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27 金氏的自作自受三

227金氏的自作自受(三)

“来人啊,有刺客!”

永琪福尔康连带着福尔泰虽然是自以为将夜探一事给计划了个周详,可是智者千虑都必有一失,更别说他们这凭着一时冲动就敢恣意行事的三个臭皮匠了,夜里头各宫下了匙后为了避嫌,在后宫溜达的侍卫不多是不错,东西六宫的建造格局都大同小异也不错,可是这话又说回来,不管怎么着在宫里头当差的人不可能个个都是吃白饭的,再加上他们一个旁系所生的阿哥和两个外男,可以说打懂事到现在就从未踏足过永寿宫半次,如此几几相加之下,三人不由得有些慌不择路,几番动作之下自然也就惊动了在院中守夜的下人和长街上巡逻的侍卫,以及原本正在和心腹嬷嬷做着春秋大梦的金氏——

“刺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刺客?”

“这,这奴才们也不知情,只知道方才去小厨房的时候正巧见到屋顶上闪过几个黑影,原本奴才还以为是自己个儿看差了,可是听着后殿闹腾了起来这才,这才……”

“一群饭桶,贼人进了门居然还这么后知后觉,本宫这会儿是还没有回后殿,若不然这会儿是不是只能任着你们嚎丧了?!”

金氏一向算是个比较能稳得住的人,可再稳得住,一旦涉及到了自己的人身安全却仍是出于本能的提起了心,跟着有些慌了起来,而也不知道是事急则乱还是先入为主的缘故,想着自己非但没有为难紫薇还将人早早的给放了回去,而那丫头也不像蠢到家的决计不可能听了什么就对外捅什么,金氏便压根就没往这头去想,反倒是以为有人看不惯她这些日子把着后宫大权心一横的想要借机生事,如此,便只见她勉强抑制住心中的惊慌,拍着桌子就对外头嚷嚷了起来——

“你们一个个的都把看家本事给拿出来,本宫平日里养着你们可不是让你白吃饭不干事的,去,给本宫全部活捉了下来,本宫倒要瞧瞧是哪来的宵小匪类竟是不长眼睛的闯进了本宫这永寿宫!”

“是,奴才领命!”

主子发了话当奴才的自然不敢不上心,再加上不管是刺客也好还是有心人也罢,没伤到人就罢了,若是真的捅出什么事儿,他们也是责无旁贷的必是会被扣上顶护主不力的大帽子,如此之下,便只见他们一个比一个动作了起来,一时之间,伴随着众人的脚步声,整个儿永寿宫不由得灯火通明了起来——

“尔康尔泰,你们瞧,这里头的动静似乎是一阵比一阵大了,紫薇的安全是重要,可是若是咱们在这儿败露了也别想落得什么好,要不还是先回淑芳斋咱们再从长计议吧?”

“是是是,五阿哥这话说得对极了,哥,你也不要把事情想得那么悲观,这个永寿宫统共就这么大,虽然咱们还没来得及将一间间都翻个遍,可找了这么久一点都没看到紫薇的影子,说不定根本就不像咱们之前想的那样呢?说不准这会儿紫薇已经回了淑芳斋呢?”

“是,尔泰也说得对极了,而且此外,小燕子又向来是个心急的,等了这么久十有八/九已经心急火燎了,要是再耽搁下去,怕是咱们这里还没有败露,淑芳斋那边就先闹腾起来了,这样岂不是更加难办?”

“是是是,你们一个比一个说得有理,可是你们可曾体谅过我的感受?找了这么一路,担惊受怕了这么一路,我的心已经脆弱得再不能承受半分意外了,眼看着就要将永寿宫探完了,你们却在这个时候说要打道回府,你们真的是我兄弟吗?”

“尔康,你这话是怎么说的?如果不把你当兄弟我会铤而走险的陪你走上这一遭?还不就是想着万一出了什么好歹还有我这个阿哥身份能够拿出来震一震旁人,好让你们能够顺利过关吗?你这时候居然说出这样让人寒心的话,简直,简直太让我失望了!”

“什么叫做不是为了我你压根就不会走上这一遭,难道紫薇就不是你的妹妹了吗?你怎么能这样冷酷,这样残忍,这样无情?”

“你!你,你简直不可理喻!”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吵了!”

