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28 金氏的自作自受四

228金氏的自作自受(四)

“主子,您怎么也不拦着主子爷一二?这底下人说是说淑芳斋没有异样,可万一真有个什么呢?您不是也得跟着遭殃?”

不得不说爱新觉罗家的爷们儿都是一个品性,爱欲捧上天,恨则踩入地,弘历疼宠起一个人的时候自然也毫不例外的心里眼里的都记挂着,如此,一听这侍卫头头说刺客往重华宫去了,自是立马想起了他刚认回来的宝贝女儿就住在那其中,后脚赶着前脚的就着急上火了起来,而景娴看在眼里心里也有着一番思量——

“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知道皇上的性子?他去意已决,咱们做好自己的本分将该说的话说完也就罢了,再说下去可就是上赶着讨嫌招埋怨了,说不定还得被扣上一顶身为嫡母对下不悌的帽子,而就是撇开这一点暂且不说,就凭着打事儿闹开到现在宫里头的侍卫都没停歇着,宫门更是大开了起来,却找来找去都没找到一点刺客的踪迹,你还看不明白其中的蹊跷?说白了,内贼罢了。”

“您是说,是淑……”

弘历事急则乱的想不到关键的那一点,亦或是他对那帮子都放心得很根本就没打算往那方面想,可景娴却是不然,对于淑芳斋那一干人等的印象,加上侍卫头头意有所指的话还有那刺客的行踪,她心中几乎能够断定这事儿十有八/九便是由那头儿生,只是心里有数归心里有数,弄不清那帮子人到底意欲为何或是说是不是还打着什么其它的心思,景娴自然也不打算趟这趟浑水,面子上劝了一劝,又确定了淑芳斋那头确实没什么异样,便干脆撒开了手,借着还要在坤宁宫那几个不知道有没有被惊到的小的,由着满是坚定的弘历去折腾了——

“有些事儿咱们心里头有数就行了,既然皇上宠着他们,咱们也没必要上赶着去惹不痛快,倒不如随了他们的心愿看看他们到底想唱什么戏儿,只是,金氏这一回儿怕是难以独善其身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倒也算是多亏了她,不然今个儿这场无妄之灾怕是就要落到咱们头上了。”

“您的意思是眼下里这般幺蛾子皆是因着今早之事而起?可听底下人回话,永寿宫那位不是没跟淑芳斋正面对上,只是宣召了个什么薇的宫女过去……咦?等等,这丫头刚刚进宫就闹出了昨个晚上那一出,莫非今个儿这场闹腾也是因着她?”

“可不就是么?金氏倒也算瞧得仔细看得通透,让底下人去查查这二人究竟说了点什么话,竟然转头就闹出了这样大的动静,末了若是淑芳斋还没个什么动作,就把事儿捅到延禧宫去,本宫想不明白他们到底要做什么,这般行举到底是为了什么,可自打小燕子入宫后就没消停过的这二位却是不可能不明白,如此,本宫便也就干脆帮他们一把,省得你来我去的成天见的没个完。”

“是,奴才这就去办。”——

“小燕子,你这里可还好?没有瞧见什么异样吧?”

“皇阿玛,您,您怎么来了?”

“朕不过是听着,咦,你们?”

“儿子/微臣参见皇阿玛/皇上。”

坤宁宫中,乃至是整个六宫之中都因为景娴的吩咐而忙活了起来,而淑芳斋这头的闹剧却是随着弘历的到来才刚刚拉开序幕……看着一如既往活蹦乱跳的小燕子,弘历紧提着刚刚放下来,转头瞧见永琪和福尔康福尔泰三个臭皮匠,却是又微微的皱起了眉。

“免了吧,这大晚上的你们怎么会在这儿?小燕子也是个成年的大姑娘了,等出了孝朕就要忙着给她指婚了,男男女女的你们就不知道该有点避忌么?”

“皇阿玛,儿子……”

“还有,尔康你这脸上是怎么了?似是跟人打斗过?难道,那刺客真的混进淑芳斋了?来……”

“皇阿玛!”

