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21 弘历初见花圣母

221弘历初见花圣母

“紫薇,你进宫了,你终于进宫了,天哪,我好开心!”

“是的,小燕子,我进宫了我终于进宫了,我也好开心,好开心好开心!”

“自打听了永琪的计划我就一直盼星星盼月亮的盼着你,要不是那劳什子规矩不规矩的,我一早都想要去内务府去要人了,现在好了,终于盼到你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无聊,那些个宫女太监一个个都跟木头桩子一样,让他们陪着我玩不行,掏鸟蛋不行摘花不行就是练功也不行,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就算了,皇阿玛居然还把我扔到了上书房那个鬼地方,一天下来数不尽的功课要做,做不好就得领罚,要不是为了你着想,想着咱们的大计划,我真的是一天都呆不下去了!”

“嗤,那你还真是伟大。”

福尔康为了私心使劲了全力给紫薇洗脑,而宫中这边,永琪也因着压抑了许久的情愫没少提点小燕子,她心里头明白,自己现在虽然看起来风光,可说白了不过是占了紫薇的爹占了紫薇的名分,这个秘密一天没有捅出来就算了,可若是捅出来了自己的小命实在是担忧,而想要享受荣华富贵又想要保住小命的唯一办法便是好好稳住紫薇,借用对方真正金枝玉叶的身份来保全自身,如此之下,便只见小燕子将自己的处境说得很是可怜兮兮,直听得原本因着对方说得无比自然的‘皇阿玛’三字心中有些疙瘩的夏紫薇心中顿时一软,然而还没等她眼角湿润满心感动的说出什么,一旁的金锁却是忍不住的轻哼一声——

“要不是某些人因为眼前的锦衣玉食一时晃花了眼,怎么至于会受这些折腾?占尽了好处还在这儿有一句没一句的说得自己多伟大多大公无私,真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你怎么……”

“金锁,你不许乱说话,你不记得入宫之前福晋怎么叮嘱我们的?这宫里不比宫外,行错踏错一步就可能会落得万劫不复,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把我这个主子放在眼里?”

“可是……”

“小燕子,你不要怪金锁,她这个人一向心直口快,之前在西山没了你的消息,咱们在大杂院急得团团转,到处打听消息都没有你的踪迹,直以为你出了个什么好歹,后来在祭天时候看到你以格格的身份出现,不由觉得被欺骗了,后来阴错阳差的进了大学士府,虽然福大人一家和蔼可亲,却到底是寄人篱下,是以,她才会这般口不择言,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小燕子向来是个急性子,得了金锁这一通冷脸和说得不能更加直白的讽刺之词,想到正主还没说什么一个小丫头却是这样嚣张,心里头不由得不服气得很,而正当她准备反唇相讥的时候,怀揣着一颗圣母心肠的夏紫薇却是比她更快的直接训斥出了声,而说完无视金锁越发难看的脸色,直接打断的话头转而看向了小燕子,面上又是抱歉又是感动——

“你为我所做的我都记在了心里,我一点都不怪你,真的,或许之前有一点误会,可是自从尔康告诉了我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我就再没有一点别的想法了,只剩下了满心的感谢,毕竟如果没有你,或许我们现在还在北京城里头转悠着求见无门,或许也因着盘缠用尽而不得不抱着满心遗憾打道回府,如此,即便现在的情形有些复杂,我也不能够马上的恢复身份,可是到底已经进了宫,能够见到皇上,能够看得到希望了,不是吗?”

“是是是,就是这个道理,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一直霸占着你的名分的,只要一找到机会就会马上跟皇阿玛说出真相,将一切还给你!”

“小燕子……”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你过来了这么老半天咱们只记得叙旧,竟是还没来得及带你参观参观我的淑芳斋,以后,这可就是咱们的家了!”

小燕子本就是个小心眼的人,可是一码归一码,她的脑子到底还算清楚,知道金锁和紫薇是打小的情分,虽然嘴上说得不留情面,但比起跟自己却怎么都是亲近了不止一星半点儿,再加上以后的荣华和小命都握在了对方手里,即便心里头再憋着气也只能顺着梯子往下爬,面上不显的端着满脸欢喜的领着二人进了淑芳斋的大门——

“明月彩霞,小桌子小凳子,你们快过来!”

“奴才在,奴才给格格请安,格格千岁千岁千千岁!”

“哎呀,我都说了在我这淑芳斋里头没有什么主子不主子奴才不奴才的,你们怎么就是说不听呢?”小燕子一脸恨铁不成钢,可眉眼之中却尽是得意,挥了挥手,“算了算了,今天不跟你们计较,来来来,给你们介绍两个人。”

指了指紫薇和金锁。

“她们是我在宫外的结拜姐妹,进宫之后我心里一直惦记着她们,趁着这次那什么小选总算是进来了,以后她们就在我们淑芳斋了,虽然名义上是宫女,可是对我来说却是亲姐妹,你们可要好生伺候着,不能怠慢了去!”

“……呃?”