看着面前二人趴在屋顶上就争论了起来,原本就是被赶鸭子上架的福尔泰只觉得糟心极了,听着底下传来的动静更是忍不住低吼出了声——

“你们听不到脚步声吗?我们要是再耽搁下去,说不定就真要成了瓮中之鳖了!还有,你们不要忘记,永寿宫跟坤宁宫不过是一墙之隔,今个儿皇上就歇在坤宁宫,若是待会儿惊动了那两位,咱们就真的是跳进黄河都洗不干净了!”

“对,就是这么个理儿,好了,尔康你也别跟咱们僵着了,你不要忘了,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我横竖不可能坐视不理的,大不了,大不了我们回去好好筹谋一番先从皇阿玛那儿下手,皇阿玛最是个重情的,又一向心疼小燕子,让小燕子哭上一哭闹上一闹,不怕皇阿玛不上心上眼的帮手!”

“……真的吗?”

“骗你做什么,快走快走!”

永琪和福尔康福尔泰的武功虽然算不得差,可是却也没有外人夸赞的那么好,加上耽搁了这么好半天以及涌到永寿宫的侍卫越来越多,且还得在逃的时候注意别泄露了踪迹,三人不由得很是狼狈,而再加上心里头惦记着紫薇生怕自己一家抬旗之路就此夭折的尔康颇有些心不在焉,施展着轻功往外慌不择路的时候竟是被迎面而来的侍卫给直接在脸上划了道口子,幸得永琪尔泰二人眼疾手快的帮了一把,以及侍卫们碍着宫禁和此地处于后宫不像他们这般没得半点避忌才勉强躲过了这一遭,东蹿西跳的一路奔回了淑芳斋,而人虽跑了个全,事儿却到底不算完,永寿宫中金氏气得直接摔了好几个茶盏,侍卫头头也难辞其咎,两两相加之下,自是一路将事儿给捅到了坤宁宫,彻底惊动了弘历和景娴——

“什么?永寿宫遭刺客了?”

景娴一向浅眠,加上也不知道是重生而来牵挂得是越发的多还是老天爷给她的关照,但凡宫中要闹出点什么幺蛾子她基本上都能或多或少的有点子不太好的预感,这般之下,听着外头的动静自是比弘历清醒得要快,等二人披着衣裳出了正殿听了信儿之后,反应也是来得更快——

“这倒是奇了怪了,宫里头怎么会突然进了刺客?神武门的侍卫都是干什么吃的?而且按理来说,离神武门最近的是淑芳斋,再就是本宫这坤宁宫,怎么竟是会好巧不巧的跑到永寿宫去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这……”

宫中规矩大无论是主子还是下人,只要入了夜就压根没什么人在外头走动,即便想要走动也因着宫禁走不了多远,而同理,侍卫们虽是在长街上巡逻,可也是有各自划分的区域,说白了,就是这头人不知道那头事儿,这般几几相加之下,侍卫头头不由得觉得自己很是倒霉催——

“这,奴才也不是很知情,奴才等人本是在西一长街上巡逻,先前也没瞧出有半分异象,神武门那头更是没有半点动静,是以,永寿宫突然闹腾起来的时候,奴才们便很是有些措手不及,而那刺客有三个人,功夫不算太好,可是轻功却是学不得错,而且让奴才等人意外的是,那几人像是对宫中的路线很是熟悉,一转一绕的竟是净瞅着宫禁的门儿去,闹得奴才们想追也没法追,这才,这才失了刺客的踪迹……”

“哦?对宫中的路线很是熟悉?”

景娴挑了挑眉,眸中飞快的抹过了一丝精光,而作为后宫女子,对于这宫中防卫一事本是不应该多问什么,可是转头看了看弘历,瞧着对方一脸没回过神来的模样儿,却还是抛下了一句——

“那,那你们可看清了那几人是往什么方向而去?”

“回娘娘的话,大晚上又黑灯瞎火的奴才看得不算真切,可是大概应该是往重华宫那头去了,也不知道那几人是想一路逃出神武门还是有什么别样的打算。”

“重华宫?”

景娴虽然一直对淑芳斋那杆子人不太放心,觉着这宫里头原本还算是风平浪静可自从那小燕子进了宫之后就没安生过,可是按照常理来说,却也没一开始就把这刺客的帽子给扣到他们身上去,毕竟想来想去,她也想不出有什么让他们冒着这般大不违铤而走险的理儿,然而常理归常理,事实归事实,一听那几人什么地方都不去直接去了重华宫,景娴却是心中不由得顿时有了计较,而缓了这么片刻,弘历似乎也回过了神,没等景娴说上什么便听着这话头猛地惊疑出了声——

“该死的,那旁边不就是淑芳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