看着这屋子里男的女的关着门混作一团,弘历多多少少的觉得有点不妥当,可是还没来得及上纲上线的说上什么,也没等永琪缓过神来铺垫上什么,他的目光却又被福尔康面上明显的新伤给吸引了过去,脑补一番之下,扬着手就准备喊人,可他动作快小燕子的反应却是更快,竟是一把扑了上去,直接跪在了弘历膝下——

“你,你这是要做什么?”

“皇阿玛您不要急着叫人,也不要上火,更不要担心我们的安危,因为,因为……”

“朕怎么听不明白你这是什么意思?因为什么?”

弘历被小燕子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扬起的手也不自觉的放了下来,可看着小燕子这难得的吞吞吐吐的模样儿,心中却是头一回升起了一股不太好的预感,而小燕子进宫这么多年,跟弘历相处的时间也不算短,察言观色功夫了得的她自然也知道对方是个先入为主得厉害的主儿,如此,即便心里头挣扎得很,也因为对方突然的到来心里乱腾得很,可思忖片刻,却还是牙一咬的直接抛下了一句——

“因为,因为那所谓的刺客就是我们!”

“……什么?你说什么?!”

身为皇帝,身为一个少数民族统领多数民族,内乱闹了这么多年还是有点子余波的皇帝,弘历自然是对‘刺客’二字敏感得很,而他之所以敢过来走上一遭,其一是因着侍卫们拍了胸口的保证,而此刻淑芳斋外围了好几圈的人马,其二是因着想要彰显自身作为皇帝的威严和胆气,其三才是因着那一份包含了愧疚种种的父女之情,可是即便如此,即便其中有着这样多的因素,一听到小燕子说出这样的话,弘历却还是不由得有了一种好心当做驴肝肺,被背叛和欺骗的感觉,脸也瞬间跟着黑了起来,而小燕子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却是根本就不给对方半点发飙的机会就连忙辩解了起来——

“皇阿玛,您不要生气也不用动怒,您先听我们解释,我们之所以会这样做绝对不是没有把您放在眼里,更不是有什么不臣之心,只是因为事出紧急,实在没有了办法才会出此下策啊……您,您可还记得昨夜弹琴给您听的那个紫薇?就是您说算得上才女的那个?跟我是结拜姐妹的那个?您不知道,今个儿我跟平常一样跟着永琪还有尔康尔泰一起去上书房,可回来一瞧竟是不见了她的踪影,听金锁一说,原来是被嘉贵妃娘娘召到永寿宫去了,召就召了吧,我原想着嘉贵妃娘娘我也接触过啊,不像是什么很不通情达理的人,即便我跟她之前有那么一点点误会,可是有句俗话不是说得好,大人不记小人过吗?她作为长辈怎么可能会硬要跟我作对?然而等啊等啊等,等得天都黑了等得宫里都下匙了人还没有回来,她刚进宫除了淑芳斋哪里都不认得,我们开始还想是不是回来的路上迷路了,可找了一圈却是根本就没一点踪迹,而以紫薇的性子又绝对不是什么会在外面玩得不回来的人,我们便越想越着急,越想越不对劲,想着人是去了永寿宫后不见的,说不定这会儿就还在永寿宫里面,说不定这会儿遭了什么罪,便干脆想出了一招夜探永寿宫,皇阿玛,我们真的是没有了办法啊,您,您不要怪我们好不好?”

“呵,你们一个两个的倒是脑筋转得快,也敢往里头转!”

不得不说这世上有些人就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被小燕子这么胡搅蛮缠的辩解了一通,看着对方那难得服软带着点撒娇意味的模样儿,弘历倒还真的消了点火,只是一码归一码,他却也不可能陡然调转了态度,如此,便只听他从鼻子里冷哼一声——

“为了一个宫女闹得这样大张旗鼓,居然还夜探永寿宫,你们倒也真是挺有能耐,挺有本事,永琪,尔康尔泰,小燕子进宫不久,性子上大大咧咧的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可你们怎么也跟着她疯?你们难道就不知道这其中的紧要性么?”

