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35 额娘说的是真理

235额娘说的是真理

“主子,他们好像是回来了。”

“哦?”

“噗嗤!”

在众位阿哥目标一致的损招之下,永琪和福家兄弟可谓是被折腾得不轻,因着没有带什么下人,阿哥们是提的提兔子提的提野鸡,永璋永珹永璂还好,虽然跟周身的气质和锦衣有些不搭可动作到底也算是自然潇洒,但永琪就不同了,本来就被自家兄弟弄的灰头土脸,而偏偏他又不自觉,还觉得身为阿哥拿着这些个玩意儿分外掉价,看着面前这又是毛又是血的东西直恶心得一脸扭曲,整个儿模样儿要多狼狈便有多狼狈,而与此同时,另外一边的福家兄弟却仿佛是为了印证没有最惨只有更惨这句真言一般,原本人模人样的脸上因着帮着摘菜左一道泥又一道泥,衣服上也脏得不行,再配上他们那左手提着菜右手兜着衣兜里的蛋的模样儿,直将在场人看得全是一愣,五儿更是直接喷笑了出来——

“哥哥们,真,真是辛苦了,哈哈哈哈,李嬷嬷你看他们!”

“咳咳,看,看起来倒,倒还不错。”

弘历虽因着永瑆的先例和五儿的打岔并未插手永珹的小九九,可这并不代表他心里头就没有一丝半点想法,毕竟就跟他们家先帝老爷子一样,甭管事实上兄弟们之间闹的再不愉快,当爹的总归还是希望看到一幅兄友弟恭的和谐画面的,此外,再加上他确实又一直比较喜欢永琪,甚至可以说除了景娴生的两个嫡子之外最喜欢的就是永琪,心里头便也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心永珹拿不好分寸干出什么太过火的事儿,然而还没等他开始有所顾虑,抬起头来却是被眼前这滑稽得不行的画面给惹的也笑了起来,半晌才缓下来清了清嗓子——

“总算,总算你们马背上那点子本事没白学,嗯,尔康尔泰也不错。”

“哈哈,老爷说得是,这一趟倒还真是没白出来了,以往只知道各位少爷学得不错,围猎上头也多有斩获,可是这荒郊野外的一没有侍卫在底下帮忙二没有事先清场,却也着实算得上是真本事了。”

说话是鄂敏,弘历是皇家的大长辈怎么笑都无妨,五儿也是爱新觉罗家的人且又向来得宠跟着凑凑热闹也没什么,可是他们这些做臣子的却万没有跟着一起笑话主子的理儿,再加上一个弄不好就会卷到这阿哥们的勾心斗角里头去,鄂敏自是仗着自己负责教习阿哥们骑射还算说得上话,趁着眼下里还算和谐赶忙转开了话题——

“听说这野生的东西都是有灵性的,今个儿这一餐可还真是托了众位阿哥的福气了。”

“啰啰嗦嗦这么一堆只有这一句才落到了点儿上,赶紧的生火做起来吧,甭说老爷和小姐一早就饿了,少爷们在外忙活了这么久肯定也体力消耗得不轻,就是我哟,这肚子里的馋虫也快钻出来了。”

能让弘历上心上眼的点名陪着出宫的自然都不是什么傻子,更别说比起朝中有人好办事又是武将脑子显然更灵活的纪晓岚,在得知这出行人员是哪些的时候就一早猜到这一路上怕是少不了你来我去的机锋,作为没有家族撑腰的汉大臣他自是更加不愿意卷入其中,一听鄂敏转过话头便连忙顺着梯子往下爬的招呼起来,可说时迟那时快,还没等他起身接过食材,在一旁当了半天布景板的紫薇却是稳不住了——

“纪师傅,这样的活计哪里就要劳动您来做了?您是做学问的,鄂敏大人是行军打仗的,诸位少爷又是尊贵之躯,这些个事儿自然是咱们当下人的来做,您几位还是歇歇脚先陪老爷喝两杯吧。”

说起来,紫薇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福伦府上那都是被伺候的命,称得上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可是这一趟出门的初衷本就是要表现自己,想要弘历对自己刮目相看,自然顾不了这些反而自告奋勇了起来,只是她本意虽好却独独忘记了自己个儿的身份,在场的人随便提溜出一个都要比她大上一截儿,听着个小丫头冷不丁的插话主起了事,纪晓岚心里略有不快可碍着小燕子和永琪的面子倒还没说什么,可放在吴书来和李嬷嬷眼里却是觉得直让这二人同时眉头一皱——

“没一点规矩,这主子们和大人们的事儿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了?况且,这吃食可不像旁的,端个茶递个水都能出幺蛾子,谁敢放心让你们瞎折腾?”

“我……”

“行了,你们打打下手洗洗菜切切菜便算完了,省得浪费了这费了大功夫弄到的食材。”看着这一路上没少给自己添麻烦的二人吴书来就觉得糟心,碍着弘历的态度才勉强压下了火气不冷不热的这么抛下了一句,然后也不等对方应声便直接转向了弘历一脸恭敬道:“主子,以前李嬷嬷在母后皇太后主子身边伺候的时候也曾主管过小厨房,呆在坤宁宫这么些年也知道您和公主的口味,您一向觉着合意,便还是让李嬷嬷来准备午膳吧?”

