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33 紫薇的苦难之旅

233紫薇的苦难之旅

景娴做了两辈子的皇后,对于驭下和教规矩那都是小菜一碟的事儿,再加上能排得上号的后宫嫔妃都在其中插了一脚,万事俱备东风也到,自然就更没什么阻滞,隔日就将人提溜到了坤宁宫,而小燕子虽然对学规矩抗拒得很,心里头憋着火行举上头也很是不配合,可是一来她对景娴多多少少有些畏惧,不敢像对金氏和魏氏那般无所顾忌的撒泼,二来景娴早就做好了万全准备,不光是十几个嬷嬷眼珠子不错儿的盯着,连带着坤宁宫的侍卫也在旁压制着,以防这位主儿耍什么轻功真的变成鸟飞走,这般一来二去之下,小燕子也就只能苦哈哈的认栽了,而正当宫里面因为景娴的出手暂时有志一同平静下来的时候,外头出巡的队伍里却是人人各怀鬼胎,幺蛾子一桩连着一桩——

“那个谁,你叫什么名儿来着?”

在紫薇的设想之中,这一趟出巡之旅是一个大大大大好机会,没有小燕子在旁惹祸碍事,又能够和弘历朝夕相对,往好了说,说不定就能找到时机说出真相,差一点的也能加深印象让弘历对自己生出一点感情,方便日后行事,而和金锁二人激动得整整一夜没睡好,终于跟着大部队出发了之后,现实却是给了她一记无情的脆响……看着弘历满脸慈爱的抱着五儿,五儿转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自己,垂手站在一旁的紫薇只觉得满心的委屈。

“奴,奴婢名叫紫薇。”

“紫薇?我恍惚记得是一种花?”

五儿在离宫之前深受自家额娘的谆谆嘱咐,知道想要看好这出大戏就少不了得在事前添砖盖瓦,而十二哥只能在外面苦哈哈的骑着马,她却是不同,窝在弘历怀里,只见她唇角勾起了一丝坏笑——

“皇阿玛,咳咳,不对,是阿玛,咱们御花园里头有紫薇花没有?女儿怎么好像没见过?”

“这……”

虽然自打小燕子进宫之后,弘历的心思便被占去了大半,可是对于这个最小最尊贵最鬼灵精的女儿,他却也向来是疼爱得紧的,几乎可以说是有问必答有求必应,如此,听着这么突如其来的一问不由得下意识多看了紫薇两眼——

“似乎是有两株翠薇,五儿若是喜欢,回头回宫了阿玛便让你移到你宫里头去。”

“还是阿玛你最好了,五儿最喜欢阿玛了。”

五儿将自家阿玛的反应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嘴上虽像抹了蜜一般甜的给弘历带起了高帽,然而正当弘历笑得合不拢嘴的时候,却又只见她话锋一转再度看向了紫薇。

“你怎么会取这么个名字啊?你爹娘很喜欢紫薇?”

“我……”

看着面前的父女情深,紫薇本就觉得格外的刺目,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局外人,甚至连先前的决心都跟着动摇了起来,这个时候,得了五儿这般意有所指的一问,不由得更是难受,忍着心酸努力压下声音中的颤抖,大半晌才抛下一句——

“奴婢出生在紫薇花开的季节,是以,是以,奴婢的娘便给奴婢取了这样一个名字。”

“哦?你娘取的呀?能取出这样温柔的名字,你娘肯定跟个温柔的人,对了,我听下人们说你会弹琴会唱歌会下棋什么都会,难道你娘跟小燕子姐姐的娘一样也是个才女?”

“我娘……”

“说了这么久只听到你说你娘你娘,怎么没听到你提到你爹呢?能教养出你这样的女儿,想来你爹也是个风采风流之辈吧?”

“……爹?”

五儿一脸的天真烂漫,可说出来的话却是句句话里有话,没等紫薇旧事重提起夏雨荷便把话头转到了弘历身上,直让紫薇心中越发的酸楚,抬头偷瞄了弘历一眼,见对方也正看着自己,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竟是也意有所指的抛下一句——

“奴婢的娘说,奴婢的爹是一个文武双全的人,什么都会什么都懂,在她眼里是世间最好的男儿,只是没等奴婢出生他便离去了,十几年来了无音讯,只留下了点物件做念想,奴婢的娘虽然苦了一辈子,可有的时候奴婢却觉得她还算幸运的,至少有许许多多的回忆可以缅怀,不像奴婢,只能在心里默默孺慕。”

“哦?那这么说起来还是小燕子姐姐幸运一些,虽然她娘也是苦了一辈子等了一辈子,可至少最后让她找到了爹,进了宫有了归宿,相较起来你倒更可怜了。”

“……奴婢岂敢高攀格格。”

