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26 金氏的自作自受二

226金氏的自作自受(二)

“什么?你说什么?你说你要夜探永寿宫?”

永琪虽然也是面上讲规矩骨子里不可一世的主儿,可听到尔康抛下的这么一句话,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变了脸,惊呼出了声——

“尔康,你疯了吗?”

“是,我疯了,一想到紫薇现在在永寿宫里头不知道是什么情形,我就失去了所有理智,失去了所有淡定,现在我的心都揪成了一团,脑子里也搅成了一团,心心念念的只想要确定她还活着,她还好端端的活着,不然我真的会恨死我自己,怨死我自己!”

“尔康,你冷静一点,或许事情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糟,嘉贵妃娘娘虽然一直跟我额娘有些不对付,可明面上却到底看着还算好相与,而且这么多年来也一直处事圆滑,从未见她主动得罪过谁招惹过谁,这回儿即便因着皇额娘的旨意不得不将紫薇给召了过去,可是也不一定就会下什么毒手不是吗?更何况,皇阿玛最恨滥用私行,她怎么都不至于为了个宫女就无视皇阿玛的意思,白白将自己给搭进去不是?”

“问题是她本来就不是普通的宫女!”

永琪脑子还没昏得彻底,知道作为成年男子踏足后宫本就是一个颇为让人诟病的事儿,先前他们在御花园里跟小燕子嬉笑打闹了一番已经被人拿来大做文章,这会儿若是还去永寿宫,且还是夜探,神不知鬼不觉就罢了,若是被人看出了个一二,他们决计得吃不了兜着走,想到这里,永琪不由得试图安抚起尔康,希望对方就此打消这个疯狂得不行的念头,只是他话音刚落,却只见尔康越发激动了起来——

“紫薇是真正的金枝玉叶,你,令妃娘娘还有咱们全家每一个人都希望她和小燕子能够各归各位,而若是在计划成型之前紫薇就出了什么好歹,我们接下去该怎么办?而就是撇开我们知道旁人却都不知情的这一点,紫薇是那样的美丽动人,行举气度比起宫中的格格哪一样都不差,宫中其他人怎么会看不到她的夺目?再加上昨个儿皇上又在这歇了整整一晚,咱们知道的这是她们在想法设法的按照计划与皇上联络感情,可旁人会怎么看?说不定就觉得紫薇是令妃娘娘安排进宫笼络皇上的一颗棋子,她们的敌人了……你是在这宫里长大的,你难道还不明白宫里的那些个嫔嫔妃妃远压根就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般与世无争?她们想要教训下人想要让自己顺气何须弄得大费周章,光是女人们间的那些小把戏就足够人受的了,紫薇是那样的柔弱,她怎么禁得起这养的折腾?”

“可是……”

“五阿哥,你将心比心的想一想,眼下里你还有功夫来劝我,那是因为这样的事没有落到你头上,可是若是将紫薇换成你的心上人呢?你还会这样的犹豫吗?”

尔康之所以这样坚持,其中确实有部分原因是他对紫薇颇有些好感,而更多的就如同他刚刚所说的一般,如若计划未成型之前,关键人物就白白的失了性命,那不光对他是个打击,对于他们这一支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是以,他绝对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说着说着竟是直接将球踢给了永琪,且还趁着对方没回过神的时候,将小燕子也给扯了进来——

“小燕子你说呢?紫薇是你的结拜姐妹,如果她出了什么事,你心里能安吗?”

“我,你,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小燕子就是这样的人吗?”

当得知紫薇被永寿宫的人带走的时候,小燕子虽然本能的有些慌乱,可心底里却有那么一咪咪希望对方就此丧命,这样她也就不用冒那么大的风险去搞什么各归各位的计划,只是想归这么想,她却也明白当着这一帮子知根知底的人的面决计不能表露出半点这般所想,一听这话,不由得打了鸡血一般的激动了起来,且还半点不让尔康失望的撺掇起了永琪——

“永琪,你别跟个娘们一样的好不好?紫薇是我的结拜姐妹,可也是你的亲妹妹,那个嘉贵妃看起来虽然是个好人,可是就按我跟她的几次接触却也不像什么省心的主儿,再加上之前跟我之间闹的那些个不痛快,说不定就心心念念的等着抓我这个淑芳斋的把柄,这回儿得了这样的机会,怎么可能不使劲的折腾?”

“我……”

道理永琪都懂,甚至比尔康懂得还要多,还要透彻,而同时也正如同被尔康戳中了七寸的那句话一般,即便紫薇是他妹妹,可到底不是从小一起长大,压根谈不上什么很浓厚的亲情,若不是为着小燕子和彼此的未来考虑,说不定当时他也就同意了魏碧涵的主意,直接将后患扼杀在了襁褓之中,如此这般几几相加之下,他自是不愿意为了这样一个人冒这样大的风险,可是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激将,且小燕子都发了话,他却也不由得让步了——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此事非同小可,咱们总是得好好筹谋一番,若不然到时候不光是救不出紫薇,我们自己怕是都得全军覆没,我,我也是为了大局考虑不是?”

