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34 众阿哥戏猪队友

234众阿哥戏猪队友

紫薇在五儿一环扣一环的步步紧逼之下可谓是丢盔弃甲节节败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跟前二人继续上演着父女情深的戏码,将所有苦水往肚子里吞,而到了正午,前进的马车好不容易暂时停下来,正当她想要拉上尔康几人诉诉心中委屈的时候,那几个猪队友也开始了他们的悲催之路——

“阿玛,赶了这么一上午路想来大家也有些乏了,不如就在这儿停停脚稍作歇息吧?”

三阿哥永璋是这回出门阿哥里头年纪最长的,自然是最稳重最周到的主儿,再加上出宫之前纯妃千叮咛万嘱咐除了延禧宫和淑芳斋的人不要太过亲近之外,其余弟弟都要多看顾着点,看着骑上半天的马众人面上都透出点疲色自是很是贴心。

“现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离最近的城镇最少也还得一两个时辰,好在这儿风景不错天气亦算是好,便干脆就着这样的好风光吃点干粮,也算是感受了番与宫中不一样的滋味儿,阿玛觉着如何?”

“嗯,平日里瞧着你像是块榆木般除了做学问外不懂得半点风情,出了宫人倒是活络了起来,便听你的。”

“是,那就……”

“欸,三哥您先别着急,弟弟虽然觉着此番提议甚好,可是这好不容易出宫一趟,又恰好撞上这样好的风光,若是只是席地而坐啃点干粮岂不是浪费了这般美景?”

“哦?”

弘历虽然因着金氏的关系对其一脉的阿哥不像以往那么宠爱,可是几个小的亦趋亦步从来没犯过什么差错且一如既往的恭敬,却也让他没有什么好借题发挥的地儿,如此,面上也算维持着一番别样的父子和谐之貌,此外,再加上眼下里出了宫呼吸了新鲜空气正是心情大好,便只见弘历面色很是柔和——

“那老四你有什么提议?”

“阿玛容禀,在上书房读书的时候时常听师傅们提起咱们满人入关之前便最爱骑马打猎然后席地而坐共享战果,如今儿子们虽不敢忘祖先遗风每年都有围猎,可到底比不上那时候惬意,如此,看着眼下里这般现成的机会,儿子不由得有些手痒,想带上兄弟几人看看附近有什么野味,一来是怡情怡兴,二来也算是借花献佛的孝敬了阿玛。”

永珹虽然在阿哥中不算最得宠的,可是先前凭着自家那混得尚算不错的额娘却到底说话还是有点分量,而作为儿子,眼见着自家额娘突遭恶劫心里总归是憋着气,但年纪还小的永瑆可以不做太多掩饰的直接宣泄出自己的不满,年长的他却是不可,只能表面维持着平和暗地里慢慢寻找机会,如此,便只见他眼中飞快的闪过了一抹精光,将目光慢慢的投注到了那形影不离的三人身上——

“只是若只有咱们几个大老爷们儿便也就罢了,生点火烤了吃就算完,可是五妹年纪还小从小养在宫中头一回出门怕是多多少少有些不习惯,儿子便想着另外再着两人去附近的农家瞧瞧能不能弄到点什么鸡蛋蔬菜的,即便指不上味道有多好,到底也能让五妹吃得舒服点。”

“嗯,你倒是想得周到。”

永珹本就比事事只讲究持稳和低调的永璋来得灵活,一番话自然是说得冠冕堂皇滴水不漏且很是合弘历的心意,如此,弘历自然没有反驳的道理,略带赞赏的点了点头——

“只是你们一个个的都去打猎的哪里还有什么人去农家寻东西?纪晓岚是个清高的,鄂敏又是个武将,这样的事儿估计是做不来,而邓御医也是个不知世事的,看病把脉是个好手,去到农家周旋怕是难有成果,吴书来和李嬷嬷都是朕和五儿身边伺候惯了的人,这一时之间怕是也离不开,莫不是你准备叫这两个丫头去?”

“皇,哦不,老爷,我们可以,正好也可以将功赎罪……”

“儿子怎么会这样想?两个丫头虽说是宫女之身,但毕竟是淑芳斋的人,且这荒郊野外的两个姑娘家独自行动怕也不安全得很,还是留在这儿帮把手照顾您几位好些。”

看见弘历终于注意起了自己,紫薇不由得顿时像打了鸡血般的激动了起来,同时还不忘给永琪那边使眼色想要他们帮忙说上几句,而永琪因着小燕子没能一起来兴趣缺缺压根对什么都提不上劲,尔康和尔泰又看着他这个样子怕惹了皇上不高兴打乱整盘计划而努力安抚着,一来二去的竟是谁也没能注意到紫薇,而正当紫薇心里有失落又满含希望想要借此让弘历对自己刮目相看的时候,永珹再度抢过的话头不若如同一盆冷水直接浇到了她头上,同时还拉上了另外两个臭皮匠——

“儿子想来想去还是让两位福侍卫去比较行得通一点,横竖这儿伺候的人也够了,鄂敏大人且又能一个抵过好几个不怕生出什么幺蛾子,儿子们那儿都是兄弟们玩上一把也不需要太多外人来伺候,阿玛,您觉着呢?”