“皇阿玛,正如同小燕子所说的这般,我们也真的是没有了办法,从明面上来说紫薇虽然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宫女,可是咱们包括您都知道,她并不普通,她是小燕子的结拜姐妹,小燕子是个重情重义的人,结拜姐妹便等同于她的亲姐妹,眼看着她急得跟无头苍蝇一样在淑芳斋里乱转,我们自然也不可能坐视不理,而您,本来儿子的意思是想要去找您说明白情况再见机行事的,可是……”

魏碧涵是个巧言令色的主儿,永琪从小耳濡目染,嘴皮子功夫自然也很是了得,拿着歪理当正理竟是还说得颇有些头头是道——

“可是您歇在了坤宁宫,皇额娘最近身子骨一向不好,儿子也不敢拿这样的事儿去惊扰您二位,便想着确定了紫薇人在永寿宫再跟您禀报,却不料……儿子承认我们几人思虑得确实不周,行事也很是有些失妥当,可是法理不外乎人情,怎么都比不上紫薇一条性命重要不是?望皇阿玛开恩。”

“五阿哥说得对极了,微臣也是这样想的,虽然微臣没有立场说什么更没有立场这样做,可是紫薇是从咱们府里头进宫的,再加上跟格格这层渊源,微臣早就拿她当自己人看待了,看着她去了永寿宫去得没有了一点音讯,实在是免不了心里着急上火,望皇上开恩。”

“你们倒是齐心,莫不是想着法不责众朕就不好罚你们了?”

从明面上来说,弘历一向学着康熙爷那般宣称着以仁治国,而私底里来说,他确实也是个做事爱出大褶子的人,再加上这几人异口同声的将话说得很是漂亮,给自己找着了台阶下的弘历态度不由得也软了下来,很是配合的抛下一句——

“你们找着人了没有?确定人就在永寿宫?”

“这……”

小燕子永琪和福尔康福尔泰对视一眼,可是还没等后几者思忖出到底该怎么说才能说动弘历,前者却是迫不及待的直接甩出了一句。

“皇阿玛,说实在的,我们并没有找到紫薇,可是当时情况紧急,侍卫们一波一波的涌过来,我们就是有心也没办法再继续往下查探,只是,您说如果紫薇不在永寿宫还能在哪里?您昨天也见过紫薇,您这样的英明肯定多多少少对紫薇的性子有一点了解,她难道是那种做事没有交代的人么?如果不是因为回不来,没法回来,她怎么可能到这个时候还没有一点音讯?”

“你倒是难得的有条有理了起来,你们呢?”

小燕子将话说得避重就轻,弘历也听得若有所思,转头竟是又把目光转向了剩下的三个臭皮匠——

“你们也这么觉得?”

“是,我们也这么觉得!”

“你们说得这样确定,万一弄错了呢?”

“这……”

“皇阿玛,我们怎么会弄错呢?您会这样帮着我们说明你也这么认为,至少有那么点相信我们的话不是?您想想,紫薇刚进宫一天,她为人那么温柔那么善良,根本就不可能去与谁为敌,唯一也就是跟我有过过节的嘉贵妃了,而我们之所以这样笃定还有着一个原因,您可还记得您昨个儿在这里歇了一夜?我小燕子虽然没什么规矩,可人到底不笨,底下人都说是额娘想要用紫薇来固宠,说我们淑芳斋跟延禧宫连成一气不安好心,皇后,哦不,皇额娘身子骨不好就将这事交给了级啊贵妃娘娘处理,这样之下,她怎么可能会不公报私仇,找不了我的麻烦就转头找上紫薇?”

“哦?那你说说,你倒是想要朕怎么为你做主?”

弘历之所以会这样上路,一是因为小燕子确实说得前后都联系得上还算得上有理,二是今个儿上朝他本就没少被这件事烦,一听后宫居然也没闲着心里难免对充当了出头鸟的金氏有点膈应,三则是他多多少少对紫薇感觉不错,也不愿意这么个佳人平白无故的没了,然而小燕子虽然脑子不差,却到底想不到其中这么多弯弯绕绕,一见弘历松了口,便忙不迭的抛下二字——

“搜宫!”

作者有话要说:晚到的中秋快乐,这几天吹空调吹病了,整个人完全不在状态,嗓子痛得说话都说不出来,各种悲催难受,大家一定要注意身体哟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