“这么说,你不反对我的想法了?”

“是,我不反对了,你们一个两个的说得这样言之凿凿,再跟你们僵持下去我倒是成了恶人了,与其这样,倒不如陪着你们疯一回,大不了就是豁出去了!”

“好,我福尔康在这里谢过诸位,今日之恩来日必当涌泉相报!”

永琪之所以会点头,大部分是因为小燕子的意思,怕对方觉得自己是个怂人从而拉低了对他的感观,说白了,便颇有些被逼上梁山的意思,如此,听了尔康这话不由得又受用又别扭,挥了挥手便直接转过了话头——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有的没的了,咱们还是好好筹谋下到底怎么探吧,我记得永寿宫……”——

淑芳斋中的三个臭皮匠心心念念的打起了歪算盘,而这会儿的永寿宫中却是没有半点被惦记上的觉悟,反而一片得意洋洋——

“主子,奴才真是服了您了,你瞧那丫头,几句话的功夫就被您给哄得倒戈相向了,这会儿,怕是那淑芳斋里头正闹腾着呢!”

“嗤,说到底都是自己做孽不可活罢了,那个野丫头冒名顶替也就罢了,知情人知而不报且还帮着打掩护也算了,居然还心心念念的把真的给弄进了宫,这样也就勉强算了,可是一个两个的竟还没一点收敛,这般之下,若是本宫还不出手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主子,您这可就自谦了不是?先头皇后娘娘将球给了您,原以为是给了您个烫手山芋,却没料到这是白给了您一个拉拢对方的机会,若是以后知道了,怕不是那肠子都得悔青了去,还有淑芳斋那些个人……”

深知还珠所有剧情的金氏只觉得这是老天爷将机会送上了门,听着蔡嬷嬷的话,面上又是受用又是觉得理所应当,而蔡嬷嬷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嘴上却是越发的说得来劲儿——

“明面上瞧着是计划得一环扣一环,可实际上还不是一切尽被您掌握在了手中,耍得他们团团转?这会儿奴才也才明白您当初为何不跟那位还珠格格死嗑到底,原来啊,您是想着釜底抽薪,那些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怎么可能会是您的对手?奴才估摸着,离给十一阿哥出口恶气的日子怕是就在这眼前了!”

“呵,你这嘴儿倒是越来越甜了。”

“主子,奴才可不是在奉承您,您没瞧见吴公公方才过来宣赏那笑得嘴巴都快挒到耳朵根的模样儿?虽然今个儿皇上歇在了坤宁宫,可光是这一茬儿就看得出皇上的满意和对您的爱重,明面上得了体面,暗地里又出了气,您这般可不就是高明么?”

“我不过是这么随口一句,竟是惹来了你这么一大通,罢了罢了,横竖都是自己人我也就不跟你说两家话了,那个紫薇不是个没脑子的,以前是被她娘关在家里不知道外头的人心险恶,可是被本宫这么点拨了一番,且还加上那两个宫女的话,不怕她心里头不生出点计较,你要知道,爱新觉罗家骨子里流的都是多疑的血,一疑生百疑起,到时候那丫头起了外心,本宫再加把劲,还怕不能将人给彻底拉拢过来?”

金氏笑得满是成竹在胸。

“魏氏那个贱人之所以稳得住不过是想着假的虽被归到了自己膝下,可真的也握在了自己手心里,横竖转来转去都有王牌在手,可是到时候没了这张王牌,再被反咬一口,你说她还能稳得住?最大的倒了,底下那些个虾兵蟹将再加上淑芳斋那个野丫头还能得半点好?串通一气设计皇家格格以及欺君大罪,你说还有谁能跑得掉?”

“主子英明,主子实在英明,一番话竟是说得奴才汗颜至极,若是真如您所想的斗倒了延禧宫那位,拦在您面前也就只剩下中宫那位了,而中宫膝下那几个一个比一个小,夭折也不算什么喜气的事儿,到时候好好谋划一番,这后宫可不就是您的了?”

“呵,你倒是一点就透。”

金氏虽然对还珠的剧情很是了解,但作为一个非历史专业的现代人,她也不知道那几个小的到底是个什么命运,不知者无畏,再加上当了这么久二把手,初尝过权力的滋味之后,更近一步的念头就越是浓重了起来,听了这话,竟是非但没训斥出声反而还颇有些深有同感,而正当这一主一仆二人做着荣登凤座的春秋大梦的时候,外头却是突然闹腾了起来——

“来人啊,有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