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32 论令妃和猪队友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232论令妃和猪队友

“岂有此理,皇阿玛居然说话不算数!”

正如景娴所料,小燕子着实不是什么大方的人,虽然心底深处知道自己的一切尊荣富贵都是紫薇带来的,可是想到对方没进宫之前自己混得风生水起,对方一进了宫自己就一波赶着一波的倒霉,自然也少不了有些不痛快,如此,再眼睁睁的看着紫薇和金锁包袱款款的跟着弘历永琪等人出了宫,自己却得苦不堪言的在宫里学规矩,不由得越发窝火了起来,当着一帮下人的面就没遮没拦的发起了飚——

“还有永琪和尔康尔泰,当时说得比唱得还好听,结果皇阿玛一发话就都不出声了,还有紫薇和金锁,什么结拜姐妹,什么有难同当有福同享,都是放屁!”

“格格您息怒啊,说句大不敬的,这都是皇上的旨意,几位爷就是再有心也不敢明晃晃抗旨呀,再者出门之前他们和两位姑娘不是答应了您一定会紧着好看好玩的东西给您带回宫么?”

金氏虽然倒了大霉,可是她自恃有还珠剧情在心,想到不久的将来有那样多的变数,根本不怕没有反转和逆袭的机会,当然,与此同时,她跟淑芳斋的梁子也彻底结下了,从一开始还能勉强维持表面上的和平到现在只要一想起这三个字就咬牙切齿的地步,这般之下,她自是不会放弃小凳子这颗一早就安插在了敌对阵营的棋子,甚至越发加大力度的笼络了起来,如此,便只见得了自家主子吩咐的小凳子很是有些哪壶不开提哪壶——

“您如今身在热孝,不能出门玩乐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不是?再加上先前紫薇姑娘那档子事儿的风波还没过去,宫里宫外的人都瞧着,您便还是先稳着点,等孝期过了再说吧?”

“等等等,就会叫我等,进宫的时候说适应一段时间就能出宫,适应了一段时间又说要学好规矩才能出宫,现在学了规矩居然说要等到孝期满了才能出宫,真当姑奶奶我是傻子?”

小燕子心里本来就窝着火,被小凳子这般意有所指的话一挑拨,心里头果不其然的越发憋气了起来,再加上想到这一切都是由紫薇而起,更是越说越上火——

“不准出宫是我,学规矩是我,受罚还是我,这会儿我因为守孝不能出宫,可她居然在外面逍遥快活,到底谁才是夏雨荷的……”

“呃?格格说的这是谁?”

“不就是……你一个奴才问那么多做什么?”

小凳子心有一本明帐,知道自家主子对于淑芳斋还有着更大的计划,是以自然是不愿意小燕子在这个时候就当着自己连带着其他下人的面露出什么口风,而被他这一打岔小燕子也后知后觉的回过了神,一边暗自庆幸一边又有些恼羞成怒,狠狠瞪了小凳子一眼——

“还嫌姑奶奶我不够憋气?”

“奴才不敢奴才不敢,只是令妃娘娘千叮咛万嘱咐让奴才伺候好了格格,眼见着格格您这般不顺心,奴才这心里不是着急么?而且待会令妃娘娘过来若是看到您这幅样子,不知道的岂不是以为奴才等人惹怒了您,格格,您便当心疼心疼奴才暂时息怒了吧?”

“息怒?我息个哪门子怒?”

小燕子本就是个极爱迁怒的人,心里头不痛快这会儿可谓是看谁都不顺眼,看谁都是眼中钉,即便从理智上来说她明白令妃是她的靠山之一,可从情感上来说,想到之前在永寿宫的时候对方一点忙都没帮,这次出宫也压根没帮自己的腔,她心里对令妃也很是有些膈应——

“这宫里的人都是当面一套背面一套,口口声声的说心疼我在意我,可一个两个的还不是翻脸比翻书还要快,哼,哄着我当了格格留在宫里就不管我死活,以为姑奶奶真这么好欺负?我呸!”

“格格慎言啊,您……”

“怎么着,一个两个的给我添堵,难道我连说都不能说了?我就豁出去了,大不了要头一颗要命一条,看你们能拿我怎么样!”