弘历向来是个养尊处优的,怎么舒服便怎么来,见着吴书来将一切安排得妥当自然也没什么异议,而紫薇的计划再度落空,一脸尴尬想要寻求帮助,却不料永琪和福家兄弟都累得不行自顾不暇压根没空理她,其余的永璋几人也剥的剥皮烤的烤肉全当刚才那一幕没看到,便也只能顺着吴书来的话打起了下手,而本就不是这方面的能手又心里藏着委屈事儿自然做得好不到哪里去,不是菜没摘好就是把蛋给打散了直让李嬷嬷嫌得不行,又被赶到了一边,只能眼睁睁看着弘历一边哄着五儿一边跟鄂敏纪晓岚聊天,再度充当起了背景板——

“阿玛,您肚子饿不饿?女儿出门的时候额娘特特给包了些点心,您要不要先用一点抵抵肚子?”看着猪队友遭罪以及紫薇二人吃瘪,五儿显然心情大好,扬着大大的笑脸卖起了乖,“鄂敏大人和纪师傅要不要也用一点,我额娘小厨房的点心可好吃了,包管你们吃了还想吃!”

“哦?那吃完了再吃不到了岂不是更痛苦?”

比起不在其位却一而再再而三越矩而行的紫薇,对于正儿八经公主之身的五儿,鄂敏和纪晓岚自然是态度一个比一个温和,而纪晓岚向来是个性子活络的,加上这又不在宫中,便一边接过点心一边打起了趣儿——

“莫不是公主想拿这几块点心收买咱们,想要咱们以后对十二阿哥宽松点吧?”

“这都被你们猜到啦?”五儿很是配合的张大了嘴,看看面前二人又看看弘历,“看着小燕子姐姐总是有一群人陪着玩儿,我也想有人能陪着我和十三弟一起玩儿,可是十二哥老是说有功课要写,额娘也说不许打扰十二哥,呜呜,还是阿玛好,除了额娘也就阿玛陪我玩儿了。”

“你啊,就知道玩!”

弘历很是享受最疼宠的小女儿的全心全意依赖,但同时也被这话勾起了旁的心思,面上仍带着笑意可话锋却是一转——

“最近朕忙着前朝的事儿也没有太多时间去上书房,几个阿哥的功课可还好?还有骑射,都如何了?”

“阿哥们天资聪颖,自然是好得很,只是……”

听闻此言,鄂敏和纪晓岚飞快的对视了一眼,按理来说,他们原本是应该站在中立的位置,谁也不夸谁也不贬打打哈哈就算过,可是前朝和后宫息息相关,对于近日来后宫的种种动静谁人心里都有分数,如此,想着近日里上书房和骑射场里头确实不算太平,且按着这势头估计还会继续不太平下去,以及顾忌上头的人到底不是傻子,便只听纪晓岚半开玩笑半正经的抛下一句——

“只是近个儿五阿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很是有些心不在焉,虽然功课上头没有落下什么,但明显没有以往那样上心,再这样下去,怕是会叫弟弟们给超过了。”

“哦?是吗?”

“主子,您别将纪昀的话放在心上,您还不知道他最是个嘴上没正经的,喝了两口酒就爱胡沁,五阿哥是个好的,一向学得出色让奴才这个做师傅的都有些不知从何教起,想来也是因着宫中事儿太多才有些扰了清静罢了。”

看着弘历皱了皱眉,纪晓岚心里稍稍紧了一紧,而还没等他说上什么,却只见一边喝着小酒一边看着那边烤肉得如何的鄂敏突然转过头来打呵呵的扔下了这么一句话——

“再者,这说句高攀的,奴才家里的小子也跟五阿哥差不多年纪大小,说不定就是孩子大了有自己个儿的心事了呢?”

鄂敏虽然表面上是个中立的主儿,可是身为西林觉罗家的人怎么着都会因着自家侄女端嫔跟令妃之间的那些个龃龉有些个偏帮的意思,趁着纪晓岚将话扯到这份上自是少不了插上一脚,而看着弘历眉头更紧,纪晓岚连忙捅了捅鄂敏的手肘,鄂敏也点到为止的连忙转了话头——

“哎哟,这肉烤得可真香!”

“阿玛,上菜了上菜了,五儿肚子都快饿扁了,哇,是李嬷嬷最拿手的蒸鸡蛋,阿玛您快尝尝,可嫩了!”

五儿坐在弘历怀里占据着最有利的位置,自是没有放过这其中任何一个小细节,看着其视线慢慢的在那三个臭皮匠身上以及正挨着他们几人不知道在说什么的紫薇金锁身上转了一个圈儿,面上颇有些若有所思,眼中不由得几不可见的划过了一抹精光,趁着李嬷嬷上菜的当口儿直接打断了弘历的思忖,而与此同时,也朝自家十二哥那边打了个眼色——

哎,自作孽不可活,额娘说得果然没错,这一趟出门还真有得是好戏要唱了!