跟这位还珠格格相处了这么些日子,底下人多多少少也了解了点对方的品性,虽然嘴上说得好听说是拿他们当家人当朋友对待,可是平日里该摆的架子和该发的脾气却是一点都没有少,进了这原本以为是热饽饽的淑芳斋,不但没得到过一次赏银还没少替这位背黑锅领罚受,众人心里头自然都不满意得很,这般之下,再听着小燕子这一通话,想着伺候了一个还不够居然还来了两个外八路的要跟着一起伺候,底下人不由得迅速对视了一眼,脸色更加难看了起来——

“一早就听说内务府要往淑芳斋拨几个人帮着一起伺候,今个儿一见居然是这么漂亮的仙子姑娘还诧异得很,原来竟是有这样大的来历,与格格您有着这样大的渊源,怪不得这满身气度得一点都不输给宫中的主子呢!”

“你们不要这样说,也不要听小燕子,哦不,格格说的话,我们都是一样伺候人的下人,哪有什么来历不来历,渊源不渊源的?”

能在宫里混到主子跟前近身伺候的,家中多多少少都有着点门路,一个两个的也都不会是什么蠢人,说起话来虽然明面上瞧着好听,可细细一琢磨却是颇有些话里有话,而紫薇向来是个敏感的,一听这瞬间拉远了距离的话,不由得着急了起来,连忙示意金锁从包袱里拿出一叠荷包——

“这些都是我们平日里自己缝的小玩意,值不得几个钱却总归是我们的一番心意,望大家能够笑纳,日后也多多提点我们这些新人。”

“哟,姑娘怎么这么客气?”

礼多人不怪,伸手不打笑脸人,这是宫中奴才做人做事的最大基准,一看对方抛下了橄榄枝且又跟还珠格格有着这样那样的关系,心里头怎么想不一定,可面上却是一个比一个笑得讨喜,而正当紫薇心中松了一口气跟金锁对视一眼刚要笑出来的时候,外头却是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利的传禀之声——

“皇上驾到!令妃娘娘到!”

“奴才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奴才给令妃娘娘请安,娘娘金安!”

“免了免了。”

弘历往淑芳斋跑得多,底下伺候的人自然也是习惯成自然的一听这话就头也不回的连忙跪了下来,只有紫薇心神大震的瞬间失了神,而刚被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的金锁拖着跪下,弘历却是根本不以为意的挥了挥手直接叫了起,只留给了紫薇一个明黄色的衣角——

“皇阿玛吉祥,额娘吉祥。”

小燕子面对弘历向来是没规没距没大没小的随便得很,可是碍着紫薇在这儿又是头一回面圣,心里头到底有些个没谱儿,请起安也比平日里规矩了许多,直看得弘历稍带满意的点了点头——

“小燕子,朕听你额娘说这回小选往你屋里头添了几个人?朕看你这规矩才好上一点,架子也跟着摆了起来,怎么样?可还算伶俐合你的心意?”

“皇阿玛您,您这说得是什么话?额娘给找的人能是不好的吗?况且我也不是不认识她们,都是我之前在宫外拜了把子的好姐妹,见着她们我开心都来不及了哪会有什么不合意的?”

“哦?”

小燕子知道想要促成她们的大计划,那必须得让紫薇迅速的入了上头的眼,上了上头的心,是以,心里头虽然紧张得不行,可嘴上却仍是按照之前的腹稿说出了二人与众不同的地方,而果不其然的,原本只是随口这么一说的弘历一听这话不由得挑了挑眉——

“宫外拜了把子的姐妹?怎么之前没听你提起?”

“哎呀,横竖现在不就见到了吗?”

弘历不说这话小燕子也得想办法把紫薇往其跟前塞,一得这话自是忙不迭的将二人从一旁扯了过来,且还重重捏了捏紫薇的手,示意对方好好表现。

“奴,奴婢夏紫薇/金锁给皇上请安。”

紫薇虽然被小燕子重重一捏的勉强回过了神,可是想着面前人就是娘亲朝思暮想了十余年的良人,面前人就是自己的亲生爹爹,却怎么都遏制不住那份骨子里的激动,忍着颤抖请了安飞快的往上瞄了一眼,却见着那明黄色的身影旁边还跟着个如谪仙的妃子,记挂着自家娘亲的紫薇心中不由得又颇有些不是滋味,再度低下了头喏喏抛下一句——

“给,给娘娘请安。”

“嗯,抬起头来让朕瞧瞧。”

魏碧涵将紫薇瞬息变换的神色尽收眼底,而弘历却是压根没主意那么多,见着面前二人只敢用头顶朝着自己,心中虽因着看起来像是比小燕子有规矩而松了口气,却也多了分好奇,而紫薇收紧双手强压着心中那隐晦的一丝希望对方看出一二不对的心思,用极慢的动作微微抬起了头,而弘历没有让她失望,眼前一亮的同时微微皱了皱眉——

“咦?你这丫头,怎么让朕瞧着这样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