“嗯,那就这样吧。”

只要没牵扯到女人,没牵扯到那个一物降一物的小燕子,大多时候弘历还是精明的,他不是看不出永珹这是在借机整福尔康福尔泰,只是就如同先前永瑆半点情面都不留直接罚那几人一般,尊卑上下他还是看得重的,再加上窝在他怀里的五儿也没闲着,不是摸着小肚子就是可怜巴巴一脸‘阿玛我饿’的模样儿看着他,他便干脆懒得多管直接挥了挥手,正式拉开了猪队友们的苦难之旅的序幕——

“十二弟,你真是厉害,又射到一只野鸡了,看来今个儿的午膳都要靠弟弟了!”

“三哥你这是说得什么话?还不是你们几个看着弟弟我年纪小让着我,若不然我哪能箭箭得中?”

“你三哥我本就只会写写画画,用阿玛的话来说便是无用书生一个,又何来让你这一说?倒是你四哥和五哥是这方面的能手,若硬要说让,那也得拿这话去调侃他们不是?”

“三哥你这就不厚道了,说得好好的怎么把我和五弟给扯进来了?而套用你的话来说,这硬要说这也只能说五弟,毕竟谁不知道咱们五弟是除了名的文武双全啊?哟,五弟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样心不在焉魂不守舍的,就是要让着咱们哥几个也不用这样明显吧?”

“四哥,我……”

“哎呀,快看,那里有一只野兔,五弟你再不射可就要跑了,你可别是因着当初射中还珠格格那一箭留下阴影了吧?你若是不动手那咱们兄弟可就不客气了!”

上阵父子兵,大虎亲兄弟,虽然永璋永珹和永璂不是出自于同一母,可是在同样对淑芳斋不待见连带着对延禧宫也恶感大增的情形下,却是暂时的踏上了同一条大船,彻彻底底的印证那一句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真理,你一句我一句的把永琪埋汰得除了憋气话都说不出一句不止,还你来我往的各种使绊子,不是朝着永琪所在的方向射就是突然策马留下一阵飞扬的尘土,直将原先还人模人样的永琪弄得格外狼狈,而这一头的永琪被折腾得身心俱疲,另外一头的福家兄弟也没好到哪里去——

“大婶,我们……”

“我呸,谁是你大婶啊?穿得似模似样长得标标致致的怎么这样不会说话?我就长得那么老?当你们一句大姐都算是给你们面子,还一口一个大婶,还不走?再不走我拿扫把打人了!”

“喂,那个谁,看什么,叫你呢!”

“干啥呀?哪哪儿的人啊?好不容易背着家里的母老虎借着饭盹儿出来松快一下就碰上你们这样扰人清梦的,干啥呀?还瞪着我呢?你以为穿得好点腰杆挺得直点呼哧着大鼻孔,俺就怕了你们?这京郊的地儿还有没有王法了?”

“你!”

“你啥你呀?别看俺穿得不咋样长得不咋样,可俺在京里头认识的人可多了,想唬俺俺可不怵!”

“算了算了,哥,咱们找下一家就是了。”

“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咱们两个大学士之子,堂堂御前侍卫过来与他们这般好声好气本就是纡尊降贵,这些个山野村民还一个比一个嚣张一个比一个跋扈,都怪那个四阿哥,好好的从宫里带出来的干粮不吃非要这样瞎折腾,还有那个什么五公主,娇滴滴的吃不得苦就不要来啊,若不是她咱们怎么会受这样的冤枉气?”

“行了行了,现在抱怨也没有用还是赶紧找吧,不然待会五阿哥他们满载而归我们这儿却什么都没有捞到就少不得要惹人话头了,横竖你不为皇上不为五公主想也得为紫薇金锁想想吧?她们也是两个娇滴滴的姑娘家,若是她们来上这一趟怕是就更要遭罪了,左右就当是咱们是为了她们不是?”

“算了算了,只是也别跟这些个人瞎折腾了,干脆拿银子买吧,什么鸡蛋蔬菜什么锅碗瓢盆的能值几个钱?我就不信还有人连送上门的银子都不要!”

“是是是,你说了算,欸,这位大娘……”

作者有话要说:硬观众要求虐猪队友,当然这还只是个开始……你们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