紫薇本就因着前事对小燕子生出了点膈应,被五儿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一挑拨,心中自然越发的不痛快,想到小燕子的所有宠爱和尊荣原本都属于自己,只觉得满心的不平衡,此外,再加上余光瞟到自己那近在眼前却又不能言明的亲爹怀中亲密的搂着小女儿,这般双重刺激之下,便只见她再度脑子一热,将话头转到五儿身上了起来——

“看着公主跟皇上这样父女情深,真真是叫奴婢羡慕得紧,公主真是幸运也实在幸福。”

“那倒是,有额娘疼着阿玛宠着,还有着十二哥让着小十三黏着,我也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五儿将紫薇前后的表情转变尽收眼底,眼中不由得划过了一抹名为自作自受的嘲讽,然而面上却是半分都不显,反倒是越发的嘴甜的奉承起了自家阿玛——

“阿玛,您对女儿这样好女儿当然也要心疼您,我记得您最喜欢喝雨前龙井了,特地在出宫之前问额娘要了一些带了出来,让她们给您泡了润润喉好不好?也当女儿孝敬您不是?”

“好好好,朕也不算白疼了你,小丫头倒是知道要孝敬阿玛了。”

五儿抛出了橄榄枝,弘历自然没有不接的道理,一张脸笑得见牙不见眼,一旁的吴书来闻弦歌知雅意,连忙从小屉子里拿出茶叶递给了紫薇和金锁,金锁碍着这么多人在场不好说什么,只能动作麻利的忙活了起来,而看着面前弘历和五儿父女之间的和谐画面,紫薇却是心神恍惚得不行,接过金锁泡好的茶刚准备递过去竟是被烫得手一滑,随着‘啪’的一声脆响,一时之间,滚烫的茶水和四溅的瓷器渣滓,让因着微服出巡而并不算太大的车厢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放肆,你作死啊!”

吴书来是弘历身边资历最老的,也是最贴心最周到的,同时身为总管太监,更是宫中所有太监宫女的头头,如此,即便再知道这个紫薇跟旁的宫女不同,皇上有点上心那位还珠格格也很是爱重,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闹出这样的事儿,却仍是下意识的怒吼出了声——

“这规矩到底是怎么学的?内务府的教习嬷嬷都是干什么吃的?累活重活也就罢了,怎么端着茶递个水这样的轻松活计都干不了?索性是这马车内铺着地毯,若不然伤着了主子爷和公主,就是你头上有九个脑袋都不够赔!”

“奴婢,奴婢……”

“公公,都是奴婢的错,您不要骂小,骂紫薇……”看着自家小姐劈头盖脸的被骂得话都说不出一句,金锁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连忙一溜儿的跪了下来:“千只怪奴婢不记得提醒紫薇这茶是用滚水沏的茶盏很烫,千错万错都是奴婢的错。”

“当然是你的错,你以为你能够独善其身?一个两个都不是什么省心的主儿,到宫里伺候人还以为是在家做小姐呢?这样毛手毛脚没点分寸,真真是规矩学到狗肚子里去了!”

“罢了,吴书来你……”

“哇!”

弘历向来就是个怜香惜玉的主儿,虽然觉得紫薇和金锁二人做事实在是有些欠妥当,可看着跟前这两个水灵灵的丫头被吴书来一番话说得头也不敢抬,身子也微微颤抖起来,心中不由得颇为不忍,想着横竖也没伤着人没出了大褶子便准备就此算了,而还没等他将话说全,将车厢内几人反应全数看在眼里的五儿却是眼中精光一闪的闹腾了起来——

“都怪我不好,要不是我说要泡茶就不会搞成这样了,呜呜呜,都是我的错,出宫之前额娘千叮咛万嘱咐说要我乖乖听话还要好好照顾阿玛,可是我居然一样都没做好,呜呜呜,女儿实在太没用了……”

“五儿不哭五儿不哭,你这是心疼阿玛孝敬阿玛怎么会是你的错呢?是丫头们不懂事,你已经够听话了也把阿玛照顾得很好了,你身为金枝玉叶难不成还要你去亲自泡茶?就是你肯阿玛也不肯不是?”

“真的么?阿玛你别是在哄五儿吧?”

“这话怎么说的?你年纪虽然小,可一直乖巧听话又懂事,还最懂得孝顺阿玛心疼阿玛,是最得阿玛心的贴心小棉袄,就是宠着你哄着你阿玛也乐意不是?”

车厢里本就乱腾,五儿这么一哭自然就越发手忙脚乱了起来,而看着宝贝女儿哭得一脸通红,弘历哪里还顾得上紫薇和金锁,连忙抱着哄着的劝慰了起来,而那一串乖巧听话又懂事的夸赞虽然让没少见五儿鬼灵精模样儿的吴书来和李嬷嬷同时抽了抽嘴角,可是看着五儿破涕为笑也不由得松了口气,只是这一幕幕映在紫薇眼里却是比直接罚她骂她还要难受——

即便将来有一天能够正名,怕是也永远不可能像五公主这样让皇上喜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