小凳子的话句句带着深意,小燕子虽然不是什么蠢人,却奈何心中本就憋着一团火,这般之下,自然是越演越烈,竟是抬手就拿起一个青瓷花瓶朝门口摔去,小凳子眼中飞快的划过一抹得色,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按照心中计划进行下一步的时候,却是只听到背后门口处突然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尖叫——

“啊!”

“岂有此理,你们都不想活了,就是这样迎接娘娘的?主子您,天哪,主子您怎么了?!”

弘历带着永琪等一群人离宫之前想着被景娴分析得透彻的其中利害,自然少不了来延禧宫嘱托上一番,意思是让魏碧涵好好管教小燕子,魏碧涵虽然知道这是个做好了是应该做不好就落埋怨的苦差,可是旨意落到了头上却也没得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而上,她料到了小燕子会因为不能出门而心生不满,也料到了小燕子学规矩不会那么听话,可是她一千个一万个没有料到淑芳斋会用花瓶来迎接自己……宫中尔虞我诈见得多,杀人不见血也没少见,可是这般简单粗暴的对待她魏碧涵还真是从未见过,从未想过,一惊一气之下,不由得直接厥了过去。

“胡太医,令妃到底怎么样了?”

自己所辖的后宫出了这样不上台面的事儿,作为皇后的景娴自然少不了要前来跑上一趟,只是随时注意着淑芳斋动静的她却也不会没有半点准备,魏碧涵前脚刚上了辇往淑芳斋出发,她后脚就将后宫嫔位以上的人全部都招进了坤宁宫,如此,便只见这延禧宫的寝殿里头不光是她端坐在主位,还有着一票人陪坐在一旁——

“这,这……”

景娴面上不温不火,话也问得不急不慢,可是上位者的气场一开再加上殿中这么多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自己,胡太医的额间不由得泌出了层层细汗,原本打好的腹稿也紧张得说不出一个字——

“嗯?”

经过上一世的锤炼,景娴早就将魏碧涵的势力给摸了个一清二楚,旁的不说,就说眼前这胡明芳便是其最信任的心腹之一,想到那会儿自己没少被这二人联手弄得节节败退,景娴眼中就只有一片冷意,‘啪’一声的将茶盖扣在茶盏上——

“怎么?你也是宫中的老资历了,且还一直负责令妃的脉案,这会儿难道连个所以然都说不明白?听底下人说令妃不过是受了点惊吓,你究竟是医术不精还是其中有什么内情让你存心要欺瞒本宫?或是说硬要本宫将太医院的人都传来?”

“微臣不敢,微臣岂敢有这般不臣之心,更不敢欺瞒娘娘半分,只是令主子的脉相实在有些紊乱,求,求娘娘再给微臣一次机会,微臣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胡明芳是宫中的老人不错,在跟魏碧涵踏上一条船之后忽悠起弘历也面不改色亦是不错,可是眼下里被景娴这般气场一压,被这大不违的帽子一扣,在加上心里头确实没有谱儿,却仍是不由得慌乱了起来,而按照他所想,他原本是想借着再把一次脉的机会好好探探魏碧涵的意思,可他没料到好不容易得了景娴点头,躺在**的魏碧涵却是没得半点反应,这般之下,磨了半晌他便也只能硬着头皮一五一十了起来——

“回,回娘娘的话,令主子这是有孕了,只是因为日子尚浅又受了惊吓,微臣方才没,没能看出来,微臣医术不精,望,望娘娘恕罪。”

“哦?那倒是件喜事了。”

先前幺蛾子一桩连着一桩,景娴虽然觉得好像错漏了什么却也没有功夫去细想,直到永寿宫的乱子平息下来弘历那厮又折腾着准备出门没精力来后宫闲逛,她方才记起了十四阿哥永璐仿佛明年就要出生的这一茬儿,如此,即便面上附和着挑了挑眉,可心里却没得半点意外之感,反倒是因为料到了这一出而一早就备下了后招——

“只是这刚刚受了惊吓,人也到这会儿还没醒,胎可还算稳?再者,这孩子几个月了?”

