨子里的清高她不能够前进,可一听这话却仍是不由自主的眼前一亮——

“这是真的吗?你不是为了安慰才这么说的吧?”

“真的,千真万确比珍珠还要真,只是因着这个过程可能会要让你受一点点委屈,才让我有所犹豫不知道该怎么跟你开口……”

“委屈?我不怕,如果真能有这样两全其美的法子,别说是委屈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

“不,让你受一点委屈我都已经难受得很了,怎么可能还会让你上刀山下火海那么严重?你放心,不管将来如何,我都会尽最大的努力保护你,直到你不再需要我为止。”

“尔康……”

“紫薇……”

“咳咳,大少爷,您是不是要先说说究竟是什么样的法子?我或许帮不上什么忙,可是总能帮着出点力不是?”

福尔康既然把夏紫薇当做了抬旗的救命稻草,自然不会放过一点半点拉近彼此之间距离,增进对方好感的机会,可正当二人眼中只有你我的时候,一旁忍了老半天的金锁却是忍不住出了声,直让福尔康又是尴尬又有点恼怒,不带半分修饰的便直接抛下了一句——

“进宫,虽然只能以伺候小燕子的宫女身份入宫,可是皇上往淑芳斋跑得勤快得很,只要在皇上面前留下了好印象,再适当的促进一下彼此之间的感情,再加上你们血浓于水的父女天性,到时候或许根本不用你多说什么皇上就能回过味儿来,而有你在小燕子又那么机灵,且皇上又是个重感情的人,你们二人同时留下来的机会很大很大,你,懂我的意思吗?”

“尔康,成了没有?”

福尔康在紫薇房里耗了大半天,福伦和福伦夫人还有福尔泰都在前厅急得团团转,生怕出了半点差错让全盘计划泡了汤,一看人终于出来了,不由得一个跟着一个的围了上去,而看着自己如此重要,福尔康自是少不了有点洋洋得意,故作潇洒的扬了扬手中按了指印的入籍纸——

“一切顺利得很,按照令妃娘娘的安排估计最迟下月初便能入宫,等着吧,用不了多久咱们就要如愿以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