“回,回娘娘的话,从脉案来看已经有一个多月了,您是知道的,这怀胎前三个月最是碰不得惊不得的时候,而且这受了惊脉案又混乱得很,一时之间微臣也不能断言。”

“哦?这宫里头也好久没有喜事了,令妃这个时候传出好消息也算是能平一平先前的风波,两全其美,是以,这胎怎么着也要保下,且还要母子平安,只是你自己也说自己个儿医术不精,若只是受了惊就罢了,本宫虽然不懂医术却也横竖不过是多加调理的功夫,但眼下里却是不同,大人精贵肚子里的更精贵,为防到时候再闹出什么幺蛾子,便还是再从太医院拨个太医过来吧。”

无视胡明芳陡然变色的神情,和躺在**装死的魏碧涵顿时收紧的双手,景娴直接把目光转向了下手的纯妃和端嫔——

“你们觉着呢?”

魏碧涵最爱装病博取怜惜在半路上抢人,后宫里自然就没几个人看她看得顺眼,眼见着这会儿皇后出了手自是不会有人说不,当然,景娴也不会不留一点心眼,直接拨了之前专给钮祜禄氏看脉的一个太医过来,可谓是左右都牵扯不到自己个儿身上,而处理完这一茬儿,这事儿也没算完——

“还珠格格呢?做小辈的顶撞长辈闹出这样的事儿且还差点伤到了龙裔,怎么连错都不知道认一句了?难道连这点规矩都没有了?”

“这……”

底下人一直忙着安顿魏碧涵谁也没时间去理会旁的,突然得了景娴这么一问不由得有些面面相觑,而其中腊梅反应最快——

“奴,奴才这就去寻。”

“算了,谁都知道她是个咋咋呼呼的性子,待会错没认下一二惊着令妃可就不美了,横竖这学规矩的事儿也提上了日程,是了,说到这一茬儿……”

景娴对小燕子没有半点好感,能少见一回是一回,便直接摆了摆手拦下了腊梅,反倒是将话题扯回来将目光转向了在座嫔妃,在座的谁也不是傻子,看着眼前这极其分明的情形,魏碧涵有孕那显然是不能教规矩,皇后对淑芳斋又一直不远不近,想到说不定下一个倒霉鬼就是自己,众人不由得顿时如临大敌了起来,就连最稳重最低调的纯妃也稳不住了——

“娘娘一直为后宫操劳,对奴才们也很是体恤,按理来说奴才本是应该为娘娘分忧解难的,只是永瑢正是调皮的时候,四儿又刚开始学规矩不久,奴才实在是□乏术,望娘娘见谅。”

“娘娘容禀,奴才虽不像纯妃姐姐这般膝下有两个小的要劳心,可是奴才身子骨一向不好,这天往凉了转,近日里实在是觉得有些提不上力气,望娘娘见谅。”

“奴才也是,奴才虽然没有小的身子骨也一向尚算康健,可是您也知道奴才之前跟这位还珠格格闹过不痛快,奴才是个急脾气也是个直脾气,万一到时候闹出什么不愉快让您和皇上更为烦心就不好了,望娘娘见谅。”

纯妃起了头在座的自然谁也不会再端着抬着,端嫔、舒嫔、庆嫔一个跟着一个的推脱了起来,而这般情形也在景娴的预料之中,是以,她也并不着急——

“诸位妹妹的难处本宫都明白,本宫也不是个不通情达理的人,自然也不可能不为你们着想,只是……”

众人听着景娴的口风原本以为是甩掉了一个烫手山芋,可还没来得及松上一口气却又被景娴的尾音给揪得提起了心,而景娴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面上却仍是一片从容。

“只是你们也知道,本宫要操持宫务,即便有纯妃帮把手,可是年节将近总是少不了要操心的地儿,再加上小十三年纪还小身边离不开人,便少不了有些力不从心,如此,本宫便想出了个折中的法子,人可以来坤宁宫学规矩,但因着人手实在不够用就劳烦各位妹妹从自己宫中分别抽派一个嬷嬷过来搭把手,再加上内务府有经验的嬷嬷就也算能运转得开了,到时候格格学好了规矩让皇上满意了开心了,也算是咱们大家伙的功劳。”

景娴不蠢,知道这在座的背后都有着自己的势力,不像魏碧涵和金氏那般可以随意折腾,但深知小燕子秉性和弘历偏心的她既然少不了要趟上这趟浑水,当然也不能让旁人都独善其身,毕竟她是个眼里容不下沙子的,要教规矩就自然必然要教个彻底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可同时想要将这事儿做得里外都得好,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后宫排得上号的都暂时踏上自己这条船,如此,便只见她嘴角含着笑一一扫过众人——

“你们觉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